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五十五章 初战任我行(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五章 初战任我行(一)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叮···叮···叮!

    瞬息间三声刀剑交击的刺耳脆响爆开,岳不群已然借力绕过向问天,直扑其身后的矮个刀客,使得随后追击而来的任我行那长虹贯日般的绝然一剑不得不强行改变方向,否则定然刺穿向问天的心口,因而猛虎下山似的霸道气势不由略微受挫。

    以任我行的敏锐眼力,自然能够看出向问天持剑的右手正在微微颤抖,身形也稍稍僵硬,显然内息不稳,必然是在刚刚的三招硬拼中落入下风,吃了些暗亏,以致气血震荡。

    暗暗心惊这个鬼面锦衣卫的武功之高,任我行随即脚踏连环,从向问天头顶一跃而过,寒光闪烁的长剑匹练般直劈岳不群的后背。

    此时岳不群已经闪电般与矮个刀客对拼两刀,仗着浑厚沛然的混元真气,硬生生荡开矮个刀客的厚背刀,令其招式大乱,后招难以为继之时,岳不群趁机与之擦身而过。

    周身真气震荡如沸,矮个刀客只觉五内剧痛,喉咙一甜,嘴角溢血,不禁眼露惊骇,偏偏身形依旧保持着前冲之势,尚还来不及扭转对敌,肩膀处便传来一声咯吱脆响,撕心裂肺的疼痛潮水般涌来,意识不由渐渐模糊···

    斜斜一回掌扫在矮个刀客肩头,将他整个人抛飞向任我行凌空劈下的狠厉长剑,逼得任我行身形翻转着变招,岳不群立时旋身远远退开,脱离任我行的剑势笼罩范围。

    深深喘了口气,岳不群只觉经脉微微胀痛,心神亦是颇有损耗。

    刚刚数息之间,岳不群先后与向问天和矮个刀客过了五招,看似不多,实则招招恃强凌弱,纯粹是以浑厚的混元真气生生崩开对方的刀剑,打乱对方的进攻节奏,让二人炉火纯青的合击之术胎死腹中,还顺势重伤了矮个刀客,方才成功脱离对方三人的夹攻之势。

    但是,如此无所顾忌的满负荷施展真气,损耗着实不小,仅仅五招就已用去岳不群近两成真气,而且极为考验自身经脉的承受力,纵然岳不群从小修炼道门玄功,根基浑厚,经脉坚韧,此时也察觉自身经脉受损,短时间内再也不能全力爆发真气,否则恐有损伤根基之虞。

    眼看任我行和向问天放弃追击,一边停下来查看矮个刀客的伤势,一边小心戒备自己,岳不群不由暗暗松了口气,看来那个矮个刀客也并非只是任我行的亲信部属那么简单!

    如此一来,岳不群也就无须急着逃走,便默默运转紫霞神功中的养气法门,调理舒缓经脉的损伤。

    片刻,任我行探明了矮个刀客的伤势,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又熟练地渡过些许精纯真气缓解伤势,便无奈的放开了矮个刀客的右臂,眼神渐渐阴沉下来。

    虽然刚刚骨骼破碎的声音极为细微,但并不是说矮个刀客的右肩膀伤得不重,实际上却是岳不群以阴柔暗劲将他的右肩胛骨损毁大半,纵然以后伤愈了,右手也定然不如以前灵便,大大影响施展武功,矮个刀客的一身卓越刀法就此废去三成有余。

    恶狠狠地凝视着一身锦衣卫飞鱼服的岳不群,任我行眼中杀气渐盛,“竟然是朝廷鹰犬,当真手段了得,想来···留守地洞入口的青松已然遭了阁下的毒手吧?”

    虽是质问,但任我行语气却斩钉截铁,显然对于自己的推断颇为自信。

    缓缓醒来的矮个刀客乍听自家主上此言,不可置信的一愣,却被浑身深入骨髓的伤痛拉回神智,想起师兄弟二人近三十年朝夕相处的浓浓亲情,不禁悲从心来,面色惨然,引动内伤,连连咳嗽,呕出大口鲜血。

    岳不群缓缓点头,纵然整个面容都掩在漆黑恶鬼面具之下,貌似藏头露尾之辈,但眼中有意无意间流露的灼灼精光,凌厉狠辣的气势却让任我行不得不另眼相看,直觉此人绝非那些名门大派培养出的和温室里的花朵一般的年轻俊杰,而是和自己一样身经百战,惯于江湖厮杀的狠辣角色,万万不可小觑,算得上生平劲敌,心中不由杀意更盛。

    矮个刀客亦是眼露恨意,勉力止住咳血,强忍肩膀剧痛,左手紧紧抓住任我行的衣摆,“太师叔,你可要给青松师兄报仇啊···”

    “绿竹无须多言···敢杀我们师门的人,定要将这厮扒皮抽筋!”

    手中长剑平举,任我行既然决心格杀对面的鬼面锦衣卫,便立时收起外泄的重重杀气,凝神聚力,引而待发。

    岳不群见此,不由心下一惊,对于任我行的评价再上一层。

    高手相搏,最忌心浮气躁,杂念相扰,任我行能够在动手之前随心所欲的收拢心神,摒弃仇恨杀意,如此高明的心性修养当真非同一般,颇显未来绝顶高手的潜力。

    岳不群之前硬拼数招的后遗症还需片刻才能稍稍平复,不由开口拖延,“看你们两个年纪相当,却不想还是同门爷孙辈儿,只是武功相差也忒远,那矮个子师兄弟不会是跟师娘学的功夫吧?”

    口音嘶哑干涩,却是岳不群不想以后见面时被任我行凭着声音认出身份,便用上了柔和真气改变自家的嗓音。这不过是内力精深之人大多都会的一种小手段,算不上高明。

    “哼!藏头露尾之辈也敢大言不惭···”

    任我行根本不欲多言,手中长剑已然勃然欲发。他向来霸道狠辣,习惯以力压人,从不收敛欲望野心,便最是瞧不起名门大派那种面上一套暗中一套的虚伪行径,对于面前遮遮掩掩的鬼面锦衣卫,更是觉得话不投机半句多···

    比起任我行的怡然不屑,本就两招败北,身受重伤,此时心神激荡的矮个刀客绿竹却是受不得言语之激,勉强压在喉头的淤血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喷出,干咳着再次陷入昏迷。

    其实青松、绿竹师兄弟的武功纵然比不上同门年纪相仿的任我行,却也都算是江湖第一流的好手,一门三个一流高手,可见其师门来历颇深,并非岳不群口中那般不堪。但江湖争斗,输了就是输了,况且绿竹还是与向问天二人合击岳不群一人,更是三两招即败,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向问天见渐渐气势凝重的任我行和鬼面锦衣卫,一言不发的扛着昏迷的绿竹远远退开,显然不会插手二人的决斗。

    现在的情势已然不同于刚才的夹击,而无论何门何派的江湖人在发现不明之人的暗中窥伺后,都会下意识的出手围杀窥伺之人,被杀者是咎由自取,算不得以众欺寡,这是不成文的江湖规矩。若是刚刚鬼面锦衣卫命丧在任我行三人的夹击之下,自然无须多言,任我行三人也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但鬼面锦衣卫刚刚冲破三人夹击时显露的高强身手,却是远胜向问天和绿竹二人,只有任我行能够与之匹敌,此时向问天若是再与任我行一同合击对方,不仅是对雄霸一方的自家首领任我行的莫须有的质疑,不知不觉间弱了任我行的信心和气势,更有可能让对方直接弃战而逃,追之不及。人海茫茫,难以寻觅,今后再报青松和绿竹二人的大仇也就基本无从谈起,反之让任我行独战对方,对方便不会直接逃走,任我行才有可能在决斗中击败乃至杀死对方。

    岳不群刚才冲出三人夹击之后,原本可以直接逃离,但岳不群自认精修华山内功剑术已久,更兼参悟过神照经武学,于武功一道日新月异,今非昔比,颇有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的感慨,正缺一个高手作为试剑石!

    初见任我行这个未来的顶级高手,岳不群现在纵然并非最佳状态,却仍然跃跃欲试。

    不动声色的压下经脉伤势,岳不群却是身形暴进,刀芒骤显,数丈距离如白驹过隙,一闪而至,绣春刀匹练般直劈任我行头顶,竟然毫无征兆的抢先出手!

    这却是岳不群心中十分清楚,自己的经脉经不起全力爆发,对于任我行这般擅长以势压人的强猛对手,绝不能陷入被动防守,否则只会在对方的猛攻硬打中加重经脉伤势而直至败亡。

    任我行从来不是甘于被动防守之辈,霸道的以攻对攻,摧枯拉朽般击溃对方的招式和信心才是任我行的最爱。长剑劲气勃勃,风雷赫赫间一记大力横扫,荡开当头一刀,任我行乘势抢攻。

    刀剑争鸣不绝,杀机森寒的惨白光影闪烁,直似寒风冷雨骤降!

    二人尽皆以攻对攻,招招式式争抢先机。剑招刀法简单有效,却又狠辣异常,有进无退!

    眼看决斗一开始就进入针锋相对之境,远远旁观的向问天不由暗暗咋舌。身为任我行的贴身心腹,向问天自然对任我行一身高强武功了解极深,算得上是除了任我行自己之外的第二人,而鬼面锦衣卫竟然能够与任我行抢攻不竭,目前为止尚还丝毫不落下风,不禁对鬼面锦衣卫的武功之高惊叹不已。

    本来向问天还对自己刚刚在鬼面锦衣卫手下三招败北而耿耿于怀,颇为不服,此时见鬼面锦衣卫刀法招式虽然平平无奇,多是江湖上那些流传颇广的普通货色,但却沉稳狠辣,大气磅礴,威势不凡,几乎不输与上乘刀法,而其挥洒的刀芒锋锐绵长,显然内功真气极为精纯浑厚,如此武功造诣已是真真远胜自己,不由输得心服口服。

    不比向问天的悠然旁观,和任我行抢攻已久的岳不群只觉压力越来越大,刀法渐渐难以为继,很是有苦难言。

    本来,若是尽情施展自家得心应手的华山剑术,岳不群自信绝不会这么不堪,但此时扮作见不得光的锦衣卫高手,手中也是极少接触的绣春刀,施展着由剑法触类旁通而来的些许刀法,到底比不得千锤百炼的华山剑法那般随心所欲,随着交手招式愈多,岳不群自然渐渐感到吃力。

    不行,必须得尽快改变局面!

    猛然大喝一声,岳不群刀法尽数舍弃机巧变化,真气强行灌注之下,绣春刀劲气越发浓厚勃然,绝然肆意的大开大合,横扫竖劈,面具下的眼光却是游移不定。

    想逃?哼!

    身经百战,任我行也早就看出对方刀法间那若有若无的别扭之感,此时看着对方虚有其表的拼命之举,却是冷笑着也将真气强行灌注剑身,半分不让的对拼不已,绝不让对方有机会脱离自己的剑势范围。

    如此一来,不论鬼面锦衣卫是真逃还是假逃,什么诡诈机变都没了施展的机会!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