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七十章 比武斗剑(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章 比武斗剑(一)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人多口杂,众人相继出言之后,意见不合,遂争执渐起,吵吵嚷嚷。

    泰山玉矶子师兄弟想要华山或恒山打头阵,去探一探左冷禅如今的武功,岳不群师兄弟自然不傻,根本不上当。原本脾气刚直火爆的定逸倒是跃跃欲试,想与左冷禅切磋一番,但她师姐恒山掌门定闲,却是个明白人,怎会让她平白给玉矶子等人利用,便拦住了不安分的小尼姑。玉矶子等人又转而怂恿衡山莫大和刘正风去试探左冷禅,却不想他们师兄弟二人此时虽然年轻气盛,有心将衡山派发扬光大,但却都少年老成,只是平日里一个沉默寡言,一个谦虚内敛而已,两人根本不受玉矶子的激将和挑拨。

    好半响,还是泰山天门看不过自家师叔们畏畏缩缩的软弱嘴脸,断然高声道:“众位既然意见不一,不妨还是按照我五岳的老规矩,比武斗剑,胜者统领五岳,对战魔教任我行!”

    场中众人一时无声,似在迟疑,或是不想当出头鸟。倒是天门身旁的玉矶子、玉罄子师兄弟齐齐面露不悦,合着他们二人废了半天唇舌,却被天门一句话打回原形,由此越发忌恨天门。

    片刻,还不待正在相互交换眼神的四派主事人统一意见,上首的左冷禅却是忽然站起,高声应喝:“天门师弟此言有理,我等武林中人论事,空口大言怎及得刀剑拳脚管用。五岳盟主之位合该有能者居之,在座诸位只消有人胜得过左某人手中铁剑,这盟主之位左某自当拱手相让。若是无人胜得左某,那明春与魔教之战,诸位当以我嵩山派马首是瞻,不得推诿!”

    下方诸人闻言,尽皆目光闪烁,随即玉矶子甩了甩拂尘,一咬牙道:“左掌门痛快!”自从他们师兄弟几人数年前相继败于左冷禅之手,失了继承五岳盟主的机缘,自然大为不忿,狠下心苦练武功,确是进步斐然,倒还真有与左冷禅再争雌雄之意,只是不愿第一个上场,平白让别派高手窥得虚实罢了!

    有了玉矶子出头,其余诸人或是窃喜,或是坚定,但都毫不迟疑的接着道:“左掌门英明!”

    眼看诸人像自己预料中的那样,都同意比武斗剑决胜,左冷禅心下暗喜,自忖一身嵩山剑法冠绝五岳,无人可敌,定可稳坐盟主之位。却忽然见到下方的岳不群和莫大依然面无表情,似是同样早有定计,又念及他二人明显是四派中武功最高者,对自己威胁最大,左冷禅不由心思微沉,但此时容不得多想,便即高声宣布:“如此,我等便前往校场,各派高手逐一上场,比武斗剑决胜!”

    众人在左冷禅的引导下,熙熙攘攘的行向嵩山弟子们平日习武校阅的大校场。虽说嵩山有历史悠久的封禅台,但封禅台废弃已久,破败不堪,根本不敷使用。而如今嵩山派的实力虽然已颇为雄厚,但还没有那么多余财浪费在修缮封神台上,所以左冷禅没有提及封禅台,众人也并不意外。

    嵩山校场平坦大气,长宽至少千余步,足以容纳一两千人同时演武,兼且青砖铺地,巨石为台,四角还备有一重重古朴粗犷的兵器架。放眼环顾,很是威武不凡,恢宏肃杀,岳不群从中感受到左冷禅近乎狂妄的自信,以及气吞山河的磅礴野心。

    校场中央留出十丈方圆的空地,五岳各派陆续环绕而坐。

    咚咚咚···

    震耳欲聋的浩荡鼓声蓦地降临,阳刚之气啥时塞满众人心怀,不禁热血翻涌,渐渐静默下来。

    左冷禅手臂浑然一扬,轰鸣的鼓声戛然而止,场中一时静极,落针可闻。随即挥臂直指中央空地,左冷禅面色肃然,雄浑一喝:“诸位,请!”

    似是被鼓声激起了战意,本就性烈如火的定逸毫不犹豫的起身上前,似男子般豪情一笑:“小妹定逸就不客气啦!···哪位师兄前来赐教?”随即大步走进场中,提剑静候,只是小尼姑一双锐利的眼睛却总是不断扫向左冷禅、岳不群及莫大三人,邀战之意不言自喻,好似知道三人很可能是此间武功最高之人一般。看得她师姐定闲暗暗摇头,颇有些后悔将自家对各人武功深浅的猜测告诉她。

    但左冷禅、岳不群、莫大尽皆心思深沉之辈,又怎会贸然应战,便都施施然稳坐不动。莫大身旁的刘正风正要起身应战,却不防岳不群身后的成不忧抢先一步,飒然一喝:“定逸师姐,小弟成不忧前来领教!”

    铿锵一声剑鸣,成不忧长剑出鞘,微微斜指,以华山基础剑法中向对手致敬的“苍松迎客”为起手式,“定逸师姐,请!”

    定逸也不是过于客气之人,同样摆出恒山剑式,“成师弟,请!”

    唰唰···叮叮叮···

    比剑一开始,成不忧没两招,就从华山基础剑法转为他最擅长的狂风快剑,霎时间一剑化百,身随意动,疾速绕着定逸团团游走,连环出剑。

    如此一来,定逸只用恒山基础剑法自然有所不足,便也转用恒山的上乘剑法——万花剑法。而且,万花剑法以圆转为形,绵密见长,暗含阴柔之力,虽然凌厉不足,但却最是善于防守。此时定逸一经用出,便即招招成圆,剑光徐徐扩散,如重重叠叠的莲花绽放,将成不忧的连绵不断的犀利剑光牢牢挡在剑圈之外,随即更偶有剑招出其不意的反击。

    狂风快剑虽然迅疾凌厉,但也颇耗内力,属于速战速决一类的武功,最不怕硬碰硬的对攻,反而能够借助对手攻击的力道更快的变招出剑,但遇上类似万花剑法这般绵密严谨的阴柔武功,就有些隐隐受制的感觉。好在凭着迅疾的速度,成不忧也不虞被定逸乘隙反击,只是每每触击定逸的长剑,就如陷泥淖,无处着力,却会有一股如针扎般的尖锐劲气顺着长剑反袭回来。成不忧知道,这是恒山秘传的“绵里藏针”诀,不触无碍,触之反击,而且力道随触犯的力量越大便越强。好在成不忧玄门内功根基扎实,狂风诀已颇有火候,全力御使真气,也能抵挡无遗,不致受伤,只是内力消耗更快,不由颇为苦恼。

    毕竟是第一场比斗,各派高手都很是关注,细细揣摩二人的剑法路数,与各自印象中的华山、恒山剑法相比对,试图窥得二派剑法的些许精髓。

    数十招过后,定逸、成不忧二人尽皆额头见汗,显然功力消耗不轻。一个仍旧迅疾进击,一个亦防守反击,局势看似与开始时并无不同,但场外眼力高明如左冷禅、岳不群、莫大、封不平、定闲几人者,都已暗暗感觉到定逸将败。只是大多不甚看重两个年幼师弟妹之间的比试,不动声色罢了!而定闲看着定逸越来越勉强的咬牙坚持,不禁微微摇头,外人只知定逸气力无以为继,即将败退的表象,但她身为定逸朝夕相处的师姐,却是很清楚,定逸之所以会败,并不是因为剑法或功力不如成不忧,而是因为恒山秘传的“绵里藏针”诀!

    恒山虽属佛门,但女尼们气力本就不如威猛男子,便不适合修习佛门主流的阳刚雄浑武功,所以恒山武功更偏近道家流派的阴柔风格,剑法亦是防守反击,守则绵密不绝,圆润严谨;攻则出其不意,避实击虚。如此,于实战威力而论,恒山剑法不免凌厉不足,难以有效制敌,因而绵里藏针诀便即应运而生,以弥补不足。

    此诀顾名思义,就似棉团里藏着钢针,轻轻碰触则如触软绵,丝毫无碍,而一旦用力触击,则必绵尽而针现,自然受到针扎般的反击,用力越猛便受伤越重。若就运劲使力而言,此诀便已是对阴柔劲力的一种高深的御使之法。不仅仅如此,这绵里藏针诀更精妙的是,心法立意于佛家因果报应、业缘自作、善恶由心的修行至理,若有佛法精深,澄静空灵者运使此诀,阴柔劲气便如臂使指,自然而然意于气合,不仅功力消耗极低,而且威力与常人运使时绝不可同日而语。

    恒山三定,若论剑法天赋,必属年龄最幼的小师妹定逸最高,剑法进境最快,但要论佛法修为,却又是脾性刚直火爆,嫉恶如仇的定逸最差。而似定逸这种比较极端的心境,本就与绵里藏针诀的心法意境相差甚远,若非其内心柔善高洁,慈悲萦绕,恐怕连绵里藏针诀的入门都难。就算如此,每当定逸勉强催动绵里藏针诀之时,不仅威力差强人意,而且真气、精神都消耗极快! [miao&bige].  首发

    果不其然,待二人交手过百招之后,定逸出剑越发力不从心,随后便被成不忧窥得一个间隙,一下挑飞了定逸手中的长剑。

    “师姐承让了···”诚恳的抱拳一礼,成不忧胜得艰辛,自然不为己甚。

    虽然输得很是不甘,但定逸到底性子直爽,只是臭着脸扭过头,“成师弟剑法高明,定逸输了···”

    场外的定闲看着师妹一贯好面子的表现,不由放下心来,知道师妹并未因此灰心丧志,小受挫折也好!

    成不忧功力消耗不轻,自忖无力再战,便干脆的拾起身旁的长剑,双手送还给定逸,随即二人齐齐出场,各自回座。

    见此,左冷禅、岳不群、莫大面无表情,在他们眼里,成不忧和定逸功力尚浅,剑法亦未脱稚嫩,仍有不少照本宣科的僵硬,不能变化由心,而这场比斗也只能算得上中规中矩,属于华山剑法和恒山剑法的标准对抗赛···

    但在泰山玉矶子、玉罄子师兄弟二人眼里,比斗的二人年纪轻轻,剑法造诣已然不低,实属天资过人之辈,只需再有十年苦练,必然都是独当一面的掌门一级高手。可不能任由他派大出风头,念及于此,玉矶子若有深意的扫了师弟一眼,玉罄子立时会意,起身来到场中,“刚刚让华山和恒山拔了头筹,接下来不妨由我泰山领教领教衡山剑法!呵呵···”玉罄子抚须一笑,“倒也有十多年不曾见识过衡山剑法了,莫大、刘正风,你们谁来让贫道开开眼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