剑出华山 第二十四章 山寨血斗(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四章 山寨血斗(四)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危险至极的寒意瞬间充塞心头,岳不群不由暗暗叫苦,尽管已经预料到会有埋伏,但却没有想到这埋伏如此强大,仅凭对方出手时的这股气势,已经超出一般的一流高手!

    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任何阴谋诡计都是苍白的!

    一只枯瘦的手掌在眼前越来越大,似要将自己拍苍蝇般拍死,岳不群心知,这是自己在对方掌势压迫之下,不由自主产生的错觉!生死关头,岳不群心神反而渐渐沉静,蓄势已久的紫霞神功喷薄而出,气与意合,瞬息之间岳不群的脸上紫气朦胧,周身衣袍鼓荡,气劲勃发,紫霞神功的第一层,圆满境界的紫气绵绵全力运转,右掌紫气缭绕,缓缓迎上那只危险至极的枯瘦手掌!

    两掌相触,“啵!”的仅仅一声轻响,却劲气肆虐,周围众人只觉一波气浪涌来,如同大风呼啸!

    岳不群身形如遭雷击,右掌被反震的大力弹回,同时一股沉凝寒涩的真气顺着右臂经脉涌进,一瞬间右臂微微酸麻沉重,与之相连的右胸口也觉丝丝刺痛!岳不群不由大骇,紫霞劲气绵绵不觉的灌注右臂,眨眼间便击溃了那股侵入的真气,毕竟那人手掌上的真气有九成都被岳不群之前布满右掌的紫霞劲气阻拦,只有那剩余的一成左右的真气勉强突破紫霞劲气,侵入岳不群右臂经脉,此时自然抵挡不住岳不群全力而发的紫霞劲气,反而在紫霞劲气重新布满右掌后,岳不群随即一招混元掌法中的绵掌,便又缓缓击出,直冲那掌势被阻后露出身形的灰衣人胸口而去。

    右掌刚刚击出一半,便又触到那人的手掌,这次交击反而无声无息,就像双方丝毫没有运用真气也似!却是岳不群没有似之前那掌一般硬碰硬,而是用的混元功中外功掌法的一招道家绵掌,以柔克刚,配合极其绵密柔韧的紫霞劲气,生生将对方掌上的雄浑真气消磨化解殆尽,反而在双方手掌弹开之前,将丝丝紫霞劲气一举击入对方手臂经脉!

    局面至此而转,岳不群出人意料的化被动为主动,便毫不犹豫的左掌从腰间穿出,紫霞劲气四溢,却是又换为混元掌法中刚猛雄浑掌力,再次击向对方胸口!

    “啵!”的一声巨响,再次双掌相击,劲风呼啸,哗哗作响!

    反震巨力袭来,岳不群身形斜斜向后抛飞,而其身后众人早已被两人第一掌交击时的劲风荡开,毫无阻碍之下,岳不群直直倒飞出聚义厅大门外一丈有余,落地后又连退四步,才勉强站定,脚下连连踩过的厚木地板已然布满蜘蛛网似的裂纹!

    却是岳不群施展上乘内功,将对方的沉重掌力卸在脚下的地板上,才没让自己被震得吐血,就算如此,岳不群也感觉胸口隐隐作痛,双臂稍稍酸软,全身真气震荡沸腾,气血鼓荡不息!

    毕竟,对方的浑厚功力可是比一般的一流高手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兼真气沉凝寒滞,中者如同身处黑夜下的荒漠,只觉身体躁寒、气血凝涩!岳不群与对方连拼三掌,还能勉强占些便宜,特别是后两掌,岳不群都感觉到自己的紫霞劲气侵入了对方经脉,而除了第一掌自己不熟悉对方的真气特性,防备不足被对方一小股真气突破紫霞劲气的防御,侵入自己的右臂外,后两掌专门防备之下,对方真气不仅再也没能突破紫霞劲气的防御,还极有可能承受了紫霞劲气不小的反震。

    此时,双方交手结束,气浪平息,封不平和邱夫人等局外人才如梦方醒,山寨诸人都跑到那出手的灰衣人身后,而梅娘和封不平刚刚看见岳不群被击飞,却是担心不已,

    “静非,你没伤着吧!”梅娘连忙上下打量岳不群,没发现什么异样,才稍稍放心,却也紧紧抓着岳不群衣袖不放。

    “掌门!”封不平沉声呼唤,但目光却紧紧盯着山寨诸人,凝神防备对方再次偷袭。

    “无妨!”岳不群暗暗运转紫霞神功中调气御气法门,尽快平息自己的周身气血,不动声色的安抚众人一声,这才抬头打量偷袭打得自己颇为狼狈的罪魁祸首。

    一身素灰长袍之下,蜡黄的皮肤,花白的头发,皱纹满布却又枯瘦无须的面容,偏偏对方脸骨方正,身材颇高,想来年轻时定然是个魁梧高大的壮汉!

    不过,既然山寨有这等高手,为什么一开始不出手?岳不群思绪翻滚,突然发现那灰衣老者眼神浑浊,皮肤无光,蜡黄之色也颇为不正常,脑中灵光一闪,却是稍稍放下自己对此人的强烈忌惮!

    “小辈!”灰衣老者上下打量一番岳不群,好似颇为赞许的点点头,“你将华山的紫霞神功练得不错,可谓江湖少有的年轻俊杰!老夫不欲毁损武林新秀,你便就此退去吧!”

    “哈哈!前辈说笑了,如若晚辈就此退去,恐怕我华山以后数十年都将是武林笑柄!”岳不群淡淡微笑道。

    “小辈!”灰衣老者皱眉,“你以双十不到的年纪,已然拥有如此功力,殊为不易,你可不要自悟,何不退去!”

    “静非!···”梅娘焦急。

    “掌门···”封不平脸色沉重。

    岳不群微微扬手,打断了二人的劝解,“呵呵!”一声轻笑,岳不群潇洒的抖抖衣袖,双手轻缓的整理自己刚刚交手时弄乱的道袍,渐渐恢复自己的飘逸儒雅,从容不迫的气度让己方诸人忐忑的心神随之缓缓平静下来。

    “晚辈为何不退?”岳不群貌似自问,但却笑容莫名的盯着灰衣老者,“前辈自己不是心知肚明么?”

    “哼!”老者脸色一冷,“小辈安敢如此说话?要是你师傅宁清羽来此,凭他紫霞神功的莫大威力,老夫必得退避三舍。但仅凭小辈你的紫霞神功,只怕当真接不了老夫几招!”

    “哈哈,啊哈哈!”岳不群仰天一阵狂笑,令得众人莫名其妙,但听他笑声中的傲气和自信,却也使得众人暗暗心折,毕竟,不是谁都敢在武功远超自己的前辈面前肆意狂笑!

    岳不群笑声一顿,伸手指着灰衣老者,大喝一声,“前辈错了!”

    包括灰衣老者在内的双方众人都是一愣,更加莫名其妙。

    岳不群却是好整以暇,稍稍上前两步,傲然开口,“前辈不过井底之蛙,怎敢妄言我华山绝世奇珍之紫霞神功!当真是胡吹大气,如果我师傅在此,前辈恐怕根本接不了他老人家全力出手的一招吧!

    况且,前辈又对紫霞神功了解多少?恐怕此前也就仅仅听过名字吧!却不知,就算我师傅修习紫霞神功三十余年,也只不过将将练成了紫霞神功第一层圆满!

    而我,我岳某人不才,练习紫霞神功不过一年,也是刚刚练成了这紫霞神功的第一层圆满!只是我比不得师傅他老人家的数十年浑厚功力罢了!

    如此,嘿嘿,待得几年,前辈可是自信接得我岳某人几招?呵呵!”

    华山紫霞神功的莫大名头,在场众人大半都是听过,但要说更深的了解,包括封不平在内的华山弟子也是半点不知,此刻听得岳不群此言,不由面面相觑,大为惊骇!

    岳不群不以为意,收回指着灰衣老者的手,放在眼前,轻弹捏两下,随意已极,语气淡淡的说出了让众人面色大变的话,“更何况,便是此时,前辈可还能接得岳某一招?嗯?”

    “这?··这···”华山诸人疑惑不已,心中暗暗揣测,岳不群却是发现灰衣老者身形一颤,他身旁的邱夫人连忙伸手扶着老者,眼中也不由流露出浓浓的担忧!

    “小辈好眼力!”老者面露苦涩,“你既然敢吐露紫霞神功的秘闻,恐怕是有信心将我等斩尽杀绝吧!”

    “呵呵!”岳不群缓缓摇头,面露讥讽,“刚刚说前辈是井底之蛙,恐怕前辈心中还大有不服!现在前辈此言,不就又是暴露了前辈井底之蛙的本质!”

    此言一出,华山众人只是面色古怪,但山寨诸人却都面有怒色,显然心中不忿,但摄于岳不群刚刚的强大武功,也不敢随意插嘴!

    岳不群对此视若无睹,自顾自的侃侃而谈,“少林易筋经、武当纯阳无极功传承不知多少年,两派中能够窥得这绝世神功门径,进而习练有成的又有几人?哼哼,不是所有人得到绝世秘籍,都能轻易修练成功,可以说江湖上九成九的习武之人根本连入门都难,剩下的勉强入了门,也不过是练得不伦不类,威力平平,只有集资质、机缘、悟性、毅力、心境之上乘,才可勉强将之修习有成,从而在武林中大放光彩!

    否则,少林武当的弟子岂不是个个都是绝顶高手?那以前辈的武功还怎么耍威风?

    所以,前辈却是小瞧了岳某,本掌门既然能够如此快就练成小半部紫霞神功,难道还怕前辈泄露些许无关紧要的所谓秘闻?难道前辈就以为岳某没有信心保得住我华山的镇派之宝?”

    “哈哈!”老者惨笑,“倒真是老夫托大了,岳掌门前途不可限量!”

    “岳某的将来到底如何,恐怕前辈是看不到了!”岳不群不为所动,“以前辈病入膏肓之身,暗疾频发之体,如果尽量不施展武功,凭着深厚的真气,还能坚持个一年半载!但是,刚刚前辈不仅动用武功,还吃了岳某两记紫霞劲气,更加糟糕的是,前辈为了吓退我等,不曾像岳某一样后退卸力,恐怕前辈现在已经五脏如焚,气血滞涩,再不及时入定调理,必将命不久矣!”

    众人听得面色一变,之前看到岳不群被老者三掌击飞,而灰衣老者纹丝不动,都以为是岳不群吃了亏,不想岳不群明面上落于下风,实际上竟然反击了老者两次,还能略占便宜!

    如此心计和武功,当真可畏可怖!

    邱夫人更是面色惨白,紧紧的扶着老者,“爹爹!你怎么样?” 360搜索 妙-筆-阁:剑出华山 更新快

    “咳咳!”灰衣老者突然身形一颤,却是再也压不住病痛和伤势,嘴角渗出丝丝暗红,却还是强自坚持,“老了,老了啊!想当年老夫纵横晋中、关外和漠北,与人交手无数,可谓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何等快意!而今却是连人三掌都受不得了!何其悲哀?”

    “呵呵!”岳不群轻轻一笑,却是有所发现,“原来如此,恐怕前辈的一身武功,都是通过不断与人拼杀而锤炼出来的吧!我就说,有着如此浑厚的真气护体,以前辈不到六十的年纪,怎么比之平常八十岁的老人家还要形容憔悴?却是因为前辈年轻之时不知修身养气之要诀,与人不断拼杀,纵然武功进步飞快,豪气冲天,但也精气损耗过度,更是留下诸多暗伤,以致老来衰老极快,恶疾缠身!”

    “不错!老夫年轻之时脾气暴躁,一言不合便即与人动手,不知杀了多少无辜,结了多少仇家,经了多少生死,受了多少暗伤!老天在上,善恶有报,老来一起发作,辛辛苦苦打下得吕梁山家业丢了,引以自傲的武功,呵呵,就更是一出手,未伤人,便先伤己!··”老者心神衰竭,身上流露出英雄末路的凄惨气息。

    “人老了,就习惯了啰嗦!咳咳!”老者再次振奋精神,望着岳不群,“劳岳掌门久候了,我山寨认赌服输,愿意归顺华山!”

    山寨众人尽皆面色复杂,不想尽然连老者出手也不能击退华山,让一直崇敬老者,视老者为偶像的众人心中空荡荡无所依!

    “呵呵!”岳不群却好似半点没有老者的服软后应有的欢喜,反而表情淡淡的从梅娘手中接过自己的长剑,“现在,这山寨你可做不了主了!”

    既而突然面色一肃,对着老者身后大厅大喝,“你说是吧?郑当家!”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