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十一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一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十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十二章

    第十六章

    我叫林千军,我是中央“猎狐行动”特情专案组的一名核心组员。

    这是国家情报系统6大部门联合成立的专案组,直达天听,最高级别的X-S授权,可以调用国内所有必要的资源。

    各位组员各自分管一块,工作都很忙,而我比他们更加繁忙。

    我的责任重大,我的任务是负责拆信。

    在没有来信的日子里,我的任务是负责开车。

    按照组里的工作保密制度,即使是因公外出,也必须是两人以上才能出行,并且相互之间不能离开视线,禁止任何人在外单独行动。如果不小心违反了,后果会很严重。

    所以我成了抢手货。

    因为我年轻,帅气,有礼貌,好说话,会开车,不会指手画脚,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换上军装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大家要出去的时候都愿意喊我一起去,我也乐得出去透一口气和增长一些见识。

    今天,沐雨尘要去公安部,就跑来喊我,我也愉快地答应了。可是到组长那里报告,却被组长打了扁担。

    我被组长征用了,开车送他和白泉益去北郊监狱。沐雨尘只得和他相看两厌的谭燎原一起进城里去,这让他满脸的晦气。

    组里的人除了陈观水都不怎么爱说话,所以开车一路上都是闷闷的。在车上我还是忍不住问了组长一句,为什么王启年1965年因为流氓罪判了15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组长说他是因为在监狱里打伤了人,所以又加了5年的刑期。

    白泉益在一旁冰冷地道,这家伙如果不是进了监子,就凭他那在美国、苏联、国民党和旧租界里都混过的社会经历,只怕在那些年里早就被斗死,怎么会敢自己出来。

    组长听了若有所思,然后才恨恨地说了一句:再狡猾的老狐狸,也斗不过好猎人。

    在半路上,我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都换上了雪白的警服。

    等到了北郊监狱,凭着公安部开具的介绍信办理了手续,提审王启年。

    王启年就是个小老头,看不出具体年纪。被狱警带进来卸了手铐后,先是向我们颤巍巍地鞠了一躬,就蜷在椅子上,低着头,佝偻着腰,一言不发。

    我们三个也没说话,就坐在桌子旁看着他。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

    就这样过了半点钟。

    就这样过了一点钟。

    房间里仍然是一片寂静。

    突然,王启年身子弹了一下,大叫一声,整个身子从椅子上侧着重重地摔在了水泥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他的颈部和躯干先是屈曲而后反张,瘦小的身子先是上肢自上抬、后旋然后转为内收、前旋,下肢自屈曲转为强烈伸直,全身的肌肉呈现持续性收缩。脸上的样子更是狰狞,眼睛上睑抬起,眼球上窜,喉部痉挛,发出凄惨地令人不寒而栗的叫声,嘴巴先是强张而后又紧紧地要在一起,像是要把牙都咬碎了,白沫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淌在地上汇成一滩恶心的液体。

    王启年昏迷不醒地倒在地上抽搐着,就像是一滩烂肉。

    一个听到动静的狱警打开门冲了进来,大喊道:

    “他的癫痫病犯了,快掰开他的嘴巴,小心他咬断舌头...”

    桌子边的三个人一动不动,只是冰冷地看着他。

    狱警慌张又不知所措地用手指指还在地上抽搐的王启年,又指指我们,结结巴巴地喊道:

    “他...他...”

    组长一摆头,喝道:

    “出去!”

    那狱警犹不心甘,还想要自己去碰王启年。

    组长猛地一拍桌子,大喝道:

    “出去!”

    狱警一脸茫然地看看组长,又看看我和白泉益,看到的是两张同样冰冷的脸,又怜悯地看看在地上痛苦的王启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我们的表情,慢慢地退了出去,随手带上了门。

    王启年还在地上抽搐,不时发出凄厉的尖叫。

    组长慢慢地摸出烟,散了白泉益和我一根,自己也叼了一根,然后又点了一圈火。

    就这样,我们三个就在提审室里抽起了烟。

    等到一支烟差不多抽到了过滤嘴的时候,地上的王启年已经渐渐地停止了抽搐,身体绵软地摊在冰冷的地上,似乎已经停止了呼吸。

    组长把烟头在桌子上摁灭,再随手丢在了地上,然后拍拍桌子轻声说道:

    “王启年,地上凉,起来吧,别装了。”

    王启年一动不动,就像是具尸体。

    组长看了一眼白泉益,白泉益用左手反过来从后腰的枪套里拔出了手枪,打开保险,右手轻轻地一拉,子弹上了膛,发出了“咔哒”一声脆响。

    摊在地上的王启年轻轻地动了。

    挡我看到王启年倒在地上的时候,其实我是想去救他的,因为这样的一位重要的对象如果在我们面前出了什么事,是很难堪的。可是我要听组长的,我看到组长没动,白泉益也没动,我只是个负责开车的,所以我就没动。但是他装得那么像,完全是把我瞒过去的,我也假装着自己并不惊讶,冷着脸看着王启年从地上爬起来。

    王启年刚才那下摔得不轻,费劲地坐到椅子上,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白沫,苦笑道:

    “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知道尊敬老人家了。”

    组长依然板着个脸,没有说话,只是又开始抽烟。刚才可把他憋坏了。

    王启年坐直了身子,我才发现他并不矮,身子修长,背挺得笔直,头上几乎看不到白发,眼睛灵动而有神采,面色红润,脸上也没多少皱纹,是个看着顺眼的老头。

    王启年卸下了伪装,也没当自己是个囚犯,仿佛自己是置身于课堂,恢复了当年他还在学校里做教授指点江山的样子。我还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变幻角色变得那么地快。

    他斜着身子靠在椅背上,伸出右手指着我们说:

    “你们不是警察!你们是特工,你们除了身上穿着的这身衣服,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身份的意思,如此地有恃无恐,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才会想起我这个老头子。算了,大家都别玩了,只要是被你们盯上了,是逃都逃不掉的。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组长呵呵一笑,说:

    “好,爽快!王教授不愧是老江湖。我们开门见山,简单粗暴之处还请你老人家多多谅解。”

    组长从随身的公文包里翻出一张文件放在桌上,然后从自己的枪套里掏出自己的手枪打开保险也放在桌上,然后把枪掉了个头,枪口朝着自己。

    做完这些准备,组长朝桌上看了看,觉得满意后又点上了根烟,才悠悠地说道:

    “祖国现在需要你,这是你保外就医的批文,马上就可以跟我们走。另外一个是你装病麻痹我们以后,夺枪袭警被击毙的证据。希望你的大脑坐了18年牢以后仍然管用。”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