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七十四章 比武斗剑(五)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四章 比武斗剑(五)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丁勉败北,众人皆以为左冷禅逐衡山派出局的计划受挫,不禁纷纷暗自揣测左冷禅下一场会派出嵩山哪位高手出战,是陆柏?···费彬?···还是他自己?

    正在此时,场中的莫大忽然开口:“此战幸得丁师兄谦让,莫某胜得惭愧,已无力再战,我衡山就此退出···”说完不待众人反应,便自顾自回了衡山派的位置。

    各派主事人一时面面相觑,不知莫大既然胜了丁勉,为何不乘势挑战左冷禅,与其一争长短?

    只有莫大自己知道,他之前本也信心满满的欲要先败丁勉,再战左冷禅。但与丁勉一战中,虽然未满四十招便已将其击败,却也让莫大全力以赴,再无一丝一毫的保留,已是他一身武功剑法催发至巅峰的战力!然而,丁勉既败一招,本该连受他一十二剑,但他竟仍有余力强行脱出他的剑势范围,只受了七剑,因而战力犹存!严格算来,只是输了半招。由此可见,丁勉的武功只恰恰比他逊色毫厘之间的“一丝儿”。

    而莫大早有耳闻,嵩山左冷禅的武功比其师弟们高出一筹,绝不是“一丝儿”。就算江湖传闻有所夸大,但左冷禅能够稳坐嵩山掌门之位,牢牢压制住麾下的师弟们,那他的武功也最少比丁勉等人高出半筹,亦非“一丝儿”可比!

    略一思忖,莫大便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很可能差了左冷禅半筹到一筹。更何况,他刚刚击败了丁勉,破了嵩山派的常胜之势。若是接下来是左冷禅亲自上场,为了挽回嵩山派的颜面,左冷禅一定会力求以最少的招数、最短的时间击败他。到时,他可不一定能够像丁勉一样撑过三四十招···而一旦他在一二十招之内败北,不仅于他个人名誉有损,就连衡山派的声威也会像恒山、泰山那般一落千丈!

    莫大生性孤僻隐忍,此时第一个想法便是避实就虚,以图将来,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退出此次会盟之争。

    对于莫大的“谦让”,各派年轻气盛者,如定逸、刘正风、成不忧、天松等人或许有些不解,但深谙政治智慧者,如左冷禅、陆柏、岳不群、封不平、定闲、定静、玉矶子、玉钟子等人,却是能够隐隐猜测到莫大的几分心思。

    左冷禅看着莫大,意味深长的轻轻一笑,便接着思考如何压服他称霸五岳的最后障碍——华山,或者说是岳-不-群。他有他的自信,他嵩山派今日既然能够压服衡山,日后同样也能继续死死的压制衡山,甚至将其吞而并之···

    此刻,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反正岳不群是有点儿骂*娘的冲动。他万万没想到,之前还对挑战左冷禅跃跃欲试的莫大,竟然在击败丁勉之后,态度立即跳水大逆转,直接萎了!如此,华山已经不得不直面嵩山的全部压力···

    看了一眼衡山方向,岳不群心下冷笑,莫大到底是气量不足,目光短浅。岂不知,如今他只以为他自己接掌衡山不久,未能厚积薄发,羽翼未丰,故实力不足以与左冷禅争锋,但却没看到左冷禅同样是尚属潜龙在渊,其麾下众师弟亦是雏虎幼狼,爪牙未及大成!兼且左冷禅雄心勃勃,手段不凡,单论领袖能力已经甩了沉默寡言、孤僻邋遢的莫大不止一条街。若干年后,莫大的衡山派可能会稍见起色,却未必会比如今强出多少,但左冷禅的嵩山派却是一定会成几何倍数的膨胀壮大!必然随之增长的,还有左冷禅的野心,那时莫大及其麾下的衡山将何以自处?···是不甘不愿的臣服?···还是在无力的反抗中被摧毁?

    岳不群稍稍酝酿一下表情,随即肃然起身,望着左冷禅,拱手正色道:“嵩山上有左师兄英明神武,德才兼备,下有丁师兄、陆师兄、费师兄一众臂助武功高强,侠肝义胆,可谓人才济济,声威赫赫,为江湖正道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若由左师兄执掌五岳,必能率我等五岳英豪扫平魔教,理清妖氛,光大我五岳剑派,匡扶武林正道,还江湖一个朗朗乾坤!”本来岳不群很想说些“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称霸武林”、“执正道牛耳”之类更“豪气磅礴”的话,可惜那些话都与如今身为武林正道魁首的少林武当犯冲,容易被有心人利用,岳不群只好反复斟酌,尽量说些不痛不痒的···

    稍稍一顿,岳不群抱拳转身对着各派方向环礼一周,对着众人郑重言道:“岳某及麾下华山众弟子一如往昔,坚决支持左师兄为五岳盟主!左师兄旦有所命,岳某身先士卒,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还请诸位掌门、长老,以我五岳除魔大业为重,摒弃一家一派之私,全力襄助左师兄!···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本以为接下来华山与嵩山会有好一场龙争虎斗,就连左冷禅都做好了与岳不群单挑的准备,却不想华山派的态度变化比莫大之前的表现更诡异,简直是惊天大跳水!

    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至于岳不群貌似诚恳的一番话,众人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忽略。笑话,华山身为五岳前盟主,竟然说你没有觊觎盟主之位的想法?···傻子才信!

    左冷禅脸色变换数次,最终目光一定,眼底深处不经意间隐隐闪过些许狠厉,旋即悠然起身,哈哈一笑道:“岳掌门过誉了,左某愧不敢当···早闻岳掌门智计不凡,一身华山剑术更是出神入化,左某是自愧不如啊!···依左某之见,这五岳盟主之位,匡扶正道之路,任重而道远,舍岳掌门之外还有谁能当之?”

    “左兄此言差矣!”岳不群暗暗腹诽,要是我跟你左某人一样,手下有十多个心腹师兄弟的高手,有一两百号精锐弟子,我肯定愿意接下盟主之位。现在嘛,若我真的坐上五岳盟主之位,恐怕华山也会被你们四派逼着在明年与魔教的大战中打头阵。实力强的打头阵叫先锋,实力弱的打头阵,呵呵,只能是炮灰了!···那真是嫌华山死的不够快!

    “岳某何德何能···”岳不群笑笑,继续推脱。

    “诶···不然不然,岳兄何必自谦,”左冷禅抬手止住岳不群的话头,心里实在是万般不愿与他一直磨嘴皮子,干耗时间。在左冷禅看来,岳不群绝不可能没有执掌五岳之心,他现在表现的如同谦谦君子一般,推崇自己为五岳盟主,无非是他没有把握在比武中胜过自己,便学着莫大明哲保身,或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想以言语拿捏自己···未免夜长梦多,还是尽快迫岳不群比武的好!到了擂台上,任你千般诡计,我只一剑破之!心思百转,左冷禅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正色言道:“此前数年间,岳兄挽狂澜于既倒,华山再兴之势已显!凡此种种,在座诸位都看在眼里,还有谁会怀疑岳兄的才能不足以胜任我五岳之盟主?···岳兄此时坚辞不就,该不会是是畏惧魔教势大,不想为我五岳出力?”

    岳不群心里不屑,脸上却是恰到好处的变了变色,慨然驳斥:“左兄何出此言?我华山自立派三百年来,向来洁身自好,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为铲除魔教妖人,我华山弟子二百年间死伤无数,血流成河,从未有过畏敌不前之人!而今岳某及麾下弟子,身为武林正道之一,更是早已决心为五岳诸位英烈报仇雪恨,誓与魔教贼子血战到底!只消左兄一声令下,岳某及麾下华山众弟子立时奔赴河北,不与魔教贼子战至最后一人绝不罢休!”

    左冷禅明知岳不群是在演戏,但却不得不高声赞道:“华山高风亮节,岳兄亦正气凛然,我等自是万分佩服!只是···”左冷禅话题一转,面向场外众人悠然而道:“魔教妖人虽然行事卑鄙,令人不齿,但其教中着实有些武功高强之辈。东方迷、向问天、曲洋等人暂且不论,那大魔头任我行却是我等不得小心应付的头号大敌!其人一身不世武功,威震南北,可谓魔教现今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不知,岳兄以为然否?”

    岳不群颌首应道:“左兄所言甚是!任我行率众南征北讨多年,击败过诸多江湖帮派及成名高手,其人英勇善战,武功极高,自是无需置疑。此番他若是成功一统魔教,必然气势高涨,魔焰更炙,绝非易与之辈!···不过,我五岳历来顺天应人,匡扶正道,自有天助,如今更是降下左兄如此绝世雄才于我五岳,正当为大魔头任我行之敌···”

    “不然、不然···左某还有些自知之明,恐非任大魔头敌手···”左冷禅连连摇头,正色道:“非是左某妄自菲薄,或是贪生怕死,不愿为五岳出力,实是左某能力不济耳!左某纵然于嵩山剑法上有些许心得,但怎及得上岳兄一身当世无双的华山剑术!若由岳兄领袖五岳,击败任我行自是不在话下!”

    “左兄此言着实令岳某汗颜!不知内情者,定然以为岳某狂妄无明,不知天高地厚!”岳不群心知,莫大既已避战,若是华山随之避战,便四去其二,嵩山若只仅仅击败了恒山、泰山两派,那左冷禅借机立威,掌控五岳的谋划必将付诸流水!所以,此番左冷禅无论如何也会逼自己决斗,并以击败他来压服华山!不过,与左冷禅对决,本就是他谋划中的一环,这一番推脱虽是必须,此时结束,却也是恰到好处···“左兄学究天人,既能将嵩山诸多剑法整合为快慢十七路剑法,想必一身剑术早已炉火纯青,臻至化境!我五岳英豪虽多,但舍却左兄,又有何人能够有此非凡造诣?若是左兄都不愿对战任我行,我五岳又有何人胆敢接战那大魔头?”

    “岳兄!”左冷禅猛然高声一喝,实是耐心耗尽,目光愈发沉凝,“正邪大战将近,事关我五岳之生死存亡,还怎容得你我如此推三阻四?···不妨我二人各出全力比斗一场,胜者必是五岳之首,自当接战任我行!”左冷禅说着看向其他三派诸人,沉声问道:“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稍一沉默,玉矶子却是眼珠一转,立即高声回应:“左掌门高见,胜者合该为五岳第一高手!为五岳大业计,还请岳掌门毋需迟疑,速速决断!”

    定逸附和道:“还请岳师兄出手,一展华山剑术风采!”

    莫大与定闲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瞬间完成了意向交流。定闲道:“阿弥陀佛,正邪大义为重,想来岳师兄心中早有决断!”

    莫大嘶声道:“岳师兄既有达才,何须过于自谦!···还请放手一试!”

    见此,岳不群心下一喜,暗道:总算都开口了,怎么不早点,白白浪费哥儿半天吐沫···面上却是郑重其事,抱拳沉声道:“既然诸位如此看得起岳某,岳某就厚颜与左兄讨教一场便是!”

    “好!···”左冷禅隐隐松了口气,暗叹岳不群真能扯。不过,一旦上了场,就不信你岳某人还真敢像嘴上说的这般谦让!

    一扬手,自有嵩山弟子送上黑阔长剑,左冷禅探手接过,垂剑作势道:“岳兄···请!”

    “左兄请!”岳不群提剑回礼。

    二人齐齐转身上场,却不防山门方向奔过来一个嵩山弟子,远远高声唱道:“少林方生大师到!···”

    左冷禅身形一顿,随即转身望向岳不群,正巧岳不群同样扭头望向他。

    是你招来的少林之人?(是你招来的少林之人?)···

    不是!(不是)···

    二人目光稍触即收,却是别有一番深意在心头,各自面色沉重。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