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四十一章 余沧海的愤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一章 余沧海的愤怒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正午已至,宾客渐渐来齐,封不平便引众客人在剑气冲霄堂前面的院子中入席。

    岳不群也在首位陪着洛阳金刀门王家、三门峡雷家、汉中铁剑门的几位来宾,之前在得知金刀无敌王元霸的儿子王伯奋和王仲强到来时,岳不群可是好生惊讶,这二位未来可是林平之的舅舅,他们父子三人也曾觊觎林家辟邪剑谱,还因为笑傲江湖曲谱冤枉过令狐冲,也算是大大出彩的人物。而汉中铁剑门就是数十年后碧血剑中多次照顾袁承志的木桑道长和那个大反派玉真子的师门,铁剑门和华山交好已有百多年,也算是难得的亲近门派。至于三门峡雷家,岳不群虽然没什么印象,但在华山未曾气剑内讧之前两家也有过不少来往,主要是在潼关一路商道之事的合作,其实两家交情不深,甚至因为利益纠纷暗中还有些龌龊。

    眼来宾客尽皆落座,封不平安排妥帖之后,正要请岳不群敬酒开席,却不防大门处忽然熙熙攘攘起来,随即一声饱含真气的喝声传来,

    “蜀中青城派恭贺岳掌门生辰!”

    声音明明不算太高,但却像在众人耳边炸起惊雷,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桌上酒杯中的酒水也是荡起层层涟漪,使得在场大多数人微微色变,暗叹来人功力不凡。

    莫不是余沧海那矮子,岳不群暗暗猜测,看向封不平,见他也是眉头一皱,也就明白,青城派怕是来者不善!不过,岳不群可是听说,青城派现任掌门是余沧海,他师傅长青子好像几年前就病死了,要是长青子亲来,岳不群还会颇为顾忌,但要是余沧海来华山找麻烦,岳不群只能呵呵了···

    眼见众宾客神色迟疑,熙熙私语,岳不群也就缓缓起身,轻轻开口,

    “青城同道来贺,本座甚是欣慰,进来吧!”

    比起刚刚的声若炸雷,岳不群的声音却是清越柔和,众人闻之如同耳边轻语,桌上酒水纹丝不动,毫波不兴!

    场面一时静极,众人中的习武之人具都面露惊骇,须知,之前青城派的喝声虽然真气蓬勃,风雷作响,但众人行走江湖多年,多多少少也见过那么几个人能够做到,而华山岳掌门一开口,表面上风平浪静,微波不兴,但声音中蕴含的真气却是只多不少,明明应该大气磅礴,但在其精妙的控制之下,却是颇有些润物无形之感,这一点就连许多大派掌门也未必能够做到,着实让众人心中意外,但想想却也在意料之中,没有几分真本事,华山怎敢随意邀请武林同道为一个年轻掌门贺寿,不怕出丑么?

    其实,岳不群能够做到如此地步,也并非他表现的那样轻松平淡,而是暗中已经将自身对紫霞神功第一层的道家阴柔劲气的领悟运使到了极致,才能达到如此非凡功效。

    岳不群不轻松,但院门外的一个身穿棕**袍的年轻丑矮汉子听到岳不群的回应,却更是脸色难看,岳不群声音中暗含的内功造诣固然惊人,但话里那“本座”、“欣慰”的字眼无不是将华山派的地位抬高到青城派之上,弄得好像是青城派以下属身份前来朝见华山一样,连一个“请”字都没有!

    只是此时大庭广众之下,矮汉等人又不可能使气地转身就走,无奈只得吃下这个暗亏。矮汉眼角抽搐两下,随即收拾脸色,露出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色,哈哈大笑着步入院门,循着中间的青石板过道径直走向首席。

    岳不群一见到这身着道袍的矮子,就明白他是余沧海,但却并未率先开口称呼,那样做可就是再给余沧海涨脸,纯粹是犯傻,岳不群伸臂挡住身边正要有所动作的封不平,淡淡地看着余沧海走近。

    纵然心中恼怒,但余沧海继承掌门之位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心思城府虽然不如岳不群受过后世信息爆炸侵蚀的那么深厚,可也能勉强做到喜怒不形于色,隔着老远就拱手为礼,

    “岳掌门有礼,在下青城派松风观掌门余沧海,冒昧前来,还请勿怪!”

    “原来是余观主,稀客稀客啊!”岳不群扫了一眼余沧海的两腿,印象中他下身好像是个侏儒,不过,现在看来,他的双腿应该还是他自己的,下身侏儒之举可能是他以后双腿受创才有的。毕竟,他师傅长青子不可能收一个先天残废作弟子,更不可能让残废继承青城派掌门,否则光是此事就足以在武林中传颂百年,让青城派名声大噪了!

    自己称他掌门,他却只称自己观主,余沧海纵然忍了又忍,却还是对岳不群赤裸裸的居高临下之势恼火不已,不由眼角一抽,说话也就不怎么客气,当然,余沧海此来也没准备客气。

    “岳掌门虽然年轻有为,但华山身为名门大派,更是五岳剑派之一,是我武林正道抗衡魔教妖人的中流砥柱,就不知岳掌门到底有没有能力为武林正道出力了?

    “呵呵!”够直接,我喜欢!岳不群淡淡一笑,伸手拦住了勃然变色的华山诸人,“余观主所言极是!”

    余沧海眼睛一眯,有些弄不懂岳不群的意思,周围诸人也是面面相觑,岳掌门这是服软?

    不过,岳不群接下来的话却让诸人更是面面相觑!

    “岳掌门武功低微,才德不足,着实愧为一派掌门,更有负五岳正道砥柱的重任!”

    岳不群拱手抱拳,向周围诸多武林中人微微一礼,一脸正色,随即声若洪钟,如风雷炸响,

    “但是,幸有青城派余观主心系天下,深明大义,愿为我武林正道出生入死,今日特来投靠我华山派,欲为岳某之左膀右臂,辅助岳某统领关中和蜀地的正道中人,和魔教贼子血战到底···”

    “姓岳的····你胡说八道···”

    余沧海有些发懵,随即满脸通红,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岳不群咬牙切齿,在场众人也是更加面面相觑,被震得不轻。封不平等华山诸人却是嘴角抽搐,面色古怪,他们可都知道,岳不群的嘴脸当真不怎么干净,堪称可耻!

    “哦?”岳不群也是一脸大怒,声音越发拔高,“余观主是要食言喽!明明你前些日子给岳某来信,说是愿意投靠我五岳····”

    岳不群也指着余沧海,手臂瑟瑟发抖,似是怒极,“亏岳某还给嵩山左师兄去信,为你讨了个五岳先锋的名号,你就这么过河拆桥了,余沧海!你当岳某是泥捏的····”岳不群身边的梅娘早就转过身去,实在忍不住要笑了··

    “放屁···”

    余沧海暴喝一声,蓦然拔剑直攻岳不群咽喉要害,想用行动让岳不群闭嘴。

    周围众人唯恐殃及池鱼,哗地散开,岳不群也不拔剑,混元掌中的绵掌瞬间击出,左手一翻,拍偏余沧海的长剑,右掌直击余沧海胸口!

    余沧海不由左手出掌来接,不料岳不群这一掌看似不声不响,没有什么威力,实则已经运足十成功力,而且岳不群自忖,就算没有施展紫霞神功,但以自己目前混元功第七层的浑厚功力和两年来对绵掌的不凡领悟,这一记绵掌也足以让余沧海出丑!

    眼看双掌即将相交,余沧海忽然面露冷笑,掌心隐有黑红之色,如同鬼眼闪烁!

    摧心掌?岳不群脸色淡淡,怡然不惧,手掌仍是平平淡淡,似浑不着力,缓缓推出。

    双掌相触,无声无息。

    余沧海不禁面色一变,只觉一股柔韧沛然大力涌来,上身不可抑制地后仰,脚下更是蹬蹬蹬蹬蹬连退五步!

    岳不群身形纹丝不动,淡淡一笑,右手微旋,轻轻卸掉掌上残存的摧心掌歹毒掌力!

    对于自己的混元掌中的绵掌能够稳胜余沧海的摧心掌,岳不群并不意外,不提自己高了余沧海一筹的功力,就单是混元掌本身也是稳稳比摧心掌更加高明的掌法,毕竟,如果混元功和混元掌不行,那袁承志还怎么混?

    对方纹丝不动,自己却连退五步,差距太过明显,这让余沧海实在有些不敢接受,眼角看到周围的武林同道那些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余沧海不用细听,也知道他们都在嘲笑自己一招败北,更可恨的是,如此一来,他们肯定会或多或少的相信岳不群刚才的胡说八道,毕竟在江湖中,一向都是强者就算放屁也有人闻,弱者即使惨叫都没人听,自己和青城派的名声堪忧啊!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余沧海瞬间下定决心,目光一狠,

    “岳不群,拔剑吧,我余沧海不屑乘人之危!”

    说得好像他刚刚是故意相让一样,华山诸人都是目光一寒!

    “呵呵···”岳不群也不恼怒,就算避开功力差距,单比剑法,你余矮子又能接我几招,随手抽出梅娘的长剑,“青城派是想试试我五岳剑派的剑法?”

    在提到“剑派”和“剑法”时,岳不群眉头一耸一耸,明显有些怀疑青城派的剑术,事实上,单以剑术而论,五岳剑派从来没怕过谁,少林达摩剑法这上乘剑法只能算是威力不错,武当太极剑虽然极强,但武当每一代弟子有一两个能够练个半吊子就算不错了,其它那些绕指柔剑法和神门十三剑之类也就算是威力不错,和五岳剑派的上乘剑法差不多,可当真吓不倒五岳剑派!剑法,五岳剑派是武林中人公认的专家教授级别!所以,岳不群这么一说,余沧海还没回应,周围观战的众人却一个个不约而同的面带讥讽!

    经过刚才的打击,余沧海也渐渐显出些许未来高手的潜质,此时已然渐渐沉下心来,对周围之人的态度不管不顾,眼睛紧紧盯着岳不群,似乎天地间只剩岳不群一人一剑!

    岳不群也渐渐收摄心神,手中长剑斜垂,锋芒隐现的眼神扫过余沧海周身各处要害,令余沧海如被针扎,全身一寒,不禁率先出手!

    银光闪烁,余沧海剑尖似是无数寒光闪闪的锋锐暗器,星星点点洒向岳不群全身!

    岳不群也不客气,身形微微下沉,同时长剑由下穿上,似是华山基础剑法的起手式‘苍松迎客’,平平淡淡的一式上挑,直刺余沧海胸腹,又似‘青山隐隐’,长剑晃动间似乎随时可以化为无数剑花寒芒! 百度嫂索#>笔>阁 —剑出华山

    余沧海不由心下大寒,只觉岳不群攻向自己的这一剑摇摆不定,似出还收,将发未发,随时能够变招,令自己分不清他到底是要攻击自己的那个要害!

    但余沧海骑虎难下,只得殊死一搏,手中长剑霎时抖动更疾,剑尖寒芒越盛,似是上百银针暗器雨点般疾刺岳不群全身大穴!

    眼看无数寒芒临身,岳不群不慌不忙地一剑直刺余沧海胸口,对他那无数寒芒却视而不见。

    余沧海没想到岳不群会出这种同归于尽的招式,诧异之下却也无奈变招,无数寒芒汇集为一点剑尖,点向岳不群剑身,欲将岳不群这直来直去的一剑拨开。

    却不料,岳不群长剑轻轻一抖,长剑霎时一化十、十化百,身前处处尽是银芒闪烁的剑花,余沧海的剑尖刚刚点到空处,随即就被岳不群的剑花荡开,余沧海立时胸前空门大露!

    眼看岳不群的朵朵剑花就要落在身上,余沧海脚下幻影闪烁,身形似实还虚,竟然以一个诡异的身法躲过了岳不群的刺过的长剑!

    但余沧海还来不及高兴,便觉肩膀一沉,被一只手掌按住,刚想挣扎,便觉一股浑厚凝涩的真气冲入肩井穴,顺着经脉直透而下,上半身立时麻木不仁,双臂乏力,胸中五脏憋闷欲呕!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