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七十五章 比武斗剑(六)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五章 比武斗剑(六)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不在武林正道混的江湖人,很难体会到名门正派对于少林、武当的复杂感觉。武林的泰山北斗,不仅仅是正道中人最大,也是最后的靠山,更是永远悬在他们头顶最耀眼的星辰,是他们一入江湖就必须得敬畏和仰望的存在!

    从此次五岳会盟到现在,各派主事人言语当中屡有“正道”、“名门”、“魔教”等等字眼,却唯独不曾提到过“少林”、“武当”,以及什么武林“泰山北斗”。而且,左冷禅、岳不群二人磨嘴皮子时,不论武林正道的招牌说得如何叮当响,也都极为默契的忽略了正道魁首的少林、武当。五岳各派历代弟子,不论心思迟钝与否,都能或多或少体会到少林武当给予的丝丝压力,但还不太明显,而像岳不群、左冷禅、莫大这些政治觉悟较高的一派掌门,却对少林武当那泰山北斗的“荣光”时时刻刻都在散发着的无形而磅礴的“威压”感到窒息,心中不止一次涌起对少林武当的危机和警惕,却又必须狠狠压入心底深处,不能显露分毫!

    五岳结盟,同气连枝,看似是为了应付,乃至铲除魔教,但何尝不是为了合力抵御少林武当的“压迫”?

    此番五岳会盟,乃是左冷禅谋算着彻底掌控五岳的重要时机,未免横生枝节,他并未给少林、武当发帖。而其他各派同样各有心思,也未曾知会过少林、武当。此时少林方生不请自来,不仅被打乱谋划的左冷禅、岳不群心中如同吃了苍蝇般腻味,就连莫大、玉矶子、定闲等人也对少林的目的颇有些疑神疑鬼。

    不管心里怎么想,少林的面子不能不给,众人略一思忖,便即急急起身迎向校场门楼处。

    远远就见一个身披暗黄袈裟的魁梧和尚,在十多个少林和嵩山的弟子的簇拥下,气度从容的迈步走近。

    “阿弥陀佛!···方生见过诸位五岳同道···”

    “方生大师有礼!”五岳众人齐齐回礼道。

    “方生久闻五岳诸位英杰侠名,惜乎无缘一见!今知诸位会盟于此,特来拜会,冒昧之处,还望恕罪!”方生身为少林方丈方正的师弟,在寺中虽无各堂、院首座之名位,却是方正的心腹得力助手,论实权犹在一堂、一院首座之上。特别是方生面相端方慈和,气质沉稳不俗,虽只三十出头,一身少林武功已然颇有火候,便时常被方正委以少林在江湖中的“外交发言人”之重任。其人行事谦虚有度,言语温和大气,在江湖中名声颇大、人脉更广···

    左冷禅身为五岳盟主,自是当前回应:“唉···大师言重了,言重了!大师光临敝派,我等五岳同道不甚荣幸···欢迎之至!”

    趁着双方毫无营养的寒暄,岳不群默运紫霞神功,暗暗观探察方生的气息。此时五岳众高手的注意力都随着目光集中在方生身上,岳不群如此施为倒也不怕方生察觉。

    须臾之后,左冷禅心中惦念着击败岳不群、威加五岳的要事,便即对方生说道:“大师来得正好,本座与岳兄正要比剑夺帅,还请大师做个见证!”

    闻言,方生面上一惊,诚恳道:“二位掌门有何不睦,竟要比武决胜,不妨让贫僧做个中人,调解一番···”方生言语虽虚,惊异却真。类似五岳各派相约斗剑,争夺盟主之事,从前也曾有过数次,但他本以为五岳此次会盟,也会与从前一样,先期定然言语争锋,喧闹不休,若要比剑,也得会盟的第二天、第三天才会开始。不想,此次会盟的各派掌门及高手都比从前会盟的那些奢老名宿年轻不少,行事颇具年轻人的干脆利落,而且压轴的左、岳二人也都早有定计,一直有意无意的加快着会盟展开的步骤,以致方生失算,本以为掐着斗剑将起的点赶来此处,却已是斗剑的尾声。好在并未错过左、岳二人的定鼎之战!

    左冷禅摆手止住,微笑道:“大师误会了!我等五岳剑派会盟,商议明年会战魔教之事,岳兄与左某于先锋官要职上争执不下,遂决定比武斗剑,胜者统领五岳,对战魔教贼首任我行!”

    “原来如此!”方生恍然一笑,合十道:“二位掌门侠肝义胆,一心为公,贫僧煞是敬佩,愿为仲裁。只是···刀剑无眼,还望二位掌门点到为止,切切不可伤了同门之谊!”

    岳不群也不愿多做迁延,便即笑道:“多谢大声关切,我二人自当小心!”

    左冷禅颌首赞同:“本该如此···”

    方生见此,含笑作势:“今日贫僧有幸得见二位的绝妙剑术,当真不胜荣幸!左掌门、岳掌门,二位请!···”

    咚咚战鼓轰鸣,在场千余弟子依次站回了位置,只余各派主事人陪着方生落座。

    校场中央的两座巨大的石柱华表之间,左冷禅、岳不群二人相隔三丈,持剑对立。耳中尽是令人热血沸腾的阳刚鼓声,但二人表情竟一片清冷,相互凝视的眼神更是充满沉静!

    咚···鼓声蓦地一炸,随即戛然而止。

    左、岳二人同时抱拳一礼,相互齐声道:“请!···”

    左冷禅双脚挪动,沉稳跨立,手中漆黑阔剑低垂,剑尖几至地面,身上本就雄浑如山的气势,随之愈发厚重,渐渐扩散开来,徐徐压向岳不群。

    岳不群握着剑鞘的左手稍稍一颤,剑簧咔的轻响中,长剑兀得弹出三寸,其右手稳稳搭向剑柄。

    冬日西斜,暖辉映照,亮银如雪的剑身铿锵着缓缓出鞘,反射的森寒冷芒从岳不群的眉目间无情的扫过。似是点燃了岳不群心中压抑已久的战意,其目中立时迸射出两点儿寒星。一股锋锐冷冽的气势随之利刃般狠狠刺向左冷禅!

    轰···

    无声的碰撞爆发,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势相互之间不断的消磨侵蚀着···

    随着紫霞神功的境界日益深厚,岳不群隐隐间对于人体自然而然散发出的气息、气场越发敏感。此时二人各自催发气势,相互碰撞对抗的情景在岳不群的感觉中简直有如实质!

    左冷禅尚未出招,岳不群的剑甚至还未完全出鞘,但二人的交手却已经开始···

    居移气,养移体!

    人体自然散发的气息,原本因各人的体貌与性情而闲散杂乱。但习武之人却可以通过天长日久的修炼某种武功的“心法”及“真意”,将自身的气息聚拢、浸染为与武功相合的独特气势。而随着气势的愈发强大凝实,习武之人甚至能够将自身的心神、意念融入其中,对其尽力收敛或全力催发,乃至控制自如,随心所欲···

    如今的左冷禅和岳不群自然还未达到对自身气势控制自如的境界,但也远远超过了单纯的收放阶段。几乎一触即发的对峙中,左冷禅的气势雄浑霸道而充满沉沉压迫,如山如岳,巍巍不动;岳不群的气势高远绝伦,如从绝巅穿云破空而下的磅礴巨刃,居高临下肆意散发着无尽森寒凌厉的寒芒。显然,二人已将习武练剑所得的剑意融入自身气势,锤炼为各自独特的剑势!

    若是寻常比武较技或是生死搏杀,敌对双方一旦决定动手,大多会力求速战速决,以最少的招数拿下对手,而绝不会出现此时左、岳二人这般迟迟不动,只以气势较量许久的情况!

    实际上,左、岳二人皆为城府深沉之人,在此次五岳众高手齐聚之后,便都暗暗观察别派高手,以期提前寻出对各自谋划最大、亦最有可能的“障碍”。在有心人的眼中,习武之人不经意间的呼吸长短、步伐轻重、目光强弱等等细节,都会暴露其功力深浅,武功高低的一部分信息。由此,左、岳二人便暗自将对方及莫大列入最大潜在对手的范畴,而在莫大与丁勉一战中“露底”后,二人立时转而将对方视为此次会盟斗剑的最大敌手。左冷禅不得不承认,他虽然自信功力不凡,眼力不差,但却一直没能看完全透岳不群的功力,自然不敢肯定他在功力上对岳不群是否有着压倒性的优势,便愈发重视岳不群。而岳不群更是一早就将左冷禅视作此行的最大对手,反复观察后,也只能隐隐觉得左冷禅的功力略高于他,但相互之间的差距并不大。只不过,最让他忌惮的并不是左冷禅的浑厚功力,反而是左冷禅一身高深莫测的嵩山剑法!

    面对不知深浅的对手,大多数人都会先行试探性的出招,凭借对手的反应来判断更深一层的“敌情”,就像之前玉罄子与刘正风、丁勉与玉音子比武时一样。但是,在真正的高手交锋之时,基本上容不得任何微小失误,而试探性的招数虽然谨慎,但却很可能导致自己丧失先手!

    于是,决斗一开始,左、岳二人便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以气势的比拼来试探对手。而且比起单纯的招式,融汇功力、剑意、心神等内外素质为一体的气势,更能表现出一个武者的综合实力的强弱!

    不管二人之前如何揣测对方的实力,但在气势交锋势均力敌,陷入僵持的此刻,二人都已将对方视为生平难遇的大敌!

    苍···

    剑鸣声袅袅未绝,在岳不群长剑终于完全出鞘的瞬间,二人竟齐齐动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