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六十八章 姗姗来迟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六十八章 姗姗来迟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诗经有云,嵩高惟岳,峻极于天。

    嵩山称中岳,分少室山和太室山两部,拥七十二峰,峻拔壮观,宁谧参差,为中华文明之千古名山。

    如今大雪纷飞,太室山一片银装素裹,巍峨寂静,但腊八节将近,山下的登封县却是仍旧一片熙攘。

    临北城门的李记酒馆中,坐着一大波附近的老酒客,推杯换盏,笑骂哄闹声不绝于耳。

    不多时,门口一群高冠博带的道士走过,大约四五十人,老少皆有,径直出了城门,顶着风雪奔向太室山胜观峰方向而去。

    “嘿!这大雪天,道士们还上山撞仙缘不成?”一酒客醉意上涌,囔囔笑谈。

    “可惜前些天计老三你还在外地,要不然就有眼福了。那天可是有三十多个年轻貌美的尼姑进城,第二天也跟这群道士一般,上了太室山···”邻桌的中年酒客一脸遗憾,好似在可惜没能再见到那群别有一番风味的尼姑。

    “哼!不知死活···”不远处的柜台后响起一声呵斥,满头白发的谢老掌柜脸色冷冷,像是丝毫不怕得罪客人,“那些女菩萨是你小子能够亵渎的么?她们可不是全都好脾气,你小子的舌头不想要啦!”

    那酒客已经三十好几,被老掌柜唤作小子却丝毫不敢生气,反而跟犯错的孩子一样,满脸的诺诺涨红,却又不甘的喃喃道:“谢伯,她们不就是一群尼姑么···”

    “你个爪洼子知道个屁,没看见她们都背着宝剑嘛,还是去的太室山胜观峰,那都是实打实刀头舔血的江湖人,很可能就是和胜观峰上的中嵩山派同为五岳剑派之一的北岳恒山派,武功高强,剑法出神入化,说削你舌头,剑锋绝不伤你嘴唇一丝半点儿!”谢老掌柜疾言厉色,狠狠的训斥着不知天高地厚的晚辈,眼中却闪过一抹儿惊惧之意,想是回忆起了某些可怕情景。

    “谢伯教训的是,小侄孟浪了!”中年酒客一听到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人,立时一脸后怕,生在嵩山脚下,纵然没学过武功,可也看到过不少少林寺和嵩山派的弟子,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凶悍之辈,与别的江湖人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血溅当场!只是,中年人只知嵩山上的少林、嵩山二派,却从未听说过什么五岳剑派,不由好奇的向老掌柜问道:“谢伯,五岳剑派都是些什么人啊,您老说一说,也让我们张张见识!”

    老掌柜瞪了中年酒客一眼,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才慢慢道来:“五岳、五岳,听名字就知道,是以五岳为根基的武林门派,分中岳嵩山派、东岳泰山派、北岳恒山派、西岳华山派、南岳衡山派,都是当世仅次于少林武当的一等一的武学名门,善使剑法。胜观峰的嵩山派就不必说了,前些天路过的女菩萨们就是北岳恒山派的人,而刚刚过去的道士们,道袍服饰堂皇华贵,应该是东岳泰山派的人,至于西岳华山派···”老头说着忽然一顿,目光直愣愣的望着门口。

    中年酒客正听得兴头,不妨突然中断,便向老头望去,正要催促,却发现了老头的眼神不对,不禁顺着老头的目光看向门口。

    又是一群五六十人路过,为首的四人尽皆一身潇洒的青色道袍,手提长剑,其后跟着五六十个劲装大汉,背负刀剑,在风雪中静静的行向北城门。

    今日已是腊月初七,明天便是腊八节五岳会盟之日。岳不群掐着点儿来到嵩山脚下,径直横穿登封城,慢悠悠的登上嵩山,到达嵩山派所在的胜观峰时已临近傍晚。

    按理来说,为了对盟主嵩山派表示尊敬,其他四派应该在会盟之日提前两三天到达嵩山才是,想华山派这样会盟前一日的傍晚才到,着实有些失礼,甚至可能被当作轻视嵩山。但岳不群故意拖延了出发的日子,让华山派成为最后一个到达的门派,自然别有深意,乃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而岳不群无意间从老掌柜口中听得,泰山派也只是刚刚上山,比他华山派早不了多少,却是他没想到的,至于泰山派故意晚到的原因,岳不群只稍稍沉心一想,便即明了,泰山掌门天门师兄为人刚正直爽,绝不会失礼,恐怕还是玉矶子、玉罄子、玉音子那些心思不正、贪权恋位之辈在捣鬼···岳不群不禁暗暗感叹几个老家伙们不自量力,竟然还想着五岳盟主之位!

    眼看胜观峰嵩山派的山门已近,宽敞的台阶左右各有六个暗黄劲装的年轻汉子值守,手持阔大黑剑,在漫天风雪中屹然肃立,气度森严。

    “左冷禅调教的好弟子啊···”岳不群低声感叹,身旁的封不平、于不明及成不忧点头赞同。岳不群知道,他们三个仅仅从表面上看出了前方六个嵩山弟子训练有素,气势不凡,但总不及岳不群自身紫霞神功有成,耳目聪敏远胜常人,片刻间却是从那六个弟子的身形体格、呼吸快慢等方面窥得不少隐秘——六人内力根基牢固,剑法有成,虽然还称不上高手,但无论在少林武当,还是各大门派,都可谓是重要的中坚力量。华山在之前的全盛时期,似这般精锐弟子也很难超过百人。

    此时六个嵩山弟子自然也发现华山派一行人,却犹自一动不动,直到领头的岳不群师兄弟踏入山门十步范围内,才齐声高唱道:“华山派岳掌门到!····”随即其中一人快步上山去通报,另有一人迎上岳不群一行,恭敬的在旁指路···

    如今的嵩山派虽然已有五岳盟主之名,且势力膨胀飞快,但与原著笑傲开始时堪比少林武当的隆隆威势还相差甚远,嵩山弟子们也没有那种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姿态,在接待五岳的其他各派的同门时,表现的很是有礼有节。

    这晚,岳不群便见到了其他四派的主要人物,嵩山左冷禅、费彬、陆柏、丁勉等师兄弟,恒山定闲、定静、定逸,衡山莫大、刘正风,泰山的天门、天松、天柏、玉矶子、玉罄子、玉音子、玉钟子。

    众人彼此之间以前见面不多,甚至有的连话都没说过一句,但五岳同盟已久,各派明里暗里纵然偶有勾心斗角,却也并不影响五岳同气连枝,进而共抗魔教之攻势,退而同御少林武当之压制的共识,各人倒是都抱着一副愿意与他派师兄弟深交的亲和之态。更兼此次是左冷禅登上盟主之位后的初次会盟,自然竭力展现一派盟主的气度,不仅对泰山、华山两派姗姗来迟之事丝毫不提,还在众人之间热情介绍,让每个人很快就对他派之人有了大致了解。

    晚宴上,几杯酒下肚,性格相投之人便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相互吹捧,一派融融洽洽之景。

    对此,岳不群并不意外,甚至场中同样心思颇深的左冷禅、莫大、定闲等人也都见怪不怪,依旧从容应酬。毕竟,今日众人初聚,并没有谈及与各派利益相关之事,没有门派矛盾的掣肘,诸人自然可以随意相交。

    在岳不群看来,如今的各派高手们都还年轻,甚至可以说还有些稚嫩,大多人都颇为锋芒毕露,不懂得隐藏。而岳不群特别关注三人,左冷禅气势雄浑,霸气隐现,已经初具一代枭雄气质;莫大沉默寡言,不温不火,深谙藏拙之道;定闲仪态沉静,面色慈和,佛学修为颇深,平淡的眼神中时有智慧灵光隐隐一闪而逝。除此之外的诸人,有的沉稳大气,如嵩山陆柏;有的急躁直率,如恒山定逸、泰山天松;有的刚正有礼,如泰山天门;有的阴蛰狠戾,如嵩山费彬;有的道貌岸然,如泰山玉矶子、玉罄子;有的平淡温和,如衡山刘正风、恒山定静、泰山玉钟子等等。

    其他人还自罢了,但岳不群颇为意外的是,后来痴迷音律,创出笑傲江湖曲的刘正风,此时却仍旧与自家沉默寡言的师兄莫大相处甚好,亲密无间。

    也不知后来二人是怎么闹了别扭,不会是刘正风喜新厌旧,只见新基友曲洋笑,不见旧基友师兄苦,才因爱成恨的吧?岳不群暗暗腹诽···

    次日一早,各派齐聚嵩山正堂,一时熙熙攘攘,怕不是有近千人,好在嵩山派本就人多,聚会用的厅堂颇大,此时倒也不见拥挤。左冷禅为盟主,上座居首,背后陆柏、丁勉肃立左右,岳不群、封不平及其它四派的掌门、长老也分区就坐,弟子门人侍立于后。

    待众人坐定,自有嵩山弟子为各派掌门、长老送上腊八粥,左冷禅举粥而起,一脸微笑,“寒冬腊月,还劳诸位五岳天门跋山涉水而来,左某无以为敬,只得一碗腊八粥聊表寸心。此粥乃是以我嵩山秘方熬制,佐有数十种名贵药材,于我等习武之人,能够补益精元,调和五气···”

    忽然,下方天门身旁的玉矶子亦是举粥而起,高声喝应:“谢盟主厚爱!”说完将碗中热腾腾的药粥一饮而尽。

    其他三派诸人见此,若不是知晓前些年泰山派争夺五岳盟主一位时败于嵩山派之手,两派颇有嫌隙,几乎都以为玉矶子是左冷禅安排的托儿。

    却不知,左冷禅首次发言就被玉矶子肆意打断,心中正自恼怒,但玉矶子此举最多是“热切”了些,算不得太过失礼,左冷禅也不好计较,正要再次开口,却不想玉矶子已经饮完了药粥,复又抢着说道:“果然好粥!只是···左盟主此次招唤我等前来嵩山一会,怕不是就为了这一碗粥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