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出华山 第八十一章 寒夜血战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八十一章 寒夜血战

小说:剑出华山 作者:血沃天涯

    嵩山后院,胜观阁内炉火荧荧,酒气芬芳。

    左冷禅和岳不群相对而坐,怡然对弈。如此大寒天里,时不时饮一口温热的黄酒,舒心通气,倒也是难得的享受。

    今日是腊月十三,五岳会盟结束已然三天了,离得稍远些的南岳衡山派、北岳恒山派昨天就告辞离去,东岳泰山派今早也已出发回山了。只剩西岳华山派却不过左冷禅的殷切挽留,答应多留两日。

    岳不群心里清楚,左冷禅此举别有深意,但他不主动开口,岳不群也就决然不提,只是客随主便,欣然陪他饮宴、下棋。

    太平盛世时节,文人士绅自诩风雅,总是鄙视习武之人粗鲁,只会打打杀杀,不知圣贤书,不通琴棋书画四艺。实则不然,平常文人所能接触到的习武之人,基本上是些镖师、护院、护卫、青皮打手,乃至兵士、贼寇,都是江湖武林的最底层,大多过着刀头舔血、朝不保夕的日子,身份卑微而目光短浅,自然不识风雅,不通诗书,甚至很多都是彻彻底底大字不识几个的文盲。但似少林、武当、五岳剑派这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却并非如此,作为武林上层组织精心培养的下一代,虽然不见得精通诗词文章,但至少接受过系统的文化教育,更有许多少林和尚参修佛理,讲究禅武合一之精义,武当、华山弟子兼修道经,追求天人合一之道境,他们对宗教道统的佛经、道经等典籍之精熟往往更胜博学多才的文人士子,心境高深,绝非粗鲁二字所能笼统概括。至于琴棋书画四艺,各大派的弟子也多有热衷钻研乃至痴迷其中者,不提刘正风、曲洋笑傲二人组这等宗师级别的琴箫音律达人,就算稍逊一筹的莫大及梅庄的江南四友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亦是世间少有,更何况,在岳不群印象中,他师傅宁清羽、师叔风清扬、少林方正大师、武当冲虚道长等人都精通琴棋书画四艺中的一两艺,并且造诣颇深。

    岳不群受师门风俗影响,于琴棋书画四艺皆有修习,特别在棋、书二艺上下过苦功,虽然未见得有多高明,但也绝非泛泛之辈。此时与左冷禅对弈至全神贯注之时,自然而然便施展出生平所学,棋路既有华山嫡传的攻杀犀利、变化飘渺,又有学自赵先生的高瞻远瞩、算计精微,还有与沈有容对弈时偷师的狠辣果决、兵不厌诈,已是隐隐然合三为一,以虚实变换、正奇相合之道为纲领,渐渐自成风格。

    左冷禅的棋风一如其人,雄浑攻杀中透着诡诈,棋路看似横冲直撞,大开大合,逼人决战,却又往往于不经意间落下隐蔽的后着,令对手不知不觉便陷入困境。若非岳不群弈棋经验丰富,心神算力强大,恐怕早就一败涂地了。

    一局棋时缓时疾,走走顿顿,竟然下到正午时分才结束,却是岳不群稍胜一子。

    输了一局,左冷禅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着道:“原本只道岳兄剑术精湛,今日一奕才知岳兄之棋艺更胜剑术,堪称一绝啊!”

    岳不群谦笑道:“左兄谬赞了,岳某只是平日与封师兄多有对弈,略有心得而已。左兄若非受门中俗务相扰,剑术、棋艺定然都远胜岳某!”

    左冷禅摇头失笑,不以为然,沉吟道:“坐了一上午,左某静极思动,倒想活动一番拳掌,岳兄可有意赐教一二?”虽然有意将岳不群拖在嵩山三两日,但左冷禅也不想终日饮酒对弈浪费时间,思及岳不群如此武功,实属罕有的上好陪练对手,何不多多与其交手,验证自身武学?

    岳不群眼中精光一闪,欣然道:“赐教不敢当,愿与左兄切磋共勉耳!”虽然不知左冷禅留下他的深意,但他自忖武功不弱,绝非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便怡然无惧,而且似左冷禅这般高手天下少有,有尽情切磋、印证武功的机会,岳不群自然不会错过。

    二人相视一笑,随即各施轻功,齐齐冲出阁楼栏杆,跃至空中便开始拳掌交加,砰砰砰……碰撞声不绝于耳,落地时竟已过了三招有余!

    二人一分即合,再次交战在一起。左冷禅的拳掌乍一看似是随其剑法风格,雄浑霸道,动静不定,但数招之后,岳不群已发现二者的区别,其拳掌功夫不仅不输与炉火纯青的嵩山剑法,更在阳刚无匹的招式中暗含一丝回旋柔劲,却不是阳极阴生,而是一种极高明的阳刚拳掌造诣,其蓄力留劲、后招连绵之法颇得亢龙有悔要义之三味!

    岳不群的拳掌功夫并不逊色于左冷禅,但相对而言,岳不群更偏爱劲力集中、以点破面的凌厉爪、指招式,配上迅如闪电、轻若飘萍的轻功身法,单论攻击之犀利有效,一时间似是更胜左冷禅威力磅礴的拳掌些许……

    夜幕渐深,华山朝阳峰上各宅院的灯火陆续熄灭,显然众弟子已先后入睡。

    华山险峻异常,上山的路径陡峭且仅有一两条,各处狭隘关卡处偶有火光闪烁,那是值守弟子持着火把巡逻经过。

    一行三十多人黑衣蒙面,借着夜色的掩护,以娴熟的轻功悄然摸上山腰,隐于山岩树林之间,领头的矮个黑衣人目光炯炯,紧盯着上山的第一个独行道,默默计算着前后两只巡逻队经过时间的规律。

    其实以他的轻功,完全可以不经山道,直接从悬崖峭壁的低缓处攀援而上。但他身后的三十余手下却不是人人都有这种能耐,而且悬崖峭壁上多有积雪,十分滑溜,一旦有人失足坠崖,必然会被山道上的巡逻队发现,乃至令所有人暴露行踪。

    片刻后,趁着巡逻队刚刚走过,矮个首领连忙带着一众手下迅速冲向关卡,就在临近关卡的一瞬间,矮个首领隐藏在面巾下的脸色骤然一变,毫不犹豫的腾身而起,似敏捷的猎豹般扑向斜斜扎根在崖壁上的一株古松。

    哗哗的轻微树枝摇摆声随风而逝,矮个首领一头扎进茂密的树冠,只听得嗤嗤两声轻响,矮个首领便又跃返回来,手中却提着一个昏迷的汉子。将手中之人丢在山岩上,矮个首领眼光阴沉,这汉子身上服饰与巡逻队的华山刀手如出一辙,明显也是值守弟子,竟是个隐蔽的暗哨!

    这还是第一道关卡,却安排了明暗两重守卫,那后面的两道关卡的守卫定然更多更隐蔽,华山警戒防备之严密令矮个首领心里一沉。本以为在三门峡雷家的帮助下避开华山的众多暗桩爪牙,悄然潜进华阴范围,就能够顺利偷袭华山驻地,大肆杀戮华山的幼年弟子,却没想到华山对内部的防卫更胜外围城镇。这般沿路设卡、守卫巡逻、暗哨潜伏的预警措施比之朝廷的军营也不差了,真不知岳不群怎么想的,警惕心竟然强烈到反常的地步,恐怕全江湖的武林门派也就华山、黑木崖会这么做!

    略一思忖,矮个首领便心下一狠,咬牙吩咐道:“跟着我一直冲上去……”

    黑暗中,一行人齐齐施展轻功疾速往上冲,矮个首领一马当先,将属下远远甩在身后,不一会儿就来到第二道关卡。稍一打量情况,见巡逻队还未过来,矮个首领悄然潜行着逼近关卡旁的峭壁,耳中便传入两股若有若无的轻微呼吸声,立时判断出暗哨的方位,猛地闪电般跃到一块巨大的山岩之上,手中剑鞘向下连点,将来不及反应的两个暗哨点穴定住!

    忽然,不远处的盘旋山道上转过两只火把的昏暗光芒,矮个首领一惊,脚下发力轻盈的连跃数步,拉近距离后扬手打出四颗暗青色的枣核型钢钉。

    只闻两声轻微的闷哼,徐徐移动的两只火把便即无力的翻转着下坠,却被及时赶到的矮个首领先后抓住,随手插在身旁崖壁的缝隙中。

    这时,落在后边的三十余黑衣人才陆陆续续的追上来,矮个首领眉头紧皱,对手下们轻功很是不满。但他也知道,他们大多都是些门中年长的旁支弟子,习武资质不佳,武功实在算不上高明,只得作罢。

    一行人抓紧时间继续向上冲,但刚刚冲到半途,离着第三道关卡还有二十多丈时,下方的第一道关卡处就猛然响起尖锐的破空声。

    只见一流赤红的光焰冲上半空,啪的巨大闷响声中炸开无数红黄色光点、细焰!

    矮个首领的江湖经验不差,立时认出那是特制的上乘烟花响箭,多用来传信示警。此物一出,就表明第一道关卡的巡逻队发现了暗哨的异常,知道有人闯上华山。矮个首领不禁一急,猛提功力,加速跃向第三道关卡……

    嗤……嗤……

    又是两道焰火升空,却是第二道、第三道关卡同样发现了敌人的踪迹,接连发出警示。

    受此影响,朝阳峰上各庭院的房间陆续亮起灯火,甚至隐约可见人影冲出。

    此时,矮个首领已经登临第三道关卡处,却见山道两侧的石台上已然拥着二三十只火把,照得刀剑寒光闪闪,守卫人影绰绰。

    矮个首领一咬牙,拔剑飞跃,腾身两三长高,抖手间剑尖化作数十上百的寒星,轰然罩向前方守卫的头顶。

    这些守卫只是岳不群师兄弟收降的小帮派打手及江湖流浪刀客,武功着实一般,甚至很多人都未曾练出内力,只会十来招简单的刀法、剑法。此时面对矮个首领气势森寒的剑光,前排的五六人虽然明知不敌,但身后还有许多同伴拥挤,后退不得,便只能咬牙挥舞刀剑迎击。

    叮叮叮……啊啊!

    一阵细密连响之后便是两声惨叫,却是矮个首领的剑法着实高明,迅捷而狠辣,不仅轻易格开了攻向他的五六把兵刃,还瞬间刺死了其中两人。

    后面的守卫正在将十多个松油火把扔到周围,火光映映,山道附近的动静都已无所遁形,但听得己方一个照面就死了两人,不由齐齐惊骇于敌人武功之高。胆怯一生,自然无法统一动作,但见有人冲上前挥刀攻击矮个首领,有人远远的向着矮个首领扔火把,有人怆然后退躲避。

    虽然都未能伤到矮个首领,甚至没能阻止对方的攻势,被其再次连杀四五人,但好歹将其阻拦在关卡前。

    片刻后,三十余黑衣人陆续到达,会同首领一起迅快速击杀着二三十个华山刀手。但山上庭院里也尽皆灯火通明,人影瞳瞳,显然华山所有人都已醒来。特别是距离第三道关卡最近的一处大院,竟迅速集结着人手,数声呼喊过后,近百人分成三波陆续奔来,紧急驰援关卡值守。

    矮个首领虽然心急攻上山,但山道狭窄,他或许能够施展上乘轻功跃过,但手下人却未必能够跟上,只得加紧击杀面前的关卡值守。

    数十息后,众黑衣人解决了值守,刚刚冲过关卡,就见最先增援的华山刀手已经逼近,便继续挥剑攻上,混战一触而发!

    明暗不定的山道上,刀剑撞击声、呼喝声、惨叫声不绝于耳,血腥味越来越浓,猎猎寒风亦吹之不散……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