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二十八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二十八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二十九章

    我说:报告主席,我叫林千军,是总参二局的参谋。

    首长就叫我坐坐坐,别那么紧张。

    然后,他就叫我小林,问了下我爷爷的情况,因为我爷爷曾经是他的老部下,首长的记性很好,记得我爷爷脚上受过枪伤,只是和我拉了几句家常,就是这样子。

    看着章天桥还是一脸好奇的样子,我也很无奈。组里会毫不忌讳就跑来问我见首长的情形的,只有这位大姐了,可是她敢问,有些话我可不大敢说,只好应付她几句好了。

    章天桥见我敷衍,也没计较。也许她只是呆在院子里喂完她那只大花猫没事做,想找个人聊聊天,然后就换个话题来问我:

    “你看了今天的报纸了吗?”

    我说还没有。

    然后她拿出张《参考消息》出来,指着二版下脚的一条小新闻说:

    “那你看看这个。”

    《参考消息》是目前我国刊物转载境外舆论的唯一窗口,也是我们组里密级最低的一份消息来源。

    我接过来顺着她指点的地方看了起来。

    《日本黑帮分子恶斗,不放过中弹倒地伤者》

    据日本《今日新闻》消息:

    近日,日本遭遇自1975年以来最严重的黑帮势力恶斗。十多条生命死伤在黑帮分子的枪口之下,在日本全国产生巨大影响,民众要求政府加大对黑帮分子的打击力度。

    黑帮分子疑似为争夺地盘,在神奈川县湘南高中的大门口前发生了恶斗,双方手持热武器交火,并造成无辜市民死伤。

    据现场目击者称,黑帮分子开始只是谈判,继而发生斗殴,随即发生火拼,枪声此起彼伏,当地警察赶到后,又与警方进行了交火,整个事件至少持续了20多分钟,有十多名黑帮分子、路人和警察中枪,至少6人丧生。据目击者描述,其中一帮黑帮分子甚至不放过已中弹倒地的伤者,其残暴行径令人愤慨。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承认黑帮合法性的国家,只要黑帮在制定的法律下活动,就发给其合法准证。作为日本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下至赌博卖淫,上至政治斗争,许多层面都能发现黑帮组织的身影。日本黑帮合法化的阴霾,给日本社会带来了难以弥补的裂痕。这起黑帮火并事件也反映出近年来日本在治安和反黑社会等政策方面存在的问题。

    此次黑帮火并事件发生后,日本舆论给予了强烈谴责。人们在为死者哀悼的同时,应深刻反思,是什么让黑帮分子拿起了枪,要检讨现行的社会治安制度,不要给极端暴力犯罪以可乘之机,避免此类悲剧再次上演。

    我抓抓脑袋,瞬间就把几条线索联系了起来,日本、神奈川县、交火,这是图穷匕见,双方干上了吧!

    “章姐,这是已经跟日本人翻脸了啊?”

    章天桥啪啪地拍打着报纸。

    “什么翻脸不翻脸的,人家日本人都认定是黑社会谈判了啊。两边争地盘,谈不拢了,就打一架咯,很正常嘛,至于用的是冲锋枪还是手榴弹,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要没有中国人在事件中受伤就好了,而且当前这样的严重事态完全是因为日本腐朽的社会制度所造成的,相信日本民众会以理性和合法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想法,我们对事态的发展深表关切,并敦促日方正视历史事实,坚持和平发展道路,与中方相向而行,共同为中日友好做出新的贡献。”

    我看着章姐陡然变身成了齐怀远(第一任外交部发言人),感觉自己好凌乱。

    “千军,这事是你们军情负责的,你有没有什么最新消息啊?”

    用香港录像里的话来说,章姐这是开了八卦模式了,明明这事不好说,不敢说,不能说,但是她仗着自己的保密授权高,闲得跑来来找我瞎打听。

    我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小声地对她说:

    “这事我告诉你,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章天桥连忙点头。

    “你不放心别人,还不放心你章姐吗?”

    我左右看看没人,就在章天桥耳边轻声地说道:

    “这事啊,我也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章天桥气得在我肩膀上拍了一下,愤愤地道:

    “好你个小林,敢这样戏弄你章姐,看以后有什么事我还和不和你说了。”

    要是章天桥都不理我的话,我在组里就更是睁眼瞎了,我连忙向她道歉,并大呼冤枉!

    虽然我真真切切是解放军在组里的代表,但是我们局里除了送来过一次文件以外,就把我丢进来就自生自灭再也没管过我,避嫌避得那叫坚决彻底,我都是在组里打杂的命,开开车,守守电话,而且我在局里就是一小参谋,局里认识的人用手指头都数的过来,哪里比得上章姐您消息灵通嘛。

    好话说了一箩筐,我平日的表现章天桥也看在眼里,她也不是真生气,总算是不计较这事了。

    大概是看到我的样子很傻很天真,章天桥也不肯放过我,所谓分享喜悦收获更多的喜悦,分担压力自己的压力可以少掉一半,她是见不得我开心,就跑到我耳朵边轻声说:

    “小林啊,我告诉你啊,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我以为章姐无聊也要依葫芦画瓢还我一击,为了表示配合,连忙赌誓发愿,表现得自己好像真的相信会有什么大新闻一样。

    “那个五号机,你们不是送进南海去了吗?”

    我点了点头,暗想她装得还真像。

    “昨天,中顾委的一位大佬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生闷气,把自己关在小房子里关了半天,还把里面的东西都砸得个稀巴烂。”

    章姐,求放过。你饶了小弟行不行。

    “还有哦!局里的一位常委哦,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血压升高,跑到701去打吊针住了院。”

    我还心存一丝侥幸,努力挤出八颗牙齿撕着嘴笑着问道:

    “章姐,是你们机要局还是我们军情局啊?”

    章天桥也笑着对我说:

    “最大的那个,你说是什么局就是什么局了。”

    我现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吓趴在地上比较应景一些。但我现在不过是脸色白了那么一点,心跳快了那么一点,离吓晕还有那么一点距离。

    最后章天桥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对我说:

    “你看你啊!人这么年轻,就被这样的重用,可是你的表现呢,怎么那么地,说好听点是老实,说难听点是暮气。大家都是一个组的,循规蹈矩地给谁看啊?要你打杂你就打杂,谁规定了要你打杂了啊。组长不是说了,要你把军情这一块的联络抓起来了吗?你看看你,混成什么样子,问你点消息你都不知道,如果那天首长问你...”

    章姐学起了四川普通话来了。

    “小林啊,你们在日本找那个信找得怎么样了啊?”

    然后又学我说话。

    “报告首长,我不知道。”

    然后又是四川普通话。

    “不是说和那边都交上火了吗?影像很大啊。”

    然后又学我说话。

    “报告首长,我是看报才知道的。”

    最后章姐回到了自己说话的腔调。

    “那我告诉你,小林,你就完了,真完了,连你们局,你们总参都要被你连累了。你忘记了么,那封信是直接写给一号首长的啊。”

    然后章姐略微翻翻白眼,小声地嘟噜了一句“也是被他们给搞丢的”,再恢复到原腔调。

    “但现在任务交到你们局里手上,你作为小组的一员,居然一点都不关心,一点都不知情,这任务有多么重要你知不知道,首长见你的时候,你帮自己单位说一句好话,你们的日子都要比现在好过得多。你看他们几个哪个不为自己单位在争,昨天柳子元找你,你以为大家都没看见么?只不过是同情他们飞来横祸,还没开张就摊上个潜伏的大叛徒,大家才不做声而已。你别忘记了,按那名单上来说,你们部队这边才是重灾区,啧啧啧啧,真的就是吓死人,什么史无前例,什么建国以来最大案,你还那么坐得住,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

    我被章姐唱戏客串一样的训得一愣一愣的,完全没有了辩驳的机会,只好深刻地批判和检讨自己的懒政行为,挖掘思想根源,猛斗私字一闪念,说了半天,章天桥才放过我,最后总结陈词道:

    “小林啊,别嫌章姐啰嗦,我是看你在组里老实,又和章姐说得上话,才和你说这么多,你自己也要不争馒头争口气,好好表现知道吗?”

    我连连应是。

    我怀疑咱们组里虽然没配什么副组长,但组织上人尽其才,高瞻远瞩,其实是给我们组里配了一个政委。

    等我擦着汗从章天桥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那只大花猫不知从哪个角落钻了出来,悄无声息的从我脚边溜过,等我惊觉回头看去,它已经跳到桌子上,瞪大了琉璃珠子一般的眼睛似乎在不屑地鄙视我了。

    今天的一席话我很有收获,也感觉压力更大了。

    下午的时候,我看到章天桥又拉白泉益到她办公室里谈话的时候,不禁在心里为老白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

    我是林千军,我是一名军人,我生是解放军的人,死是解放军的鬼,我相信自己一定能为部队做点什么。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