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三十八章 考场突破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八章 考场突破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大清早,岳不群在府试考棚单间内奋笔疾书,第一场考贴经,就是按题目默写五经段落。

    自从沉心练气悟道日久,岳不群精气神浑厚饱满,记忆力大大增强,虽然不敢说像是张无忌那般过目不忘,但是只要专心记忆过的知识,最起码几年内都不会忘记。岳不群早已将四书五经熟记于心,此时默写却也不难。

    只是,昨天晚上‘浪奔’太久,岳不群此时虽然神情亢奋,运笔如飞,但那衣衫破烂,满脸憔悴,眼睛通红的样子实在让监考人员担心,生怕再考试出人命,有经验的考官还好心的专门给岳学子安排了一个考场役丁,在单间外随时监视着岳学子的状况,准备在岳学子昏倒的第一时间就送去医馆。

    对此,岳不群嗤之以鼻,自己堂堂堂堂华山掌门,武林高手,可不是身娇体弱、心神焦虑的普通学子。虽然自己昨晚失算了,没想到那陆怀铁在野地的纵掠轻功当真不俗,特别是有夜色掩护,以自己炉火纯青的‘金雁横空’身法,硬生生追了个把时辰,才把这位陆帮主截在一处河滩上的空木屋房顶。

    岳不群想起前世看电视电影,自己还老是嘲笑导演编剧没创意,只会把对决场面放在木屋里,然后对决双方比赛当拆迁工,一场打斗下来木屋必塌。可这次,岳不群再也笑不出来了,陆怀铁虽然被截住,但也挑选了一处对他十分有利的战场,那就是直接踹塌屋顶,两人一起掉入狭窄的木屋内。经过黑虎堂大战,再一追一逃一个时辰,二人的体力和真气都消耗的相当严重,反正岳不群自己的真气已经消耗约五六成,这还是岳不群修炼混元功这种道家正宗气功,真气绵长,耐力持久的结果。按照岳不群的估计,陆怀铁的真气顶多剩下了三成,就算能够接着跑下去,陆怀铁也很快便会真气耗尽,那时再被岳不群追上可就一点儿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陆怀铁跑得一肚子火,岳不群也追得一肚子火,无需干柴,烈火逢烈火,自然火大了,两人一言不发就战成一团!

    这次岳不群可没有吝啬真气,犀利的剑气银光满溢,不仅杀得陆怀铁连连躲闪,还扮演了拆迁先锋,银光闪烁之处,木柱木板一扫而断,陆怀铁的衣衫血液混着木札木片乱飞!毕竟,岳不群十七八岁,陆怀铁三十多岁,都是练武之人的青壮时期,体力都差不多,但在之前的野地全力‘浪奔’比赛中,体力值已经消耗的差不多见底了,这时双方剩余真气的多寡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这点陆怀铁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将岳不群陷入狭小的木屋,想让岳不群的剑法施展不开,拉小双方的差距,再凭借着他自己丰富的局域战经验,击败岳不群!但是,陆怀铁实在没想到,银白剑气全开的岳不群拆迁天赋极高,表现极为凶残,无论木柱木板还是木墙,不仅没挡住那犀利的银蒙蒙剑刃,反而让信心满满的陆怀铁落得一身凌迟般的剑伤!

    最终,岳不群一剑没挨就干翻了陆怀铁,但是自己的真气也见底了,一身飘逸道袍被木片划成丐帮制服,布条纷飞!

    丹田真气枯竭,岳不群的‘金雁横空’就不怎么飘得起来,足足花了接近一个半时辰才勉强赶回了西安城!此时,天色渐渐明亮,日出将近,岳不群还没来得及去秦王帮洗漱换衣服,就得知考生已经开始进入考场了,无奈之下,岳不群便把长剑藏在一棵古树上,然后直接奔赴考场,就这还差点儿迟了,等岳不群到达考场门口时,最后一个考生都已经快看不见背影了。幸好考引这个准考证岳不群是随身携带着,尽管已经被木片划破了两个小洞,但大体还算完整,才没被检查的军士给拒之门外。而且考场备有笔墨,否则,除非岳不群想交白卷,不然还真得舔着脸向监考官员借笔墨了!

    来来回回浪奔两三个时辰,岳不群热血腾腾,再加上大战诛敌之后,丝丝煞气萦绕心头,岳不群也懒得惺惺作态,一身乞丐装,双眼赤红,还大摇大摆的走进考场,这幅反常模样让所有考官心惊胆颤,生怕他随时发病暴毙,死的不明不白,就好心好意的给他安排了个保姆役丁!

    热血如沸的状态下,岳不群倒是下笔如有神,字字刚劲有力,锋芒毕露,渐渐意与字合,书法境界不知不觉大有长进。

    眼看日头西沉,黄昏临近,岳不群已然将答卷检查了三遍,也就毫不迟疑的拉动身旁的小铜铃!

    片刻,有两名役丁过来,将考卷糊名收走,岳不群和和气气地跟自己的保姆役丁打个招呼,就再次大摇大摆的向考场门口走去。

    半路上,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考官实在看不过岳不群的邋遢样子,就叫住岳不群,

    “后生可是囊中羞涩,老夫这里还有些银两···”

    “····”岳不群尴尬了,却也只得稍稍‘羞涩’地回答,“学生并非囊中羞涩,而是昨晚被一些歹人绑架,直到凌晨才勉强逃脱,为防错过考试,才没来得及洗漱更衣,让众师长见笑了···”

    对于岳不群的“不幸遭遇”,老考官也只能口头上谴责一番那歹人,又好生安慰了岳不群几句,倒是让在夕阳下凌乱的岳不群好一顿郁闷。

    离了考场,岳不群便在城内那颗百年古树的树冠里取回自己的长剑,直奔秦王帮的大本营黑虎堂而去,一天考试下来,纵然没有打坐调息,岳不群的真气也已经渐渐恢复充盈,此时赶路虽然没有用上轻功,但也步伐轻松,速度颇快。

    院子门口竟然还和平常一般站着刀手护卫,岳不群此次是想来个鸠占鹊巢,也就不再客气,横冲直撞,剑鞘连连抽打,将门口的刀手和院里等着陆怀铁回来的喽啰们直接噼里啪啦一顿击倒在地。

    一路“杀”进黑虎堂,岳不群再次坐上那个黑豹皮宝座,已然没有了昨晚的那种好奇心理!看着陆续冲进来的众多喽啰,岳不群忽然觉得有些无聊·····

    无奈地一番劳顿,“收服”了大多数帮众,岳不群就顺理成章的住进陆怀铁的帮主房间,吩咐几个帮众给自己换上崭新的被褥,打来热水,一番洗漱之后,岳不群便在床上打坐休息。

    夜色寂静,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帮众前来“犯上作乱”,倒是让暗暗期待的岳不群大感无趣。

    次日凌晨,天还未亮,岳不群便早早出了黑虎堂,赶到考场,这次来得虽然不算晚,却也算不上早,权利的独特魅力让无数普通学子提前半个到一个时辰就等在考场门口。

    这场考的是辞章,岳不群有自知之明,自己创作水平一般,也就无须强求。眼看日出将近,岳不群便如同在华山朝阳台一般入定练气,心神杳杳冥冥,自然而然。待得无意识地醒来,已然日近中天,岳不群只觉浑身轻轻松松,心中清灵宁静,自从前天夜里和陆怀铁一番纠缠厮杀后的莫名烦躁已经无影无踪。

    岳不群忽然明悟,自己早已不是江湖初哥,手中染血亦有二三十人,怎么可能因为杀一个陆怀铁就会心有窒碍,神意不宁?那种莫名烦躁来得无形无相,消失地亦是无痕无迹,明显是类似练气习武之人的戾气心魔,乃是自身混迹红尘,情欲浸染,心灵中后天积累的污垢杂质,渐渐影响到意识神智!如若糊里糊涂,任性妄为,不知修心养性,升华心灵,便会随着功力渐渐深厚,戾气心魔亦随之根深蒂固,而越发不可自拔!乃至由内而外,由心神而肉身,内魔外魔夹攻!到那时,内心犹如水溺火烧,一刻不得安宁清静,身体时好时坏,顽疾病痛加身,比之世间最残酷的刑罚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天龙中的萧远山和慕容博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练气习武本身就是有大危险、大恐惧的之事,需要大毅力、大智慧、大机缘,才能勘破有形无形的重重窒碍,臻至高深玄妙的境界,绝不是普通武林中人所认为的只要照着绝世秘籍苦练不止就能成就出神入化的武功!真正的上乘秘籍,无不是要求重意不重力,重心不重形,心中无碍,则手中无碍,武功自然而然就能圆润通达!如果不明修心养性之要义,只知按照秘籍强行运气行功,虽然靠着浑厚的内功真气也可勉强催动,但却时时刻刻都有走火入魔之虞,实在是极可能未伤人先伤己!

    丝丝感悟如同春雷之雨,润化心田,扫除尘垢,岳不群下意识的运转混元功第六层心法,直如水到渠成,真气瞬息之间便已遍行周身,所过之处经脉只觉微微鼓胀,便即畅通无阻!

    这是混元真气功力大进,拓展经脉的过程!比起那些激进暴烈的内功,功力精进迅速,拓展经脉之时如同火煎针扎,膨胀剧痛的强烈征兆,混元功这种玄门上乘内功,更加注重厚积薄发,潜移默化,就算突破境界也是循序渐进,自然而然的突破,如此一来,拓经扩脉也是不温不火,顺其自然,除非练功出错即将走火入魔,否则绝没有经脉爆裂般的剧痛,而且这种无痛拓展经脉的效果也绝对不差!

    须臾之间,岳不群运气九个周天,缓缓收功,默默存神内视,虽然对肉身内部仍旧朦朦胧胧,不甚清晰,但也明显感觉自身更加血气旺盛,经脉坚韧,混元真气更加精纯,更加浑厚磅礴!

    嘴角微微一弯,岳不群抬手研墨,摒除杂念,缓缓构思文章辞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