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二十五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五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二十四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二十六章

    我叫林千军,林是双木林,千是数字十上面加一撇,军是汽车的车字上面加个宝盖头。

    我现在正在看五号机,虽然前面看过的内容足以惊天动地,字字千金,其中的某一个段落的内容就能在合适的地方换个美利坚国籍再加上几百万美金。

    但出于我作为一名情报军官的职业原因,我对自己即将看到的东西更感兴趣,因为我有一种预感,即将写到的内容就是我们小组目前最为需要的情报。

    那就是谁会是那个我们最关心的出卖了祖国的人?还有哪些人会是在未来出卖祖国的人。

    说实话,我有点担心,怕在上面看见自己熟悉的名字。而且未来几十年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我还有一丝复杂的隐晦的阴暗的绝对不敢对人说的在那一刹那灵光一闪地想到的是,那上面TND应该不会出现我林千军的名字吧!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一个吓人一跳但是也让人莫名其妙又充满悬念的标题,实际内容和标题风马牛不相及。

    我想也许是“蝴蝶”想对那些名单上的人这么说,然后看他们吓得蹦起来,然后像是搞了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在边上哈哈大笑,一定是这样的。

    信里这一节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所知道的都是你们让我们知道的已经公开了的东西,都是从网络上道听途说的或者是在一些媒体上解密后看到的东西,比如在车站附近的摊子上买了本非正式出版的杂志,或者是在某个军事题材的网站的帖子里看到了相关的内容,也就是说我不能保证名单和事件是否属实,事件的真相如何也一无所知,我只能说是在未来的某种公众场合听说他们是叛徒、间谍或者变节者,但我没有任何的证据。

    在其它事件上我都是对事不对人,一是不太记得了,二是对事件的经过也不清楚。只有在这个章节,我觉得自己还是有责任要举报一下,因为其中的几个人所造成的后果太严重,对共和国的伤害太大了,甚至直接影响到了祖国发展建设的大局。所以还请你们仔细的甄别,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然后信里就是一个名单,不到10个,附了长短不一的说明。

    我看得心惊肉跳,你妹妹啊,居然还是部队系统的居多。

    第一个爆出来的就是我认识的,真的是有点被惊吓到了。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名字是实实在在地写在第一个的,写的是全名,一个字也没有错,不像后面的名单上有的写的只有一个姓,比如说刘某等含糊的信息,说明“蝴蝶”对这个人的印象是非常深刻,不是像信前面的内容说的那么谨慎,是认准这个人了。这个人的罪名也很具体,是在国安部负责北美情报部门的时候在美国叛逃,出卖了金无怠等一大批绝密情报。而“蝴蝶”坦言,之所以知道金无怠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在30年后在网络上被翻出来炒得沸沸扬扬,并提到了据说是美方解密出来的他表示之所以叛逃的理由,让人十分地无语。

    做这个工作我曾经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就是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把事情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好吧,这一波还未平息,新的更大的一波又来侵袭,直接让我拿着信纸在那发抖,视线几乎模糊了起来,这个家伙“蝴蝶”没有写全名字,只写了个姓,但看到那个少见的姓氏再加上身份背景,我一眼就能看出“蝴蝶”在说的是谁了,居然就是我们局里的一位中层领导。

    1996年的时候,向美国出卖我军最机密的情报,比如攻击的发起时间、导弹部署和威力,直接导致了“台海危机”中的我军作战计划被取消,成为了国际笑柄。看看他造的什么孽,做的什么业,不但叛党误国,甚至还害死了他的父亲—一位共和国的元勋。真的是“国家的败类,民族的败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还有下面这个,也是部队的,居然是在两岸都当了少将达七年之久,也是在“台海危机”中出卖机密情报,导致对岸台独分子嚣张至极,两岸统一大业遭受前所未有的的重大损失,被认为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间谍案。

    上一个名字是写全了的,这个就只写了个刘某,未来的空军指挥学院的院长,出卖了空军主力战机和防空部署等绝密情报。

    下一个又是我们局的,我前一阵子还在暗地里笑“蝴蝶”在一号机里把还没成立的国安搞得鸡飞狗跳,到处找“鼹鼠”,现在好了,轮到他们看我们局里的笑话了,三月债,还得快,真的是风水轮流转啊!

    后面五号机是越写越含糊,越写越朦胧,有的甚至就是一条非常含糊的线索,说明在那个地方或者单位会可能有人叛逃,指向性不强,意义不大。

    最后,“蝴蝶”说,将来党和政府会整治“裸官”现象,就是配偶、子女都移民或定居海外,只留下一个人在国内当官。他曾经在一个帖子里看到,有熟悉反间谍工作情况的网友说,在改革中早期被策反的军政领导中就已经开始存在这样的现象,希望我们可以引起重视作为一条线索来抓。

    我一个一个地把名单看完并仔细地记在心里,虽然房间不热,但我的衣服已经被身上流的汗浸湿了,甚至是可以拧得出水了。

    我艰难地看完这一章,有点哆嗦着放下信纸,然后回头看看组长和章天桥,说实话,我的心底真的闪过一丝畏惧。

    组长和章天桥是趴在边上跟我一起看的,见我放下信,也神情凝重地直起身。

    章天桥走到一边,拿起放在远处的茶几上的热水瓶对我说:

    “小林,辛苦了,休息一下,喝杯水吧!”

    我舔舔干涸的嘴唇,看了看组长,组长微微地点了点头。

    等喝完水,我又坐了回来开始看五号机,不知道还有多少惊喜、惊奇和惊险在等着我。

    “蝴蝶”的思路真的是发散性的,下一节的题目是《大国重器》,介绍的是我国在未来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装备制造业创新发展的历史,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在这一章节中的文风一转,语言文字变得鲜活生动得多,当然描述性的语言过多,实际上就变得并没什么卵用,反而影响了我们的判断和逆推,还不如列些数据、讲点方法更实在。

    在《三农问题以及未来发展》上,提到了“剪刀差”、“打白条”、“农民工”、“粮食放开”、“统筹提留”、“取消农业税”、“扶贫开发”、“集体经济”和“粮食安全”等问题。

    在看过《进出口和WTO》、《科技发展和进步》、《能源和环境保护》、《文化、教育、卫生》、《财税改革》、《钓鱼岛和南沙群岛》等章节,五号机已经看了一大半的篇幅之后,我又看到了几个更加让人目光一凝的话题了,刚刚凉了点的冷汗又开始冒了出来。

    《民族和宗教问题》,《气功热、传销和邪教》这个“蝴蝶”难道真的以为我们找不到你吗?这么敢讲,以后会变得那么恼火,形势那么严峻了吗?而且他还话里话外地在放炮,甚至有点挖苦的味道在里面了。

    《说不清楚也要说的港澳台》,批评的话语是一波接一波,有的甚至非常犀利,甚至对对台、对港政策颇多诽词,当然,看到以后的局势变化之诡谲也是大大地超出了常人之预料。

    《货币的战争》、《下岗大潮的教训》、《房子、车子和票子》、《小心外国的文化侵略》、《从反官倒说到反腐败》,“蝴蝶”是越写越HIGH,我是越看越惊心动魄。

    当我竭尽心力看完最后一章《也许是当前亟需解决的问题》,看完关于胡乱无序引进国外生产线和技术最后导致巨大的浪费的阐述后,五号机除了指明请一号首长亲启的那封信中信外,我都看完了。

    我汗如雨下,心力憔悴。

    我经历了一场或喜笑颜开、眉飞色舞,或啼笑皆非、哭笑不得,或义愤填膺、怒不可遏,或黯然销魂、郁郁寡欢的情感过山车,我的七情六欲被五号机调动、操摆、玩弄于鼓掌之间。

    我没从来没有想到过看一封信会让我比在法卡山上搬弹药箱穿越封锁线还累。

    当我们三人走出机要密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间了。组员们都等在了外面,看到我也走在三人中间,一副非常疲倦的样子,我看到大家的目光闪烁,我想这一刻我已经暴露于大家面前。

    大家都知道了,我就是那个拆信的人。

    我会是整个关于“蝴蝶”来信,关于掌握未来的脉搏的绝密工作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

    我突然发现其实我是被推出来挡枪的,明枪暗箭的那个枪,躺着也中枪的那个枪

    大任担当,可我真的不是瑚琏之器啊!

    我叫林千军,因为今天特别重要,所以要再介绍一次,明天见。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