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二十八章 山寨血斗(八)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山寨血斗(八)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呼哧!”

    破空声传来,岳不群突然脸色一变,顾不得再刺死面前的大汉,空着的左手闪电般击向身后,身形随之急转蓄力,正好一掌击飞破空袭来的拳头大的一块儿硬木,看似是被人从阁楼栏杆上随手折下,再灌注真气投掷过来阻止自己杀死之前的大汉。

    顾不得左掌被木块上所附的真气震得酸痛不已,岳不群立时身形斜斜一飘,闪到一边,以免被两人前后夹攻!

    好浑厚的功力,怕是还稍胜自己半筹!岳不群暗暗心惊,虽然刚刚自己因为出掌抵挡过于仓促,没能运足真气,但木块儿不似铁质刀剑,其本身就无法如刀剑一般让人全力灌注真气,那人注入木块儿的真气自然也十分有限,却还能将自己左掌上的真气打散,继而微微震伤手掌,功力明显胜过自己!

    这一下隔空过招,二人虽说都没能用出全力,但岳不群心中却清楚,自己算是被偷袭而吃了个小亏。

    一道淡蓝色的身影闪动挪移,直冲此处纵掠而来,岳不群知道那就是刚刚偷袭自己人,当下凝神戒备!

    来人约有四十出头,身材清瘦,气质阴狠,在褐衣老五的旁边停下身形,看着已经断气的老五,以及老五眉心的红斑,眼角、鼻孔的血丝,不由怒气勃发,

    “阁下是否太过狠毒!他既然废了,为何还要再下杀手!”

    却是刚刚岳不群踩在褐衣老五眉心的一脚时,暗中度过一股紫霞劲气将之大脑内里震破而死,所以老五才会七窍流血。

    “老五!”之前与岳不群对敌的大汉听见来人此言,才发现褐衣老五已经没了声息,不由大悲,“老大可要给老五报仇啊!”

    “嘿嘿!圣人有云,众生平等!既然我们平等,他可以来杀我,我自然也就可以杀他!难道阁下自以为是从未杀生的大善人,还是生杀予夺的神人?”岳不群不屑,这人怕是横行霸道惯了,过于以自我为中心,只许他们杀人,没有杀人亦会被人所杀的觉悟,多说无益。

    “好,好,好!”蓝衣老大气极,阴蛰的面色一阵扭曲,“老三你去帮老二拿下那两个女的,待我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毛给弄死,再好好收拾那两个美人!嘿嘿!”

    “切!还想用这招激怒岳某?没人告诉你,这招过时了!”

    尽管心中确实有些恼怒,还有些担心,但岳不群却面色淡淡,不为所动,以免给对方可趁之机,反而直言戳穿对方的卑鄙心思,给予对方心理上的挫败打击。

    手中长剑随意摇摆,岳不群凝神静气,紧紧盯着对方的全身上下,战斗一触即发。

    蓝衣老大看着岳不群摆动长剑的动作,不禁面色凝重,紧了紧手中狭长的精钢**,知晓对方这是避免攻击招式的痕迹被自己看穿!

    银光忽然大盛,刀光剑影层层叠叠,影影绰绰,“叮叮叮叮叮····”的交击声如大雨倾盆。

    二人手中的长剑和**都是银光闪闪的轻灵狭长兵器,此时又都打算尽快拿下对方,便不约而同的走了以快对快的路子,刀剑辉映,似是两道冷光,破空声隐隐约约,只听见细细的嘶嘶声,但刀剑激射的迫人寒光却让周围的刀手心底发冷,不由退得远远地。

    本以为这蓝衣老大只是功力稍高,兵器功夫未必高强,只是一旦交上手,岳不群才发现对方的刀法迅捷狠辣,而且**本身与长剑相似,对方的刀法竟然全无大多数刀法的沉重霸道,反而更像是轻灵多变的剑法,又是加入了多年江湖搏命的经验,变得更加狠辣阴险!虽然这刀法招式并不严谨,破绽颇多,但其中夹杂的搏命招式也令岳不群不得不出招防御或是躲闪,无暇准确的抓住破绽,进行有力攻击。

    不过,随着交手的招数越来越多,岳不群也渐渐发现蓝衣老大虽然有近四十年的功力,但却没有成就上乘刀气,反而刀法中对于真气的御使十分僵硬,只是粗糙的将**上灌满真气,并以此来抵挡自己的银白剑气。否则,双方的兵器交击了这么多次,自己的犀利剑气早已斩断了他的**!

    而且,这蓝衣老大从未用过双手握刀的招式,岳不群隐隐觉得他是有意保持左手空闲,再联想到刚刚偷袭自己的木块儿,他手中明明有刀,却没有用刀切下栏杆一个木块儿,而偏偏用手硬生生从栏杆上抓下一块儿木头。依常理看来,这实在是舍易求难,十分反常!

    除非,对方最擅长爪功之类的手上功夫而非刀法,才会在刚刚老三即将死在自己剑下的危急之时,下意识的用出自己的绝技抓下一块儿木头,掷向自己而救下老三。

    心有所悟,岳不群也是不动声色的渐渐保持右手单手持剑,空出左手防备对方左手极有可能突然袭击的爪功。

    须臾,以快打快之下,二人交换了至少有六十多招,招招式式都运足真气,对功力消耗颇大,岳不群知道如果就此僵持下去,自己再需六七十招便可得胜此人。但是,就怕梅娘和邱夫人未必是老二、老三的对手,那她们可是坚持不了多久啊!

    于是,岳不群出手愈发凌厉,银白剑气大盛,纵然对方的**有其全力灌注的真气护持,却也是渐渐被自己的剑气斩得尽是缺口,令蓝衣老大面色一变。

    看你还忍不忍得住?

    岳不群精招连出,剑光泼天挥洒,攻势一波接一波,似乎无有穷尽,硬生生将对方压在下风!

    蓝衣老大果然色变,虽然知道岳不群这种攻势无法持久,但他自身的刀法为了追求狠辣的杀伤力,却是需要倚重于搏命之举来弥补众多破绽,本来就擅长进攻多于防守,如此被动防守也是不能长久!

    岳不群既然发觉了对方的虚实,自然不会毫无防备,眼光似是无意之间屡次扫过对方的左手,五指微曲,呈现爪形,当真是爪功!

    突然,蓝衣老大一改守势,无视岳不群刺向他小腹的长剑,右手**当面一劈,直击岳不群的脑门,身体同时前移,贴向岳不群,似是一门心思要和岳不群同归于尽一般!

    眼中紫光微不可察的一闪,岳不群如同之前一样急忙变招,右手长剑上挥,欲要格开**,同时身形后退,保持对方在自己长剑的最佳攻击距离点。

    狰狞一笑,蓝衣老大身形猛然前冲,左手蓄势已久的爪功瞬间疾出,直击岳不群的胸口!

    看着对方那寒光闪烁的指甲,岳不群毫不怀疑,这一爪若是击中,自己定然会胸骨尽折!不过,早已准备的岳不群自然不会以身试爪,左手中指独出,指尖紫气朦胧,以蓄满紫霞劲气的华山铁指诀,闪电般竖直向上点来,正中蓝衣老大的左手的腕部经脉的内关穴!

    全身如同触电般一颤,蓝衣老大面上尽是不可思议之色,只觉左手腕内关穴处一股精纯坚韧的真气侵入,偏偏自己手臂上的真气尽皆聚在爪上五指处,已经被对方点在手腕内关穴的这一指截段,无法阻拦这股外来真气,让其瞬息之间便沿着手厥阴心包经侵蚀到心脉附近!

    心口蓦然一阵剧烈的刺痛,便是蓝衣老大意识陷入黑暗前的最后感觉!

    看着蓝衣老大心脉而受损昏倒在地,岳不群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才发觉全身冷汗淋漓,左肋处已经结痂的旧伤传来阵阵火辣刺痛,显然在刚刚的激斗中,伤口再次迸裂,只是自己全神贯注于和敌人斗智斗勇,未曾发觉罢了。此时心神放松下来,当真是身心俱疲,通体酸痛,毕竟岳不群白日和郑碾战斗时所受的内伤还没完全养好,长时间战斗下来,体内五脏六腑之气已是沉闷淤塞,胸中胀痛,颇为难受。

    缓缓运转真气舒缓伤势,岳不群心中暗暗盘算,得早些结束战斗,尽快疗养内伤。

    随即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蓝衣老大,你还是糊里糊涂的去吧,无量天尊!

    剑尖轻轻划过蓝衣老大的咽喉,岳不群无视那喷涌的鲜血,心底仅仅微微感触一下,便转身要去帮助梅娘和邱夫人二女。毕竟,随着所杀得人越来越多,岳不群的心底也是渐渐蒙上一层冷酷。

    江湖,从来不仅仅有浪漫豪情,更多的却是仇恨,死亡!

    “掌门!”

    一声熟悉的呼唤传来,岳不群不由转头看去,同时心中暗暗苦笑,疲累伤痛在身,自己的警惕和反应都不可避免的下降了许多。

    “封师兄,你这?”

    无怪岳不群惊讶,封不平此时的形象可当真有些狼狈不堪,全身上下至少有十多处刀伤,虽然伤口都不深,但身上所穿的青色‘华山制式道袍’却是被刀刃划得破破烂烂,血染斑斑,成了叫花子装,再无一丝原本的潇洒飘逸!

    “唉!”封不平的方脸难得的一阵尴尬,随即化作无奈,“一言难尽啊!掌门,还是先解决最后那两个高手吧!”

    岳不群也知此时不便多言,点了点头,就提剑直奔梅娘和邱夫人二女而去,此时那众多刀手一部分被岳不群等人所杀,一部分被岳不群等人的犀利手段吓破胆,早就脚底抹油了,倒也没有不开眼的再来阻拦岳不群二人。

    眼见两女来了帮手,两女不禁面色微喜,而正和两女打得有声有色的老二、老三却暗叫不妙,恐怕其他兄弟也都凶多吉少了!

    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老二、老三同时连刺数枪,暂时逼退两女,随即身形急退,转身欲逃。但两女知道来了帮手,自然不愿轻易放走二人,特别是邱夫人,长鞭运足功力,呼啸着急卷而至,硬生生打断了二人逃跑的企图,逼得二人不得不挥枪格挡,却是错过了最佳逃跑时机。

    如此一耽误,老二、老三正好被赶来的岳不群和封不平堵住退路,再加上梅娘和邱夫人,四人齐齐进攻,这两名悍匪连临死反击都没机会,三两招之后便被双双击杀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