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三十四章 和华山有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四章 和华山有缘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岳师兄!小弟又来蹭饭了,岳师兄不会不欢迎吧?哈哈!”

    清爽的笑声老远传来,岳不群也是哈哈一笑,听声辨人,

    “沈师弟来得正好,刚刚有人送了我六坛太原百年老窖,咱们中午可得好好喝几杯!”

    来人正是沈有容,他虽然也练过一些武艺,但明显内力不深,此时已经裹着厚厚的棉袄,颇为臃肿,却是毫无秋日的儒雅风度,不似岳不群和封不平二人一般内力有成,寒暑不避,仍旧一身“华山制式道袍”,在大雪朦胧的天气反倒更增飘逸!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沈有容微一抱拳,脸上闪过一丝不舍,“可惜啊,小弟明日就得出发回宣城了,这一去至少有三个月见不到二位兄长了!”

    “沈兄弟明天就走?”封不平语气沉重,显然也是颇为郁郁,毕竟华山现在总共也是没几个人,好不容易有个说得上话的朋友,这几个月几人认识以来,交情愈发深厚,已是兄弟相称,如今虽然只是暂别,却也十分不舍。

    眼看气氛不对,岳不群不由哈哈一笑,

    “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们俩还准备上演一番千里相送,挥泪惜别的大戏?中午这顿就当是给沈师弟的饯行宴,你们等下多喝几杯即可!”

    “岳师兄说的是,等下可要不醉不归!”沈有容也不欲离别伤怀,故作清爽。

    “是要多喝几杯!”封不平沉声赞同,情真意切。

    “只是?”岳不群上下打量着沈有容的棉袄,眼神在自己三人衣物上打转一番,随即调笑,“沈兄弟这身体可不像是习武中人,这一路白雪皑皑,山高路远,沈兄弟晚上岂不是要抱着马儿取暖?那让史县尊的千金情何以堪啊?哈哈!”

    “让岳师兄见笑啦!”沈有容面露苦笑,“小弟可不像二位兄长身怀上乘气功,能够寒暑不侵!以前在家里时,身为武将世家子弟,我也是日日习武,十多年未曾间断,自认武功虽然不算出类拔萃,可也小有成就,不成想却是坐井观天了!”

    连连摇头,沈有容显然对自己当时的想法好笑不已,“直到见到二位兄长,小弟方知武学一道的博大精深,玄奇奥妙,绝非是我自己这点儿沙场粗浅武功所能比拟!”

    “沈兄弟这倒是说错了!”封不平却是个较真之人,忍不住纠正,“沙场武功可不能说是粗浅,据我所知,我华山剑术、嵩山剑术、衡山剑术,甚至魔教武功,都有一部分是来自沙场搏杀之术,这些武功可是很有些威力强劲之处,沈兄弟应当是没有上好的练气内功,只有外功招式,恐怕才无法发挥出这沙场武功的全部威力罢了!”

    “封兄此言有理,”沈有容眼中若有所悟,轻轻颌首,“小弟也总觉得自己气力不足,无法将家传的沙场武功使得酣畅淋漓,发挥不了那种纵横披靡的气势!“

    “呵呵,这有何难?”岳不群轻轻一笑,颇有气势的把手一挥,“等下让封师兄给你拿本《风雷劲》内功,再传你三招混元掌法,以你的武功底子,定然很快就能有些成就!”

    “这··”封不平略一迟疑,“《风雷劲》倒是没什么,但混元掌可是我华山立派核心,恐怕···”

    “不敢受兄长厚赐····”沈有容也是连忙拒绝,虽然不知混元掌是何等武功,但看封不平的为难神色,也知此掌法于华山非同小可,不好轻受。

    “无妨,只是三招而已,用来辅助你修习风雷劲,可以事半功倍!”岳不群说着眼珠一转,不由口气一变,“再说,你可以拜入我华山派嘛!”

    “这个···”沈有容面露疑色,犹豫不信,“拜入华山?拜谁当师傅?不会是你们俩吧?”

    “咳咳!”岳不群眉毛一挑,面色古怪,封不平也好似明白了什么,不由无奈摇头,笑而不语,岳不群只得接着说道,“这样啊,我华山现在还剩下唯一的一个长辈风师叔,武功盖世,只是他老人家性情孤僻,行踪不定,我身为华山掌门,实在是不忍风师叔没有传承弟子,几个月前就代他收了潼关高参将为不记名弟子,要是沈兄弟不介意,不妨也就拜了他老人家为师,做个记名弟子,便可以学习华山真传武功了!”

    “这样也行?”沈有容有些惊奇,“怎么听着就不怎么靠谱啊?”

    “怎么不行!”岳不群一本正经,“不信你问封师兄!”

    “华山事物一向是由掌门说了算!”封不平不擅捏造胡言,也不敢替风师叔这个长辈做主,只得谨守原则。

    “我是掌门,为风师叔着想也是好意,就这么定了!”岳不群言不由衷的下了定论。

    “可风前辈人都没在,我想拜师也不能啊?”沈有容知道岳不群二人好意,但门派真传武功非同小可,怎可轻受,还是婉拒。

    “嗯嗯!不妨事,”岳不群颇为得意,“不用见到真人,你只需对着风师叔的画像拜一拜就行,反正我这个华山掌门都承认你是华山弟子,谁还能否认不成?”

    “这样?岳师兄不是准备用这个办法到处骗人入门吧?”沈有容一脸怀疑。

    岳不群不由脸色一僵,随即不以为意,“怎么能叫骗呢?本掌门这是看你们与我华山有缘,特度你们入我华山道门,同参造化!”

    嗯,就是这样,以后还得多多度化江湖上那些迷途的羔羊,岳不群心中暗暗为自己的办法得意,面上却是作出一副宝相庄严的样子,看得沈有容和封不平二人暗暗咋舌,这还要不要脸?

    “嗯,择日不如撞日,我们这就去把拜师仪式办了吧!····”

    最终沈有容还是没能逃出岳不群的魔掌,做了华山的记名弟子不提,岳不群犹不满足,又将之前归附华山的邱夫人、叶氏兄弟和吴全礼也引入风清扬门下,作了风清扬的记名弟子,美其名曰能者多劳,风师叔武功高强,合该为华山的繁荣强盛多多出力!可怜风清扬人都不知在哪儿,又能为华山出什么力?这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可耻嘴脸,差点儿让宁中则都看不下去了!

    雪花连绵纷飞之中,除夕已至,华山诸人齐聚祠堂。

    想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差不多快满一年,这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过的第一个年节,岳不群忽而想起后世的亲人,却已然面容模糊,好似多年未见一般,不由感慨良多!

    祭祖开始,岳不群当前居中,封不平、宁中则、成不忧随后并立,最后则是于不明、邱夫人、叶氏兄弟、吴全礼五人,众人一同持香叩拜,青烟渺渺,神情肃然!

    随着武功渐高,信心渐盛,岳不群心态也已有了不少变化,干脆两个月前就让一直在外组建情报机构的于不明光明正大的回了华山一趟!封不平纵然早知岳不群有所隐藏,却也不禁为于不明之事稍稍吃惊,因而对岳不群越发敬畏。岳不群却是毫不在意,在和封不平商议过后,便让吴全礼跟着于不明做个副手,参与情报组织的组建,以及搜集孤苦孩童。

    须臾,祭祖完毕后,岳不群带着众人回到剑气冲霄堂,举行年夜宴。一开始众人还有所收敛,气氛不高,不多时几杯温酒下肚,众人渐渐放开心怀,于不明、成不忧、吴全礼以及叶家兄弟已经拼上酒,夜宴渐渐热闹起来,宁中则和邱夫人毕竟是女子,又不喜饮酒,不一会儿就离席回房了。

    岳不群知道自己在场会让他们觉得拘束,和封不平对视一眼后,二人一同告退离席,留下几人热热闹闹的猜拳吹牛,犹觉不过瘾,还乱糟糟的拎着酒坛,在堂外空地放起了烟花。

    离开了热闹的剑气冲霄堂,岳不群在夜色中静静漫步,心中对于自己不知不觉间愈发强盛的掌门威势颇为感慨。

    高处不胜寒啊!

    自己这才不过是十多个人的掌门,就已经觉得和众人有些格格不入,难怪皇帝会称孤道寡!

    忽然,岳不群发现前面的百年古松旁倚着一道身影,身姿丰腴,其身份不问可知,不由打趣,

    “夫人好雅兴!难道半夜观雪别有一番风味?”

    “呃···”邱夫人如梦初醒,待看清来人是岳不群后,不由惊讶,“让掌门见笑了!”

    听着声音有些不对啊,怎么带着哭腔?岳不群忽然想起,邱老头两个月前已经病死了,邱夫人现在可谓是举目无亲,除夕年夜定然是在思念去世的亲人,不由心生同情,

    “夫人是想起诸多亲人了吧,唉,”岳不群突然打住,却是发现自己好似不怎么会安慰人,实在说不出什么好话,“还是节哀顺变吧,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嗤!”邱夫人破涕为笑,“掌门怕是很少宽慰人吧!”

    “哈哈!”岳不群不由尴尬,“是不怎么会安慰人,毕竟在我看来,大家都是习武之人,见惯生死厮杀,心志比起一般人应该要坚强许多,也无需怎么安慰,悲多伤神,心向光明才能自在长乐!”

    “可是,就算是习武,妾身到底还是女人,免不了多愁善感,比不得掌门你们男儿有雄心壮志支撑,唉···”邱夫人说着似是觉得寒冷,双手捂着肩头,默默无言。

    雄心壮志吗?岳不群扪心自问,自己对于权利虽然有点儿期待,但却不像左冷禅、任我行等人那么执着,作了一年的华山掌门,更多的是因为对江湖险恶的不安,企图拥众自保,虽然也不知不觉的为华山壮大而绞尽心思,却是总觉得这掌门之位可有可无,无可留恋。

    那么,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念头流转,岳不群渐渐明悟,这个世界比起自己原来的世界更吸引自己的事物,不是过眼云烟一般的权位,也不是充满豪情与刺激的武林江湖,而是诸多出神入化、玄妙莫测的绝世武功,这种超凡脱俗的神奇能力,足以令后世任何平凡青年为之痴,为之狂!

    真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够达到何等境界啊!

    黑暗中,岳不群的眼神愈发深邃难测,心中似有一柄无形利刃渐渐凝聚。

    忽然,一个柔软的身体靠过来,香风袭人的秀首缓缓倚在自己肩头,岳不群心神一震,种种思绪骤然退去,却也任由身旁的美妇暂时依靠,毕竟她只是想要一个心灵港湾罢了!

    半响,邱夫人幽幽一声轻叹,离开了岳不群的肩头,“妾身多谢掌门体恤···”

    柔软的触感不再,岳不群倒是颇有点儿不舍,随即调笑,“不必,这也算难得的艳福了!”

    扑哧一笑,邱夫人也不在意,“妾身早就人老珠黄,还算的哪门子艳福!”

    “呵呵,”气氛有点儿暧昧啊,岳不群不由转身离开,留下一句,“老不老男人说了才算,夫人又何必自怨自艾呢!”

    随性而走,不知不觉回到了掌门居住的真灵院,岳不群却是想起小师妹很早就回了房间,除夕守岁一夜,也不知她在做些什么,便向着院中唯一亮着灯光的房间走去,径直推门而入。

    “师兄来了!”宁中则放下手里的书卷,站起来给岳不群倒茶。

    随手拿起那书卷,《西厢记》三字映入眼帘,岳不群不由好笑,“师妹要是无聊,不妨去放烟花,怎么还看这话本儿,前些日子不是才看过么?”

    “嗯,他们一身酒气熏死了,我才不和他们一起放烟花呢!”宁中则皱了皱琼鼻,好似闻到那浓郁的酒味儿一般。

    捏了捏宁中则的鼻尖,岳不群也觉得就这么坐一夜实在无聊,可是《西厢记》实在不是自己的菜,不由建议,“那我先去把《紫霞秘籍》拿来,咱们俩一边看书一边聊到天亮!”

    “好啊!”宁中则眉开眼笑。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