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六十七章 相思的少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七章 相思的少女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腊月来临,初雪纷飞,华山又一次披上白茫茫的纱衣。

    这天傍晚,岳不群提着食盒和一坛酒,沿着铺满雪花的清幽小径独自一人上了南峰思过崖。

    站在深不见底的悬崖边,岳不群默默欣赏着云雾缭绕下的莽莽群山,当真是别有一番壮丽在心头。背后就是当年五岳剑派设陷阱困死魔教十大长老的山洞,也是令狐冲获得风清扬传授独孤九剑的幸运地。

    据于不明暗中有意无意的探查所得,这思过崖附近似有不明人迹出没,但却一直未曾见到真人,颇为诡异。而且,此时华山派的势力非原著华山可比,岳不群对于华山周边的掌控力度也非原著的那位“君子剑”可比,稍稍留意,便已发现,华山厨房偶有酒肉食物等莫名失踪,衣物库房也曾有不下三套道袍缺失。

    两相联系,岳不群当时就明了,风清扬还是和原著中一般,隐居在华山南峰思过崖。

    今日岳不群突兀来此,看似莫明其妙,但风清扬何等人物,自然不会发现不了岳不群的行踪,更不会不知岳不群此来的求见之意。至于风清扬是否愿意现身相见,岳不群也只是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见亦可喜,不见亦无可惜。

    半个时辰后,岳不群身上已经积了浅浅的一层雪,但却仍未见风清扬现身,知他确是不愿相见,也不再强求,转身面对峰顶,躬身一礼,“风师叔在上,弟子岳不群有礼了!”

    风雪呼啸,清朗的话音在山崖间隐隐回荡。

    似是本也没指望风清扬回应,岳不群随即接着朗声道:“弟子不日将前往嵩山参加五岳会盟,此次事关重大,谨慎起见,弟子会带着封师兄、于师兄及成师弟一同前往,彼时华山不免陷入空虚,还望风师叔多多照看!”

    岳不群说完,再次朝着峰顶一礼,将手中的食盒及酒坛轻轻放在雪地上,便即施展轻功,箭矢般射向下山的小径···

    片刻后,一道青色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岳不群刚刚站立的悬崖边,清逸脱俗的道袍在风雪中轻轻飞扬,油然而生“渺渺乎羽化而登仙”之感,默默地看着山腰处岳不群那大雁般飘摇起落的身形。

    在崎岖山岩间随意纵跃着,岳不群似是感觉到背后的目光,猛地回首仰望,却见崖边空空如也。

    呵呵!

    心中一声轻笑,岳不群收回目光继续下山,却知道刚刚不是错觉,而崖边的食盒与酒坛已然不在···

    思过崖的山洞中,青袍身影随意的坐在一方大青石上,迫不及待的拨开酒坛泥封,咕嘟咕嘟的痛饮一气,才放下酒坛,抬袖擦了擦嘴角的酒渍,清奇濯瘦的脸颊满是享受的表情,眯着眼睛打了个酒嗝,“呃,好酒!岳不群这小子还算有点儿孝心,竟知道我老人家喜欢竹叶青!”

    风清扬年少轻狂时,也是豪迈好酒之人,只是后来功行渐深,性情收敛不少,但也仍旧偏爱名酒竹叶青。这些年隐于华山深处,饮食清淡,虽然偶尔酒瘾发作,风清扬便在华山厨房的酒窖偷喝一些。但那酒窖中平日只是存了些普通烈酒,如何及得上此次岳不群特意准备的顶尖竹叶青!

    腹内竹叶青带来燃起的火热稍稍消退,风清扬一手举坛再饮,另一手则是去拨开身旁食盒的盖子,却不禁微微一愣,随即停下了饮酒,转头望向食盒。

    五道精致小菜成梅花状排列,竟都热气腾腾,直似刚出锅一般!

    如此风雪呼啸的天气,热菜一刻钟之内就会变得冰凉,而岳不群从东峰宅院慢慢走来南峰思过崖,更在悬崖边静静站立了半个时辰,加起来至少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如此长的时间,单靠颤木食盒的廖至于无的保温效果,绝不可能让其中的菜肴一直热气腾腾,除非岳不群一直以阳和真气维持菜肴的热量!

    一时间,风清扬惊讶至极。

    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但风清扬到底饱经世事,心境沧桑,稍一回味,便隐隐察觉岳不群此举绝非单纯的孝敬之心,但个中三味,风清扬一时间也不能琢磨透彻,便懒得多想,只是觉得岳不群的心思愈发复杂诡秘,难以测度!反而更令风清扬在意是,岳不群能够在他眼皮底下不动声色的做到此举。

    身为当世绝顶高手,风清扬很清楚,若以真气维持食物的温度,大多数内功有成的高手,在全神贯注之下都能够做到,而所维持时间的长短则视其功力的深浅罢了。但是,要像岳不群今日这般,一边暗自输送真气维持菜肴温度,一边还漫步登山,悠哉游哉的欣赏雪景,更是持续一个半时辰不断,如此内功造诣,确非凡俗高手能比!

    风清扬抄起盘子上预备的竹筷,夹起两片酱牛肉慢慢咀嚼,在脑中将如今的岳不群与年轻时的自己暗暗对比一番,却不得不承认,无论武功还是才智,年纪轻轻就善使正合奇胜,能够力挽华山颓势的岳不群,可比当年只会四处潇洒,懵懂度日的自己强多了!

    至少,纵然同样熟悉紫霞神功,但自己在内功大成以前,即使功力已然极为深厚,也绝不可能如岳不群今日所表现出来的,将真气御使得如此随心随意,这须得心念神意博大精微,紫霞神功接近第二层圆满才行!

    可惜,紫霞神功注重修心养性,戒骄戒躁,讲究惟精惟一,渐合心如止水之境,而自己向来粗枝大叶,自在随性,与这太过精细的修性之功不怎么相合,练不练都一样!

    风清扬边想边吃,忽然觉得筷子不怎么顺手,一点点的夹菜太不痛快,就随手弃在一边,直接用手抓菜,大口喝酒,还都囔着:“菜倒是不错,色香味俱全,但就是太少了一点,岳不群这小子够抠的,有好酒也不多拿一些,一坛怎么够···”

    此时,岳不群正在与宁中则细细交待自己离开后,门中需要特别注意的一些事物。丝毫不知,他让手下花了大价钱才勉强搜寻来的一坛顶尖山西竹叶青,在风清扬嘴中却只落了个小气的评价。

    次日一早,岳不群与封不平、于不明、成不忧师兄弟四人下了山,在华阴城会和了五六十个充作华山外围弟子的精锐刀手,一行人尽皆乘马上了东面的官道,浩浩荡荡奔驰而去,扬起大片碎雪。

    洛阳王家,王艳霞一脸愣愣的盯着窗外的漫天飞雪,身旁的矮凳上的绣箩里随意的丢着一件大红衣衫,上面的鸳鸯花饰虽然还未绣完,却也现出一件秀美大气的嫁衣雏形。

    少女情怀总是诗。

    前些日子,王艳霞忽然得知父亲为她定了亲事,对方是与王家一样同为洛阳大豪的林家独子林震南。其祖父远图公还曾以一门辟邪剑法威震江湖,号称“三峡以西剑法第一”,创下了大名鼎鼎的福威镖局。纵然林家此时已然衰落,不复当年气象,却也是大大的富贵人家。而林震南身为家中独子,下一代家主的唯一继承者,听说也是少有的少年英雄,人品才德过人,正是理想中的良偶佳配。

    只是,王艳霞听闻了父亲乐呵呵的通知后,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此前,王艳霞并非没有幻想过自己的未来夫婿是什么样,但身为武林大豪的掌上明珠,王艳霞从小崇拜父亲,学着王元霸养成了一副沉稳大气的性子,颇有些女中豪杰的意味,若非生了个女儿生,还真有可能赢过两位兄长,从父亲手中得承王家基业。所以,王艳霞曾经很是期望,自己的夫婿最好是有点儿像父亲王元霸,带着几分类似“金刀无敌”的威武之气。 百度嫂索#>笔>阁 —剑出华山

    不过,自从遇到他之后,王艳霞不经意间发现自己对夫婿形象的要求有了不少变化。此前王艳霞颇为不喜小白脸似的公子哥,只认为他们中看不中用,没有父亲那般雄壮厚实的身躯,高强非凡的武艺,能够给她强烈的安全感。但是,这一切放在他的身上就很不适合,他英俊清秀,身材修长,却绝非手无缚鸡之力之辈,而是剑法精深的少年高手,父亲曾亲口承认武功已经不如他;他气质温和,谈吐儒雅,却绝非迂腐守旧的酸儒书生,而是机智开明,手段不凡的一派掌门,能够力挽狂澜,已经渐渐重振华山声威。

    他是那么的优秀,王艳霞从两个兄长口中听说过他一招击败青城派掌门余沧海的详细情景,深深震惊与他的武功剑法。还知道,从那以后,余沧海就回了青城山,埋头苦练武功,这几年来更是先后击败了蜀中数位成名高手,被誉为蜀中武林青年第一高手。尤其是,她印象中武功不凡的两个哥哥,半年前在蜀中遇上过余沧海,因为一些口角而动起手来,哥哥们以二敌一,却还是被余沧海轻易击败,落得颜面大失,可见余沧海武功进步之大。但偏偏教人惊诧的是,余沧海已经练成如此武功,却还是不敢踏入关中一步,更不敢去华山挑战他,一雪前耻···

    王艳霞和他见面的次数虽然不少,可也算不上多,仅有六七次,而且每次都是匆匆而别。好像他每次经过洛阳,落脚王家,都是身负要事,或是上京赶考,或是和父亲商议江湖事,只那次同她及两个哥哥逛了逛洛阳牡丹佳节的花市,算是难得的近距离接触。但是,从小受父亲的大男子价值观熏陶,王艳霞反而认为男人就该这样,以大事为重,志在四方,而非逡巡一地,沉迷于安乐窝或温柔乡。

    只可惜,他早已有了青梅竹马的师妹,更是在四个月前就成亲了。每当想到这里,王艳霞都不禁生出相逢恨晚的遗憾,也曾想要忘了他,遵从父亲为她做的选择,嫁给那个名叫林震南的青年俊杰,但是偏偏做不到。只要独自一人之时,王艳霞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他···

    “小姐···小姐···”丫鬟红朵儿忽然跑进来,急急的呼唤惊醒了正自出神的王艳霞,“华山岳掌门带着弟子们来了,老爷正在大门迎接呢,婢子从未看过···小姐,等等我啊···”

    不待红朵儿说完,王艳霞已经飞快的出了房间,提着碍事的裙角跑向大门···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