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四十八章 俊秀公子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四十八章 俊秀公子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半个时辰后,岳不群一行继续上路,值得庆幸的是之前黑衣人射出的弩箭都是冲着车厢而来,并未射向车夫和马匹,否则岳不群和吴全礼二人可要亲自赶车或是步行了。

    对于有人前来袭杀自己,岳不群并不意外,甚至连对方能够派遣什么层次的高手都有所猜测。其实,若是岳不群所料不错,这次前来袭杀自己的十来人虽然是来自三门峡雷家和河南一些少林俗家势力,但却极有可能是这些势力中的弃子,是用来试探自己的炮灰!所以,在将那些黑衣人全部杀死后,岳不群拒绝了吴全礼掩埋尸首的提议,一是岳不群懒得费那功夫,二是自己走后肯定会有人前来查看,要是自己辛辛苦苦埋了尸首,再被那些探查之人挖出来,岳不群想想就觉得牙疼,也就任由那些人暴尸荒野。

    华山和雷家因潼关而激起的争斗已经持续了近百年,雷家一直想占据潼关,将势力延伸到关中平原,这是华山不能容忍的,而且一旦雷家占据了潼关,在这处两省交界的要塞立下根基,雷家随后紧接着要对付的并非华山,而是令雷家犹如芒刺在背的洛阳王家,这又是王家所不能坐视的。所以,华山和洛阳王家这原本并没有什么利益攸关的交情的两个势力,却真真被雷家的“狼子野心”给逼到一起,近百年来两家一直十分默契的共同打压雷家。四年前华山内讧而实力尽衰之后,岳不群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控制潼关,正是雷家的好机会,却不料被高参将横插一脚。若是一般的参将,雷家自然不会在意,威逼利诱之下,那些早就没了军人血气,只知阿谀贪财的将官必然会屈服于雷家这种高来高去的江湖豪强,但高参将偏偏却是当朝首辅的侄子。雷家要是跟高参将玩威逼利诱那套把戏,恐怕是嫌雷家满门活得不耐烦,三门峡可不是华山这种山高路险,大军无法进攻的地方,雷家要是得罪了朝廷权贵,无须朝廷特意派遣大军,只需暗示三门峡四周的地方官府将雷家打为贼寇逆匪,调遣地方驻军一拥而上,雷家纵然高手不少,却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勉强逃出几个高手,没了根基深厚的雷家大势,这几个人恐怕还没逃到少林寺,就会被洛阳王家这种敌视雷家的势力落井下石,给无声无息的捕杀!如此投鼠忌器之下,雷家当时还真就没敢动高参将这个背景庞大的小虫子,还想等岳不群领着华山派去捅高参将这个马蜂窝,雷家再紧跟着渔翁得利,却不料高参将只是个玩性颇大的公子哥,纵然聪明机警,对潼关控制颇严,却也没把心思放在从潼关捞钱之事上,对于潼关的利益其实是可有可无,使得岳不群很轻易就收回了潼关的控制权,雷家盘算落空,为此后悔不已,却也不想和华山明刀明枪的大战,只得暗中屡次骚扰和插手潼关的江湖琐事,也都被封不平不软不硬的排挤出去。直到上次岳不群生辰,雷家的使者看见岳不群一招击败余沧海,雷家诸人才发现岳不群这个年轻的华山掌门不可小觑,但华山重兴之势已起,雷家如果硬碰硬的和华山交手则胜负变数太多,而雷家此次集合一些交好的少林俗家势力,各自派几个边缘高手,再收买两个旁门左道的暗器高手,一共十五个拿得出手的厮杀好手,具都黑衣蒙面前来截杀岳不群。虽然不一定能够杀死岳不群,但也能够试探出岳不群的真实武功,就算岳不群认出了刺客的来路,也不可能对这些黑衣人背后的势力一一报复,否则就是在打少林的俗家派系的脸,就连少林寺也不会坐视不理。

    这些岳不群心中极为清楚,虽然现在华山比起少林无异云泥之别,就算华山最盛之时也差了少林不少,岳不群也并不想在华山复兴刚刚起步的此时就交恶少林,但是,若华山只针对雷家的话,少林基本上不会插手,只可能有些和雷家交好的少林俗家势力会多多少少支援一下雷家,却也不会为雷家卖死力,毕竟少林俗家派系可也有人中惦记雷家所掌控的三门峡地盘,而且还不算少!

    江湖的本质,最多的是名与利,再次是仇与恨,最少的才是正义和情爱,而且情与爱还必须是武功好的江湖人才能安安稳稳的享用,武功低微的江湖人虽然说不上在生死一线苦苦挣扎,但也好不了多少,可以说是朝不保夕,活得糊涂,而且大多也被名利仇恨左右而死得也不明不白!

    在这两年一步步收复华山地盘的过程中,岳不群已经见过了越来越多的底层江湖人,那些小帮派小势力在顺风顺水的得意之时,帮众们也算一方好汉,待得帮派遭受打击烟消云散之时,不知多少默默无闻的武功低微之人为之陪葬!

    岳不群也总算理解,为什么原著中灭了福威镖局林镇南满门的余沧海还能光明正大的以武林正道自居,跟少林武当以及五岳剑派的掌门为伍,就连号称嫉恶如仇的定逸也没有多说什么。实在是因为,灭人满门在江湖中当真不算什么大事,几乎隔三差五就有一启,只是有人做得无声无息,有人做得义正言辞,像是余沧海那样做得沸沸扬扬,纯粹是他个人技术问题!而天下的头号大势力---朝廷,动辄抄家夷灭九族也不罕见,实在是没人权啊!

    作为一个典型的江湖人头目,岳不群也渐渐体会到江湖人的处境,看似高来高去强大而神秘,看似呼朋唤友豪情万丈,其实更多的是刀头舔血,活得比普通人更累。至于普通人,呵呵,在这个封建时代,普通人大多家无余财,生活清贫,只能向上天祈求自己运气好,一辈子无灾无病,否则小病硬抗,大病倾家荡产,官司灾祸死于非命只是不起眼的小事!毕竟,会武功的江湖人大多很少生病,也不缺治病疗伤的那点儿银子,而江湖人得罪了官府也能凭着武功逃走,并非像是普通人那样对意外之事毫无抵抗之力,这也算是江湖人刀头舔血的福利吧!

    岳不群参悟武功之余,无聊的思虑着江湖琐事,不知不觉已然到了晋城。

    入城后,吴全礼下车向路人打听一番,便引着马车到了华山旗下在晋城的一座酒楼,一应琐事全由吴全礼打理,岳不群便来到二楼进餐。

    一上楼梯口,岳不群就看到自己最喜欢的靠窗户的三个位置都已然有客人,而岳不群也不会没素质的让掌柜赶人,便走向中间窗户旁那张只坐了一个俊秀公子的桌子。

    走近一看,此人约么双十年龄,眉清目秀,一身白衣,气质颇为脱俗,使得岳不群不由心生好感。

    “这位兄台,可否容在下同桌?···”

    俊秀公子不由看了看酒楼其它座位,又好奇的看了看岳不群的道袍以及他手中的长剑,“空位不是很多嘛,兄台为何偏偏要与在下凑趣?”

    岳不群听他声音清朗,呼吸绵密,而且身旁的凳子上还倚着一柄长剑,就知道此人也是个武功高强的剑客,心中更增好奇,也就直接坐在他对面的位置,“要是说贫道与施主有缘,那也太假,其实是我喜欢靠窗户的位置,想来兄台不会介意吧!”

    “贫道?···”俊秀公子凝了下眉头,再三打量岳不群的装扮,眼光在岳不群的素绣荷包上顿了顿,“随身带着女孩子送的荷包,看你也不是清修的道士···只不过···”

    岳不群招呼小儿给自己上三个素菜,见俊秀公子没有反对,才接着俊秀公子的话问道,“只不过什么?”

    俊秀公子悠悠道,“只不过你这身道袍的样式还真···漂亮,比我见过的衣服都有股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岳不群顿时一喜,颇为得意,“兄台真是好眼光,这可是我特意设计订做的,全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当然,这两年来我穿着这种道袍见了不少人,还是第一次有人夸我这身道袍好看,我原来还以为是自己的创意落伍了呢,今天得到兄台的肯定,我才明白,不是我落伍,是那些人不懂艺术!”

    顿了顿,岳不群又道,“在下华山岳不群,还未请教兄台大名?”

    “哦···”俊秀公子眼光一闪,“原来是华山岳掌门,久仰久仰,在下方东迷,江湖散人一个!”

    “原来是方兄···”岳不群心中思维电转,却是未曾想起江湖上哪一个有名剑客叫方东迷,也就不再执着于这些,“方兄也用剑,有空不妨切磋一番···”

    “好说好说,只恐在下剑法稀疏,污了岳兄的眼···”

    方东迷温和谦虚的样子让岳不群想起自己某些情况下的表现,不由暗暗警惕,这厮别也是个脸厚心黑的大腕儿!岳不群不由转移话题,“方兄过谦了,听方兄的口音很杂,是哪里人?”

    方东迷深深的看了岳不群一眼,直看得岳不群莫名其妙,才开口回答,“在下祖籍北方,近来在南方厮混,口音就杂了些···”

    南北通吃,说了跟没说一样,岳不群也懒得寻根问底,“今日一见方兄,甚是投缘,在下就破例,邀方兄共饮几杯!”

    闻听此言,方东迷倒是反而好奇,“岳兄身为江湖英杰,竟然不喜饮酒?难道还真当了道士?”

    岳不群伸指弹了弹自己的道袍,洒然一笑,“半个,只能算半个道士,当然道士也是可以饮酒的,只是醉酒伤身又误事,我尽量少饮···”

    方东迷饶有兴趣的追问,“那岳兄为何要邀在下共饮,不饮不是更好?”

    岳不群把手一挥,呵呵一笑,“这怎么一样,酒逢知己千杯少···就冲方兄的审美观跟岳某投缘,岳某就得请方兄多喝几杯!”

    方东迷眉头一挑,“就为这?···”

    岳不群也挑了挑眉头,淡淡那点凝视着方东迷,“就为这!···那你到底喝不喝?”

    “喝,怎么不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