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四十二章 保证不伤你性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二章 保证不伤你性命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岳不群左掌搭在余沧海右肩,轻轻一按,余沧海便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一招分胜负!

    余沧海只出了一招,岳不群也只还了一招,余沧海躲过了岳不群的一剑,但却比没躲过更难看!

    受伤败北和无伤被擒,前者伤身,后者伤心呐!武林中人恐怕九成九都只能接受得了前者,而无颜接受后者!

    余沧海一脸不可置信,愣愣无语,明显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围观的众人更是唏嘘不已,尽管早就知道青城派的剑术比不得华山派,但余沧海再次一招败北,毫发无损的被岳不群生擒,却也让众人暗暗惊骇。

    毕竟,刚刚余沧海施展的剑法可是颇为精妙,众人暗忖,要是自己站在余沧海面前,可未必能够毫发无损的接下那一剑,但岳不群不仅轻松破了余沧海的剑招,反而随手变招,一剑就击败余沧海!而面对岳不群反击的一剑,不说自己等人能否像余沧海那样诡异的躲开,但就算躲开了,恐怕也是和余沧海现在一个下场!

    余沧海不弱,但岳不群更强,众人不约而同的得出这个结论,场面一时静极!

    “哈哈··”岳不群淡淡一笑,轻轻松开搭在余沧海肩上的左掌,双手抱拳一周,“各位都知道,华山和青城同为武林正道,向来合作抗衡魔教,就算青城派自从长青子道长仙去后,余观主不愿再为武林正道出力,不愿拼死抵抗魔教,甚至自甘堕落,欺男霸女,与左道邪派为伍,但这些也是青城派的自家事,我们外人自然管不着!”

    岳不群一边说着一边走回座位,一抖衣摆,潇洒的坐下,扫视着众人,一脸正色,“但是,余观主万万不该戏弄岳某,先是来信欺骗岳某,说是愿意投靠华山,请岳某向嵩山左盟主为他讨个歼灭魔教的先锋差事,岳某本不太相信,细细斟酌之下,只以为余观主自知年轻识浅,在长青子前辈仙去后,无法稳住青城派掌门的位子,更害怕魔教趁虚而入,则青城派恐有灭派之忧。所以,余观主是想借助我五岳剑派之力,对内坐稳青城掌门之位,对外震慑魔教,保住青城道统,岳某看在青城派与我五岳素有交情,更是共同抗衡魔教的武林正道之一,着实不忍青城派数百年传承就此断绝,也就妄自托大,成全了余观主的归附之心!

    今日岳某生辰,之前发函诚心邀请诸位亲近朋友前来华山一聚,本来念及余观主远在蜀中,不便前来,就未曾发函相邀。刚刚,余观主骤然到来,岳某还以为余观主是专程前来祝贺,而岳某未曾发函,实在是太过失礼,心里好生惭愧,正要多敬余观主几杯以作赔罪!

    哪成想,唉,人心不古啊!岳某一心为公,为了团结青城派,甘愿装做傻子,被余观主利用,而余观主却以为岳某良善好欺!之前来信戏弄不说,如今更是打上门来,质疑我五岳剑派的剑术!

    如此得寸进尺,步步紧逼,是可忍孰不可忍!

    岳某虽然才能愚鲁,武功低微,可也不敢有辱五岳剑派历代先辈数百年累积的名声,今日岳某不得已之下一招击败青城派余沧海,不是岳某喜欢持强凌弱,也不是岳某妄想一战成名,而是岳某身为五岳剑派之一,容不得区区青城派不自量力,学会那么几招庄稼把式,就敢爬到我五岳剑派头上肆意屙尿!

    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华山剑术虽然不敢妄自称尊,但也不敢妄自菲薄,今日岳某斗胆放言,我华山剑术确确实实强于青城派武功,余观主要是不服,欢迎随时前来挑战,岳某保证不伤余观主性命!”

    岳不群虽然坐着,但这几句傲骨铮铮的话一出,众人便只觉阵阵压抑浩浩荡荡迎面碾来,不由心头如压山岳,气息一滞!

    岳不群犹不满足,手中驻地的长剑随意一挥。

    “咻!··嗤···嗤····哗啦!”,一道银白剑气沿地飞出,摧枯拉朽般划破重重青石板,直击两丈外的余沧海,却又在余沧海跪地的两腿膝盖间骤然消散,化作一阵劲风吹得他浑身道袍哗哗作响!

    瞬息之间,不说余沧海骇得脸色青白,冷汗淋漓,就算围观众人也心中一揪,不禁胯下一凉,余观主险些就要进宫了!

    岳不群却是冷冷的盯着余沧海,大声喝问,“余观主可还有话要说!”

    周围众人闻言,不禁伸长脖子,紧紧盯着余沧海,极为好奇,处于如此不利之境,余沧海又能如何舌绽莲花?

    却见余沧海满脸通红,汗珠滚滚,双目圆瞪,神情愤恨,却又半响说不出话来···

    岳不群脸上冰冷,心中却是暗笑,被本掌门的紫霞柔劲封住经脉穴位,不该你余沧海开口的时候,你是别想开口,至于什么时候能够开口,一会儿会有机会的···

    “哼!”岳不群面色恼怒,“余观主一言不发是何意?如若余观主就此认输赔礼,你我两派份数正道,还有三分情面可将,如若余观主对我五岳心怀怨恨,转而投靠魔教,为非作歹,纵然两派皆是老君道统,但岳某拼着违反老君戒律,也要灭你青城派满门,为老君清理门户!余观主,你可要想清楚了···”

    片刻之后,余沧海蓦地浑身一震,站起身来!

    “岳不群···你”

    伸手指着岳不群,余沧海浑身直哆嗦,也不知是气得,还是冲开穴道累得,正要分说。

    “余沧海!”岳不群立时一声大喝,将之打断,“岳某的忍耐是有极限的,放下你的狗爪,立即滚出华山,不要逼岳某杀你····哼!”

    眼看岳不群握在剑柄上的手指紧了紧,目光杀气腾腾,似要随时暴起出手,绝不会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余沧海知道,此事已成定局,自己确实栽得不能再栽了!而且,再想想刚刚岳不群的绝强剑气,余沧海明白,此时要是敢说一个不字,不仅自己立时就会横死当场,就连青城派随后也会鸡犬不留,绝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脸色一阵青白变换,余沧海最终还是没敢啰嗦,甩袖转身而去,直到出了院门,才恶狠狠地放话,“岳不群,这事没完,咱们走着瞧!”

    岳不群哈哈一笑,运足真气,大声回应,“余观主,同为老君座下,听贫道一句劝,戒骄戒躁,长诵黄庭,多做善事,广积阴德,才能善终··”

    “哈哈···见笑了,见笑了!”岳不群面上微笑,起身拱手为礼,“诸位请坐····岳某招待不周,先自罚三杯····”

    寿宴渐渐恢复应有的热闹,席上众人好似尽皆忘记刚刚的那场争斗,表面上兴致高昂的饮酒作乐,但心里怎么想,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下午,封不平送走了留在最后的金刀门王家兄弟,匆匆回到剑气冲霄堂,看着岳不群云淡风轻的独自品茶,着实钦佩不已,

    “掌门好高的养气功夫!”

    “封师兄着相了,”岳不群放下茶杯,淡淡一笑,“我华山好歹也曾今是仅次于少林、武当的大派,自当有大派的气度,今日所来诸人,除了余沧海有些分量,其他人尽皆不值一提,还不值得我华山过于关注!”

    “话是这么说···”封不平点头赞同,也迅速平静下来,恢复以往的稳重,“只是,掌门今日如此揉搓余沧海是否有些···,那余沧海似乎不是正人君子···”

    “哈哈!”岳不群抬手止住封不平的劝谏,“我知道余沧海是心胸狭隘的小人,但是,既然他今日来到华山,妄想用我华山作为他扬名立万的踏脚石,那就必须做好身败名裂的准备···而且,他青城派余沧海是小人,难道我华山就非要做君子?

    封师兄,江湖名利场中真的有正人君子?恐怕不见得吧,呵呵···”

    “这···呵呵,”封不平苦笑一声,颇为自嘲,“我们师兄弟既然想要重振华山,自然须得不择手段,君子之说,不提也罢!”

    “此事无须担忧,”岳不群随意分析,“余沧海自此名声已臭,恐怕没几个正道中人愿意和他来往了,只需提防他被魔教或是嵩山派拉拢,利用他来骚扰我们!况且,别看他现在武功和你差不多,但只要你和成师弟年岁渐长,功力日深,凭着华山武功的厚积薄发,自然能够轻松超过余沧海,就算稍差一些的于不明师兄,将来也不会输与余沧海,我华山此后只会越来越强,和青城派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余沧海只要不想惨遭灭门,自然会有所收敛!”

    “掌门此言有理,”封不平颌首,“根据于师兄打探的消息,魔教西南分舵的头领任我行,好像已经和云南五毒教联姻,如果任我行得到五毒教的支持,恐怕很快就能收服魔教在西南的全部势力,到时极有可能击败河北黑木崖的那帮年迈昏聩的老骨头,夺得教主之位!”

    “嗯,时不我待啊!”岳不群叹息一声,“魔教再次一统,恐怕就在三五年之内,而且,嵩山派近来也声势愈大,咱们那位左师兄恐怕也会在三五年之内尽快召开五岳大会,正式向武林宣告他嵩山执掌五岳,直逼少林武当的浩大威势!无论魔教和嵩山谁先准备就绪,都会再次挑起正邪混战,咱们须得早做准备···”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