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三十五章 无奈虐菜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五章 无奈虐菜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驾··咻咻··驾···”

    岳不群骑马飞驰在通往西安(长安)府城的官道上,四月的旭日暖暖融融,日光照在身上懒洋洋地颇为舒服。

    年初二月的华阴县试出乎岳不群意料的轻松,但仔细想想,岳不群也明白,华阴毕竟是在华山眼皮底下,华山在此经营日久,声名广传,士农工商各类人士或多或少都得给华山面子。而且,岳不群自己的学问八股也得到赵先生的首肯,还作出评价,单就学问来说,童试轻松过关,乡试大致能过,会试看运气,但科场外的政治博弈也是科举成败的重要因素。

    马鞍上的青色包裹随着马儿奔驰颠簸,一甩一甩的碰撞岳不群的膝盖,但岳不群却是明白,自己这次去西安参加府试和院试,能否通过还真要看包裹中那一大叠书信了!

    这里面有赵先生写给他在西安学政的故交同窗的书信,但更多的却是潼关高参将帮忙弄来的一些州府官员的举荐信,他可是当朝首辅高阁老的亲侄子,高阁老深得皇帝信任,权势滔天,潼关周围几州几府的官员没人敢拂高参将的面子,谁拂高参将的面子也是拂高阁老的面子,那他就真离退休不远了!

    而且,据于不明打探的消息,西安可是新成立了一个不弱的帮会,平日为非作歹,无视官府,闹得纷纷扬扬!

    岳不群此去,也有意击败解散这个帮会,趁机恢复华山在西安地下势力的话语权,更能够借此交好西安的官方势力,为科举添加砝码!

    眼看日落将近,岳不群知道天黑前是无法赶到西安城了,只得在临潼附近的官道上随意选了一间客栈住下。

    让店小二上了一桌素食,岳不群临窗坐下,一边吃饭,一边随意的观看窗外夕阳西下的赤红云霞,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儿。荤菜酒肉味道重,极易掩盖迷药毒药的药味儿,出门在外,岳不群看似随意,实则暗中小心谨慎,尽量不露破绽,自然不会吃酒肉。况且,自从练气修为日益深厚,岳不群越来越倾向道家练气士的清淡饮食,除了节日饮宴,都是不怎么在意吃肉喝酒。

    几个手执刀剑的江湖劲装打扮的汉子进了客栈,粗声呼喝连连,让店小二赶紧多上酒肉,便在岳不群旁边的桌子坐下。

    岳不群随意扫了他们一眼,也不在意,毕竟在岳不群来吃饭之时,就看见大厅里早已坐了不少江湖中人,现在不过又来几个而已,都是脚步沉重,呼吸短促的武功浅薄之辈。

    那几个大汉也稍稍打量了一番大厅众人,在看到岳不群一身飘逸儒雅的道袍,桌上放着一柄宝剑,不由眼神一缩,忌惮之色一闪而过。

    江湖铁律,道士、和尚、书生、小孩、女人和邋遢老头,这些装扮的江湖中人,都是煞星,不好惹!

    事实上,现在江湖上的道士、书生大多出自武当、华山、泰山、龙虎山、青城派和一些隐世传承,的确都是普通江湖闲汉眼中的硬茬子!而和尚也都是南北少林以及和少林关系密切的寺庙所出,嘴上慈悲不断,手下却没怎么客气,也是不好惹!至于小孩、女人和老头,本该都在家里纳福,而一旦大摇大摆的跑江湖,那就是自忖颇有几分独门绝技,即使只是些防不胜防的旁门左道之术,也不是武功粗浅之人能够招惹的!

    一顿饭虽然吃得颇为沉默,但岳不群自觉如此夕阳晚霞伴我食,也是别有一番诗情画意,胸中文思翻涌,就算没能作出一首脍炙人口的好诗,也可以陶冶情操,酝酿心境,大益悟道练气。

    夜幕降临,岳不群早早的盘坐在床上,虽然出门在外,为安全起见而不能长久入定练气,但也可以运气调息,微微精纯真气,却是聊胜于无。

    午夜将近,客栈走廊渐渐响起一些脚步声,不多时便越来越急,越来越密。

    岳不群睁开眼睛,瞳孔中闪过一丝紫气,耳朵轻轻抖动,收到一些细碎的呼吸声和耳语声,再配合晚饭时见到的武林人士,便将事情猜了个大半。

    不过是些普通的恩怨争斗,岳不群自然懒得理会,随即再次闭目静心,泰然自若。

    须臾,一些刀剑兵器的交击声间或响起,岳不群也都充耳不闻,直到一个手执九环大刀的壮汉一脚踹开岳不群的房门。

    “哐当···”一声大响,岳不群随即睁开双眼,脸上颇为无奈,这怎么就是避不开呢?

    “所有人都快点儿出去···秦王帮搜查!”

    大汉明明武功一般,九环大刀也是个薄薄破铁皮的样子货,却偏偏嚣张至极,肆意呼喝。此时隔壁房间也隐隐传来类似的呼喝声,那些房客应该也遭到同样的对待。

    岳不群不紧不慢的起身,抖了抖衣衫,淡淡的问道,“搜查什么··”

    “问什么问!叫你出去就出去···”大汉一脸不耐烦,手中大刀就要往岳不群脖子上架,“再废话,大爷我剁了你···”

    岳不群也不拔剑,左手微旋,聚气提掌,随意的拍在九环大刀侧身。

    大汉看似威武煞气,却像是个连外功刀法也没练过几天的武功白痴,还没反应过来,只觉手腕一痛,大刀脱手而出,叮叮哐啷地砸在地上。

    大汉捂着手腕,直愣愣的看着地上那把已经扭曲变形的九环大刀,不由吞了口吐沫,立即扑通一声跪下,

    “大侠饶命啊···”

    “····”

    岳不群无语,这就是那什么秦王帮成员的素质?还比不上之前镰山寨的喽啰呢!

    大汉见岳不群不开口,只以为岳不群不愿意放过自己,身体顿时瑟瑟发抖,牙关打颤,连连叩头。

    “大侠,小人以前只是西安城西杀猪的···是被秦王帮强行逼迫入帮的啊···小人上有老,下有小···”

    “闭嘴!”一声轻喝,打断了大汉的废话,岳不群倒是有些哭笑不得,这秦王帮主是想扩张想疯了,连普通杀猪的也要,可真是比自己这个华山掌门招人要随便的多。

    “你们是什么人带队,查房是要搜什么人?”

    “小的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三个什么堂主带队,搜查咸阳帮的对头···”大汉一听岳不群发问,不由脸上一喜,知道自己小命可能是保住了,随即哆哆嗦嗦的答道。

    “什么咸阳帮?”岳不群疑惑了,怎么尽是什么狗屁垃圾帮派!

    “他们是咸阳城的帮派,近些天和我们秦王帮争夺西安城西城地盘,被我们秦王帮打败,有些余孽没能直接逃回咸阳,就跑到临潼来了··好像是准备绕路回咸阳···”大汉巴不得岳不群多多提问,这样自己就铁定死不了,所以有问必答,知无不言。

    岳不群还要再问,却见门口又进来一个瘦高个儿,他一见大汉跪在地上,情形不对,二话不说转身就逃,到了院子中才放声大喊,

    “快来人啊!点子扎手····”

    “····”岳不群再次无语,该说他机灵呢,还是他贪生怕死?

    随手提起床头的长剑,岳不群也不理会一脸临死恐惧的大汉,冷着脸缓缓出了房门,却听见身后大汉自以为险死还生,猛喘大气的呼哧声音,不由暗暗发笑。

    还不待岳不群出了院子,走廊上熙熙攘攘地冲来一群帮众,领头的就是三人一身绸缎锦衣,满是暴发户气息,手中有刀有剑,一见岳不群出来,也是二话不说,大手一挥,率着帮众就冲了上来,招招直往岳不群要害招呼!

    “····”

    岳不群再次无语,差点儿以为自己跟不上时代了,怎么秦王帮上下都是奇葩?

    手中长剑出鞘,随意翻飞,剑光闪烁不定,没几招岳不群就发现,这些帮众武功都很差,可以说是练过正经武功的人都很少,大多数只会三两下仓促学会的招法,只有三个领头的会些正经武功,但也不高,估计三人合在一起也顶不过成不忧的‘狂风快剑’二十招!

    但对方既然上来就下死手,岳不群也不会因为他们武功差就有所客气,手中长剑骤然加速,一招‘夜战四方’的大力横扫,逼退四周的帮众,随即上步进攻,长剑嗖嗖连刺,将三个头领圈在自己剑光之中,也无需什么真气和上乘剑招,只是些华山基础剑术就将他们三人杀得狼狈不堪,左支右绌!

    噗嗤一声,鲜血四溅,岳不群飞身退开,避免被血花溅到,却是三五招之间已经将对方三人中的一个一剑封喉。

    剩下二人感觉不妙,趁着岳不群退开,也是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岳不群微微绕过尸体,身形一闪,已经拦在这二人面前,其中一人面色恐惧,刚想开口,却被岳不群毫不犹豫的一剑直刺给打回去。

    这时周围的帮众早就发现形势不对,闹哄哄转身就跑,眨眼间就不见踪影,让两个头领目光大急,稍一分神,就被岳不群闪电般刺出两剑,尽皆一剑封喉!

    淡然的收剑归鞘,岳不群也没有要去追杀那些帮众的闲心,对三具尸体视而不见,转身便朝着客房走去,却不料背后传来乱哄哄的脚步声,不由回头一看,却是又有一班帮派喽啰从走廊冲过来。

    眉头一皱,还没完没了?岳不群就要出剑杀两个震慑一番,却见对方远远停下,人群中走出一人,三十岁上下,穿着打扮颇有些精明强干的味道。

    那人朝着岳不群抱拳施礼,“这位大侠有礼了,在下咸阳帮少帮主何金,多谢大侠援手之恩!”

    “嗯?”岳不群眉头再皱,冷然开口,“我不是想要助你们,只是他们秦王帮先招惹到我而已,你也不必言谢!”

    随即也不理会何金一脸噎住的表情,岳不群直接转身回房,只留给何金众人一个孤傲潇洒的背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