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三十一章 亲密进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一章 亲密进展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数日一闪而过,随着伤势渐渐痊愈,岳不群也恢复了往日练武习文的规律生活。

    这次镰山之行,虽说遭遇了连续三次危机,但危机却也正是危险和机遇并存,岳不群先后与邱老头、郑碾和蓝衣老大这些高手过招,都让自己获益良多,平日所习练的种种武功,也在交手中随着一次次实战而越发纯熟无比,得心应手。

    特别是之前和郑碾那次极为纯粹的决战中,双方心无旁骛,全力以赴之下,每一招每一式都自然而然将自己精气神凝聚到顶点,每一次交击碰撞都是对自己精气神的锤炼,只在两三招后自己便在有意无意之间凝出了剑气,这也代表着岳不群自己对剑术初窥门径,达到一流剑客的标准。虽然因为功力不足,自己的剑气只能凝在剑刃上而无法外发,但只要自己的功力能够更进一步,能够剑气外放,那么自己便是名副其实的一流剑客实力了,是江湖中真正的上层高手了!

    感受着自己体内的混元功第五层真气越发圆满,岳不群自信,成就第一流剑客这一天不会太远了!只要自己能够突破到混元功第六层,到时单论功力虽然也还在江湖二流范围,但配合自己浩荡犀利的剑意、剑气,完全可以和一般的一流高手过招而不落下风,待得自己催动紫霞第一层圆满的紫霞绵绵,在柔韧绵密的紫霞劲气的增幅下,自己完全可以将一般的一流高手战而胜之。

    缓缓呼出一口浊气,岳不群摒弃渐渐杂念,提气站桩,抬腿出掌,一招一式的打起了混元掌,作为和混元心法动静相合的外功掌法,混元掌本身亦是刚柔并济,阴阳和合,是可以由外而内化生真气的上乘外功,在混元功筑基期间更是锤炼气血,易筋锻骨,发挥出极大的辅助练气的作用,否则混元功的筑基速度恐怕至少要慢上三四成,而且就算混元功真气有成,这混元掌的练气作用也只是稍稍下降,更何况混元掌的运劲发力部分本身也是一门上乘掌上功夫!之前岳不群在镰山聚义厅门口就是以紫霞劲气催动混元掌才能连接邱老头三掌,即使邱老头并非全盛状态,可他不惜代价发出的三掌也不输与平常一流内家高手的掌力,岳不群能够连接三掌而毫发无损,除了紫霞劲气威力不凡外,混元掌的掌法刚柔并济,变幻自然也是极为重要的一点。岳不群自忖,要是碰上功力比自己稍弱一筹的对手,自己全力而发的混元掌甚至可以直接震断对方的刀剑等兵刃。

    此时,岳不群内伤初愈,不适合立即像以前一般全力运行内丹练气功法,而混元掌却是由外而内,正好适合此时用来调和气血,助长真气。

    辗转腾挪,时快时慢,予刚与柔,一套混元掌打完,岳不群只觉气息圆润无碍,劲气勃勃,颇有精气交融,相辅相成的奇效。

    眼看日近正午,岳不群准时的下了朝阳台,却是打算从今天开始恢复八股学习,去赵先生家听课。

    在静虚斋取了自己的“书包”,‘金雁横空’全力施展,岳不群似离弦之箭,直射山下。

    不想刚刚走近赵府大门,岳不群就听见里面院子中传来梅娘的娇喝,

    “姓沈的,听说你练过今天庄稼把式,来来来,比划几招,让本女侠看看你的成色!”

    “呵呵,”一名男子尴尬的轻笑,“师姐都说我这是庄稼把式,只怕使出来会污了师姐的眼!”

    “吆喝?”梅娘似乎极为讨厌软弱的男子,此时更加不屑了,“你这是不服气嘛?那就出招啊!”

    伸手推门而进,岳不群哈哈一笑,看向被梅娘为难的那蓝衣儒生,

    “呵呵,梅娘又在欺负老师的新弟子哩!”

    只见那人却是和自己之前在华阴县令处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看他站在县令身后,以为他是县令的心腹师爷。不过,既然他出现在赵先生家,还这么迁就梅娘,恐怕他并非县令的师爷,而是县令的晚辈之类,此时岳不群再细细一看,这人年纪和自己相仿,相貌阳刚儒雅,虽然武功平平,但周身气质中却是隐藏着一股难言的磅礴锋锐气息,不由眼中精光一闪而逝,随即抱拳一礼,

    “之前在县衙来去匆忙,倒是还未请教兄台姓名,失礼失礼!”

    “不敢不敢,小弟沈有容,安徽宣城人氏,来此向赵先生求学!”沈有容谦逊回礼。

    “哦!既然如此,岳某托大,称你一声沈师弟喽!”岳不群可不想头上多个师兄,根本不问沈有容的年纪,直接厚着脸皮以师兄自居。

    “理应如此,小弟见过岳师兄!”沈有容不疑有他,只是觉得自己后入门,作师弟是应该地。

    “哼!”梅娘看岳不群光顾着和一个新认识的人客套,不由颇为不满,“越来越虚伪!”

    “呵呵!”知道梅娘的个性,岳不群也不恼怒,笑眯眯的盯着梅娘的俏脸看个不停,“几日不见,真是好生想念梅娘你,呀,梅娘是越来越漂亮了!”

    如此露骨的话一出,梅娘立时闹了个大红脸,羞得不行,却还强自装作镇定,“哼!别以为说些好听的就能蒙混过去,等你下午课业结束再跟你好好算账,吃饭去!”

    颇有气势的甩下一句,梅娘率先向着大堂走去,赵先生应该已经在大堂等着用饭了。

    岳不群对着沈有容笑笑,便转身跟在梅娘身后,沈有容也不拖沓,自然的跟在岳不群身后,三人陆续进了大堂。

    众人和和气气的用完午饭,梅娘自去练剑,赵先生则带着岳不群和沈有容进了书房,开始今天的授课。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闪而逝。

    夕阳西下,岳不群却是皱着眉头先从书房出来,显然心思重重。沈有容住在县令家,离此不远,自然不必这么早回家,倒是还在听课。

    “嗯哼!”

    一声熟悉的娇哼传来,岳不群恍然醒来,不由扭头看向在两棵百年古木间荡秋千的梅娘,红衣飘飘,玉人娇嗔,和着周围的油油绿藤,当真美不胜收,不禁痴了一瞬。

    不过,岳不群到底养气功夫颇深,定力不凡,稍稍失神便即醒来,

    “梅娘好雅兴!”

    快步走过去,岳不群毫不客气的挨着梅娘坐在秋千板上,脚下轻轻一蹬,秋千随即悠悠荡起。

    梅娘脸色一红,有些羞怒,“你怎么···”

    梅娘还未说完,声音不由戛然而止,嘴里呐呐,脸色更红,却是岳不群已经伸出长臂,从背后紧紧揽住梅娘的柔韧腰肢,将玉人搂入怀中,鼻尖凑到玉人雪腻的脖颈轻轻一嗅,享受着幽幽女儿香,在梅娘耳边轻轻埋怨,

    “你怎么这么多天都不上山看我!养伤实在太过无聊,我每天都只能看些四书五经打发时间,对你望眼欲穿,你却迟迟不来,真是让我好生失望呐!”

    “哼!”梅娘虽然羞得不行,但也没有恼怒,反而脸上闪过一丝甜蜜,”你不是已经有了未婚妻小师妹,难得你安心在家,还不趁机你侬我侬····哼!”

    轻轻拍了拍玉人成熟饱满的翘臀,让玉人一声闷哼,羞得将头埋在自家怀里,岳不群得意一笑,“呵,我们都同生共死过一场,你还有必要吃什么干醋!”

    “谁跟你同生共死过···”梅娘虽然愿意亲密相处,个性使然,还是有些嘴硬。

    “哈哈···那你胳膊上的箭伤是怎么来的,以你的武功还真会被区区几支箭矢所伤?”手臂稍稍用力,又把玉人往自己的怀里紧了紧,岳不群享受着温温软软的身体触感,嘴上可没给梅娘留面子,直接揭穿大美女的小心思。

    “你怎么··知道?”梅娘大囧,更是抬不起头。

    “这有什么,那么多箭矢,都被我们出剑打落在地,只有擦伤你的那支箭矢孤零零的插在木台地板上,只要按着箭矢的轨迹稍稍推算,还有什么不清楚?”岳不群不以为意,凑到玉人耳边轻轻解释,“傻丫头,伤口好没好?还疼不疼?”

    “嗯,早就好了,那点儿小伤有什么疼的?”梅娘耳朵被岳不群的炽热呼吸吹的痒痒,不由轻轻扭动身子,“以后不许说我傻,这次本女侠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

    “好好,不是我家梅娘傻,是梅娘对我关心则乱,情真意切···”岳不群顺着梅娘的小性子,放在美人腰间的右手隔着衣物轻轻抚摸着她弹性满满的光滑小腹。

    “哼,胡说,哪有···”梅娘更羞,却仍旧挣扎着坐起,抬头愣愣的看着岳不群,脸红如烫,眼波似水,只觉腰间那只坏手仿佛带着无限热力,抚弄得自己浑身难受,不由不安的扭动起来。

    “呃!”岳不群没想到梅娘身体这么敏感,看着她这诱惑无限的模样,自己不由跟着起了反应,却也没有失了理智,毕竟二人还没有真的发展到那一步,而且自己内丹练气正处于关键时刻,一两年内最好不要破身,以免影响内功进度。随即只得轻轻停下那不安分的右手,缓缓用力将梅娘再次搂在怀里,“老师刚刚通知,让我明年春天就参加县试,之后接着参加府试、院试,要是过了这三关,秋天就参加乡试,要是没过,那就不用走科举的路了!”

    “什么?现在都快九月了,明年春天二月就是县试,你只有不到半年学那劳什子八股,到时怎么比得上那些学了二三十年的考生?这点儿时间也太紧了!”父亲是远近闻名的儒学良师,梅娘就算没怎么用心学过八股,也耳濡目染不少,自然知道八股竞争之激烈,不由抓着岳不群的右手,替他紧张不已。

    “也不能这么说,”岳不群也轻轻抓着梅娘的手,轻声分析,“老师之前给我们华山弟子陆陆续续授课十多年,四书五经,儒家历代圣人典籍也都做过详细的讲解,还好我那些年听讲认真,纵然没有学全,但也学得七七八八,这些基础都已经有了,只是未曾苦练过八股文章罢了,半年时间也差不多足够我把八股文练得精熟,到时要是考不上秀才,那也证明我与科举无缘,以后也不必再在科举上浪费时间了!”

    “那你刚刚怎么还愁眉苦脸的?”亲密相依半响,梅娘也渐渐没有开始那般羞怯了,脸上红晕慢慢退去,自然而然的靠在岳不群怀里。

    “唉!考试只是科举的一部分,秀才好得,举人难求,在华阴有老师的面子,县试、府试、院试都容易过,秀才功名自然跑不掉,但是之后的乡试可就不简单了,老师的面子在举行乡试的长安城可不怎么使得开,这段时间我还得自己打通关系,否则到时试卷写得再好也只会落得个石沉大海的结局。”岳不群淡淡叹气,心中却也渐渐有了些许思路,看来得去一趟潼关,见见那位高参将了! [miao&bige].  首发

    “这么麻烦,那你还参加科举干嘛,凭你的武功,要不了三年你就能成就一流高手,到时自然能够重振华山,何必去捧朝廷的臭脚!”梅娘皱眉,颇为不解。

    看着美女皱眉的可爱模样,岳不群不禁“啵”的在她眉头亲了一下,换来美人一声娇嗔,“要死啊!”

    “我们师兄弟几个就算成就一流高手,也顶多稍稍重振华山声威,但这江湖风起云涌在即,没有大量的门人弟子壮声势,我们恐怕只能被人挟裹着做了棋子!我参加科举不是为了做官,而是有了举人、或是进士这类护身符,就算没有做官,也能结交朝廷各方势力,光明正大的利用朝廷势力和资源来为华山培养大量弟子,比起其它门派受到朝廷的重重掣肘,我华山才能后来居上,尽快壮大,以期能在未来的江湖风暴中争得先机,顺势光大门楣!”岳不群简略的解释自己的计划,看着低头沉思的梅娘,不由心中一动,“梅娘···”

    “嗯··”低着头答应一声,沉默了一会儿,也没听到岳不群继续开口,梅娘不禁抬起头来,却只见岳不群英俊的面孔紧紧的贴过来,不由微微一愣。

    “啵!”

    轻轻在梅娘的红唇上一点,岳不群随即跳下秋千,“梅娘,我先回山了,明天再见!”

    岳不群潇洒的挥臂而去,只留下玉人手指抚着自己的红唇,痴痴凝望的唯美身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