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五十四章 危险夹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四章 危险夹击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瞬息间刀光便迫近了肌肤,狠厉的刀气已然激得汗毛直立,但暗黄身影隐藏在面具之下的面容不仅并无一丝惧色,反而嘴角微微翘起,颇为玩味。

    任我行是何等样人?

    此时大部分江湖人对于任我行的印象还只停留在他是日月神教西南分舵的舵主,武功高强,声名赫赫。

    殊不知任我行的机智狡诈更在其武功高强之上!

    而暗黄身影却是早已将任我行视为未来大敌,因而对其性格研究颇深的一人,在全江湖人对任我行的可怕还懵懂不知的此时,唯有一人绝不会小看任我行的心计和武功,却正是此时狠辣刀光前面带恶鬼面具、一身锦衣卫暗黄飞鱼服的岳不群!

    凶戾霸道的武功高手会给人以洪水猛兽般的危险感觉,阴险狡诈的高手会给人以毒蛇恶狼般的戒惧感觉,而如任我行这般兼具豪雄之霸气和政客之阴险的高手却更是深不可测,令人可敬可畏!

    换位思考,只要是个经验丰富的江湖领导,稍稍谨慎一些,就如岳不群自己,也定然会在地洞口留下守卫!

    所以,对于有人抓紧自己刚刚从清亮的月光进入漆黑地洞这瞬间的不适应而稍露破绽的机会,施展如此犀利的偷袭,岳不群并不意外,更不会不知所措。

    眼中紫芒微闪,紫霞神功稍稍运转,目力大增之下,岳不群已然将挥刀偷袭之人的身形看个明白。

    黑暗中,惨白刀光骤然停在岳不群咽喉前一寸之处,便再也无法动弹。

    岳不群左手成鹰爪,却是无声无息间抓住了厚背砍山刀的刀背,右手亦是一爪探出,指尖劲气森寒凌厉,诡异的幻化成重重朦胧爪影,罩向黑衣人上身各处大穴。

    这招法乃是岳不群不断参悟神照经中记载的无影神拳和大力鹰爪所得,兼具无影神拳的变化疾速和大力鹰爪的犀利狠辣。

    此时黑衣人露在面巾外的双眼狠狠一缩,下意识的双手放开刀柄,在身前舞成一团劲气勃勃的拳影,沉稳大气,显然也是一路上乘拳法。

    同时脚下发力,黑衣人毫不犹豫的身形后退,仿佛认定自己的拳法不能抵挡对方的爪攻一般。

    事实上,拥有丰富的生死搏杀经验极,黑衣人早就从之前自己偷袭的那一刀被对方轻易捉住的惊骇中明白,自己的武功差了对方至少一筹!

    那一刀蓄势已久,出手时机也极佳,可谓是自己已然超常发挥,刀法的快、准、狠在江湖中无一不是出类拔萃,却仍被无声无息的抓住刀背···想想就让黑衣人觉得口干舌燥,惊惧异常···

    朦胧爪影无视黑衣人威势不俗的拳风,轻飘飘扫过黑衣人的额头,恰似清风拂面···

    抖抖衣袖,岳不群潇洒的收回右手,黑衣人随即慢慢软到在地,眉心皮肤上一抹指尖大小的殷红慢慢暗淡,气息渐渐衰弱···

    如此不逊于一流高手的强敌被一招格杀,岳不群自己也颇为惊讶,不过微微思索,却也理所当然。

    先不说无影神拳和大力鹰爪能够被神照经记载,本身就说明了它们的价值,乃是当世绝顶武功招式,非是一般上乘拳法所能比拟。而且,岳不群华山武功颇有成就,更是从来就没想照本宣科的修炼神照经,对于无影神拳和大力鹰爪两种武功也没有按部就班的慢慢修炼,而是着重参悟其中运劲使力的精微奥妙之法,欲要将之化入自家的剑法和拳掌之中,刚刚岳不群左手抓住黑衣人刀背的一爪,看似精熟的爪法,实则似是而非,其中掺杂了混元掌法、大力鹰爪、铁指诀、鹰蛇生死搏、鹰爪功等等精妙运劲法门,无声无息却又苍劲迅猛。而之后攻击黑衣人的重重爪影,才是真正的爪法,却也并非大力鹰爪的犀利霸道,硬攻硬打,反而化实为虚,糅合了无影神拳、铁指诀、大力鹰爪、破玉拳等等武功的一部分特点,劲气凝寒,避实就虚,轻易便绕过黑衣人仓促施展的拳法,闪电般击中对方眉心,劲气穿透颅骨脑髓,却能够不伤皮肉,杀人不见血。

    其中精微奥妙之处,绝非单纯的苦修无影神拳和大力鹰爪能够做到,更让岳不群确信自己如此参悟武功才是正确的更有效率的方式。

    取下腰间的带鞘绣春刀,岳不群用刀鞘小心翼翼的拨动黑衣人尸体上的衣物,见其并无异状,才用刀鞘挑起黑衣人怀中的一块椭圆形的青铜令牌,轻轻凑到眼前,却并不用手接触。

    岳不群如此行事,看似谨慎过头,其实不然,任我行麾下教众中的绝大部分本身就是三教九流的旁门左道,在其与云南五毒教携手之后,更是大肆借助五毒教制毒下毒的本事,已经有许多黑白两道的高手栽在这防不胜防的龌龊手段上。

    之前与齐丛会面时,岳不群也曾得到齐丛关于此事的提醒。以岳不群此时的功力,虽然已经不惧大多数普通毒药,但眼前这个黑衣人极可能是任我行手下的重要高手,身份不低,若要用毒,定然用的是五毒教的顶级毒药,诡异狠辣,杀人于无形,岳不群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来赌运气。

    眼中紫芒微闪,岳不群已然看清了令牌上的三列竖排凸显阳文,上二下一,“日月神教,西南分舵,护法使青松”。

    果然是任我行的贴身高手!

    日月神教乃是明教遗老所立,统治制度也是在明教教规的基础上修改演化而来,教中以教主为尊,须得武功和智谋极为服众之人才能担任,教主之下就是光明左右使,再下就是十大长老,之后依次是各地分堂分坛的堂主、副堂主、香主、副香主、总领等级别的大小统领,最基层的普通教众武士便叫力士。这套制度颇有几分朝廷军制的影子,毕竟明朝本身就是以明教为根基所立,二者的某些制度相似也不足为奇,而按照各处分堂分坛的实力,总领大约节制二三十个教众,副香主统领近百教众,香主统领一二百教众,副堂主和堂主统领五百到一千教众,各堂主和十大长老大多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江湖一流高手,而教主和光明左右使更是达到一流顶尖或是超越一流的大高手!

    任我行目前这西南分舵之首身份便是十大长老的等级,手中实权和势力更是远远超过长老,堪堪达到光明左右使一级,才能无视黑木崖总坛的那些一盘散沙的长老们的命令,而其手下的护法使就是与任我行形影不离的随身高手,一般有二到四人,必是任我行心腹亲近之人担任,兼职护卫长、传令使、秘书长、大管家等等职位,差不多属于堂主和副堂主的级别,绝非泛泛之辈。

    山洞废弃已久,虽然没有机关陷阱,但也多有塌陷狭隘之处,着实崎岖难行,三个蒙面黑衣人举着火把走走停停,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了尽头处,却是一道和入口处一样的锈蚀铁栏门,外面还堵着一道遍布裂缝的粗糙石门。

    三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眼露喜色。

    最后的黑衣人拔出厚背刀,欲要劈开铁栏,却被首领挥手止住。耽误了许多时间,首领早已不耐,便上前一步,靠近铁栏,自行提掌聚力,气势大盛,喝的双掌击出,掌风劲气如狂飙席卷,砰然吹飞了铁栏和石门。

    蒙蒙灰尘之中,丝丝暗淡曦光洒下,却是已然到了天亮时分。

    三人快步跨出洞口,入目尽是一片清幽的小山谷,草木繁茂,溪流潺潺,晨雾朦胧。

    如此宜人之景,却并非三人此行的目标,巡视一番之后,三人不禁面面相觑,此处荒无人烟,亦无建筑残迹,纵然藏有宝物,却也无从找起。

    皱眉沉思一番,首领重重叹了口气,随意的解开了脸上的面巾,露出了一张三十岁左右的威严方正面容,神色坚定,细细分析道,“这谷地四面环山,隐秘非常,定然藏有秘籍···我们先休息一番,寻些吃食···再细细查找···”

    不一会儿,溪水边袅袅灰烟升起,两个黑衣人围坐在篝火旁,转动手中的木棍,翻烤着剥了皮的三只野鸡和一只野兔。

    稍远处,一个暗黄身影轻轻拨开头顶的树叶,露出带着漆黑恶鬼面具的脸庞,将这一幕收入眼底,正是尾随而至的岳不群。

    三人中的首领在小溪中洗了把脸后,已经迫不及待的率先去山谷深处探查了。虽然只是远远的扫了他一眼,岳不群却也心中明了,那人气势雄浑霸道,颇具上位者的威严,必是任我行无疑。

    好半响,野鸡野兔已然烤熟,只是首领不在,两个黑衣人无论如何却是不敢先吃,只得静静等候。

    毕竟,日月神教虽然在名门正派眼中归属于邪魔外道,但教中的等级却极为森严,上下尊卑之分远超名门正派,就算比之朝廷官制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着两个黑衣人猎犬般守着烤得焦黄的野味儿,就是不敢逾越先吃,岳不群也是强忍着喉咙涌动,跟在任我行身后奔波了一夜,岳不群早已饥肠辘辘,要不是顾忌任我行,岳不群还真敢冲过去抢走那四只烧烤···

    眼看野味儿越烤越焦,已然由金黄变为暗黄,首领却是仍未归来,两个黑衣人不禁十分纳闷,只得将野味儿从火上拿开,连着木棍倒插在一旁。

    岳不群也皱眉不解,任我行难道这么快就找到了山谷中暗藏的武功秘籍?

    忽然,岳不群脸色一变,似是猜到了什么不妙之事···背脊隐隐发寒,却又强自忍住,表面上一动不动,暗中已经悄然运转紫霞神功。

    哗···

    身形毫无征兆的骤然跃起,岳不群猛地冲出藏身的树丛,手中绣春刀出鞘,脚下金雁功全力催发,如一抹暗黄箭矢般射向小溪边的两人。

    与此同时,两道雄浑霸道的掌风呼啸着击在岳不群之前藏身的树丛,灰尘树叶砰然炸散,漫天飞舞弥漫,劲气四溅。

    一道黑衣身影冲出碎枝笼罩,直追岳不群的身形而去,仅是稍稍落后十余步,正是久未归来的任我行,却不知他怎么发现了岳不群的身形,竟然悄悄绕到岳不群身后,还险些偷袭成功。

    小溪边的两人作为任我行的亲信,也都是身经百战、心思机敏之辈,见得此情此景的瞬间,哪还不知自己三人被人跟踪依旧,立时抓起身旁的兵刃。其中身材高大那人隐隐先一步抽出一柄微微宽厚的朴实长剑,剑柄末端镶着一枚粗犷的黑铁月牙,长剑由此而颇显沉稳大气。 [^妙~笔~阁*]

    向问天?

    在看清那柄奇特长剑的一瞬间,岳不群心头不禁闪过这个兼具豪迈与诡诈印象的名字,同时也对向问天和那个矮个子用刀高手的武功有了大约的判断,要数向问天的武功稍高半筹。

    向问天二人无须交换眼神,便默契地同时疾步冲杀向直奔而来的鬼面锦衣卫,似是合作过无数次一般,向问天习惯性的稍稍领先半步,长剑遥遥指向岳不群的上半身,而矮个刀客则厚背砍山刀隐隐攻向岳不群的下盘,之所以落后向问天半步,却是为了暗暗封住岳不群的躲闪之路。

    绣春刀作为锦衣卫人手一把的制式兵器,主要便是用来与刺客之类的武功高手近身搏杀,也算是上好兵刃。虽然岳不群并不擅长刀法,但刀剑颇有相通之处,而且在其一身精纯浑厚的功力灌注之下,绣春刀上瞬间覆盖上一层朦胧的银白刀气,手臂震颤之下,无影拳的加速用劲技巧自然运转,使出一套江湖上绝大多数刀客都会的五虎断门刀,挥出重重迷幻刀影,团团银亮刀光赫赫闪烁,显然不欲被向问天二人看清刀法轨迹。

    而追在岳不群身后的任我行也趁机拔出腰间长剑,直指岳不群背心数个大穴要害,脚下再次发力,想要竭力拉近和岳不群的距离。

    双方全力冲刺之下,近百步距离倏忽即逝,夹击战一触即发。

    前有双狼拦路,后有猛虎追击,情势极为不利,岳不群深吸一口气,沉下心神,无视身后如同芒刺在背的危机感,绣春刀闪电般斜劈已然冲入自己三步之内的向问天。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