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四十五章 洛阳王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五章 洛阳王家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在三门峡附近一个隶属华山旗下的酒馆歇息一晚,岳不群一行人于次日下午到了洛阳金刀王家。金刀门王家算是坐地虎类型的武林势力,是洛阳城周边一霸,不属正道,也不属邪派,若只是紧守洛阳一地,不论正道还是魔教,在洛阳的地盘上轻易都奈何不得王家,也都会卖王家几分薄面。当然,华山和王家交好也有数十年,关系非同一般,此时的华山已然恢复不少实力,更兼如日东升,锋芒渐露,而不是原著里“君子剑”那般穷酸落魄,两家形如陌路。况且,岳不群此行之所以决定在王家落脚,却也是有事相商。

    看着王家恢弘大气的府宅,岳不群不由对王家在洛阳的势力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单单府邸就堪比朝廷在洛阳的藩王之府,那王家在洛阳的势力恐怕不会弱于洛阳官府。

    “哈哈!岳掌门大驾光临,王某有失远迎啊!”

    一个四十余岁的魁梧壮汉大步迈出府门,一身华贵锦袍,红脸膛上满是豪爽笑容,向着岳不群和吴全礼二人抱拳招呼,左手中两枚金胆哗哗作响,使得吴全礼眼角一缩。

    岳不群却是早知道王元霸此人外粗内滑,不可小视,但此时两家暗中都有合作意向,王元霸这个狐狸队友总比那些猪队友要让人省心。因此,岳不群也是满脸微笑,抱拳迎上,

    “哈哈,王世叔客气了,岳静非年轻识浅,往日听闻江湖中‘金刀无敌’的风采非凡,心中甚是不以为然,只当是那些江湖浪客的吹捧,不想今日一见,世叔竟然比传闻中更具英雄无敌的气概,倒是让静非心中好生惭愧,只觉小觑了天下英雄!”

    “哈哈,万万当不得静非世叔之称,”王元霸脸上对岳不群别出一格的马屁很是受用,却也连忙扶住岳不群行礼的胳膊,“当年令师宁道长视我为嫡亲晚辈,对我照顾良多,我也一直以长辈之礼侍奉宁道长,如此算来,静非称呼王某一声兄长即可,都是自家兄弟,就不要客气了,请!”

    岳不群也知太过客气容易让对方心生戒备,况且双方地位本就平等,也就顺势应下,“王兄,请!”

    二人并排进府,身后跟着吴全礼,自有王家下人将岳不群的马车马匹由侧门引进,洗刷喂养。

    一路随意谈笑,岳不群和吴全礼与王元霸也渐渐熟络,三人绕过重重走廊,就见王元霸的两个儿子,王伯奋和王仲强带着几个婢女候在一个浑圆的月门前。

    岳不群不等二人迎过来,就率先热情招呼,“许久不见,二位王兄可好?”

    王家兄弟也是热情回应,“都好,都好,就是甚为想念静非兄,刚刚得知静非兄到来,我二人欢喜不已,连忙备下酒席,好为静非兄接风洗尘啊!”

    王元霸一声冷哼,训斥两个儿子,“无礼,静非兄也是你们叫的,要称呼静非叔父!”

    岳不群眼看三人不是做戏,王家兄弟真要脱口叫自己叔父,不由心里一阵别扭,“且慢,静非年纪轻轻,实在当不得二位王兄长辈,不如咱们各交各的···”

    王元霸毕竟是江湖中人,也不愿意在这等小节上驳岳不群的面子,“也罢,我们各交各的···你们两个往后可要和静非好生亲近···”

    王家兄弟唯唯诺诺,让开月门,恭敬示意,“静非兄··请···请”

    岳不群和王元霸当先而行,吴全礼和王家兄弟领着婢女随后跟上,众人进入一片清幽林苑,假山盆景处处,当中一座精致凉亭,已然摆好极为丰盛的酒席,岳不群五人依次落座,婢女便在旁伺候。

    好一阵觥筹交错,众人大谈江湖趣闻,岳不群忽然看见一个英姿勃勃的清爽少女在走廊一角的柱子后面窥视自己等人,不由微微一愣,这少女的气质倒有两三分小师妹宁中则的影子,只是宁中则这两年没少跟着自己和封不平等人,去那些擅自侵占华山地盘的小帮派砸场子,已经渐渐褪去青涩,现出一代女侠的些许刚正锋芒,而这个清爽少女却还是洋溢着温室花朵般的童真。

    此时王元霸也发现岳不群的异样,顺着岳不群的目光转头看去,顿时面色一怒,“霞儿,躲在哪里鬼鬼祟祟干什么,徒惹客人笑话···还不过来!”

    清爽少女大大方方的走近,好奇的打量岳不群一番,“你就是华山掌门静非道长···”

    “不得失礼!”王元霸呵斥少女一声,随即向岳不群介绍,“这是小女王艳霞,快,见过你静非叔父··”

    “叔父?···”少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娇蛮的跺了跺脚,随即再三看了看岳不群那张仍旧保持着十六七岁青春白皙的俊脸,颇为难以置信,“他明明跟我差不多大···”

    少女眼看王元霸要发怒,不由缩了缩头,求助的看向王家兄弟,“大哥二哥,他看起来比你们都小,亏你们也叫得出口···”

    王元霸治家颇严,王家兄弟可不敢顶撞自家老头子,二人具都扭头避开妹妹的眼光,让少女再次跳脚。

    这就是后来那位林平之的母亲?不错的女孩,岳不群看的有趣,拦住就要发怒的王元霸,对着少女笑笑,“不用叫叔父,叫世兄就可···我跟你们两位哥哥兄弟相称,你也不要见外,坐吧!”

    “谢谢世兄,”少女松了口气,欢快的坐下,但看着岳不群面前的一堆骨头和酒杯,又看看岳不群的道袍,不由好奇,“世兄不是清修的道士嘛,不用戒荤戒酒?”

    岳不群和王元霸等人不禁齐声大笑,让少女有点儿恼怒的看着众人,“有什么好笑的,华山历代掌门不都是道士嘛?”

    王元霸开口替女儿解惑,“华山道士守戒?那都是几百年前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华山都是火居道士,不禁荤戒婚嫁!”

    少女一脸恍然,“哦,肯定是你们受不了酒肉诱惑···全体破戒··”

    王元霸脸上尴尬,“霞儿,怎么说话的···静非莫怪!”

    岳不群从来就没把全真教的清规戒律放在眼里,自然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一脸微笑,“无妨,道家自从老庄传道开始,向来崇尚天地万物顺其自然,修行和婚嫁依照个人自由,从未强行要求弟子们守戒,道士像佛门沙弥一样守戒是三百多年前我全真教最兴盛之时施行过一段时间,之后早就废除了,现在的道士都是按照自愿,愿意守戒就守戒,不愿意也没有人强逼···”

    “是这样吗?”少女一脸怀疑,较真的望向自己的两个哥哥,让岳不群和王元霸不由好笑。

    王伯奋光棍的回答,“我不知道···”

    王仲强倒是想了想,才肯定的回道,“据我所知,全真道派的道长,大多都是道德高尚、学识渊博的云游道者,随遇而安,对达官贵人和贩夫走卒的礼奉也是随心随缘,从来没听说他们像和尚一样躲在庙里斋戒。倒是龙虎山正一道的张天师一脉,连天师之位代代都是父传子,子传孙,还用守什么戒律?”

    “这样啊···”少女小声嘀咕,随即热切的看着岳不群,“听哥哥说,静非世兄一招就打败了青城派掌门余沧海,是真的吗?”

    怎么感觉有些像追星族啊?岳不群看着少女的表情,心中暗暗腹诽,脸上却是谦虚,“那是余沧海年纪尚轻,未能将青城派武功练到家,待他完全练成青城派诸多武功,我就不能像上次那样一招击败他了···”

    “原来是青城派余沧海太差···还以为你武功有多厉害呢···”少女一脸失望,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狡捷。

    岳不群根本不上当,反而顺着少女的话,“让霞儿见笑了,静非惭愧···”

    看着岳不群一脸真诚的样子,少女不由信以为真,疑惑的望了望自己的两个哥哥,却见二人一脸无奈的翻着白眼,王元霸也微微失笑。

    王伯奋怕妹妹再献丑,随即提醒,“岳兄谦虚了,霞儿更不要小看了余沧海,最起码我和你二哥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打得过他,那是岳兄功力高深,剑术玄妙,才能一招击败他,特别是岳兄最后那一道剑气,裂青石如切豆腐,直让人心惊胆寒!”

    提到那道犀利无比的剑气,王家兄弟不约而同的眼露倾佩,王家有金刀门的武功传承,眼力不差,自然知道那剑气和刀气不是一般人能够使得出的,须得内功和剑术都达到高深境界才能用出,自己兄弟在四十岁之前怕是都用不出金刀门嫡传刀法的刀气!

    王元霸也抚须赞叹,“静非能够在双十之龄使出如此锋锐剑气,看来就快到达令师宁道长那般高深境界啦!”

    岳不群可是知道王元霸也是江湖上老牌高手,自己现在当真不敢说稳胜他,自然不会托大,“王兄说笑啦,静非这点儿剑气哪及得上金刀无敌的刀气!”

    王元霸摇头,“不然,不然,我也是数年前才能够勉强用出刀气,比不得静非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剑术造诣!”

    少女听到父亲此言,不由眼波流转,滴溜溜的看得岳不群好不别扭,只觉自己在少女眼中像是动物园的大猩猩,真是一点儿也没有少女偶像的酸爽,只得尴尬的举杯,

    “王兄,请!”

    眼看天色已晚,众人酒足饭饱,王家兄弟遂命人撤去残羹,送上香茶,斥退下人,便拉着不甘不愿的王艳霞离去。

    只留下岳不群、王元霸和吴全礼三人默默品茶,幽苑一时静极。

    好一会儿,王元霸才凝重的开口,“三门峡雷家最近和少林俗家派系走得很近!”

    岳不群默默点头,随即接口,“雷家百多年前的先祖就是几个少林俗家弟子,当年他们在三门峡落脚的目的大家也都心照不宣,无非是为少林监管关中到河南的门户,只是后来雷家的后人翅膀硬了,对少林阳奉阴违,乃至渐渐脱离少林的直接掌控,但是他们却和同是少林俗家弟子发展起来的那些小势力一直藕断丝连···现在他们再次向那些俗家派系借力,我倒是并不意外!”

    听到王元霸和岳不群二人渐渐露骨的话,吴全礼握着折扇的双手不由一紧,再想起近两年来三门峡屡屡伸向潼关要卡的黑手,还有上次岳不群生辰,封不平特别邀请三门峡雷家。最关键的是,三门峡雷家的位置,被夹在华山和洛阳之间,恐怕不仅雷家对华山和洛阳的地盘觊觎已久,华山和洛阳王家也是对三门峡这颗少林暗子如鲠在喉!

    随即吴全礼再想到华山和洛阳王家历来时断时续的关系,还有华山和三门峡雷家表面上看似井水不犯河水,实则暗中龌龊不断,恐怕雷家和王家的关系也是这般暗斗不止!

    夜幕降临,三人并未掌灯,黑暗中无论谁看谁的脸都是模糊不清。

    沉默了一会儿,王元霸再次开口,“那些少林俗家派系野心不小啊!一不留神,我王家怕是连根骨头都不剩啦···”

    岳不群轻轻一笑,“王兄自谦啦,要是少林寺罗汉堂和般若堂的大量高手亲来,王家在洛阳纵然占了地利人和,也很可能不是对手。但要是那些一盘散沙的俗家弟子,纵然也有那么些高手,我却不信他们能把王家怎么样···”

    王元霸却没那么轻松,“洛阳就在少林眼皮底下,实在太扎眼!谁知道少林那帮贼秃不是借着俗家派系的手当作刀子,先行削弱我王家,再由少林罗汉堂在后面窥视,一旦我王家漏了怯,恐怕···”

    “呵呵··”岳不群莫名一笑,“在少林眼皮子底下的又何止洛阳王家,嵩山太室山不是还有一个嘛!”

    王元霸迟疑,“嵩山派?他们近来确实声势颇大,但嵩山麾下除了左冷禅武功进入江湖一流,其他那些高手都还嫩了些···恐怕嵩山派暂时还入不了少林的眼啊!”

    岳不群失笑,“王兄怕是小看了嵩山派,我那左冷禅左师兄应该早已是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了,而他麾下的那些同辈师弟也都是潜力十足的好苗子,用不了几年,嵩山就会拥有至少十个江湖一流的高手,到时,嵩山必然会一跃而成少林武当之后的正道第三大派!”

    王元霸颇有些不敢置信,“如此一来,少林岂会无动于衷,坐视嵩山尾大不掉?”

    岳不群意味深长,“魔教即将再次一统,正邪交锋指日可待啊···”

    王元霸一顿,没有立刻接口,似是微微沉思,片刻后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少林这次是支持嵩山派带领五岳剑派继续跟魔教血拼···如此,少林恐怕会尽量收敛主力,不会过多的关注俗家派系的争斗···那雷家?”

    岳不群淡淡接口,“见机行事吧!一有机会,我们就行霹雳手段,一口气做掉雷家···”

    王元霸微微点头,“做掉雷家可以,就怕少林以此为借口追究···”

    岳不群安慰道,“无妨,先准备准备,到时候找个光明正大的由头···总要给少林留些面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