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五十二章 神秘信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二章 神秘信笺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时间一晃便到了六月,华山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收徒大典渐渐落幕,入门的不记名弟子竟然堪堪达到六百余人。

    如此声势,就算华山全盛时期也从未有过,直让暗中关注华山的少林、武当、嵩山、青城等武林势力暗暗咋舌之余,已然将华山掌门岳不群的名字深深刻在心中,悄然升起几分莫名忌惮!

    除了华山自家早前蓄养的那两百多个孩童,关中各地的士农工商之家或是看重岳不群偌大的文武名声,或是青睐华山传承三百年的上乘武功,陆陆续续为华山提供了四百余五到七岁的孩童,这些孩童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成为华山的不记名弟子,而是经过华山前后两次筛选的根骨颇佳的习武种子!

    特别是第二次筛选,那可是由封不平和于不明二人亲自把关,还从中发现了七八个资质上乘的孩子,虽然比不上令狐冲那般绝世根骨,却也都是各大门派永不嫌多的真传弟子一类资质!

    他们将来可都是华山下一代的精英高手!

    纵然封不平向来沉稳,可也不禁为此屡次开怀轻笑,让不明所以的成不忧等人疑惑不已。

    岳不群也不由想起唐太宗那句“天下英才,尽入吾瓮中矣···”,颇有关中灵秀尽入华山门下之感!

    时来天地皆同力!

    如此良好的起始,岳不群坚信,在自己的主导下,十多年后的华山必然会彻底压倒五岳其它四派,成为武林正道中仅次于少林武当的第三大派,甚至借助五岳联盟之势,渐渐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也极有可能!

    从古至今,对于所有的组织和势力来说,更多更好的后继人才就是保证一个势力持续壮大乃至超越同行的最大优势!

    事实上,华山所在的关中虽然已经渐渐不复几百年前那般千里沃野,天下繁荣之最的腹心之地,但以关中上千年来的根基,此时关中的人口密度仍旧是天下诸州府中数一数二的,人口基数比之少林所在的河南和武当所在的湖北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河南腹地还有嵩山派和洛阳金刀门王家那般的武林豪强势力同少林争夺人才资源,少林实力已经陷入瓶颈。湖北湖南更是在渐渐成为天下粮仓之后越发被朝廷关注,两湖富庶的后果就是大多数有条件的人家都会供养家中子弟读书科举,而不是投入武林门派习武!两湖文风大盛,风气越发偏向南方的文弱之势,百姓先天体格越发比不得关中人和河南人这等武风彪悍的北方大汉,无法获得足够的资质优良的弟子,武当的发展也因此而早已陷入颓势!

    此消彼长之下,华山只要能够一步步挖掘关中人口的潜力,在优秀弟子的数量上很快就能够超越少林武当,华山实力后来居上并非不可能!

    前些时候,岳不群对于自己不得已接受锦衣卫的职司来换取进士身份之事还颇有不甘,但此时看到华山掌门结合进士光环在关中所产生的不输与少林武这等泰山北斗的影响力,继而收获到的这些良材美玉,岳不群心中对于自己成为锦衣卫千户给华山带来的风险也就并不在意了。

    这利益可是已经远远超过了风险的百分之三百,任何资本家都不能拒绝这笔生意!

    “扑棱棱···”

    鸽子扇动翅膀的声音越来越近。

    正在临窗练字的岳不群手中微微一顿,轻轻叹了口气,放下狼毫竹笔。

    “咕咕咕咕···”

    取下鸽子腿上的信笺,随手给鸽子放下一碟麦子,岳不群展开一指宽的信笺,默默观看。

    “大理天龙寺旧址,魔教高手出没,疑似秘密搜寻武功秘籍!”

    米粒小篆,字迹陌生,内容也无头无尾,岳不群却是已然猜出信笺的来历,不由微微苦笑。

    这等魔教机密,除了锦衣卫,谁还能轻易将之送到华山!

    真气一动,手指轻搓,信笺瞬间化作飞灰。

    岳不群转身走到离书桌最近的那个书架,手掌贴着其侧面用力一推,书架呲呲移开,露出其后的青砖墙壁,一个装修精致的暗格跃然而现!

    轻轻掀开暗格中的云纹红木箱,岳不群望着箱中叠放整齐的一套暗黄刺绣锦衣卫千户飞鱼服,以及衣服上躺着的锦衣卫千户腰牌和一个漆黑薄铁鬼脸面具。

    “想不到这么快就要用到你们···”

    低声自言自语,手指轻轻滑过铁面具,冰凉的触感让岳不群心中蓦地腾起一股阴森煞气,直欲立时带上面具,化身恶鬼修罗,肆意杀戮,吞噬鲜血!

    细细品味着心中那抹似是突如其来的杀念,岳不群眼中却是依旧清明无比,气息亦是云淡风轻,竟然丝毫不受杀念影响!

    修心练性日久,岳不群对于练武和杀人时自己内心深处悄然滋生的潜在魔念邪意越来越敏感。

    从最开始的一旦发现,立时便竭力收摄心神,摒弃杂念,祛除心魔,久而久之即可魔念一起,道心随生,魔念自消!

    再到如今,岳不群已然能够正视自己心灵的阴暗面,并且怡然自得的细细品味自己心中骤起的魔念,魔心杀意肆虐和道心清灵明澈彼此交融,此起彼伏,时隐时现,那感觉说不出的玄妙!

    大道分阴阳,魔心和道心便似一张薄纸的两面,人心就在这两面之间徘徊不定,善恶随之变换莫名。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

    修行之精微奥妙,尽在不执不着,玄之又玄,意守太虚,天人合一,存乎清灵空明之心意觉悟。

    须臾,魔念杀意渐渐消散无形,清灵道境亦随之退去。

    岳不群若无其事的出手合上书架,命人寻来封不平和于不明二人,三人一番密议,让二人留心华山事物,对门中弟子宣布掌门闭关修炼紫霞神功。

    以岳不群今时今日的功力,更兼金雁功身法已经炉火纯青,自然能够无声无息的潜出华山,之后乔装打扮,昼伏夜出,飞奔云南。

    “小二,快快上一桌最好的酒菜!···大爷宴请的朋友就要到了···”

    浓重的云南口音让正在酒楼中用餐的大多数人颇为惊奇,不由扭头看向门口的那人。

    满脸络腮胡子,一身独特藏蓝衣衫的罕见打扮,原来是苗人!

    一些见多识广的商客随即恍然,虽然对云南苗人大老远的跑到泸州地界请客十分好奇,却也并没有深究的想法。

    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片刻之后,那苗家人看着酒楼门外面露喜色,却是四个提刀佩剑的青壮劲装汉子到了,嘻哈寒暄之后,五人一同上了二楼的雅间。

    酒酣耳热,四个劲装汉子相互对视一眼,似是头领的一个腰悬狭长单刀的疤面青年再次举杯敬了苗家汉子一盏,“蓝黎兄,这次我们的对头可不好惹,你可曾准备了什么好物什···”

    苗人蓝黎颇为得意的呵呵一笑,但黑炭似的脸庞随着沾了酒水的络腮胡子抖动间却是狰狞可怖,比之问话的青年的蜈蚣疤脸更甚三分!

    “齐丛兄放心,因为我们上次合作杀敌很是惊险,差点儿丢了性命,我回了苗疆后可是下了死力研制毒药,终于配出了两味我五仙教的珍惜剧毒,能够杀敌于无形之中!”

    看着蓝黎的自信满满,正为对头的棘手而头痛不已的齐丛不由脸色一喜,感觉蓝黎的丑脸也变得可爱了一些,浑然不知自己微笑时的尊容在三个属下眼里和蓝黎简直半斤八两。

    “蓝黎兄毒术高明···”

    听得自家头领刻意捧蓝黎的面子,齐丛的三个属下也很是机灵,“蓝仙使和齐香主再度强强联手,定然能够让那个该死的峨嵋和尚死无全尸···我日月神教独占泸州指日可待···”

    “不错,不错···”

    蓝黎真心赞成,到底是苗人,不知齐丛和三个属下混迹日月神教日久,溜须拍马随口就来,却未必出自真心。

    不过,那个峨嵋和尚铁力法师是峨嵋派掌门金光上人的师弟,听说还曾为了峨嵋掌门之位和金光上人火拼过,虽然败了却也全身而退,一身峨嵋武功极是扎手···

    蓝黎轻轻干咳一声,决定实话实说,“齐老弟,我这两种毒药虽然厉害,可也要施放得当才能杀死像铁力法师那般的高手···倒时我会把那种无色无味的毒液抹在你的刀上,再把另一种淡黄的毒粉涂在你的左掌上,在你和铁力和尚打斗之时,刀上的毒液会散发出微有腥味儿的毒气,这腥味儿类似饮血兵刃的细微血腥味儿,被吸入鼻中也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让铁力和尚不知不觉间中毒。你再诱使铁力和尚与你对掌,将你左手的毒粉用内力击发到铁力和尚的手掌上,他就会再次中毒!我这两种毒药相辅相成,铁力和尚要是只中其中一种毒药,还可以用内力压制毒性,脱身逃跑,但我们双管齐下,让他两毒并发,纵然他铁力和尚功力不俗,却也绝无活命可能···”

    谋划周全之后,双方开怀畅饮,蓝黎糊里糊涂的以一敌四,自然率先醉倒,被齐丛的三个属下送去酒楼客房酣睡。

    自斟自饮几杯,齐丛抚摸着自己脸上的蜈蚣刀疤,思绪纷乱。

    没人知道,这可怖的刀疤并非是齐丛所说的那样在争斗之中被强敌划伤,而是齐丛用自己腰间的佩刀亲手割伤,甚至齐丛以前也不是现在这般消瘦,不会满口贵州方言,而是一位魁梧的北方壮汉···

    齐丛原本不姓齐,也不叫齐丛,而叫丛不弃,华山剑宗精锐弟子···

    一切都是为了潜伏在魔教···

    虽然已经习惯了和魔教中那些下三滥的龌龊毒辣之辈合作,以种种卑鄙手段诛杀对头,但齐丛心底仍旧看不上蓝黎那些善使毒药诡计的五毒教中人。

    齐丛虽然在和铁力和尚的几次比武较技之中都落在下风,但以齐丛此时在风雷刀法上的不俗造诣,却能够在蓝黎还未放出毒药之前瞬间斩杀他···

    这也是任我行统领下的日月神教西南分部纵然屡屡借助五毒教众的用毒能力,却还牢牢压制五毒教众的原因。

    用毒虽然诡异难防,却也限制颇多,而日月神教之中能够瞬杀五毒教众的人自然极多···

    “丛师兄辛苦了···”

    耳边诡异的响起似是很久以前的熟悉声音,齐丛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手握刀柄,凝神戒备···

    传音入密?

    这声音?···一道儒雅潇洒的身形在脑中浮现,齐丛转身看向雅间隔壁方向,嘴唇哆嗦,“掌门···”

    喉咙颤动,齐丛自从绞尽脑汁卧底魔教一来,不提身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更兼心中时时刻刻无不痛苦煎熬,一直以为自己再见岳不群或封不平时定然有很多话要说!

    但此时,明明和岳不群只有一墙之隔,齐丛却是心中一片茫然,口中糯糯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