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十二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二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十一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十三章

    “这水源比墨还黑,滚滚流动着。我看见水底的池沼中,许多满身污泥的灵魂,他们赤着身子,非常愤怒地相互殴打,撕咬,将彼此的身体弄得残破不堪。愤怒的人永远得不到救赎,他们只能诅咒,喊叫,在无尽的深渊里咆哮、咆哮……”

    王启年低着头,轻声地念道。

    “阿利盖利·但丁,《神曲》里的地狱第五层。我们从这里望见所有的牧场上,充满穿着牧人的衣服的贪狼。”

    组长又接着道。

    “信仰是去相信我们所从未看见的,而这种信仰的回报,是看见我们相信的。”

    王启年伸手抓了抓头皮,道:

    “从我,是进入悲惨之城的道路;从我,是进入永恒痛苦的道路;从我是走进永劫的人群的道路。”

    组长笑笑说:

    “穿过悲惨之城,我落荒而逃,穿过永世凄苦,我展翅高飞。”

    王启年又沉默了。

    组长的目光早已不再那么地冰冷,既然已经摊了牌,王启年也别无选择,那么反而不用绷着脸了。

    白泉益站了起来,走到王启年身边,在身上掏摸了一下,摸出包烟,抽出一支,递给王启年,说道:

    “来一支?”

    王启年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接过烟,点了点头。

    等点上了烟,再猛吸两口,王启年长长的吐了一口烟,看着白泉益说: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不,你应该是记错了,王教授!”

    白泉益说道,然后走开了。

    等王启年抽了那根烟,就开始干活了。我们让出了那张桌子,他开始翻看组长带来的“3·15”谋杀案的案卷。

    案卷很厚,里面堆满了笔录材料、痕迹鉴定、尸检报告和现场照片之类的各种东西。从发现周春兰失踪开始,案件已经发生一段时间了,但破案的进度并不理想,至今都没有找到犯罪的嫌疑对象,这件事让我们组里也压力很大,如果能找到第一封“蝴蝶”来信的话,那么对发现和找到“蝴蝶”会有非常巨大的帮助。

    而且,谁知道“蝴蝶”会在他的第一封信里写一些多么惊世骇俗的东西和预言呢?

    王启年看东西很快,大部分材料他只是瞟一眼题目就随手丢到一边,有的只是浏览一下,有的则要反复看几次,边看还发出一点感叹。

    比如他拿着周春兰的生活近照就看了很久,口里还念叨道:

    “真是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啦。”

    其实周春兰长得有点像以前宣传画里的“铁姑娘突击队”里五大三粗的配角人物,实在是有点中性,也不算漂亮,但考虑到他坐了18年的牢,没见过几个女人,倒也还可以理解了。

    那么他翻出几张现场的尸体照片仔细端详,还口里啧啧啧地咋舌不已,就实在是能人所不能了。

    然后他思索了一下,又在案卷里翻来翻去,但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就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撑着桌子,看着一旁的组长问道:

    “案卷里少了一些关键性的东西?”

    组长点点头,没说话。

    “这女孩子27岁了还没结婚,是被人捆绑了以后用带子勒住颈部,没有什么大的挣扎动作就死了?”

    组长又点点头。

    “同事和家人都反映她作风检点,一心扑在工作上,没谈过男朋友,经过调查也发现是事实,但尸检发现她早已经不是处·女啦?”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王启年眉头皱成一团,又抓抓脑袋,念叨了一句“没理由啊”,然后又似乎是想起什么,拿起案卷里周春兰的档案文件,看了一下工作单位那一栏,然后猛地站起来盯着组长问道:

    “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组长直视着他,平静地道:

    “她负责的一份文件也不见了。”

    “很重要?”

    “不知道。”

    王启年伸了个大懒腰,开始哈哈大笑。

    我们看着王启年在那发癫,捧着肚子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一边笑一边还说:

    “这案子你们来找我...就对了...哈哈..哈哈,那些家伙...怎么可能发现?怎么可能发现啊!哈哈...哈哈...”

    王启年等到笑累了,才停了下来,他又用袖子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和鼻涕,然后说:

    “这下动机也有了,我真笨,想想你们的身份也应该知道了,又不是公安,怎么会这么紧张这个案子,现在最后一个谜题也解开了,来,大家都坐下,坐下,坐下,别都拄着那么紧张,让我来告诉你们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们都坐了下来。

    因为王启年占了组长原来坐的那把椅子,所以我只能坐到原来王启年坐的提审的犯人坐的位置上,伸长了脖子听他讲案子。

    我是司机,我不生气。

    等大家坐好,王启年笑了,这笑容看着真的十分地猥琐和诡异。

    “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绳艺?”

    组长摇摇头。

    白泉益答道:

    “是不是以前街头卖艺的那种,搭个架子,然后扯根绳子,耍杂技的?”

    王启年一板脸,不高兴地说:

    “怎么会是那种跑马卖解的玩意儿呢。不知道不要乱讲。”

    王启年一脸陶醉地道:

    “绳艺,是一门艺术,是绳索紧缚的艺术。绳子和女人一样都有着复杂而曼妙的迷人的曲线。绳艺就是通过对绳子各种技巧的运用,循环有序地把绳子与人体结合,对人体进行各种花样的捆绑,从而使绳子与人体完美结合成一道具有情致的艺术品,能给人带来视觉上和精神上的冲击和享受!是一门伟大的艺术。”

    王启年一边说手里还一边不停地比划着各种曲线。

    组长打断了他。

    “是日本人?”

    王启年笑着摇摇头,一副智珠在握的得意样子。

    “不,更准确地说是日本女人!”

    “女人?!”

    我惊得几乎跳了起来。

    “是的。女人!”

    王启年咪咪笑着点点头,大家的惊诧让他十分的得意。

    “年轻人,你还太年轻,不知道什么是纯洁的爱情!清代作家李渔在《笠翁十种曲·怜香伴》里就有过这样的描写,宵同梦,晓同妆,镜里花容并蒂芳。深闺步步相随唱,也是夫妻样。在古代后宫里,三千佳丽,皇帝应付不来,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

    组长惊讶地看着王启年,努力地消化着这个惊人的讯息,然后翻翻眼睛想办法寻找着合适的措辞,过了一会才慢慢说道:

    “死者是一名自梳女,是被她的日籍女朋友杀死的?”

    王启年点点头说:

    “她被捆绑的手法是绳艺中一种叫后高手缚,没有什么痛苦,但是牢牢地拘束住了手和上身。虽然凶手拿走了绳子,但在尸体上还是能看出捆绑的痕迹。而且死者没有做挣扎,说明是她心甘情愿地被捆住的,而这样的情况只会是出现在闺房之中增添情趣的时候。现在在国内几乎没有知道这个的了,而在我们的邻居日本那里却还广为流传。”

    “那在她身上没有发现使用药物痕迹,从致命的那道勒痕分析,绳子是慢慢收紧的,死者为什么也没什么挣扎的动作呢?”

    白泉益跟着问道。

    “给你们做尸检的人非常地高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的这份验尸报告是我见过的最细致严谨的一份报告。说不定就是我的哪位老朋友写的。”

    王启年接着说:

    “不错,死者基本上没有挣扎,为什么呢?因为她狂热地爱慕和盲目地信任她的恋人。这是一种疯狂的一不小心就会要命的游戏,我也只是听说过,还从没有见过,但玩到快要窒息的时候就应该松手的。死者万万不会想到恋人会要了她的命,稀里糊涂地就死了,也就来不及挣扎了。”

    组长抱起手臂问道:

    “为什么说凶手是女人?”

    王启年竖起三根指头道:

    “三个理由。一个是绳子勒的深度,凶手的力气不大;第二个死者年纪那么大了,还没找过男朋友,很有可能就是心理有问题,在家人和同事的描述中,她的穿着、谈吐、爱好,都看得出来她心里是厌恶男人的;第三就是捆绑的手法,有两个地方捆错了,用的是自缚的手法,也就是自己捆自己,而男人都是捆女人,是不会捆自己的。”

    说完,王启年昂起头骄傲地道:

    “这些东西他们不懂,怕是连想都不敢那样去想,又怎么可能找到真正的凶手呢?”

    组长不动声色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两张稿纸,上面是我们来之前抓了章天桥的差要她抄的一篇散文。

    “现在你帮我们分析一下这个写信的人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最后,回去的车上多了一个人。因为车里的气味不好,大家都摇开了一点车窗,连组长也是。

    我是林千军,我感觉今天听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后,我对美好爱情的憧憬被玷污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