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七十六章 比武斗剑(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六章 比武斗剑(七)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二人身法何其迅捷,三丈距离仅只一跃而过,便即闪电般交起手来。

    但见一粗一细两道身影乍合即分,复又交织,重重叠叠,影影绰绰。左冷禅周身乌光湛湛,浓密时似铜墙铁壁,守得滴水不漏,开合时化作长枪大戟,攻势凶猛霸道。岳不群手中虽只一袭狭长银芒,舞动间却似化作成百上千,似虚还实,场外观战诸人只见数不清的雪亮剑影寒芒笼罩着岳不群身外方圆近丈的空间,瞬息间竟无人能够分辨出其剑招是攻是守。

    最诡异的是,两人极快无比的交手明明已有十多招,却只闻或低沉、或尖锐的破空剑啸,而不见丝毫兵器交击之声!

    众人先是齐齐面露疑惑,细细思索之后便即转为浓浓惊骇。

    两剑若是交击,不论轻重与否,绝不可能不发丝毫声响!场中如此情景,只能是二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在双剑即将交击的瞬间变招,避免了剑刃直接相触······

    众人思忖,在如此迅捷无比的交手中,除非相互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默契,否则最多两三招,交手双方必然长剑相斫,绝无人能够保证自己与对手的长剑一直不相触击。而场中二人之前仅有一两面之缘,何谈默契?虽然二人的剑刃迟早必然相交,但交手如今已近二十招,却仍未现丁点儿剑斫之音,足见二人反应之快,变招之捷!

    其实左冷禅、岳不群并未刻意保持这般“无接触交手”的状态,两人只是在对方甫一出招的瞬间,尽快撤换自己即将用老的剑招,精准的避开对方击向自己薄弱处的攻击,同时化作直击对方破绽的新招罢了!

    叮!···

    终于,在第二十三招时,二人的长剑第一次相触,并且很没有默契的击实。剑上劲气反震的一瞬间,两人身躯如遭电击,不由地齐齐一震!而因为长剑的轻重差异,及剑招风格的迥然不同,这次交击于左冷禅稍稍有利,其剑上雄浑的力道直接将岳不群轻灵的长剑荡了开去。但岳不群的功力并非易于,同样将左冷禅的长剑击得微微一顿,剑速大减,岳不群则毫不迟疑的趁机变招。好在华山剑术本就以轻灵迅捷见长,岳不群反应也十分及时,总算没有失了先手,落在下风。

    对此,左冷禅并不意外,他很清楚,岳不群要是如此轻易便落入下风,那也配不上他之前那般特别重视了。至少,通过刚刚的一次硬碰硬,左冷禅也粗略的感觉到,岳不群的功力比他只稍逊了不到半筹。

    叮···铛···叮叮···叮叮叮···

    一旦有了第一次兵刃相接,自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轻重不一的交击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但因兵刃交击后反震之力颇大,需要及时卸力、换气,两人的出招速度不免稍稍慢了些。

    如此一来,交手的凶险程度不仅未曾降低,反而成直线上升。毕竟,兵器没有相交时只算是比拼双方的招式精妙及应变能力,而此时每次剑刃相触,也完全不同于两人拿着大刀傻傻的对砍,剑招中双方发力的角度、蓄势出招的习惯、手臂手腕的旅力,以及灌注在剑上的真气,都会影响剑器相触后的结果,或是稍稍一顿,或是方向偏转,或是直接反弹而回······

    这已经是双方综合实力的比拼,“随机应变”在此时尤为重要!

    丰富的战斗经验有助于预判对手的攻势、力道,炉火纯青的剑招能在危机下应对有方,但在二者之间充当链接桥梁的却正是个人的反应能力,三者结合就是“随机应变”。因此,高手决斗或许激烈而短暂,但以全面性、复杂性而论,却不亚于两军相争,双方在战前的种种积累,包括整合自身实力、探查敌情、预先评估谋划等等,以及战时的种种手段,包括测敌、知敌、惑敌、诱敌、破敌、毙敌等等,都会影响到最后的胜负。

    随着交手时间渐长,二人都对敌我双方的各种软、硬实力了然于心。在力量上,左冷禅凭着身材壮硕,嵩山剑法雄浑霸道,功力高深的优势,力气比年纪小了他近十岁的岳不群强出不少,算是硬实力;在技巧上,二人于各自门派的剑术上的造诣差不多,都极为接近招式变化自如的境界,算是不相伯仲;在速度上,华山武功向来以轻灵变化见长,岳不群本身也擅长轻功身法,更兼其心神强大而敏感,所以无论内里的应变速度和外在的出招速度,岳不群都稍胜左冷禅一筹,算是软实力。

    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制胜之道也!

    左冷禅毫不犹豫的运足十成功力,剑剑注满真气,施展出了嵩山的快慢十七路剑法。霎时间,左冷禅的厚重长剑上乌湛湛精芒更盛,力若千钧,屡屡荡开或击偏岳不群的长剑,而且其剑招忽快忽慢,动时剑啸连连,劲风呼喝,静时凝滞沉重,巍巍如岳,动静转换愈发毫无端倪,却又恰恰能够有效的防守、截住或打断岳不群的剑招。

    同样,岳不群也立时变换攻守方式,不仅缓缓运起紫霞神功,还以华山气宗“以气御剑”的高深秘法御使犀利迅捷无比的法狂风快剑和希夷剑法。其身形纵跃犹如脱兔,腾挪几似惊鸿,剑上紫芒朦胧,劲气犀利而不失坚韧,有效的克制着左冷禅长剑中蓄满的阳刚浑厚内劲,而且非同一般的剑速亦幻化出重重剑影,朵朵剑花,对左冷禅造成极大威胁,多次令其攻势难以为继,不得不回招抵挡······

    嵩山快慢十七路剑法,乃是左冷禅武功有成之后,合门内众高手之力,将诸多嵩山剑法及精妙的残缺剑招汇集整理,总结完善而成的上乘剑法。此剑法气势森严,威力恢弘,配上嵩山特有的宽厚沉重的黑剑,一招一式犹如长枪大戟,纵横千里,乃堂堂正正之师,已是而今嵩山派的主流剑法。论地位,犹在嵩山派另一路上乘剑法——子午十二剑之上。又因这类偏向堂堂正正、势大力沉的剑法,最易受到诡异迅捷、变化多端的武功掣肘,所以嵩山剑法历来注重剑速变化,忽快忽慢,收放不定,动则劲气勃发,攻势雷霆万钧,令敌不得不退避防守;静则渊渟岳峙,守如铜墙铁壁,使敌无机可趁。快慢十七路剑法更是此间大成之作,其剑招之快慢、动静、攻守变换流畅,却又往往出其不意,纵然敌人武功诡异快捷、变化多端,也必然被打乱攻击节奏,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岳不群早些就曾对嵩山剑法有过了解,之前又观看了丁勉、陆柏二人出手,对于嵩山快慢十三路剑法的招式已然明了了七七八八。但此时,左冷禅全力施展的快慢十三路剑法却让他有种耳目一新之感。虽然都是同样的招式,左冷禅在出手时机的把握上却更加精准,快慢、攻守交替的更流畅,甚至对于某些招式中的剑速、角度、力度、方向的稍加变化,便即发挥出截然不同的效果。显然,身为快慢十三路剑法的主要编纂者,左冷禅在此剑法上的造诣当真非同一般。以此而论,丁勉、陆柏等人便已着实难以望其项背!

    岳不群明知自己在力气和功力上稍逊于左冷禅,自然不会用阳刚威猛的朝阳一气剑以硬碰硬,而且考虑到岳不群的速度优势,便以狂风快剑和希夷剑法相配合,来对敌左冷禅嵩山快慢十三路剑法,虽然交手许久还未能占得一招上风,但也不曾有过失手。 [miao&bige].  首发

    狂风快剑和希夷剑法都是华山诸剑法中的快剑剑法精髓。不同的是,狂风快剑是华山剑宗所创,招招式式都充满剑宗以剑招为首,气功为辅的风格,首重剑招之迅捷变化,讲究出剑快、变招快、进退快、旋身快、游走快,其间亦有借力变招、身剑合一等精妙招数,而希夷剑法却是华山气宗秘传,乃是以气宗以气御剑之秘诀为根基,辅以精妙剑招的上乘剑法,运使者内力越深,则剑法威力越大。

    道家修炼以“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为核心,但绝大多数修炼者毕生都只能在“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这前两个阶段打转,而武当、华山等道家武林门派中人尤其如此,更因红尘凡俗、江湖恩仇之扰,八九成的弟子门人仅仅停留在“炼精化气”这第一阶段。华山气宗的以气御剑秘诀,便是基于“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而创的剑术心诀,长久修炼,自能达至“气与剑合”的精妙境界。在气宗的内功高手看来,与其将时间用于苦苦修炼剑法招式,不如趁着年轻力壮时气血充盈而抓紧修炼内功,早日臻至“炼气化神”之境。到时内力深厚磅礴,不仅剑法一招一式的威力强大无比,而且精气神充沛已极,当然学什么都快,再以“神与气合”的境界催动“以气御剑”秘诀,便是“神与气合”并“气与剑合”,则“神”、“气”、“剑”三者合一,自然而然就达到了“神与剑合”,即以神御剑,剑随意动,念至而剑至的高深剑术境界。这般剑术造诣,纵使天赋上佳的剑宗弟子,苦练剑法数十年也未必能够达到。当然,气宗弟子能够将内功修炼到“炼气化神”境界者亦是百中无一,历代罕有,而在此之前气宗弟子的剑法必定差了剑宗弟子不少。两相比较,内功修炼缓慢、进境艰难,不及剑法容易上手,只要苦练总能进步,所以在习武的前二三十年中,剑宗弟子明显进步更快,战力更胜一筹,而之后则是气宗弟子后来居上,乃至差距越拉越大,完胜剑宗弟子。从宏观上来看,气宗注重长远成就的“战略“规划,而剑宗则是对层出不穷的“战术”情有独钟。

    一直以来,岳不群其实并未刻意着重练剑或是练气,反正二者每天都练,只在哪个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时,才加紧修炼,突破后便又会恢复原样。而因为经历过大量实战,岳不群在剑法上的造诣,其实超过了内功境界不少,看似更像走得剑宗路线。但岳不群很清楚,他目前的剑术进展已经陷入瓶颈,而内功修炼却仍旧缓慢而稳定的前进着,不需两三年就会追上剑术境界。

    岳不群如今算是“炼精化气”境界的高段,以他的功力,催动狂风快剑当然绰绰有余,但要用以气御剑秘诀御使希夷剑法,却还是稍嫌不足。好在他剑术境界颇深,已将希夷剑法的招式练得熟极而流,变化无碍,再以运转紫霞神功增幅真气质量,倒也能勉强“气与剑合”,发挥出希夷剑法的几分威力。岳不群少时也曾见过包括他师傅宁清羽在内的气宗前辈们展示过希夷剑法,而他此时所施展出的剑法威力,已然不逊于当年大多数气宗前辈,但比之他师傅宁清羽,还是差了三分。

    道经有云,视之不见曰夷,听之不闻曰希。又有,无色曰夷,无声曰希。所以,希夷剑法的真意便在于“快”、“轻”、“清”、“灵”、“虚”等要诀,理论上可达至快得无声无息,乃至无影无形······

    但因习练者的功力深浅不一,施展出的效果自然有所区别,由浅至深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即若即若离、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第一层的若即若离只是入门,但也需深厚的内力为基础,施展时剑刃破空声很是轻微,敌人只见一道剑光直袭其周身要害,出招格挡,却又发现剑光不再,忽而出现在身上另一处地方,当真防不胜防;第二层的若隐若现则需极深厚的功力才能御使,剑刃破空声可谓极为细微,剑光时而散如白虹,风驰电掣,时而凝如细线,诡秘变幻,可谓隐现不定,不可捉摸。岳不群和师傅宁清羽都在这一层次,只是岳不群仅仅算是初入此间,而宁清羽混元功更为深厚,已然在此间颇有成就;而第三层的若有若无,大概只有风清扬那般绝世功力才能施展,定然威力无匹;至于传说中的无声无息、无影无形境界,就连此剑法的创始者亦未曾达到,自是无需多言。

    此时,岳不群以希夷剑法主攻,但见一道紫蒙蒙剑影时大时小,时而化作千百,漫天攒射,时而缩为一丝,游走不定,在左冷禅势大力沉、劲风呼啸的剑招间穿插不休,寻隙而入。而一旦攻守易势,岳不群便以狂风快剑中的借力变招之法,抵挡左冷禅攻击的同时借力游走,或是蓄势反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