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二十六章 山寨血斗(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六章 山寨血斗(六)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咳咳!”岳不群吐出一口血渍,低头看了一眼左肋的刀伤,虽然长有三寸,看着吓人,但岳不群感觉得到,伤口并不深,只是划破表皮,略微伤及肌肉,毕竟紫霞神功全力运转之时,五感敏锐,刀锋及身前自己纵然不能毫发无伤的躲开,却也可以尽量避开要害,只受得轻伤。至于突然吐血,却是因为交手中为郑碾的刀气震伤,但郑碾的刀气和自己的剑气一样,受功力所限,都是只能依附在刀剑之上,而不能远远发出伤敌,所以也只是震得脏腑之气淤塞,吐出了一口淤血,便没什么大碍了。

    不由转过身来,看向自己的对手,此时郑碾身形已经摇摇欲坠,口鼻中不断溢血,血色暗红,岳不群敏锐的发现,血中还夹杂着点点内脏碎末!

    心中明了,最后一招中,岳不群自己虽然先被郑碾划伤左肋,却也随后一剑击中他的左背部心脏所在位置,看似伤口狭长而不足一寸,但其内里的心脏和左肺都已被自己的剑气所伤,特别是心脏,极有可能已经千疮百孔,濒临粉碎!

    “岳,岳掌门,多谢了!这是我此生最沉醉的一战!嘀嘀嗒嗒!”郑碾勉强开口,嘴角的血液滴滴坠落。

    “不用,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此生最沉醉的一战,但这却是此生第一次让我沉醉不已的战斗!”岳不群轻轻开口,左手食中二指连连点过自己胸腹间数个穴位,止血调气,暗暗运转紫霞神功平息气血,恢复体力。

    “咚咚咚咚···”脚步飞快踏在木板上的声音响起,岳不群只觉肩膀落在一片柔软之上,暧昧顿生,心思不静之下险些走叉了真气,骇得连忙凝神守心,驱除邪念,继续运功。

    “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梅娘扶着岳不群倚着自己,面上关切不已。

    “无妨!皮外伤,只是五脏之气稍有不宁,气血震荡!暂且调息一下,回去修养几天就没事了!”岳不群怕她担心,轻轻解释几句,随即看向正在走过来的灰衣老者及扶着他的邱夫人和吴全礼,再扫了一眼远处尚在切磋**手的封不平、成不忧和叶添龙、叶添虎四人,眉头微皱,“前辈再不让两位叶当家停手,岳某可要大开杀戒了!”

    灰衣老者身形一顿,随即向身旁的邱夫人轻声吩咐,“让他们停手,也来见郑碾最后一面吧!”

    邱夫人应声向叶添龙、叶添虎二人一声娇喝,“叶兄弟停手,快快过来!”

    此时郑碾已经缓缓倒下,吴全礼连忙跑过来扶着郑碾上半身,“郑二哥,你这又是何苦?”

    “咳咳!”郑碾连连咳出两口浓血,“你小子练功只会偷奸耍滑,在武功一路上恐怕一辈子也没什么大成就,我说了你也不懂!”

    “这···”吴全礼呐呐无语,好心来扶,反遭打击。

    “唉!”灰衣老者也来到旁边,饱经风霜的脸上眼眶通红,显然心情沉重,“是师傅对不起你!”

    “郑师兄···你···”邱夫人语气哽咽,纵然响马生涯见惯了生死,但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师兄将要逝去,邱夫人亦不禁泪流不止。

    “缘起缘灭,咳咳!”郑碾看到灰衣老者和邱夫人,眼神却没有丝毫触动,平平淡淡,好似路人,“我郑碾一生没有亏欠任何人,也算走得心安理得,师傅也不必难过,毕竟咱们爷俩不过是前后脚的事儿,我先去下面等等你老人家就是!”

    “咚咚咚咚咚···”的脚步声中,封不平四人到来,看到岳不群无恙,郑碾重伤垂死,封不平和成不忧明显松了口气,随即站到岳不群身后,静静等待岳不群的安排。

    叶家兄弟却是脸色大变,连忙蹲在郑碾身边,脸上悲戚不已,“郑二哥,你···”

    “没什么,就是先走一步了,你们知道我的,一直都想跟人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三十年磨一刀,今日一试,感觉很好,很好,我很满意,心中无憾也!就是以后不能指点你们兄弟刀法了,不过,岳掌门是惜才之人,你们兄弟在武功上都是可造之材,必会得岳掌门看重,以后不必多想,只要一心一意追随岳掌门,自然能够有一番不菲成就!还有,我的刀谱在卧室床铺的枕头下,你们把它拿给岳掌门,他自然明白···咳咳···我先走一步了,咳咳···”面色安宁的闭上眼睛,郑碾随着身体无意识的抽搐,气息渐渐微弱。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郑碾临死之前,既没有与自己追随了一生的师傅多说,也没有和暗恋了不知多少年的师妹告别,反而对半是下属半是兄弟的叶家兄弟稍有不舍。

    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岳不群要不是感受过郑碾的坚定武者之心和似洪水滔滔而去的刀意,恐怕都要怀疑郑碾苦恋邱夫人而不得,失意之下已经跟叶家兄弟发生了难言之隐!好吧,自己龌龊了,岳不群心中承认,男人之间的复杂感情自己现在还当真不懂!

    不过,与对手惺惺相惜之情,自己已然清晰感受得到,郑碾既然愿意把叶家兄弟托付给自己,作为痛痛快快战斗过的对手,自己心里居然也是毫无芥蒂的愿意接受叶家兄弟!

    岳不群心中略有所悟,人世间的情感绝非单纯的男女情爱、生死仇怨那么简单,种种感情,种种感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都是滚滚红尘的一部分,细细体验和感悟,再随后将之看透,看破,如此直面心劫,最是能够历练道心!

    众人沉默半响,默默送走了郑碾。

    “好了!”作为最后的胜利者,岳不群却是心照不宣的接过主导权,“叶兄弟二人先将郑兄好生安葬,封师兄拿一颗碧灵丹给前辈疗伤续命,吴兄弟去整合山寨的人手,挑出二十个精明能干的留下,其他的尽皆发些银两便遣散下山,今日在此休息一晚,明日我等一起回华山!”

    待得众人应声而去,岳不群也和梅娘一起在大当家父女居住的院子中找了两间客房住下。

    知道岳不群须得运功疗伤,受不得外人打扰,梅娘便留在岳不群的房间静静为其护法。直至夜幕降临,岳不群恢复气血,调顺五脏六腑之气,才和众人一起用过吴全礼安排的晚餐,随即各自回房安睡。

    在蒙蒙夜色笼罩之下,镰山脚下的毛草亭哨台处,不知何时却变得熙熙攘攘,灯火通明。

    影影绰绰之间,一群近百人的精壮汉子手执兵刃,团团围绕着茅草亭高台旁的一堆篝火而精神抖擞的站着。高台上也站着四个人影,衣着精悍,气势不凡,好似身份高于台下众人,此时四人具都低头看着篝火旁的一幕。

    “说!邱老头是不是还在山上?”

    一个身穿褐衣短打劲装的彪形大汉,募得一脚踹倒面前的那个衣衫褴褛的喽啰,大声逼问着。

    “不··不知道,谁是邱老头··”那干瘦喽啰给骇得瑟瑟发抖,不知所措,却也结巴着回答。

    “去你爷爷的!”

    褐衣大汉随手一枪扎在干瘦喽啰的后颈,尖锐的枪尖透喉而出,干瘦喽啰没能发出一点儿声音,便抽搐着倒下了!

    轻轻一用力,大汉便抽回自己的三尺短枪,用那血淋林的枪尖指着旁边跪着的另一个喽啰,大喝一声,

    ”说!邱老头是不是还在这山上?”

    “大爷··爷说得··邱老头··可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灰衣老头?”看着眼前滴着血水的可怕枪尖,喽啰在死亡威胁之下,忽然想起前些天自己打扫院子时看见的山寨中唯一一个老头儿,便不敢迟疑的哆嗦着回答。

    “哦?你见过?”褐衣大汉一脚将喽啰踢翻在地,枪头架在他的脖子上,“就是那个老头,白发白须,面色蜡黄,是不是?”

    “正是··正是··,那老头是大当家的亲人,就住在大当家的院子里!”喽啰连忙接着回答。

    正当褐衣大汉还要再问什么,高台上的四人中突然传来一句吩咐,“老五,再问问他们为什么都跑下山来?山上发生了什么事?”

    “快答话!没听见吗!”褐衣大汉见喽啰愣愣的没反应,随意踢了喽啰两脚,“说啊!”

    “是,是!··今日上午,山下来了四个高手要见几位当家,见面没多久双方就打起来了,好一番大战,郑二当家好像是死在了对方手里,几位当家的打输了,好像是要投靠对方,就把我们这些没用的喽啰给遣散了!”喽啰小命被大汉拿捏着,自然有问必答,不敢迟疑。

    “嗯?那四个高手是什么人?哪来的?”褐衣大汉皱眉,颇感此事有点儿节外生枝。

    “···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有几位当家清楚,···小的们只是远远的看过他们几眼,哪里能够知道?”喽啰极为恐惧,生怕褐衣大汉不满这个答案,一怒之下,结果自己的小命。

    “行了!老五,不必多问了!”高台上的人再次吩咐,褐衣大汉随即咧嘴一笑,“噗嗤··噗嗤!··”几下就将抓来的所有镰山喽啰用短枪全部刺死,也包括刚刚答话的那个!

    “这附近是华山的地盘,上午来得可能是华山的小辈弟子,不足为惧!我们人多势众,再加上突然袭击,杀他个措手不及,将他们灭了口!只要等我们回了吕梁山,那华山就鞭长莫及,想报仇也没机会啦!”高台上的一人语气傲然自信,颇有些运筹帷幄的意味。

    “老大说得不错,我们威名赫赫的关帝山五虎,难道还在乎那华山的四个小毛孩子不成?弟兄们都抄家伙上山!”高台上另一人粗着嗓门,大声招呼。

    片刻之后,大部分火把都熄灭了,篝火也被掩埋起来,近百人却是只打着四五只火把,在关帝山五虎的带领下直扑山寨而去。

    时近午夜,岳不群闭目盘腿坐在床上,呼吸之间暗合某种玄妙,只觉绵绵密密,口鼻中紫气进进出出,流转不朽,却是仍在运转紫霞神功,以真气加速调养身体。毕竟,上乘练气之法随着修为慢慢深厚,都是可以渐渐代替睡眠的,以岳不群此时的功力,虽然无法长时间以打坐代替睡眠,但是持续有三五夜打坐不睡,还是没什么影响的!

    炼精化气,养气至柔,再反气归元,精元养生! [^妙~笔~阁*]

    岳不群不停的重复着这一过程,先是将全身血肉中滋生的粗糙精元以混元功的炼精化气之法去粗取精,炼化为中正平和的真气,再以紫霞神功的养气煅气之法将真气淬炼的更加精纯柔和,之后便将这精纯柔和的真气运行到身体血肉中受损的部位,运转功法逆转真气衍化为细腻精纯的精元,滋生出纯粹精微的点点生机,温润滋养血肉,修复伤损。如此这般,比之让身体自行恢复伤势快了不止一筹!这也是紫霞神功养气练气之总纲的妙用之一,炼精化气,反气生精,精气和合,相辅相成!

    岳不群口鼻间的紫气循环不休,不停地排出养炼真气过程中产生的丝丝肉眼不可见的杂质,并被动的摄取些微呼吸之间纳入的天地精元。毕竟,在练气未达到玄妙莫测的先天境界之前,人体很难主动感触并吞纳游离在空气中的丝丝点点天地精元,只能靠着种种呼吸吐纳之法或多或少的被动吸收那些感触不到却又真实存在的天地精元,以补人体精元之不足。而这个过程中,个人与天地自然的契合度以及呼吸吐纳之术的优劣共同决定了被动吸收天地精元的效率,但是个人与天地自然的契合度最是玄之又玄,不可言述,于是上乘的呼吸吐纳之法也就成了各家各派的核心秘传,轻易不可传给外人。当年全真教马钰也是多方考察郭靖人品之后,才郑重传给郭靖,助其铸就浑厚根基,但这也是马钰道心不俗,没有弊珍自扫,否则以郭靖得自江南七怪的粗浅筑基功夫,苦修十多年也是根基轻浮粗糙,就算后来再得到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等绝世武学秘籍,也顶多达到和黄蓉一个水平,很难成为天下五绝一级的高手。

    “呼··嘘···”岳不群缓缓吸回口鼻之间的紫气,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停止了这次疗伤,毕竟道家最忌过犹不及,过度催生血肉,也会损伤血肉活性。

    一次打坐就是两三个时辰,岳不群也稍觉口渴,便下了床铺,走到窗前的木桌旁,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杯。

    忽然,岳不群面色一凝,气随意动,眼中随即闪过丝丝紫光,耳朵也是微微颤动,只见桌上茶杯中的茶水表面连连荡起微微波纹,耳中也有大量脚步轻轻踩着木板的细微吱吱声远远传来,心思一闪便已判定,有很多人悄悄潜上木制阁楼,武功平平,就是不知其中有没有高手了?

    身形一闪,抓起倚在床边的长剑,岳不群仰头一声长啸,“喝啊!何方鼠辈?”

    喝声中运足了真气,当真声震四野,山寨中的众人立时惊醒,岳不群随即冲出房门,来到梅娘房间门口前的栏杆处,听见房间里边悉悉索索的穿衣声,便一边凝神戒备,一边低头打量楼下夜色中来袭的众多人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