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六十五章 终生大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五章 终生大事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岳不群一如既往的上朝阳台习练一番剑法,再回书房挥毫泼墨,研习书法。

    如此日复一日的参阅前人名家的诗词书画,体悟其中各种各样的意境,能够洗练心灵,消泯心头因习武而生的暴戾之意,保持心境的中正平和,也是一种修心养气的微妙功夫。这与少林寺的和尚讲究的禅武合一差不多,就像天龙中扫地僧劝解慕容博和萧远山所言,精修佛法能够化解修炼佛门武功时产生的杀意戾气,避免走火入魔。

    实际上,习武练剑入了高深境界,除了能够悟通拳意、剑意、刀意等等玄妙意境,同样也会使人生出杀意戾气、暴烈、冷漠这等负面意念,两者某些部分相互交融,夹杂不清,往往令人分不清楚,也就不曾在意,长此已久便会影响习武之人的性情。比较常见的就是,长久修炼阳刚爆烈的武功之人,很可能会变得冲动易怒,性格暴躁;而修炼阴寒武功之人,也很可能变得阴蛰狠毒,性情冷漠。凡此种种,都是沉迷某种武功的独特意境过深,没能把持住本心,精气神都渐渐偏向所习武功的特性,心神意志更是受其负面意境侵染,虽然短时间内武功进境飞快,有如神助,但长此已久,也只会落得精神失常、走火入魔等等凄惨下场。因此,大多数底蕴深厚的门派,都会要求弟子们修习教义经文、谨守门规戒律等等,温养性情,坚定心智,以此抵御或中和由习武而生的杀意戾气等负面情绪。

    如今,岳不群揣摩体会古人诗词书画的意境已久,发现这种修养功夫除了中和心境之外,还隐隐能够凝聚锤炼自身的道心剑意。随着武功日渐高深,岳不群每次练剑之后,心中无不充斥着满满的凌厉剑意,甚至还有澎湃杀意蠢蠢欲动,久久不能平息。而一旦沉心感悟前人诗词书画的种种精神妙境之时,岳不群就能感觉到,剑意和杀意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焰被绵绵细雨当头洒下,渐渐变小乃至熄灭。但是,心神异常敏锐的岳不群却发现,剑意和杀意表面上看似完全平息,实则隐隐然还留下丝丝缕缕,驱之不去,灭之不尽,似乎已是自身最纯粹的剑意和杀意。意由心生,只要岳不群的心中有剑、有杀戮之念,那么这最纯粹的剑意和杀意就会源源不断的生成,自然而然的散发。每次习武练剑,继而读书作画,平和心境之后,岳不群只感觉那丝丝最纯粹的剑意和杀意越发壮大,越发浓厚,就似经受过重重艰苦磨砺一般,越发坚韧深邃。如此,岳不群每每全力施展剑术之时,剑意变化便也越发得心应手,威力更上一层楼。

    眼看上午过去大半,场院里练功的华山弟子们渐渐散去,岳不群这才停笔,结束了上半天的修炼,起身前往剑气冲霄堂旁边的议事厅,与封不平、于不明等人商议处理华山事物。

    好在,此次岳不群暗中前往南方一行的大半个月里,华山一切照旧,各项事务都运转良好,倒也无需他过多烦心。

    只是,封不平最后告退之时,神情颇有些欲言又止,岳不群知他心中有难言之事,只得开口相询:“封师兄有话不妨直说···”

    一向沉稳的封不平,脸上难得浮现一丝不自然,却也仍旧直言道:“掌门和小师妹已然到了成婚年纪,不知掌门如何打算?”

    “呵呵···”岳不群心中明了,只因自己一旦成婚,那他和成不忧的婚期也必然紧随其后,或者三人干脆同一天成婚。他此时出言询问婚期,尽管全是出于公心,但也不免给人心切婚事的嫌疑,倒也难怪封师兄不好意思了。

    不过,岳不群心中一动,脸上表情暧昧,“原来封师兄是等不及要成婚啊,那师兄怎么不早说,小弟无论如何也会成全···如此,那就在下个月选个黄道吉日,我们师兄弟三人一同成婚,由封师兄全权筹备···”

    回道书房,岳不群一想起之前封不平那郁闷表情,就不由暗暗一乐。

    打开书架后的暗格,岳不群从中取出一个长约两尺的长方形颤木匣子。入眼处,佛陀、菩萨和舍利塔等云纹禅意盎然,令岳不群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抚摸,似在感受其中蕴含的种种庄严慈悲意境。

    片刻,岳不群打开木匣,取出一支古朴陈旧的佛门卷轴,放在书桌上展开。

    卷轴开头处,“枯荣禅功”四个古篆跃然而出,之后便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配着许多人体经脉图形,尽述此佛门神功的精义妙谛。

    其实,岳不群早在从东南赶回华山的路上就曾打开观看过卷轴,只是这枯荣禅功图形颇多,不似吸星大*法那般纯属文字,不能在短时间内牢记于心,否则早被岳不群“毁尸灭迹”。

    “枯荣”二字取自佛祖释迦牟尼在婆娑双树间入灭的故事,有非枯非荣、非假非空之意。而事实上,这门武功原身乃是南北朝佛法繁盛时期,从天竺来到中土传法的高僧所创,又有后续近千年间的诸多佛门大德修善补足,可谓兼得天竺瑜伽术和中土气功之精髓,由人体气血运行规律入手,挖掘人体潜力却又引而不发,积蓄大量气血、真气深藏体内,练到高深境界能够修补身体暗伤,保持机体活力,延年益寿,确实精妙非常。

    在岳不群看来,枯荣禅功最高明之处莫过于增益人体气血元精,对内功之中炼精化气一关的作用非同一般。至于敛藏精气之效,道家的龟息功、伏牛功等等功法也可做到,甚至大多数上乘道门玄功练到极为高深的层次,无需特意修炼,也会自然而然的拥有同样功效。而像天龙之中枯荣大师那般,以此功法蕴藏气血,极力减缓能量消耗,使得身体外表如同枯木一样,就不免失之极端,有些偏颇于细枝末节。

    不知不觉,岳不群忽然想起了另一门佛门武功——龙象般若功。若说枯荣禅功是类似易筋经的佛门内功精髓,那么龙象般若功就是与金刚不坏神功一般的佛门外功巅峰。而龙象般若功虽然说是内外兼修,实则主要是以内功真气滋养锤炼肉身,或者说是催发气血精元助长筋骨,增强身体气力。但人体自然生成气血精元的效率终究有限,最多只能够支持龙象般若功前三四层的修炼,而第五层之后就只能慢慢积蓄气血真气,一点点推进龙象般若功的修为进境,靠的是无穷无尽的水磨工夫。如此实在太过缓慢,资质稍差者恐怕终其一生也难以修炼到第八层以上。但是,若有枯荣禅功这般善于催发积蓄气血的内功,与龙象般若功一内一外,相辅相成,那么龙象般若功的修炼速度必将大大提升!

    只是,龙象般若功毕竟是五六百年前的密宗护法神功,虽然当时在藏蒙一代流传颇广,但这么多年过去,到底还有没有完整的流传下来,也是未知之数。岳不群纵然对于这等修炼肉身的神功异常好奇,却也不可能抛下蒸蒸日上的华山根基之地,前去藏蒙一代大海捞针的寻觅。对此,也只是随便想想,就将之抛之脑后,转而细细参悟枯荣禅功,试图借鉴其中催发气血,积蓄真气之法,来加快自身混元功和紫霞神功的修炼进程···

    这天近午,岳不群照例下山来到华阴城,陪着梅娘一家用完午饭,便与赵先生和沈有容探讨儒家精义。这两年来沈有容的八股文虽然仍旧了了,但阳明心学却进步飞快,果然不愧是明朝后期的杰出名将,此时已然文才武功俱佳,初现一代人杰之资。

    旁晚,岳不群正在赵府门前与梅娘依依不舍的告别,却见梅娘的舅舅再次推着轮椅在院内张望,似在盯住他是否不轨,令其本来还想和梅娘好生暧昧一番的兴致立时化为乌有,只得怏怏而去。 360搜索 妙-筆-阁:剑出华山 更新快

    目送着岳不群走远,梅娘轻轻阖上大门,笼了笼耳边发丝,不经意间露出女儿家黯然神伤的丝丝柔弱。

    这般神情,在一向洒脱开朗的梅娘身上可是当真少有,因而异常显眼,使得面前的舅舅看得心生不忍,“梅娘,你应该恨我···都怪我这糟老头子的固执,总是对那些求亲的男子挑三拣四,才耽误了你的大好年华!”外甥女已经二十有八,同龄女子的孩子大都已经十多岁了,而她却还未出阁,虽然也有她心高气傲,性格暴烈的原因,但未必没有自己屡次干涉她婚事的影响。每每想到此处,他也是颇有些后悔,和惭愧,心情复杂莫名。

    “不关舅舅的事,当年那些求亲的男子,可有一大半都是我自己打跑的,还有一些也是我们俩一齐捉弄跑的···”说起那时年少无知,只想着拿提亲的人捉弄取乐,梅娘更是从未想过女人终究是要出嫁,否则不论邻里的异样目光,单单年纪渐长之后的女儿家情怀就是一种莫大的折磨。对此,梅娘说不后悔那时假的,但她更不能忍受像父母曾今试图安排的那般,嫁给某个书香门第的公子哥,从此一辈子循规蹈矩,安安静静的相夫教子,再也出不得远门,走不了江湖,练不得武功剑法···

    “唉···”舅舅恼怒却又无奈的叹气,“可岳不群终究只会娶他的小师妹为正妻,若你进了他的门,那般伏低做小,也太过委屈!”

    梅娘转过舅舅的轮椅,推着他慢慢前行,不让舅舅看到她脸上的挣扎表情,低声喃喃道:“···就算他下个月便要和宁师妹成亲,我如今也不可能舍他而去···况且,他并非那般死守教条的迂腐之人,我入了他家的门,他也不会死死的拘束我···”

    “罢了罢了···”舅舅虽然没有看到甥女的神情,但也大致心中有数,但对于甥女的唯一一次明确选择,舅舅无论如何也得支持,“只要你愿意就好,以后我再也不干扰你们俩了,你就放心的去吧!”

    梅娘脸上一喜,又似是想到了什么,眸中现出一阵短暂的挣扎,随即便转为无比的坚定。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