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十四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十四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十三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十五章

    我叫林千军,我感觉疑似自己被坑了,我曾经豪情万丈,眼前却是深深的悬崖!

    章天桥问了我一个很简单的问题,然后,作为情报专业高材生的我习惯而自然地为了推衍答案,把问题想得很复杂,由简至繁,再从中捋出掩藏着的遁去的唯一,从繁杂的可能性中找出事实真相,这是以前我在学校时最喜欢玩的智力游戏,比如什么CIA、FBI、KGB、MOSSAD的测试卷什么的。

    不知我者谓我心忧,是阴谋论的拥趸,马基雅维利的信徒,知我者谓我何求,譬如徐老师,他总是愿意微笑着听我把其中的道理说完,然后再会以严肃的表情告诉我:其实事实的真相超越你最疯狂的想象,再把我的分析全部推翻、撕烂,直到得出一个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答案。

    不管我昨晚推衍出的疑似答案是否接近事实真相,但我确实是失眠了,虽然人年轻,不至于顶着对黑眼圈出来见人,但精神的萎靡还是稍微有那么一些的。

    我其实早就有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可是我真傻,真的!我抬起自己没什么神采的眼睛,接着思考着。我单知道自己撞上了大运,骤然之间立功受奖,被升官重用,大好前程就在眼前,哪里还能看到江头已是风波恶,人间别有行路难。

    组里的人只是在终日里瞎忙,除了专案组沐雨尘那边,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开展。国安那边提出的中央开花,稳扎稳打,人人过关的方案即使是个很烂的方案,但那毕竟也是个方案,也有那么一点一定的可行性,毕竟我们有“蝴蝶”的笔迹在手,而且嫌疑对象的范围也实在是比较狭小,要是我的话,也许把杨城市市区的小学校走上那么一圈就已经有了收获,甚至就可以找到了“蝴蝶”或者是帮“蝴蝶”写信的人,然而我们什么都没有动。

    主席曾经在从西柏坡进北平城时对总理说:

    “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啊。今天是进京赶考吗,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

    总理笑着接过话题说:

    “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合格,不要退回来。”

    主席又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主席的考试已经考完了,但我们的党的考试还在继续,现在这张卷子轮到一号首长和他的战友们来作了,国家大事啊,不可不慎重,也不能不慎重啊!

    要命的是,现在突然跑出来一个人喊“我知道答案,我知道答案,我要告诉你们,我要告诉你们!”而且他知道的答案可能真的是答案。

    地球考场中国这场世纪考试泄题,有了一线可以舞弊的机会。这让人能怎么想,又是何等摧残世界观的事情啊?!还能不能让人愉快地工作啦?

    如果让美苏英法日什么的知道了,那不是都要急疯掉了。

    能够预知未来,这是何等诡异、惊悚但又幸运的事情啊。

    一号首长说过: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好了,有人知道,哪里有坑,哪里水深,哪里湍急。真的是天佑中华!

    但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牵涉到具体层面,就形成了现在组里的怪状,人员来自各个要害部门、单位,个个背后站着庞大的身影或是群像,直达常委层面,相互试探和钳制,谁也不会不敢盲动,人人都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只有我是一个粉嫩嫩的新人。我整天跟在大家后面瞎跑,也没看出大家忙出了个什么名堂,不过,组长那次带队乘专机去杨城的做了什么部署和安排,大家就都不知道了。

    算了,别多想了,看材料,看材料。

    今天是四月一日,是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我们组交到《人民日报》的大作就要发表了,这是我们和“蝴蝶”联系的唯一方式,按他在信中所说的话如果属实的话,当他看到这篇文章,就知道他的信已经引起了党和国家的重视,将和我们建立通信联系,把他掌握的关于未来的情报寄到我们已经安排好了的所谓的北京10086信箱,而这也是我们所期盼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话。

    关于“蝴蝶”在信里的这短短的几句话个人请求,我们组里也有长达18页纸的情报分析,简要来说:

    一是“蝴蝶”选择《人民日报》,是因为《人民日报》发行覆盖全国,在哪都有可能看到,保证本人随时可以看到我们的回复。

    二是为了隐藏自己,我们无法利用这条线索来逆推关于他的任何信息,如果他要求是别的什么报纸,比如《参考消息》或者《杨城日报》什么的,那么我们至少可以从报纸的发行范围和阅读人群中划定一个寻人的范围,从而大大地减轻我们的工作量,同时也可以看出“蝴蝶”对自己的保护意识非常强烈,不希望我们或者其他人找到他。

    第三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人民日报》的指定版面发表指定内容的文章,这不可能是一般的机构或者人士可以做到的,这样既可以体现我们的对他的重视和工作力度,也可以确保双方的联系渠道是官方的、安全的,是在党和政府的直接领导和控制之下的,同时也是严格保密的。

    我们也怀疑,“蝴蝶”的思路是严谨和缜密的,是深谋远虑的,是考虑过其中的影响和后果的,所以他应该在零号机(第一封来信)中也提到过类似的要求,而杀害周春兰后拿走了那封信的凶手,是无法满足这样的强制性的政治要求的,因为“蝴蝶”后来又寄出了一号机(第二封来信),我们和蝴蝶联系的渠道应该还是安全的,当然也不排除其它可能性,而这也是最让人担忧的,柳子元目前就在负责这一块工作,在全国发行的报社里秘密检查人情稿、关系稿和可疑稿件的来龙去脉,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第四就是一堆不知所云的废话,就是关于信里提到的一段话的分析,“内容嘛,就请写关于未成年的小孩子不能去扑山火的内容吧,说不定还可以救一个小孩子的命哦,这样大家就不用去学习他了。”没有人知道“蝴蝶”在说什么,具体是在指哪件事情,出于什么目的,也许真的像是沐雨尘和王启年报告的那样,至少抄写这封信的人是一个7岁左右的小男孩,而从信的内容分析,“蝴蝶”这个人的心理特征、知识阅历、社会经历起码在30岁以上,受过高等教育,这是目前令人感觉最困惑的,相关分析在组里已经有一本厚厚的书,可以出专著了。

    但还有一点是非常让人焦虑和不安的,是在于“蝴蝶”选择的这个要求我们回复的日期,4月1日,在我们国家当然只是一个普通并寻常的日子,但是在西方则是他们兴起流行的一个影响很大的民间节日——“愚人节”,最典型的活动方式就是人们以各种方式互相欺骗和捉弄,往往在玩笑的最后才揭穿并宣告捉弄对象为“愚人”。

    从“一号机”的行文和语气判断,“蝴蝶”有比较明显的受过西方思想和文化影响的痕迹,那么他应该是知道这个节日的,那么他选择这个日子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涵义呢?是为了方便好记还是暗示着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高级而且性质恶劣的愚人节玩笑,然后下一封来信的内容里只有“四月傻瓜”四个大字,“蝴蝶”想象着我们看到信后沮丧并尴尬的表情,然后躲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哈哈大笑,就像1940年4月1日,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富兰克林研究院干过的那样,宣布世界末日的到来,引起了大恐慌。

    如果这个叫“蝴蝶”的家伙真的是在开玩笑的话,那么我发誓,即使他躲在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找出来绳之以法,让他把牢底坐穿,让他知道一下什么叫老虎的屁股不容调戏,什么叫专政机关的愤怒和铁拳。

    我叫林千军,我是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中央“猎狐行动”特情专案组的一名核心组员,营级参谋,我在组里的本职工作是拆信,非常地重要,而且我是军方代表,但是平常并没有什么用,没有信的日子我只好帮着大家做点乱七八糟的事情,像是组里的司机和打杂的,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大家都要出去忙了,所以就安排我留在组里守电话,所以我现在的工作是传达员,革命工作不能挑肥拣瘦,好在今天没什么电话,我的思路很乱,我想静静。

    因为进组后很久没有和大家见面了,也许大家都忘记我了,所以还要重新介绍一下。

    但静静还没有等来,沐雨尘就跑来喊我,他脸上洋溢着微笑,一看就很高兴的样子。

    “小林,同去,同去,专案组那边有突破了,找到案发现场了,也锁定了凶手了。”

    我也笑了,惊喜地问道:

    “真的啊?那太好了!”

    然后我摊摊手,指指电话,示意自己没空。

    沐雨尘一甩手,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把一把车钥匙丢给了我,我眼明手快地一把接住。

    “组长叫我们去现场看一看,了解下情况,再督一下进度,他已经安排在家里章天桥值班了。”

    我把钥匙圈在手指上转啊转,无可奈何地跟着沐雨尘走了。

    我也很好奇,杀害周春兰的究竟会是什么人?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