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五十六章 初战任我行(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六章 初战任我行(二)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凝重的刀芒剑气连连交击,气劲潮涌般迸发,风浪一波波翻卷不休,青草碎叶飞舞弥漫,二人衣袍尽皆蓬勃鼓胀,咧咧飞扬。

    明明是薄而锐的剑刃、刀锋,却在相斫时发出一声声斧钺交击的砰然巨响,连绵不绝,震惊四野!

    须臾间十多招过去,不知刀剑碰撞了多少次,二人的真气在这种疯狂的对耗中至少用去两成。

    任我行渐渐察觉出不对,鬼面锦衣卫好似并不是要趁机逃走,更像是专门逼自己硬碰硬的对耗真气!

    只是,经过前后总共三四十招的交手,任我行已经发现对方的真气虽然很是精纯浑厚,连绵悠长,却仍旧稍逊自己一筹,更有之前击败向问天和绿竹时的颇多消耗,此消彼长之下,若是持续对耗下去,自己的优势只会越来越大,直到对方真气耗尽,自己便能够不胜而胜!

    纵然二人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任我行却也从鬼面锦衣卫逃脱自己偷袭、夹击的一连串举动看出,对方乃是心思机警,惯于厮杀的老辣之辈,绝不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般看似颇为不智的对耗定然另有玄机!

    对于任我行能够察觉此间异常,隐藏在鬼面下的岳不群并不意外,但却也能够肯定对方绝对无法猜到自己的真实用意!

    这是堂堂正正之谋,在岳不群刀刀注满浑厚真气的凝重刀势之下,任我行若是为了节省真气,施展避实就虚的巧妙剑招来缠斗,定然不可避免的会被岳不群绣春刀那沉重的横扫竖砍荡开长剑,而岳不群也就极有可能脱离任我行的剑势笼罩,从而有机会逃走。

    毕竟,岳不群的功力虽然稍逊任我行,但相互之间的差距并不大,而且之前岳不群避开任我行偷袭的那一掌和脱离三人夹击时展现的轻功着实灵动迅捷已极,明显胜过任我行的轻功身法不少,更让任我行极为忌惮,心中明白,若是不能强有力的压制他的疯狂攻击,将其牢牢牵制在自己的攻势范围之内,很容易就会被他伺机脱身而逃。

    这鬼面锦衣卫当着任我行的面重伤其心腹兼师门嫡亲晚辈的绿竹,更是承认已经杀死了绿竹的师兄青松,双方可谓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这点双方都是心知肚明,无需赘言。

    而一经动手,任我行已然下定决心,绝不能给予对方半点脱身之机!

    纵然短时间不能看穿鬼面锦衣卫的暗中算计,任我行却也丝毫不惧,毕竟自己的功力和状态都比对方颇具优势,这种疯狂的对耗持续越久,就对自己越发有利,不禁勉力于长剑上再加一份真气,逼着对方更快消耗!

    如此一来,岳不群状态不佳的劣势更显,不由慢慢落向下风。

    岳不群本就竭力运转真气良久,之前稍稍缓和的经脉伤势也随之渐渐复发,很快就要再次加剧,但岳不群心中却是不惊反喜!

    万事俱备,东风已至!

    趁着变招时低头的瞬间,岳不群掩在面具空洞下的眸中紫气精芒一闪,紫霞神功的绵绵劲气全力发动,绣春刀破空的呼啸之声猛然暴增三分,直如风雷炸响!

    这还是岳不群为了避免加重经脉伤势,而未曾施展阳刚霸道的紫阳当空,否则绣春刀的声势定然更为浩荡!

    森寒刀芒闪电般斜劈而来,劲气未至,任我行已然感觉脖颈肌肤似针扎般微微刺痛,不由脸色一变,下意识的运足了真气挥剑格挡。

    纵然瞬息间便判断出对方是用了某种临时增强真气运转的玄妙法门,消耗更大,不能长久,任我行还是不禁稍稍吃惊,对方明显年纪不大,却已成就一身浑厚异常的道家精纯功力,心思手段更是诡诈机变,层出不穷,定然是出自源远流长的道门大派!

    任我行心中闪过武当、华山、泰山等道门武学名门,以及一些罕为人知的道家隐世流派,不由疑窦渐生。

    在双方凝重的眼神中,刀剑再次狠狠相斫,一声脆鸣爆出,半截刀身和半截剑身各自呼啸着翻转飞射而去,不知所踪!

    二人手中的刀剑竟然双双折断!

    任我行不由稍稍一愣,心中灵光电闪,已然明白了对方之前那般不计代价的疯狂对拼的根本目的。

    原来此人果真并不擅长刀法,之所以用刀最有可能便是为了符合锦衣卫的装扮,以此隐藏他真正的武功和身份!而他察觉那粗略刀法比不过自己精熟的剑法后,唯有损毁双方的兵刃,继而进入赤手的拳脚的比拼才对他最为有利!

    任我行眼中闪过淡淡明悟,但刀剑已折,却是为时已晚!

    而岳不群鬼面下的眼眸闪过一抹了然,似是对刀剑同折早有所料,或者说这正是岳不群精心谋划的结果!

    青钢质地的普通长剑和绣春刀在两个江湖第一流高手真气尽出的疯狂对砍下,根本无法承受多少次重击便会折损!

    本来以任我行的身份地位,绝不缺上乘宝剑,但其此行乃是秘密潜出,并未携带随身宝剑,所用长剑也不过是普通教众配备的青钢长剑,与岳不群手中的锦衣卫制式绣春刀差不多,质量着实一般般,但用惯了坚韧宝剑的任我行却是忽略了这一点,或者说是任我行从未想过,有人会以这种“两败俱伤”的疯狂而阴损的方式,硬生生通过双方强大真气的接连碰撞震荡,并不求伤人,而是一步步悄然损毁兵刃的材质本身,直至对撞折断!

    岳不群右手的绣春刀残柄无声无息的滑落,五指瞬间化为凌厉狠辣的鹰爪式,指尖劲气勃发,迅猛无比的直抓任我行侧颈,同时左手悄然从腰间穿出,缓缓抬掌,轻飘飘拂向任我行腰腹。

    一快一慢,一刚一柔,却偏偏又极为自然顺畅!

    无形而又浓烈的危机感瞬间充塞心田,任我行脸色狂变,这是二人交手以来的首次能够给予一方致命威胁的杀招,但被动承受者却反而是自己!

    关键时刻,无数厮杀积累的经验让任我行毫不犹豫的双拳蓄满真气,拳背青筋鼓胀直如细蛇,雄浑劲气震荡,狠狠的直击对方胸腹,却对即将临身的一爪一掌视而不见,竟然用出了同归于尽的招式!

    隐藏在面具下的嘴角轻轻一笑,岳不群也是毫不犹豫的旋身闪避,变招格挡还击。

    任我行绝非自己一两次出其不意便能够轻易击败的对象,这点岳不群早就明白,刚刚之所以趁机狠下杀手,逼得任我行用出同归于尽的招式,不过是为了争抢一丝先机而已!

    岳不群时而拳掌齐出,时而爪击指点,轻灵多变,迅捷狠辣,精妙的招式中不见御使多少真气,但却逼着任我行不得不频频使出蓄满真气的招式防守闪避,明显落入下风!

    直到此时,任我行算是颇为无奈的承认,自己终归还是小看了这个鬼面锦衣卫!

    在交手前,任我行虽然稍稍惊讶对方没有趁着自己查看绿竹伤势之时趁机逃走,敢于接受自己的决斗邀请,之后更是果断的率先出手!在欣赏对方勇气可嘉的同时,任我行也感慨对方未曾逃走实为不智。虽然这鬼面锦衣卫功力浑厚,机智诡诈,但任我行却更相信自己能够在百招之内击杀对方!

    直到此时落入下风,任我行便似受了当头棒喝,猛然醒悟过来,自己确实犯了傲慢轻敌的大忌!随即暗暗收摄心神,摒弃杂念,抛开不顾一切强行反击的浮躁冲动,沉下心来全力防守,一套攻守兼备的九天神掌渐渐施展开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雄浑阳刚的掌力牢牢笼罩周身,紧守门户。

    如此一来,纵然岳不群旋风般绕着任我行团团游走进击,拳掌变幻,爪指交替,影影绰绰,迅捷狠辣,却也无法尽快攻破任我行那沉稳雄浑的掌力防守!

    一时间,任我行直似岸边礁石般如如不动,任由岳不群那层层叠叠的涛涛大浪冲击不休,却也不伤其分毫,局面渐渐陷入僵持。

    远远旁观的向问天不由看得目不转睛,脸上时而闪过丝丝明悟之色,却是场中决斗渐入高潮,攻守双方精招妙着跌出,这对向问天来说,无异于两个良师益友毫无保留的亲身展示种种上乘武学招式,让其平日习武之时淤塞心中,苦苦思索而不可得的诸多武学疑惑尽皆迎刃而解,不知不觉间于武功招式上大有进步!

    兵法有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久攻不下,岳不群尽力保持的一口锐气渐渐松懈,攻势便不可避免的稍稍缓和,更兼任我行被动防守的同时,也是在慢慢积蓄力量,以期在岳不群攻势尽泄的空隙趁机发起狂风暴雨一般的反击。

    明白之前好不容易谋算而来的一丝先机即将逝尽,岳不群对于自己的连绵进攻未能给予任我行造成有效伤害,虽然颇觉可惜,却也只得主动放弃强弩之末的犀利攻势,趁着任我行的精神气势并未压迫积累至巅峰,无法随心所欲的爆发最强攻击,就转而与任我行有攻有守,换个方式持续僵持之势。

    至此,二人已经交手了一百余招,全力以赴之下,真气体力尽皆损耗过半,一直紧绷的心神亦是稍感疲惫。

    但任我行的功力毕竟稍稍高过岳不群,而且交手前任我行的状态也比岳不群好上不少,此时双方的平局之势其实对岳不群颇为不利。索性在刚刚岳不群那犀利异常的数十招连绵攻势下,任我行谨慎防守所耗的真气大大超过肆意进攻的岳不群,由此抵消了不少任我行的优势,却也只能让岳不群的不至于很快便落入下风,而想要再次占据上风,乃至胜过任我行便是近乎不可能了!

    更何况,场外还有一个养精蓄锐已久的向问天,岳不群可是从不敢小看这位未来声威赫赫,号称“天王老子”的魔教光明左使!若是自己消耗太过,岳不群纵然轻功卓然,却也不大可能逃过任我行和向问天的长途追击。

    趁着暂时尚未落入下风,岳不群计划着尽快脱身!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