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四十七章 意料之中的袭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七章 意料之中的袭击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离了洛阳,岳不群一行就绕开了从洛阳到郑州再至河北的大道,转而上了晋城到太原的入晋官道。没办法,河北是五岳剑派老对头魔教的地盘,纵然黑木崖现在华而不实,徒有其表,但魔教教众无数,前赴后继之下,就算岳不群运气好能够勉强杀出重围,恐怕也只有狼狈逃回华山一条路可走···

    正午将近,吴全礼眼看已经到了河南和山西交界的三不管地带,此处山林茂密,人烟稀少,不是个好地方,不禁回头想要提醒岳不群小心,却见岳不群已然提起长剑,正在凝神戒备。

    吴全礼不由微微愕然,随即面色一变,右手抖出漆黑铁笔,同样凝神戒备!

    忽然,“嗖嗖····”,数声尖啸响起,岳不群和吴全礼连忙从一前一后两门跃出马车,却也听见车厢内哆哆的弩箭入木声。

    眼角余光扫见那渺渺树枝弩箭几乎同一时间从车厢的小窗户射进,更兼角度各异,且没有一枝射偏在车厢木壁上,岳不群知道,如此精准的弩箭绝不是平常喽啰所能射出,只有江湖入流的高手才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心思流转,岳不群脚下不停,连环踏步,在路旁一株古树上借力一跃,身形腾空而起,顺着弩箭的来路望去,便隐隐看见几处异常浓密的树叶丛。

    岳不群一声轻喝,长剑闪电般凌空一挥,一道丈许长的弧形银白剑气眨眼间射到一处树丛。

    “呲呲啦啦”的破碎声中,树枝树叶夹杂着血雾纷飞,两声凄厉惨叫一闪而逝。

    岳不群眼中紫光一闪,脚下却在另一株古树上借力腾跃,刚刚好避开其它几处树丛中射来的密密麻麻的暗器,飞刀钢梭都是幽蓝寒光闪闪,暗器显然淬有剧毒!

    还有九个····稍稍借助紫霞神功的耳目聪敏之利,岳不群已然发现,除了已被剑气绞杀的两人,刚刚有七个人发射暗器,但躲藏着的总人数却有九个!

    七个黑衣蒙面人一跃而起,一声不发,挥舞着形形色色的兵器追向岳不群。

    再次在两株树干上借力腾跃,岳不群已经看清另一边正在和吴全礼对峙的只有三个黑衣人,吴全礼自己就能够应付,不由微微放心。岳不群知道,对方只是专门针对自己,恐怕吴全礼还不放在对方眼里!

    双脚夹住一株碗口粗的小树,岳不群身形垂直下落,手中长剑点向轻功最好,追到最近的一个黑衣人。

    此人见此,毫不犹豫的撩起手中厚背砍山刀,脚下迈步上前,漆黑的刀光直直迎向岳不群的剑身!

    略一运气,最简单的千金坠发动,岳不群身形下落的速度骤增,使得黑衣人的刀光落空,顺势划过岳不群上方的树干。

    岳不群手中长剑横扫,纵然黑衣人躲闪及时,却还是被剑尖划破膝盖处的衣襟裤腿,膝盖微微一凉,只觉有细细的血渍渗出,不禁心中寒气大冒,随即咬牙狠狠挥刀,却不防岳不群起身左掌拍在刚刚被黑衣人刀光斩断的树干上,树干带着茂密的树冠呼得飞向黑衣人。

    岳不群随即剑随树走,跟在树冠后直刺黑衣人上身。

    黑衣人不由眼露惊恐,不顾一切的挥刀拨挡树枝树叶,凌厉凶狠的刀光织成一片密不透风的光幕搅得树枝树叶乱飞!

    少林俗家的破戒刀法?心中闪过黑衣人的刀法路数,岳不群手中毫不留情,身形猛然一矮,长剑银光闪烁,划向黑衣人的双腿!

    “小心下盘···”

    “啊···”

    黑衣人听到身后同伴的提醒时,却已来不及反应,蓦地膝盖一痛,血泉喷涌,不禁惨叫出声!

    岳不群左掌再次拍击树干,将树干连着断腿的黑衣人一起击飞出去,空中血雾飞洒,凄厉惨叫不绝!

    地上那双淌血的小腿,让后面追来的黑衣人目中喷火!

    右手腕一抖,岳不群的长剑幻化出重重剑影,叮叮叮数声脆响,以攻对攻破解了第二个追来的黑衣人的七八朵剑花。

    眼看第三个黑衣人将至,岳不群长剑闪电般点退第二个黑衣人的长剑,趁机身形一转,退到一株碗口粗的树干之后。

    黑衣人明白岳不群是想再次逃开,避免被之后赶来的几人包围,黑衣人不由心下一狠,长剑划过树干直击岳不群后背。

    未料岳不群忽然转身,长剑银白光芒流转,趁着黑衣人的长剑在划过树干时的微微一顿,岳不群的长剑狠狠砍在黑衣人的剑身上。

    叮!

    黑衣人长剑应声而断,还不待黑衣人惊讶,岳不群长剑一圈一绕,似是铁线般划过黑衣人的咽喉!

    岳不群一脚揣在黑衣人的胸口,将其身体击飞砸向第三个黑衣人,第三个黑衣人下意识的接住第二个黑衣人的身体,看着第二个黑衣人咽喉处的那道血线,第三个黑衣人目眦欲裂,正要起身继续追杀岳不群,忽然听见身后几人的提醒,“小心啊···”

    第三个黑衣人刚想就地打滚,却只觉右胸口一凉,随即剧痛酸麻袭来,黑衣人低头一看,右胸口扎着一枚蓝汪汪的飞刀,正是自己等人为这次截杀专门制作的淬毒暗器,中者浑身酸软,半个时辰内必定毙命。却是岳不群将之前黑衣人们射在树上的暗器用长剑搅飞射中了第三个黑衣人。

    眼看现出身形的七个黑衣人去了三个,岳不群也就无须再打游击战,直接回身迎向陆续追来的四个黑衣人,提气纵跃中踩在中了淬毒飞刀而萎顿在地的黑衣人头颅,嘎吱的脆响中踩断黑衣人的脖子!

    飞身而起,岳不群长剑抖出朵朵剑花,向着第四个黑衣人的上身凌空罩下,此人连忙将手中那根八尺熟铜棍在身前舞成一片滴水不漏的棍影,剑棍交击的叮叮咚咚脆响后,不仅使得岳不群一剑无功,黑衣人还趁机用铜棍点向岳不群肩膀,想仗着铜棍比长剑多出一倍多的长度,逼退岳不群,然后发挥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在岳不群长剑的攻击范围之外出招,让岳不群陷入只守不攻的不利之境!

    长棍算是半个长兵器,岳不群自然也明白黑衣人的意图,于是长剑上撩,拨偏黑衣人点向肩膀的铜棍,随后剑锋顺着棍身滑向黑衣人持棍的双手,身形也随着步伐贴近黑衣人,不让黑衣人脱离长剑的攻击范围!

    黑衣人既然擅长棍法,自然对岳不群切手指这招早有防备,长棍抖动间便弹开了岳不群的长剑,岳不群也趁机借力变招,长剑霎时抖出十来朵银蒙蒙的剑花,点向黑衣人的上身各处大穴。

    黑衣人尽管尽力舞棍防守,却还是连中数剑,血花飞溅中闷哼着后退,岳不群眼看后面的三个黑衣人追至,也就没有接着追击,毕竟刚刚的数剑也只是给对方造成些许皮肉伤,以此人的棍法,岳不群接下来一招之内是很难拿下对方。

    四个黑衣人迅速将岳不群围在中间,相互之间眼神交流,似在探讨各自主攻岳不群身上那个位置!

    岳不群见此不由轻轻一笑,从刚刚这些黑衣人追击自己的轻功有快有慢,差距颇大的特征,岳不群就已经看出对方几人虽然身手都不差,但却很可能并非来自同一个势力,此时几人还在当面交换眼神,而非默契的直接各自夹攻岳不群的不同部位,就更是验证了这一点,这群人是不同组织的成员临时凑在一起,共同执行截杀任务!

    长剑一摆,岳不群趁着对方还没有完全商定如何夹攻自己,就率先出手,剑上银白朦胧,剑气勃勃,已然用上了气宗以气御剑的上乘妙法,长剑每一次触碰对方的兵刃都会有细如发丝的剑气随之传出,让对方握着兵器的手如遭针扎电击,不得不用功化解岳不群的真气,因此四人出招的动作不由稍稍迟缓,而岳不群则更显挥洒自如,将华山的群战剑法肆意使出,霎时间岳不群转身剑气纵横,银光缭绕,所过之处的树干都会留下条条剑痕,同样留下剑痕的还有四个黑衣人的衣衫和皮肤,特别是之前被岳不群刺伤过的那个黑衣人,他先前受伤后难免状态不佳,动作最为迟缓,此时身上的剑痕早已超过十五六处,上身衣衫已然被划成布条,血渍处处!

    其它三个黑衣人同样受了剑伤,但都只是三无处极浅的皮肉伤,基本上不会影响交手出招,而且四人毕竟是习武多年的高手,相互之间的配合随着战斗的进行越发默契,已经能够牢牢困住岳不群的身形,避免岳不群仗着出类拔萃的上乘轻功再次使出游击战!

    岳不群心中不屑一笑,这四人如此将自己困在一小片地方,表面上是为了防止自己施展轻功脱身逃跑,实际上···呵呵!

    二十多招之后,四人已然和岳不群有守有攻,看似是岳不群最初的锐气已泄,到底是一剑难敌八手,渐渐难以招架!

    眼看岳不群腾挪的范围越来越小,四人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腾跃而起,居高临下的将手中兵器砸向岳不群的身形。

    岳不群不得不矮身躲避,但却看见两支漆黑短箭贴着地面,穿透重重枯黄树叶,直奔自己的双脚而来,稍后又是两枚指头大小的蓝汪汪菱形钢镖直射胸腹,按照黑衣人之前的暗器风格,恐怕这四只暗器尽皆淬过毒,而且这时机当真不错,是料准自己无处可躲!

    这就是那两人藏起来的目的?难道他们是擅长暗中出手的暗器高手?岳不群心思连转,手上却是不慢,躲无可躲,本身也无须再躲,岳不群左手翻转成鹰爪形,瞬间紫气朦胧,闪电般陆续扫过四枚暗器,将之尽数抓在手中,为防中毒,还用紫霞绵柔劲气裹在手掌上,随即身形一转,将左手的四枚暗器尽数射向那个使用熟铜棍的黑衣人!

    四枚紫光射来,黑衣人下意识的挥舞熟铜棍拨挡,却不料暗器上附着岳不群的紫霞劲气,力量极大,并且在第一枚暗器和熟铜棍接触的一瞬间,紫霞劲气已然击破黑衣人附在熟铜棍上的真气,透过熟铜棍袭入黑衣人的手掌,使之双手一麻,挥舞熟铜棍的动作不由一缓,勉强拨开第二枚同样蕴含紫霞劲气的暗器后,动作再次一缓,却是没能继续拨开第三枚和第四枚暗器,被射中淬毒暗器小腹和脖子,立时毙命!

    一瞬间局势变幻莫测,其他三个黑衣人见到岳不群不仅轻松破除杀局,还将计就计反杀己方一人,不由面色大变,手中刀剑杀招连出,攻势越来越疾。

    岳不群既然已经击杀了对于自己这类短兵剑客威胁最大的使棍之人,倒是不慌不忙,高远绝伦的华山剑法挥洒而出,和三个黑衣人有攻有守,打得好不热闹!

    但是三个黑衣人却不像岳不群这么轻松了,眼看双方又走了三十余招,三人已然额头见汗,并非是三人气力不济累得,而是三人渐渐发现岳不群出手犹若闲庭信步,挥洒自如,却是在拿自己三人练剑,不禁对于岳不群的剑法之高越发惊骇!

    此时,几人前前后后过了近百招,三个黑衣人若非知晓自己等人确实无法脱离岳不群的剑势范围,早就拔腿而逃了。毕竟,三人身上都已经积累了十多处剑伤,血浸衣衫,而岳不群却是仍旧毫发未损,青色道袍上零星的几处血渍,还不是岳不群自己的,而是刚刚杀死那四个黑衣人时被血花溅染的!

    岳不群觉察三人斗志已逝,出招渐渐犹豫迟滞,再拖延下去也没有练剑的效果了,便不再迟疑,长剑瞬间银蒙蒙流转,犀利蓬勃的剑气喷吐,闪电般绕身一圈,划过三人的刀剑兵器,随后潇洒的挽个剑花,瞬间收剑入鞘!

    此时三个黑衣人的刀剑才同时断裂,切口平滑无比,好似切的不是青钢兵刃,而是一块儿块儿软木,而三人脖子上也渐渐渗出红色血线,身形缓缓软到在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