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七十二章 比武斗剑(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二章 比武斗剑(三)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须臾间已过了二三十招,众人眼看丁勉、玉音子斗得难分难舍,不分上下,大都以为两人武功在伯仲之间,还有得苦战。但左冷禅师兄弟及岳不群却知晓,丁勉此时能与玉音子斗成平手,本身就已经算是占了上风,甚至可以断言丁勉必胜了。只因玉音子已然双手兵刃齐出,而丁勉仅仅是右手施展嵩山剑法,空着的左手却未施展其最擅长的嵩山拳掌之法,但这点玉音子显然并不知道,也没有刻意防备。如此,一旦丁勉窥得良机,突然出掌袭击,玉音子势必猝不及防,落败也是应有之理。

    而岳不群之所以知道,便是在“未来”的嵩山十三太保里,丁勉位列第一,号称“托塔手”,而不是“xx剑”,就足以说明他的拳掌功夫更胜剑法。

    嵩山派的上乘掌法仅只一门大嵩阳神掌,初创时乃是名副其实的一路阳刚掌法,简练凶狠,威猛无俦,但经历代嵩山派高手增补,虽然精义兼容并蓄,招式变化无穷,却也成了一门“大杂烩”,甚至拳法、掌法、爪法、指法夹杂不清,于各人修炼及实用性而言,不免招数太繁,变化太多。因此,后来的嵩山弟子,大多从中选择适合自身的那一部分,着重修炼,再结合各人的江湖实战及武学见识,渐渐形成契合自身的一路手上功夫。虽然所有嵩山弟子的拳掌功夫大体上仍都称作大嵩阳神掌,实际上各人所练所悟不尽相同,甚至某些理论或招式还大相径庭,截然相反。而如今的嵩山高手中,掌门左冷禅最擅剑法,但在大嵩阳神掌上的造诣亦是不凡,且风格随其剑法,走的是雄浑刚猛,森严霸道之路;其次便是丁勉,取大嵩阳神掌的沉稳浑厚招式,攻敌时气力聚于双臂,拳掌交替或相合,势大力沉,遂被江湖中人称为“托塔手”;陆柏取其灵动迅捷,善于掌指互化,劲力犀利,遂称“仙鹤手”;费彬取其阳刚炽烈,遂称“大嵩阳手”;乐厚取其阴阳变化,左右掌力分为寒热两极,遂称“大阴阳手”···

    熟悉丁勉的左冷禅等人很清楚,丁勉掌随其人,沉稳隐忍,惯于谋而后动,要么不发掌,要么窥准时机,发则必中。

    此时的丁勉自然是后一种情况,一直空着的左手看似闲散无用,实则早已暗暗蓄满真力,引而不发。因为玉音子毕竟使得是双手武器,一刚一柔两相配合之下,攻击时虽然不免力分则弱,但防守时却也前后呼应,不易失手。丁勉也知道,他的拳掌功夫虽然胜过剑法不少,但也没有绝对优势,而对上玉音子这般比他功力稍胜一筹的高手,只能依仗第一掌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若是第一掌未能击中玉音子,或被其挡住或躲开,那么失去突然性的第二掌、第三掌···必然更难击中对方。到时,二人可真要长久的苦战僵持,丁勉的胜算就未必及得上玉音子了。

    眼看双方交手已满五十招,丁勉仍旧未曾寻得最佳出掌时机。而嵩山剑法猛则猛矣,对丁勉自身气力的消耗也自颇快。反之,玉音子以轻灵长剑及柔弱拂尘搭配,明显更长于持久战。此消彼长,丁勉功力不及玉音子的劣势正在一点点放大!

    此战乃是嵩山派首战,丁勉势在必得,而玉音子更是急于挽回泰山上一场的败势,同样败不得。但眼前的僵持却让双方都无法忍受,玉音子勉力再提一分功力,本来左手时发时收的拂尘随即加快攻势,从刁钻的角度频频出击,似银蛇腾飞,或缠绕,或抽打,尽力封死或打断丁勉的刚猛剑招。

    丁勉立时落入下风,本想强行爆发真气,挽回颓势,却似忽然想到什么,不仅没有加力,反而不动声色的渐渐收缩攻势,转而被动防守。

    如此一来,在玉音子眼里,丁勉此时大约是真力不济的表现。他也想过这很可能是丁勉的示敌以弱之计,但想到丁勉如今不过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就算习武的天资不差,内力又能深厚到哪里去,能够猛攻猛打如此之久才渐渐后劲不足,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年轻高手了!因此,玉音子又暗暗加紧攻势,右手的长剑接连施展泰山剑法中的精妙招数,令剑招被拂尘牵制的丁勉防不胜防,数次险些中招受伤。

    忽然,玉音子长剑震动,剑气勃发,猛然罩住丁勉胸口的七处大穴。

    丁勉立时面色大变。五岳联合已久,各派对其他四派的剑法或多或少都有所研究,丁勉只一眼就看出,玉音子这般动作,乃是泰山剑法的精华剑招——七星落长空出手时的征兆,后面接踵而来的必是不可揣测的夺命一剑。

    此时的最佳应对方式便是以高强的轻功连连倒纵辗转,才能险险避开。但是,嵩山剑法、拳掌功夫都不差,却偏偏因为武功路数走的是大开大合、雄浑刚猛之道,虽然也讲究与人交手时的进退腾挪之步伐章法,却从不重视太过灵巧的纵跃轻功,所以嵩山弟子大多轻功平平。这点平日倒也无碍,而一旦遇到类似丁勉此时的困境,不免有些捉襟见肘,难以应付。

    闪躲既不可取,便无需去躲!

    丁勉近年来频频跟随左冷禅扩充嵩山势力,江湖争斗经验很是丰富,此时瞬息间便看清自身局势,自然知道何为最有利的选择。

    眼中寒光一闪,丁勉不退反进,右手的沉重阔剑当胸直刺玉音子,同时蓄势已久的左掌悍然出击。

    黑阔长剑未至,沉重刚猛的剑势就已压得玉音子须发纷扬,紧随其后的雄浑掌力更让玉音子脸色大变。毕竟已经混迹江湖数十年,见识不差,玉音子如何还猜不出丁勉之前的险恶用心。自二人交手至今,丁勉所施展的数十招嵩山剑法,竟没有一招及得上这一掌对他造成的强烈威胁感!

    在最为不利的时刻,丁勉不仅毫不犹豫的用出了他赖以取胜的底牌,还出乎玉音子预料的使用了同归于尽的打法。

    若是继续用出“七星落长空”的后着,玉音子有十成把握能够将丁勉一剑穿胸,但因集中功力施展七星落长空的剑招,左手的拂尘不免有些迟缓无力,玉音子自身便极可能只来得及避开丁勉右手的长剑,而被丁勉左手一掌击实。

    从丁勉左掌的烈烈掌风看来,一旦中掌,玉音子自忖,就算勉力运气护住胸腹,也会毫无悬念的被震段肋骨和心脉。

    玉音子可不想在这场比斗中丢掉性命,就算与人同归于尽也不行。于是,玉音子果断的变招了。身形微矮,右手蓄满真气的长剑划圈横扫,斫向丁勉的黑剑,同时左手的拂尘连连抖动,微微蓄力,银丝便如灵蛇般蜿蜒缠向丁勉左掌后的手腕。

    丁勉见此,目光微微闪烁,动作微不可察的一晃,却仍旧保持攻势,似是果真后劲不足,无法变招。

    “铛!”

    两剑相交,爆出一声闷响,玉音子却是勃然色变,旋即目露惊骇!

    不是因为丁勉剑上的劲力太强,反而是丁勉的剑上毫无力道,黑阔的长剑在双剑交击后直接被玉音子的长剑一下击飞。继而玉音子蓄满真气的长剑收势不及,斜斜甩开,竟使其胸腹要害的空门大开!

    与此同时,玉音子左手的拂尘银丝却实打实的缠住了丁勉的左腕,其中蕴含的坚韧真气同时侵袭而至。但丁勉的拳掌一挨击出,为增强臂力,本就在肘部以下的小臂上也布满真气。霎时间两股真气相激,丁勉手腕的肌肤立时充血变红,而拂尘的银丝亦随之紧绷,虽然旋即“啪啪啪”炒豆子般断裂了一小部分,但也有效的引偏了丁勉掌势,令其雄浑掌力击在空处。

    只是,让玉音子绝望的是,丁勉弃了长剑的右手已经化掌击来,磅礴掌风压得他胸中气息一滞。而他右手的长剑却才刚刚卸去惯性的劲力,根本来不及回防,只得眼睁睁看着丁勉的手掌携着猎猎劲风,狠狠击向他胸口的膻中穴!

    生死一瞬,玉音子的脑中不禁一片空白。

    “哗呼呼···”

    玉音子预想中的剧痛并未传来,只是一身衣衫被劲风吹的蓬勃欲飞,通体透凉。不由低头一看,丁勉的手掌竟堪堪止在他膻中穴前三寸处!

    “···多谢前辈承让!”丁勉干脆的收掌后退。如今不过是同盟间平常的比武斗剑,而非仇敌间的生死搏杀,丁勉当然不会当真一掌毙杀玉音子,就算只将对方击成重伤,也会引得四派齐齐对对嵩山派口诛笔伐,有碍于左冷禅之后的计划。丁勉身为左冷禅手下的头号大将,自然知道轻重。

    玉音子猛然惊醒,随即满脸通红,心中更是愤恨,但对方既然手下留情,大庭广众之下,玉音子也只得故作洒然,“丁师侄好手段,玉音子败了!” [miao&bige].  首发

    “玉音子前辈过誉了···”此时自有场外的嵩山弟子拾回黑剑,送还丁勉。二人心思各异,也懒得多做客套,便即齐齐退出场外。

    接下来五岳的众多年轻高手一一登场,各寻对手搙战,胜故可喜,败亦无忧,似是将此次比武斗剑当作以武会友的难得聚会。就连一向稳重的封不平,也难得的主动向丁勉邀战,最终罕见的以平手结束。

    但是,左冷禅、岳不群等五个掌门毕竟身份不同,不能随意出手,只能含笑看着门中的师兄弟们豪情澎湃,随意上场撒泼。

    直到日过中天,左冷禅仿佛耐心耗尽,朝着身旁的陆柏使了个眼色。

    陆柏立时会意,从容走进场中,对着恒山派方向抱拳一礼,微笑朗声道:“早闻恒山定闲师姐佛法精深,剑术更是不凡!陆柏不才,特来讨教一番!”

    此言一出,场外兴致勃勃的众年轻高手们登时笑容消散,面色渐渐严肃起来,就连岳不群、莫大也不经意的目光闪烁,扭头关注着恒山定闲的表现,同时心思连转。

    左冷禅,你到底是忍不住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