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一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二章

    我从23岁起,就在解放军总参二局里做事。

    上世纪80年代的总参第二局(军情局)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广安门附近一栋偏僻的小红楼,不怎么当街,大院子围着,没挂牌子,门口有荷枪实弹、神情严肃的士兵站岗,出入要查验证件。

    如果是在其它城市,这样的单位一定是人们路过都要快走几步,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所在,但是在京城里,遍地都是这样的保密单位,所以并不怎么引人注意。

    在这里做事或者来办事的人,个个都是板着个脸,步履匆匆的,说话都是轻声细语,仿佛时刻都是隔墙有耳似得,所以整个院落都显得十分地安静。

    早晨或者傍晚,楼里的人来上班或下了工,或步行或推着自行车一起进出,大门口才会热闹一阵,但大楼的灯光总是经常会有几盏时刻都是亮着的,——那是几年前的事了,首长发狠买了通联客车,涂装了军绿色的大客车,都拉着军绿色的窗帘,一车车地把人拉进来,又一车车地拉出去,所以除了哨兵,你几乎看不到在这楼里工作的人。

    只有偶尔挂着军牌的红旗或者伏特加轿车出入,就会停在岗亭处,然后摇下车窗,哨兵望里面看一眼后再挥手放行,如果里面坐着首长,比如姓杨的那位,哨兵就会敬礼,并注视着车子驶入大楼里的地下停车场去。

    首长说,我样子太傻(帅),怕是当不了外派的特工,就在楼里做个参谋吧。俗话说,参谋不带长,打屁都不响。但楼里的参谋,既有我这样刚从青年军官政治学院里出来一脸粉嫩的毛头小伙子,也有满头白发享受师级待遇的老情报人员,情报工作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同事们虽然都不怎么爱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你把资料整理好,核对你送来的简报有疏漏没有,又亲看着你将文件送到保密处去,拿了回执单回来,然后放心。

    在这办公室的氛围下,我看《永不消逝的电波》和内部片培养出来的梦想着当邦德或者李白的工作热情也很快消磨掉了。所以过了没多久,首长又说我干不了原来的差事了。

    幸亏我的爷爷是老红军,我的父亲也是军人,情面也大,既然进来了也就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对外处理群众来信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坐在办公桌前,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

    首长是一副凶脸孔,同事也没有好声气,工作氛围就是这样,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每天收发室把经过几次梳理和业务线无关的几乎没有任何情报价值的社会来信送到我手上,然后由我拆开、审阅,看到了有趣的,才可以笑几声,日子一般就是这么过,所以至今还记得。

    这样的日子直到那封信的到来才结束。

    忘记介绍自己,我叫林千军,我为自己代言。

    1983年春天,漫天飘着柳絮的季节,我有点过敏,一路打着喷嚏去上的班。

    我不好意思地和遇到的熟人打着招呼,心情多少有点烦躁。坐到办公桌前,又翻开抽屉找出了半卷卫生纸,重重地擤了几把鼻涕,这才安定下来。

    踩着我上班的点,传达室的许大爷瘸着腿把今天收到的邮件送到了我面前,一五一十地当面清点了数目,我签好了回执单,意犹未尽地再打了个大喷嚏,半溜鼻涕又跑了出来。

    许大爷看着我笑笑,没做声,拿着回执单一瘸一拐地走了。

    我懊恼地拿纸擦了擦鼻子,深吸一口气,开始一天的工作。

    我的工作内容并不复杂,拆阅寄到局里没有明确收信人名的信件和邮件,再根据其价值上报;再就是拆阅或者检查那些涉军的没有明确收信人名或者无法投寄的可疑信件,再根据其价值上报。

    这需要狐一样的眼力和猪一样的嗅觉去发现。

    我的前任就是从一堆群众来信中发现了一个间谍网络的线索,立功受奖,荣调到别的部门去了。现在轮到我来了,我特么都要疯了,这不是人干的事情。

    譬如有位大爷,给军委写信,操心出主意,从福建开始挖地道,挖啊挖啊,一路挖挖挖,挖到台湾去,只要锄头挥得好,活捉蒋介石,解放台湾岛。

    还有一位中学生,自称发明了可以让水变油的添加剂,要献给国家,但他怕他的重大发明被外国间谍窃取了,也写信过来请求保护。

    还有隔壁王师傅鬼鬼祟祟象特务,老是围着女孩子晾晒的内衣转;对面的周大哥唱歌哼哼哈哈听不清楚,像是在练莫尔斯密码;蒋先生见人总是习惯挥手象军礼;王同志老是说别人太年轻;给长城刷上油漆,这样可以在太空中看得更清楚;在喜马拉雅山打个洞,让暖湿的季风吹进塔克拉玛干沙漠.......

    还有被外星人绑架,麦田里出现怪圈的;又被外星人绑架,地球终将属于三体的;还有那个外国人跑到中国来抓小孩子取器官卖钱的谣言,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又说是华侨来信,又说消息得到军方证实,吓得小朋友老是给我们写信,要解放军叔叔抓坏人,你倒是让外国人能到你那小地方去啊。

    最烦的就是那些声称自己有特异功能,要给国家做贡献的,一个个神秘兮兮的,可谁信啊,能不能别要侮辱我的智商。

    好了,不说别的了。

    开始工作。

    我拿起了放在最上面的那封信。老许,就是许大爷,会按照信封上提供的信息,按他认为的重要性分门别类,把重要的放在最上面,让我能第一时间看到,他做得隐秘,但如果这都不能发现的话,那我的四年情报专业就真的是白读了。

    让我看看,这封信能放在最上面会写些什么?

    地址一栏写的是: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军情局。

    收信人是:局长。括弧,亲启,反括弧。

    寄信人一栏写的是:桂北省杨城市8341部队余则成。

    这就真的有点意思了,我不由开始用了心。搓了搓手,先拿起信来仔细观察一下。

    这是一封民信。用的是普通的白纸信封。不是牛皮纸的军用信封,因为信比较厚,寄信的人怕超重,所以奢侈地贴了六张长城邮票,上面盖着杨城市的邮戳。

    我举起信对光照了照,捏了捏,软软的都是信纸,应该有10张左右,这是一封长信,里面应该还有独立的包装,不是就一叠纸直接通在信封里的,看来写信的人很细心。密封处涂了一层厚厚的胶水,以致都溢了出来,被擦掉后在信封上留下了一溜痕迹。

    密封得很好,应该没有被拆开过。

    我的目光一凝,在信封背面的最右下角,有一个很小的蓝色的蝴蝶印记。象是小孩玩橡皮刻印章后涂上蓝墨水再印上去的,我还能看到疑似橡皮擦毛边的痕迹。

    再看信封。

    字是钢笔字,碳素墨水,英雄的,字迹是仿的印刷的宋体,一板一眼,写的很认真,字距拉得比较开,看得很清楚,显然是用了心,笔锋则老成中带着稚嫩,因为开笔重,落笔比较轻,有点气力不足的感觉。

    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充满了期待,希望结果不是在玩我。

    我叫林千军,是解放军总参二局的一名参谋,前程远大,很帅,未婚。

    我小心翼翼地用裁纸刀拆开了信件,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果然,里面的信是用一张信纸封着的。

    封皮上写着的内容是:

    警告:

    信中内容涉及非常重大的国家政治、军事、经济机密,如果你不是收信人,捡到这封信,请到此为止,立即将信就近转交到国家安全部门、解放军部队,如附近没有,也可以交到公安机关或政府部门,你将受到国家奖励。否则,你就摊上大事了,有可能会泄露国家机密,会害死很多人的。

    勿谓言之不预!

    落款又是那个蓝色小蝴蝶印记。

    我仔细翻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别的线索,和信封上写的是一手字,应该是同一个人写的,写的很危言耸听,但我更夸张的都见过。

    拆开信纸,里面包着的是又是几张信纸,里面还包着一封小信。

    这个人的防备心够强的啊!我没有去管那封小信,拿起信纸开始看。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尊敬的局长大人:

    亚马逊河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也许几周后会在美利坚东部掀起风暴,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我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做这只蝴蝶,也不知道把自己知道的秘密说出来对共和国的未来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为此,我考虑了很久。最终我还是决定要设法和你们取得联系,因为,我始终是爱着我的祖国,如果我所说的能被你们相信,作为决策的旁证,为这个国家的建设出一份力,尽一份责任,那么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下面,请你能认真地把这封信看完,因为我曾经给XXX同志的办公室去过信,但是泥牛入海,渺无音讯,我很沮丧,不知道是中途遗失了还是被工作人员当做了疯子的呓语给丢进了故纸堆,这些都是我担心的,因为里面的信息都是真实而且十分重要的。

    为了能让你相信我的话,我还是拿出证据出来,也就是我们以后常说的,上干货,当然,这些都还不是我所知道的最核心、最重要的秘密,只有在我们之间建立起了非常安全、可靠的联系渠道,我才会把它们说出来。

    最好不要找我,你们可以得到鸡蛋,为什么非要见到那只下蛋的母鸡呢?如果你们要给我起个代号,请叫我“蝴蝶”。

    蝴蝶来到这世界,张开了美丽的翅膀!

    一些资料我记得十分模糊,可能不全,或者根本就不对,请不要笑话我,因为我是文科僧,我也没带着百度。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绩永世长存!

    “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名录(不全):

    钱学森:物理和火箭专家,号称能顶五个师,就像牛顿晚年专注于神学一样,钱老以后会对特异功能的神秘学研究产生浓厚的兴趣,让人唏嘘不已。

    钱三强:核物理专家,原子能的奠基人和领导者之一,原子弹之父。

    钱伟长:搞什么的忘记了,不过这就是著名的科学界“三钱”。

    于敏:氢弹专家,为氢弹研究独辟蹊径,和西方国家的搞法不一样就是他的杰作,据说,法国的氢弹就是我们国家偷偷地技术转让过去的,是真的吗?

    邓稼先:核物理专家,和杨振宁是同学,他的身体现在应该已经非常不好了,但还一直在带病工作,能不能让他好好休息和治疗一下,不然应该活不了多久了,这将是国家的重大损失。反正核战争是打不起来的,我们国家将来也会宣布中止核试验的,请务必保护好他的身体。

    王淦昌:863计划已经提出来了吗?这个对国家非常地重要,请一定要加油啊!

    还有王大珩、朱光亚、周光召、程开甲、彭桓武、赵九章、王光亚等,记得不全,真的是对不起他们了,他们为国家做了那么大的贡献,毕竟有那么多,我也不是学这个的,但这些在现在应该还是机密吧。

    我拿着信,手已经抑制不住有些抖了,这些人,我有些听说过,有的听都没有听说过,但信里暴露出来的信息,似乎要比我了解的还多,特别是信里还提到法国,这怎么可能呢?那样一个资本主义国家。

    但这些资料还不足以说服我去相信这样一封莫名其妙、故弄玄虚的来信,也许只是这个人接触过一些核武器方面的内部资料或者人员,我需要更确切的证据。

    继续望下看,看看会有什么惊喜。

    信的内容接下来有点乱,东一句,西一句的,说得非常含糊。

    以下是接着的信的内容:

    这些应该还不够,那接着爆料吧。我也记得不确切,又有些失忆了,还是说关于军事方面的吧,应该更加机密了吧。

    在对越还击战里,我们的炮兵之所以能迅速还击,是偷偷引进了法国的反炮兵雷达了吧?

    两伊战争已经开打了,现在我们的兵工厂里,伊拉克和伊朗的军方来买武器了吗?加大生产啊,他们要打个7、8年的样子,要从我们国家买很多很多的武器,可以赚很多很多的外汇,两个都是土豪,不差钱,就是水平太次,打得叫什么仗啊!

    说到土豪,有一个特大号的,老有钱了,那就是沙特阿拉伯,遍地都是石油,插根管子就能赚钱。沙特和我国已经建交了吗?我不记得是哪年的事情了,沙特看到两伊战争打起来了还是以色列偷袭埃及攻占了西奈半岛,第几次中东战争来着,反正就是对自己的国土安全不放心,于是惦记着买些大家伙来做镇国神器,可是这些东西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于是他们就相中了我们国家的东风导弹了。

    东风快递,使命必达!那是真的帅气。他们要买的是我们的中程导弹的样子,这件事是由他们的一个空军方面的王子还是亲王负责的,后来好像是负责国土防空方面的,叫什么就忘记了,不过这件事对我们国家没什么坏处,就是美国也不敢轻易得罪这个石油大户,事后也是默认了的。事后,好像还和我们国家签订了条约,不准再这样卖了,作为息事宁人的交换条件,

    如果还没来买,记得要望死里涨价,你要是要价低了,就是看不起他,他还会以为东西是次品,对你不放心呢。这种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他们付的是美元,还是现金,保证能让大家眼睛都绿了,记得印象中的成交价好像是一亿美元一枚的样子,谈判时记得还要收规划建设和人员培训的钱,反正是好多钱,至少是那一年全国的出口赚的外汇的十分之一的样子。

    说到美利坚,反正我们打了越南,算是交了投名状,现在关系应该还好啦,它还要靠我们来牵制苏联呢。苏联打阿富汗,大家都来扯后腿,阿富汗的抵抗武装用的是我们国家生产的轻武器吧,据说,美国从我们国家采购了三亿美金的轻武器提供给了阿富汗的抵抗力量,什么本·拉登,什么塔利班,都是这样起家的,AK47、RPG、107火箭炮,游击队的三大神器啊。

    不过,别看美国人现在看戏看得热闹,将来自己也要掉坑里去的,阿富汗的“大国坟场”称号并非是浪得虚名的。

    巴基斯坦一直是我们的铁杆,所以在国内有“巴铁”的绰号,因为印度在偷偷发展核武器,它是和南非勾搭上了,所以巴基斯坦后来也有了核武器,印度做核试验,巴基斯坦也跟着试验成功了,外国指责是我国偷偷提供了核技术,当然我们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印度要研制的导弹叫烈火,要研制的新型坦克叫阿琼,还有开始在研制一种新飞机叫LCA,不过放心,就印度阿三的水平,足足要研制20年,那时候早就撑不了什么气候了。印度的武器全都是靠买的,最大的卖家是苏联,苏联也是在作死地坑它。

    说到核武器,最要小心的是朝鲜,这个小兄弟,其实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翻脸无情的货色,他们也有发展核武器和导弹的野心,后来好像也差不多搞成了,他们把基地就修在靠我们国家多山的这边,很阴险的,如果有办法一定要扼制住,不然会添很多麻烦,切记,切记!

    听说,利比亚曾经想跟我们国家买核武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个国家no do no die,把五大流氓(就是五大常务理事国)都得罪过的,又不讲信用,将来有它的大亏要吃的。

    说到核武器,我们国家的“巨浪”潜射中程导弹试射了吗?应该就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吧,还没看到相关消息,相信会有好运气的,一定会成功的。

    我叫林千军,我是一名参谋,我想我遇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了,我以为我在捉弄一只小猫,没想到它会变成一只大老虎。

    天气不热,但我的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这些情报虽然零乱,但是每一句都可能在国内乃至在世界上掀起狂风暴雨,看上去都不可能,有的简直是荒谬,但也都有那么一点点道理,至少引进雷达的事情,我是知道一点点的,还有和美国联手在阿富汗给苏联下绊子,前一阵,就有个美军的代表团秘密地来过,我还被临时抽去打了下杂。

    我的天啊,这是个什么人啊?!

    按道理,我应该到此为止,让我的上级来接管这一封信,里面涉及到的机密,如果是机密的话,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甚至我的上级的权限了。

    但死就死在这如果上了。我不相信信里说的,我不相信一封普通的民信能承载这么多的机密,我不相信这个“蝴蝶”能预知未来,也许他只是一个知道一些内情的神经病,我要看到切实的证据,对,证据!

    于是,我硬着头皮继续看下去。

    信里是这样写的:

    如果说这么多,还不能让你相信我的话,而我要说的又实在是太重要的事情,我只能冒更大的风险给你提供一个绝密中的绝密消息了,也许这个绝密是你也无权知道的,但是为了让你相信我,我只好说出来了,虽然有些对不起他,给他增添了额外的风险,但是我印象中,他应该快要被发现了,也许已经被发现了,于是他被捕了,最后自杀了,保护了我们潜伏的同志。

    你确定还要看下去,而不是把信向总长汇报?好吧,由你了。

    那就是关于我们潜伏在美国的超级间谍的身份,一个绝密中的绝密,一个共和国中只有几个人知道的秘密。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一直怀疑在他们内部有潜藏很深的我们的“鼹鼠”,他们也做了大量调查和清洗,他都隐藏得很好,没有被发现,直到我们的国家安全部门的高层里,出了一个叛徒,出卖了他,他才被发现的,如果他还没被捕,希望我提供的情报能对国家有所帮助,那么这样的冒险就是值得的。

    其实要找到这个红色的超级间谍并不难,我还依稀记得以下这些信息:

    1、他解放前在中国大陆工作过;

    2、他是周恩来总理亲自发展争取过来的;

    3、他是一名“中国通”,是中情局里不多的中国情报专家;

    4、他在抗美援朝中就提供了大量的美军情报,间接导致了战争时间的延长;

    5、他娶了一个漂亮的台湾老婆作为掩护,他老婆直到他被捕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在台湾、日本很有影响力;

    6、他经常出入香港、台湾,和国内是单线联系,通过第三国传递情报;

    7、他曾经是中情局负责亚洲事务的高官,一度曾经是CIA副局长的人选,所有关于亚洲的情报都要经过他的手;

    8、他曾是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影响者之一,为尼克松访华和中美建交立下过盖世功勋;

    9、他提供的情报让我们抓获了许多间谍;

    10、他很有投资天分,他通过我国提供的资金进行投资,赚了很多钱,这也为他提供了保护色,如果不是那个叛徒的出现,也许他就能隐藏到死都不被发现;

    11、他在瑞士的500万美元存款分文未动,他不是为了钱而战斗,是为了信仰;

    12、他已经退休,但因为他的业务能力,仍能接触到重要的情报信息。

    至此,他的真实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相信你心中也早已有了答案。

    是的!向您致敬,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亚洲部部长,我国最伟大的超级间谍之一,我们的“深海”——金无怠同志!

    您改变了历史,您是我们的英雄!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