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六十二章 吸星大*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二章 吸星大*法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铁箱中设有机括,能够在开箱的瞬间喷发烈性毒雾,是任我行三人的第二个策略,专门针对图谋铁箱的人所设,此时却被还未露面的对手以这种出人意料的方式揭穿。

    接连两次谋略都做了无用功,一时间任我行三人都只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践踏。向问天和绿竹还好,一向自视甚高的任我行却是气得不行,愣愣的立在原地,耳边竟似隐隐听到对手的冷嘲热讽,不由双目赤红,怒焰高炙,让另一边的向问天和绿竹二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惹火上身。

    恰在此时,一道银白剑光划破火药爆炸后的浓浓烟幕,匹练般直袭任我行面门。

    正在懊恼愤怒的任我行只觉浑身寒毛乍起,面门肌肤更是如浸冰水,心下一惊,但多年生死厮杀的经验并非白给,立时本能的右掌疾挥,击出一道沛然掌风,同时身形暴退。

    然则任我行仓促而发的掌力如何及得上袭击者苦心谋划的蓄势一击,散而不凝的掌风在锋锐剑光之前一触即溃,随即眨眼间雪亮的剑尖已经直追任我行咽喉。

    暴退中任我行亦知生死危机就在一瞬,顾不得经脉受损之患,强提丹田真气,一时间双目通红,额头青筋暴起,猛然一声怒喝,左掌雷霆击出,重重霸道掌力霎时充斥虚空,将来袭的锋锐剑光强行荡开。

    还不等任我行稍稍松气,紧随银白剑光之后的暗黄人影闪现,左手成鹰爪般斜斜划向任我行胸口膻中穴!

    无奈刚刚强行爆发过一次真气,任我行此时实在无力再爆发一次,只得尽力聚气右臂,意欲将对方这直击膻中穴的一爪拨偏。

    噗嗤!

    爪、臂相接,对方的爪力却并没有任我行想象中那么狠辣犀利,只是在其小臂上留下五道浅浅的血痕,便随之划过任我行胸前的衣襟。

    衣衫破碎声中,竟有一本陈旧的书册哗啦啦抛飞而出!

    任我行立时面色大变,暴怒中不计后果的强提几分真气,左手一掌击向正要抓住书册的暗黄身影的腰腹。

    心中暗骂任我行要秘籍不要命,暗黄身影却不敢任由任我行这含怒袭来的一掌击中自己腰眼,那可是要废肾的!无奈暂时放弃秘籍,暗黄身影右手长剑横扫,意图逼退任我行,却不想任我行狰狞一笑,面上凶色毕露,竟不闪不避的逼近一步,左掌劲气勃发,毫不犹豫的迎向长剑,右掌却从身侧穿出,直击暗黄身影小腹···

    砰砰···唰唰···嗤!

    掌风剑啸不绝,二人以快打快,以巧制巧,瞬息间交换了数招,在一声纸卷撕裂声后,闪电般各自退开六七步。

    看了眼手中的半册书卷,任我行脸色阴沉的似要滴出水来,浓浓杀意毫不掩饰的爆发开来,眼中凶光毕露的等着对面的暗黄身影,猛兽般直欲噬人!

    虽然暗黄身影也对只夺得半册书卷而心有不甘,但眼见向问天和绿竹二人已经冲杀过来,未免陷入三人夹击,只能迅速闪身退开,施展鬼魅般的轻功身法离去。向问天、绿竹都不是轻功超卓之人,追了几步就越落越远,无奈放弃回返。

    奇怪的是,任我行却只是站在原地,愤愤的看着对方逃离而丝毫不曾有意去追。

    须臾,见得向问天、绿竹回返,而暗黄身影远去无踪,任我行才明显松了口气,随即脸上涌起一阵潮红,竟哇的吐出一口暗红淤血!

    向问天、绿竹二人见此大惊失色,不由张口欲问,却被任我行抬手止住,轻声道:“无妨,只是强提真气伤了内府,修养几日变好,此处并非久留之地,我们速速离开···”

    半日后,装作气急败坏的模样留下五百两银票抚恤伤亡,一一打发了诸多昆明当地的锦衣卫同僚,鬼面锦衣卫打扮的岳不群便急匆匆离开了昆明,孤身一人潜进了深山老林。

    选了个人迹罕至之地,岳不群才谨慎的拿出那半册书卷,细细翻阅起来。

    不一会儿,岳不群就皱起眉头,书册确实是吸星大*法的秘籍,他手上的半卷还占了吸星大*法中偏后的三分之二。但是,这部分主要记载了如何将外来真气暂时存储在号称中丹田的膻中穴,继而散入周身经脉,再徐徐炼化导入下丹田气海,纳为自身真气的过程,偏偏最关键的吸纳真气之法在开头部分,还有如何散去原本真气的精秒功法,应该都在任我行手中那半卷之中。

    而且,岳不群早已知道,吸星大*法中炼化异种真气的方法并不完善,后患极大。此时对这半卷秘籍细细揣摩之下,凭着参悟过紫霞神功、混元功、神照经而积累的深厚武学知识,岳不群果然隐隐感觉秘籍中炼化异种真气的方法有些流于表面,主旨便是囫囵吞枣的以多压少,以强制弱。

    细细说来,就是为先以第一次吸纳的异种真气,将自身之前散入周身的自家真气一点点重新汇聚归纳,在这个过程中缓缓融合形成一种新的真气,之后每次再吸收异种真气后,都以之前的真气将之一点一点的压制融合,纳为自身的一部分,再次形成一种新的真气,如此重复多次后,形成的真气表面上便会只显得磅礴浩荡,甚至可能达到一种奇妙的人体极限才会渐渐停止,但此时如江河之水般浩荡滚滚的真气内里其实暗流汹涌,隐患丛生,只是短时间内被真气磅礴浑厚之势强行压制罢了,一旦长时间还未彻底化解,就会真气自相冲突爆发,气血逆行、经脉爆裂而亡。这就好比行军打仗,一位将军先是化兵为民,诱敌深入,待得第一支敌军占领自家地盘后,再缓缓将自家的兵卒混入第一支敌军的队伍,将其一点点同化为自家军队,之后再以混合后更加强大的军队不断地将一只只敌军诱敌深入,分而化之,一点点收降敌方兵卒吞并为自己的军队,直到自己的兵卒数量多到无以复加。只是,这些兵卒到底来自不同的势力,不同的地域,甚至不同的国家,他们内里的思想和文化也存在或多或少的差异,短时间内还能随大众似的在主流意识的压制和引导之下一起联合作战,但时间一长,因为他们之间的不同之处而激起的冲突就会渐渐变多,争斗越来越大,继而不可避免的脱离主流意识的主导和镇压,相互间爆发不死不休的大战,直至最后分崩离析的混战,连同主流意识一起湮灭!

    一想到磅礴无比的真气轰然爆发后,那种全身筋骨血肉膨胀,脑浆沸腾,五脏如焚,所有的经脉血管接连破裂,鲜血四溅的恐怖情景,岳不群就浑身一个哆嗦,不得不感慨原著中令狐冲的猪脚光环实在逆天,竟然能够得到易筋经融合真气,化解隐患,避免了爆体而亡的凄惨结局!

    须知,少林寺从天龙时代开始,就是武林中出了名的铁公鸡,七十二绝技绝不外传,自从发生了萧远山、慕容博、鸠摩智偷学少林武功之事后,更是变本加厉,对所有上乘武功看得极严,以至于元朝时少林对偷学绝技的火工头陀,以及可能偷学一些少林武功的张君宝几乎是下决心追杀到死,只可惜火工头陀太厉害,将少林绝技练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反杀了不少少林弟子后溜之大吉,而张君宝更是饱经磨砺后成为了天下第一高手,武学大宗师张三丰,少林想杀他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才极为不甘的放弃。除此之外,其它觊觎偷盗少林武功的人早已尽数人间蒸发了,有点儿见识的人都明白,少林的泰山北斗之威肯定不是念经年出来的!

    由此可见,令狐冲能够被方正传授易筋经是多么反常的一件事。相比方正很看好令狐冲的为人,肯定他不会将易筋经外传的原因,岳不群更愿意相信这是莫明其妙的猪脚光环作祟。

    反复参详吸星大*法秘籍中炼化异种真气的部分后,岳不群觉得,自家所学的混元功、紫霞神功、神照经这三种玄功妙法之中,混元功和神照经对于炼化异种真气并没有什么特殊功效,反倒是对于驱逐侵入体内的异种真气颇为擅长,而紫霞神功却又有所不同,注重养气炼神、运劲御气的紫霞神功,能够有效驱逐与自己格格不入的杂乱异种真气,也能选择性的同化融合与自己性质相近的精纯真气。若以紫霞神功炼化吸星大*法吸收的外来真气,虽然不免大大缩水一番,但最后所得的融合真气也颇为精纯,比之易筋经的海纳百川、兼容并蓄之效也只是稍逊!

    不过,就算得到全本的吸星大*法,岳不群也从来没想放弃混元功,转而改修吸星大*法,毕竟,无论是北冥神功还是吸星大法,即使能够勉强化解真气暴乱之危,但也仍然不敢说就再无隐患了,而且其在修行境界方面的局限性,使得它远不如混元功这般厚积薄发、永无止境的道门正宗玄功前途远大! 百度嫂索#>笔>阁 —剑出华山

    同一时刻,在奔赴贵州的官道上的一辆马车中,任我行不顾颠簸,同样也在细心翻阅和参悟手中的前半部吸星大*法秘籍。

    这部分秘籍除了吸星大*法的散功、吸功之法外,还夹杂着那位魔教前辈长老录自北冥神功残篇的只言片语,以及些许注解。但越看这些零星几句的玄妙功诀,任我行就越是不忿,既后悔自己昨晚没能及时将秘籍全部牢记于心,更愤怒那个诡诈百出的鬼面锦衣卫,心中真恨不得将之碎尸万段!

    轻轻合上秘籍,任我行调理了下情绪,沉声向前面布帘外驾车的向问天和绿竹问道:“先后两次交手,你们可曾看出那个诡诈锦衣卫的武功路数?”

    此事向问天和绿竹二人之前早已反复回忆分析过,闻言向问天立即回道:“那人内功属于道家一脉,拳掌爪指既有不知名的上乘武功,也有江湖普通货色,唯独那锋锐无比的剑术明显是北方剑法路数。”

    任我行略一沉吟,也补充道,“他偷袭我的那一剑有些像华山剑法中的白虹贯日,又像嵩山剑法的开门见山,也像泰山剑法的五大夫剑,但都似是而非,但无疑那人很是熟悉北方剑法,也可以说是熟悉五岳剑派的剑法···”

    说到这里,任我行微微一顿,显然很是怀疑魔教的老对头五岳剑派,“至于他到底是北方哪家哪派的高手?嘿嘿,总会再见的!”

    似是想到什么,任我行眼中残忍的寒光一闪,面上冷笑连连,对于自己能否再见那个诡诈锦衣卫毫不怀疑,随即收敛情绪,恢复了往常的从容霸气,尽显一代枭雄心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