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五十三章 进入地洞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三章 进入地洞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一片荒岭之中,一道淡黄色身影似大鸟般在树梢间轻盈飞跃。

    身着飞鱼服,腰悬绣春刀,脚蹬黑面军靴,头戴乌纱官帽,身姿挺拔矫健,好一个威武不凡的锦衣卫将官。

    只可惜此人面戴漆黑狰狞的恶鬼面具,顾盼之间,眸中精光闪烁,犹如鹰凖巡视,凶戾肃杀之气环绕,一看便知其绝非良善之辈。

    山丘起伏,树林茂密,看似和平常的荒山并无二致,但此地在几百年前却是威名赫赫,正是大理国皇家寺庙天龙寺所在!

    大理段氏的一阳指绝学,以精纯阳和之内力催动堂皇正大的指法,点穴奇准,疗伤精妙,练至高深境界,就能隔空发出无形指力,伤人于无形之中,特别是以上乘境界的一阳指为根基,再练就天龙寺的六脉神剑,更能指发无形剑气,犀利无比,无坚不摧,天下少有敌手!

    岳不群纵跃飞驰之时,不断扭头极尽目力搜视,却也未曾发现此地有何奇特之处。

    三四百年过去,恢弘浩大的大理天龙寺在战火中焚毁后的残迹也在经不住时间的泯灭,已然消蚀殆尽。

    离岳不群秘密会见齐丛那天已然过去六日,毕竟是和卧底接头,多谨慎都不为过。双方只是交谈了不到一刻钟,岳不群还用的传音入密之法,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二人各在一个酒楼雅间中自斟自饮,齐丛低声自言自语。江湖中类似丐帮弟子那般专门收集消息的眼线数不胜数,比之已然华而不实的锦衣卫可是强出太多,稍不留神,二人会面之事就会落入有心人眼中,酿成生死大祸。

    从齐丛口中,岳不群简单的了解了魔教西南分舵的大概,再结合华山剑气二宗火拼之前那些前辈们的对魔教势力的相关记录,岳不群也就基本明白了魔教西南分舵的发展大势。

    提到日月神教的西南分舵,舵主任我行却是不得不说的一位当世豪杰。

    任我行原本是日月神教总坛黑木崖年轻一辈中的难得俊杰,据说极受十年前死在五岳剑派围攻之下的上代教主及几位长老的看重。在上代教主死后,剩下的一些长老虽然为了争夺教主之位而明争暗斗不止,却更是忌惮类似任我行之类的后起之秀,便联手将任我行和曲洋等杰出后辈贬斥到远离黑木崖总坛的西南边远之地。

    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

    这句话正该用在任我行身上,作为一个野心勃勃的年前俊杰,任我行自然不甘心作为一个小小的堂主香主,一辈子窝在云贵川交界的西南贫苦之地喂蚊子。

    武功和心机都极为出众的任我行,本身在黑木崖的年轻一辈中就颇有威信,再全力施展种种手段,便毫无悬念的拉拢折服了一同被贬斥而心怀不满的年轻高手,让他们成为了自己的核心班底,其中便有曲洋和向问天二人。

    到了西南之后,任我行等人并未急着兴风作浪,反而极有耐心的经营自家堂口的一亩三分地,看似认命的当个县令般的土皇帝。而在暗地里,任我行等人自然少不了四处串联,招揽魔教西南分舵内部那些怀才不遇的年轻有志之士,还真被他们挖掘了不少人才,其中就有文武双全的东方迷和忠厚沉稳的童百熊等人。

    不两年,黑木崖的长老们为了新教主之事僵持不下,教务越发纷乱,黑木崖总坛又远在河北,对于千里之外的西南之地控制力越发衰落。而西南的一些魔教堂主香主有许多随着教主在和五岳剑派的大战中身死,他们遗留的副手之类的大小首领也各怀心思,没了总坛的约束就忍不住大肆内斗,争抢地盘和名位,整个西南分舵渐渐混乱起来。

    如此天赐良机,任我行等雄心勃勃之辈自然不会错过,立时对周围的地盘展开进攻,一出手便似猛虎下山,气势如虹。

    七八年过去,任我行及麾下的东方迷、曲洋、向问天等人已然降伏了魔教西南分舵的七成教众,势力大增,几人自身也在江湖上创下了赫赫威名。剩下的三成地盘却是因为教众内讧时力量衰弱而被其它江湖势力趁机占据,这些趁火打劫之人中颇有些云南五毒教之类的棘手人物,无法被轻易击败收服。而此时任我行麾下教众中的大部分人都是被武力击败并强行收服,忠心和能力还有待考验,在加上连年征战厮杀,麾下亲信精锐也早已疲惫不堪,对于西南分舵统治尚还不稳的任我行势力急需修养整顿。

    但就此停下扩张步伐,任我行几人着实又不甘心,几经商讨之后,众人决定让首领任我行和云南五毒教的圣女联姻,双方势力强强联合,开始了局部扩张。丛不弃化身的魔教底层教众齐丛就是从这时开始渐渐发力,在扩张战斗中展现出不俗的武功和能力,被任我行看中,先是提拔为统领近百精锐教众的副香主,又积功升为主导一县之地的香主。当然,这个香主只有名号和数十个亲信手下,却没有相应的地盘,而离四川和贵州交界之地很近的泸州就是任我行划给齐丛的领地,须得齐丛自己带领属下击败暗中控制大半个泸州江湖人的降魔寺,斩杀或是驱逐寺中最强高手的方丈,也就是峨嵋弃徒铁力法师,才能够成为日月神教泸州分坛的香主。

    而岳不群也从齐丛那里得知,魔教西南分舵的上层高手之中,首领任我行一个月前就宣布闭关练功,教务暂时交由曲洋和东方迷共同署理,向问天则作为心腹亲信为任我行护法。

    任我行亲自前来天龙寺旧址搜寻秘籍,可能孤身一人,最多带上心腹向问天!

    不愧是枭雄心性,谨慎多疑!岳不群心中暗暗感慨,反复分析之后,也能觉察到任我行对于此次所搜寻的那神秘武功秘籍的极度重视。

    而且,根据岳不群这几年对于任我行传闻的搜集,知道任我行此时尚未修炼吸星大*法,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任我行此时还未得到吸星大*法。再者,据传吸星大*法的前身便是北冥神功残片,乃是天龙八部中大理皇帝段誉修习的绝世武功,以大理皇室和天龙寺之间不分彼此的紧密关系,北冥神功残片极有可能就被收藏在天龙寺中···

    那么,此次任我行搜寻的武功秘籍极有可能就是吸星大*法!

    眼见天色已晚,岳不群已然绕着这篇丝毫看不出是天龙寺遗址的荒岭巡视了三遍,虽然未曾发现什么类似地下密室入口之类的异常之处,却也察觉了些许其他高手遗留的蛛丝马迹。毕竟,任我行在此处搜寻秘籍至少已有十多天了,就算他轻功高明,更是极为小心的掩饰着自身经过的痕迹,却也还是难免在树干草丛等处不经意间留下一些施展轻功时踩踏的淡淡脚印。

    “还需再去找锦衣卫在此地的暗桩了解任我行的行踪···”

    身形似大雁横空低掠,岳不群飞速离开了天龙寺遗址。

    漆黑夜幕降临,莹莹月华倾洒,慌林间虫鸣兽吼渐渐此起彼伏,奏响了丛林夜生活的交响曲。

    四个一身漆黑夜行衣的身影从树梢飞跃而至,身形或如飞鸟,或似猿猴,矫健灵动,显然都是武功高强之辈。

    为首之人身材高大魁梧,乃是典型的北方大汉,虽然蒙着面巾,但那一身雄浑霸气,就似黑暗中的夜明珠一般惹眼,显然乃是久居上位者。

    霸气大汉身后之人同样身材高大,虽然气势稍逊,但也沉稳有力,颇具豪气,而最后二人则明显差了前面两人不止一筹,身材平平不说,气质亦是稍显阴沉含蓄···

    “到了!”

    为首的霸气大汉低喝一声,率先身形下落,稳稳飘向一片怪石嶙峋的乱草坡,身后三人亦是毫不犹豫的跟着落下。

    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十丈方圆的乱石堆,为首大汉用力推了推最外面的一块两人高的巨石,令其微微颤动了一下,“若我所料不差,这片石堆当年应该是天龙寺中的一座假山群···其内必有密室···你们去伐几棵树干,我们合力撬开巨石···”

    最后的两个黑衣人明显地位稍低,立时应声而去,到了一旁的树林,选中了四棵大腿粗细的树木,也无须拔刀,稍稍提气蓄势之后,迅捷的在四棵树根处各拍上一掌。

    “哗···咯咯吱吱···哗哗哗··”

    树身猛地一震,随即从中掌处折断倒下,树冠在空中哗哗作响。

    不一会儿,四根三丈余长的结实树干就处理好了。

    四人各执一根树干,将其一端插入巨石周围的缝隙处,却是想用杠杆之法合力撬动巨石。

    “嘿!”

    “嘿啊!····”

    为首大汉一声令下,四人一同运足气力推动树干。

    一阵树干扭曲的吱吱声后,巨石缓缓晃动,四人不由再加一把力,特别是武功气势比属下高出一筹的为首大汉,其手中的树干竟然在他的巨力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喳喳声,中间明显明显弯曲起来···

    “哈!···”

    眼看巨石晃动越来越大,四人不约而同的一声大喝,臂膀筋肉虬结,全力爆发。

    轰隆隆,巨石和其周围大石块儿一同翻滚坍塌,灰尘漫天飞扬,四人连忙后跃避开。

    为首黑衣人想是颇为心急,不耐灰尘自行飞散,便呼呼挥出两掌,磅礴浑厚的掌风如狂飙飞散,将灰尘吹出老远。

    乱石堆中,巨石原先的位置虽然被几块儿大石再次掩盖,却也从石缝中隐约可见锈迹斑斑的暗红色铁条。

    四人见此,不由目露欣喜。

    “搬开石头,劈断铁栏···”

    四人尽皆武功高强之辈,力气自然不弱,三两下就搬开了大石块儿,揭开隐秘的面纱,露出儿臂粗细的铁栏门,里面便是一个勉强容得两人并行的倾斜向下的地道口。

    几百年的岁月中,精钢铸造的铁栏门早已锈蚀的不成样子,转轴连接处也已失灵,虽然大多数铁栏看起来还有儿臂粗细,但那层层叠叠的凸凹锈疤已然暴露了铁栏的脆弱本质。

    无需首领吩咐,刚刚掌击大树的两个黑衣人自觉上前,拔出腰间厚背砍山刀,蓄势聚力,气灌刀身,立时溢出蒙蒙暗黄刀气。

    “哈!”

    “哈!”

    叮叮叮···

    吐气开声,二人对着铁栏门的链接之处闪电般连挥数刀,火花四射,铁锈崩飞···

    收刀后,一人上前抓住铁栏,使劲一拉,铁栏门应势向外倒,二人立时后退,任由铁栏门哐啷一声砸倒地上。

    四人显然不是没有常识的江湖菜鸟,并未急着进入地道,想来应该是顾忌地道中长期闭塞的秽气,反而不慌不忙的收集干柴树枝,扎好四个火把点燃。

    好一会儿,将火把伸入地洞试探,见其仍旧正常燃烧,并无异样后,首领一马当先,四人陆续进入地洞。

    火把的亮光渐渐消失,乱石堆再次被月光盖上一层迷蒙。

    忽然,从不远处的树林箭矢般射来一道隐隐约约的暗黄身影,无声无息的逼近乱石堆中的地洞口。

    细细打量着地洞入口,暗黄身影脸上狰狞的恶鬼面具眼窝处紫芒闪烁,恰似暗黑深渊的魔眼,阴森森可畏可怖!

    片刻之后,似是确定洞口并无异常,暗黄身影缓缓脱离月光的笼罩,迈进漆黑一片的地洞。

    “噌···”

    细微的轻鸣突兀的响起,黑暗中一抹惨败刀光闪电般划向暗黄身影的喉咙。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