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七十七章 比武斗剑(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七十七章 比武斗剑(终)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双方皆是全力以赴,虽然攻守易势数次,但在争夺先机上却一直寸步不让,斗剑渐渐进入白热化······

    三四十招后,岳不群只觉剑法施展愈发随心所欲,变化自如,平日在剑法上的诸多滞涩之处此时竟一一通明无碍。

    这还是岳不群武功有成以来第一次战得如此酣畅淋漓。此前西南一行,他与任我行也有过两次交手,还都是近乎生死相搏,毫不留手。若论危险犹胜此次斗剑,但那时岳不群心有顾忌,不曾施展最擅长的华山剑法,出手时束手束脚,只得以心计占些便宜,更遑论什么全力以赴、放手一搏了!

    左冷禅亦首次遇上这般棘手对手,越战越勇之下,早已把立威五岳、稳坐盟主等等杂念尽数抛开,只想竭尽全力将面前的对手击败,让自身停滞已久的嵩山剑法更上一层楼!

    两人此次斗剑本是为了各自的权利谋划,并无杀死对方之心,但此时渐渐进入浑然忘我之态后,全然没了收敛,平日深藏不露的种种杀招狠手一一使出······

    左冷禅雄浑霸道的剑招更添凶猛,劲风磅礴浩荡,剑刃破空声似龙吟虎啸,十荡十绝,势不可当,其脚下所过之处的青砖更是频频碎裂······而岳不群则浑身戾气大增,眼中微现血色,杀机隐隐,直似换了个人一般,全然没了平日的潇洒儒雅风度,其手中长剑森寒锋芒大盛,一招一式尽皆绽放无穷凌厉剑意。见得这般搏命厮杀的凶险情势,场外观战诸人无不眼角直跳,提心吊胆,却又被二人层出不穷的精招妙手深深吸引,看得目不转睛。

    嵩山剑法威力虽大,但却颇耗气力,而岳不群的紫霞神功也是吃真气的大户,双方全力相搏之下,不仅体力消耗极快,真气更似破洞碗里的水般飞速泄出······

    六十招后,二人开始背后发汗,身如火烧······

    八十招后,二人已然额现细汗,浑身热气腾腾,显是真气运转到了极限······

    观战诸人不禁心生担忧,定闲、定静连连口宣佛号不提,与左、岳二人关系亲近的丁勉、陆柏、封不平、成不忧几人更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随即齐齐看向担任仲裁的方生,却把方生看得心里一个咯噔。他知道丁勉、封不平等人的心思,是想让他出手中止左冷禅、岳不群二人愈发凶险异常的斗剑。但方生自家知自家事,他的武功最多莫大、与丁勉、封不平三人相若,根本就差了左、岳二人一个层次。况且此时二人相斗最酣,武功施展到了极致,再也容不得任何外力相扰。莫说方生能否阻止二人的比斗,只消他稍一靠近二人的战圈,恐怕便立时会遭到二人的雷霆一击······想到这里,方生心中隐隐生寒,再也顾不得少林的面子,装作没看见丁勉、封不平等人的眼色,若无其事的双手合十,跟着定闲、定静二人口宣佛号。

    直到第九十五招之时,左、岳二人的长剑再次硬碰硬的击实,双方受到反震的凶猛力道,不得不齐齐后退卸力,踩裂了一路青砖,才身形稍驻。

    斗剑甫一停顿,观战诸人看清了二人的详细境况,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左冷禅脸色通红直欲滴血,眉头发梢尽是汗珠,头上腾起蒙蒙白雾。岳不群脸色虽然笼在一片朦胧紫气之中,不知究竟,但他同样发梢见汗,头上、背后雾气腾腾。甚至细心如莫大、封不平、陆柏、方生等人还发现,左、岳二人的手背青筋毕露,胳膊、腿脚微微颤抖,隐隐然已是气力消耗过度······

    眼看二人调整姿势,换气蓄力,欲要再次出招,嵩山、华山诸人对视一眼,随即齐齐奔向场中,牢牢拉住二人的四肢,按下了二人的招式······

    “阿弥陀佛···”

    眼见斗剑中止,定闲、定静、方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齐齐高宣佛号,又左右看了看身旁的其他诸人,见他们同样不知不觉紧张得鼻尖现汗。却未发现,玉矶子、玉罄子师兄弟目光闪烁,暗暗闪过一丝可惜之色······

    在被封不平抱住双臂之时,岳不群就从浑然忘我的状态脱离,渐渐回过神来,便知此次斗剑差不多结束了。

    强忍着浑身酸痛痉挛,心神疲惫不堪的感觉,岳不群看向对面的左冷禅,见他也已清醒过来,同样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略一对视,二人立时不动声色的同时移开目光,暗自心思连转。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嵩山不敢保证左冷禅必胜,华山也不容岳不群受损,再打下去是不可能了!

    但五岳盟主之位的归属却仍悬而未决,众人的心思不由再次活泛起来。只是,见识了左冷禅、岳不群的精湛武功,其他三派自然不敢再痴心妄想,但也不防众人合纵连横,相互串联······

    处于众人之间的方生却旁观者清,将众人的神色一一收入眼底,便即猜到众人的几分心思。略一思忖,就上前高宣一声佛号,大声道:“左掌门、岳掌门,二位皆剑术非凡,武功高强,此战势均力敌,不妨算作和局罢!”

    既知两相掣肘总比一家独大要好,莫大、定闲、玉矶子等人立时应和道:“是极是极!···左兄、岳兄具是当世人杰,若能齐心合作,定可光大五岳,诛除魔教!”

    情势如此,已然容不得左冷禅、岳不群再做争斗,不管二人心里如何作想,但面上还是相互交换了下目光。随即左冷禅随手推开了围着他的嵩山诸人,对方生众人抱拳一礼道:“多谢诸位关切,之前我二人既然谁也胜不得谁,再比一次也是如此!对于岳兄的武功剑术,左某由衷敬佩,但岳兄虚怀若谷,对五岳盟主之位坚辞不就,我等亦无可奈何······”左冷禅说着看了一眼岳不群,本以为他会忿忿不平,却见他出人意料的只是微笑沉默着,不禁心里犯嘀咕,斗剑之前他推辞还可以说是信心不足,但斗剑平手之后,他仍旧不曾表现出争夺盟主之意,着实让人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管怎么说,斗剑平局已是事实,左冷禅此刻也无法尽快占得大义名分,只得先行拖延,便神色不振的道:“左某与岳兄功力消耗过度,身心疲惫,急需运功调息······诸位不妨也先细细思虑一番,这盟主之位到底归属谁家?明日我等再聚一堂,共同推选盟主!”······

    比武斗剑就此结束,但盟主之位事关重大,如今悬而未决,不仅嵩山、华山诸人心思不定,就连泰山、恒山、衡山三派也是各有所虑,在分散之时频频交换眼色。其间深意,自是颇为耐人寻味。

    夜幕降临,各派主事人居住的客房尽皆灯火通明,映在窗纸上的诸多人影来回走动,表明里间之人似是心神躁动,正在争论不休。

    西院一间厢房中,岳不群闭目盘坐在矮榻上,如如不动,显是正自运功调息。封不平、成不忧二人静静围坐在圆桌旁,为岳不群护法。为防万一,他们的长剑就近放在身前的桌上。

    若是单单恢复功力,岳不群本来无需入定如此之久。但日间与左冷禅一战,岳不群获益良多,不仅剑法上更进一步外,而且第一次承受如此激烈战斗的压力,混元真气和紫霞神功更是长时间保持极限运转的状态,不知不觉中竟打通了不少平日难以突破的阻碍。当时战斗正酣,无法分心,岳不群便未曾留意,而此时随着入定调息,真气慢慢恢复过来,岳不群立时便发现其中的精微变化,只觉真气更加精纯不提,其运转亦愈发灵动随心,明显向着“心与气合”的玄妙境界前进了一大步。

    许久,岳不群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目。

    封不平、成不忧觉察到动静,立时转头望过去,“掌门,感觉如何?······可曾受了内伤,亦或留有隐患?”不怪二人如此紧张,任谁见过白日那般招招惊险的激斗,都会有这种担忧。特别是最后左、岳二人头顶竟双双腾起的白蒙蒙雾气,论危险程度可是近乎比拼内力了,若非众人及时中止战斗,恐怕左、岳二人很可能非死即伤!

    岳不群揉了揉还是有些酸软的手臂,轻轻一笑,“无妨,只是气力消耗太过而已,此时差不多已经恢复了八九分······倒是劳烦封师兄、成师弟护法了!”

    “分内之事耳!”封不平摇头,随即正色道:“毕竟身处嵩山派的地头,那左冷禅城府深沉,我们还是小心些好!”

    稍稍一顿,封不平随即问道:“掌门既已战平左冷禅,那盟主之位可否······”

    岳不群心中最看重自身及华山的实力,对于这虚名过于实权的五岳盟主之位其实并不太重视。在他眼里,华山若是实力够强,无需五岳盟主的名头,也能成为堪比少林武当的顶级武林大派,华山若是实力不足,就算得了五岳盟主的名位,也根本无法压服其他四派,那盟主名位便实属鸡肋了。当然,岳不群也知道,封不平、成不忧等其他华山弟子对于华山丢掉盟主之位一直耿耿于怀,无时无刻不想重新夺回。只是此前碍于华山式微,兼且占据盟主名位的嵩山实力太盛,而无能为力罢了。但日间岳不群与左冷禅斗剑战平,华山就算不能直接夺回盟主名位,却已有与嵩山平起平坐的资格。既然如此,何妨再进一步?······

    微一沉吟,岳不群便即摇头反对道:“没这个必要······左冷禅对于盟主之位势在必得,我华山若是也死抓着不放,很容易造成两派对立,甚至誓不相容的局面。如今嵩山势大,直接冲突于华山的快速发展非常不利。而且,就算华山得了盟主之位,内有嵩山的重重掣肘,外有魔教的着重打击,恐怕不仅华山的盟主难以长久,而且更有灭派之虞!” [^妙~笔~阁*]

    闻言,成不忧面色仍有些不甘,但封不平政治智慧不低,却是知道其间取舍,很快就平静下来,略有些担忧道:“只怕嵩山派稳住盟主大义名分之后,会明里暗里向我华山发难,掣肘我华山的发展······就算掌门的计划得逞,但也还要受盟主大义节制啊!”

    岳不群来到封不平身边坐下,倒了一杯茶水,笑着道:“封师兄有此担忧,难道其他三派就没有?······”饮了一口冷若寒冰的茶水,刺激的岳不群精神一振,接着道:“我们华山本就是五岳中仅次于嵩山的第二大派,一旦我的计划成功,只要恒山、衡山中有一派与我们共进退,那我们就不必顾忌嵩山那点儿盟主大义名分了!而且有时候,第二可比第一更吃得开······”岳不群说着忽然一顿,耳朵轻轻一抖,似是听到什么动静,不由面露微笑,轻轻嘀咕一声:“说曹操,曹操到!”

    封不平、成不忧二人面现疑惑,目光顺着岳不群的示意转向墙角的那扇窗户,却见窗外黑暗中,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干瘦的身影······

    在岳不群悄然会见来客的同时,左冷禅等嵩山主事人聚集的厅堂也迎来了两个高冠博带的身影。双方轻声商议许久,那两道身影才挥着拂尘欣然而去。

    费彬起身关上厅堂大门,回道左冷禅等人身边,迟疑着道:“掌门师兄,要不要我带人去将华山派······”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其意不言自明。在他看来,双拳难敌四手,任他岳不群剑法高强,又能敌得过多少嵩山精锐弟子的围杀?

    旁边的师兄弟中很有几个颇为意动,但左冷禅却是坚决的摇头否定道:“你们杀不了岳不群!······就算我亲自出手,以岳不群的轻功也能轻易逃脱。彼时,我嵩山算是自绝于其他四派,再无丝毫可能坐稳盟主之位!”

    “不过······”左冷禅凝眉沉思片刻,眼中寒光乍现,旋又隐去,抬手招过陆柏,附耳细声道:“三师弟,你去通知卜沉、沙天江二位师叔······”白头仙翁卜沉、秃鹰沙天江是嵩山上一辈硕果仅存的高手,身份虽是外门旁支弟子,但因年长丁勉等人不少,武功可着实不弱,向来很受左冷禅重视,常被派去做些见不得光的腌臜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