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三十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二十九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三十一章

    虽然已是晚春,但由于气候依旧偏暖的原因,西花厅的海棠花依旧盛开着,等待着,等待着看花的主人,但他已经走了,离开了我们,他不再回来了。

    他是深深爱着海棠花的。

    解放初期他偶然看到这个海棠花盛开的院落,就爱上了海棠花,也就爱上了这个院落,选定这个院落,到这个盛开着海棠花的院落来居住,这一住,他住了整整26年。

    海棠花现在依旧开得鲜艳,开得漂亮,招人喜爱。

    他在的时候,海棠花开,他白天常常在繁忙的工作之中,抽几分钟散步观赏;夜间他工作劳累了,有时散步站在甬道旁的海棠树前,总是抬着头看了又看,从它那里得到一些花的美色和花的芬芳,得以稍稍休息,然后又去继续工作。

    他看花的背影,仿佛就在昨天,就在我们的眼前。

    我叫林千军,我望着眼前西花厅院前的海棠花静悄悄的开着,花瓣落满地。我泪眼婆娑。

    我车上的乘客也是。

    这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当他站在车前的时候,要比局长还高半个头,国字脸,古铜色的脸庞,前额很高,大概60岁左右的年纪,但保养得很好,精神矍铄。

    但他眼中流露出的激动的泪花,让我在脑海中不经意的想起了这样一段句子:

    历史就是历史,你无法逃离你的出身,就算你戴上领带也不会改变。

    一年以后,一首歌更唱出了我此刻对此情此景的感受:

    河山只在我梦萦,

    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中国印!

    他就站在局长面前,略显局促地拉了拉自己身上笔挺的中山装,轻轻地问道:

    “有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局长缓缓地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很好!”

    然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

    “我们走吧!”

    局长领着那位贵宾缓缓向西花厅走去。

    突然。

    灯亮了。

    满院子的灯都同时点亮了。

    依然是寂静无人的院落,但满院子的灯都亮了。

    有路灯,有装在角落的射灯,有每个房间里的照明灯,还有挂在花枝上,拉在顶上的小花灯,把整个西花厅装点得灯光璀璨,富丽堂皇。

    西花厅正面的大门悄悄地敞开了,大红的地毯从正门前一直延伸到厅内。

    此处虽然没有音乐、鲜花、人群和掌声,但于无声处,在这个特殊得不能再特殊的地点,以隆重的几无先例的仪式为来宾搭建起了一个盛大的特别的欢迎仪式。

    我看到当灯光亮起,两人便停住了脚步,似乎还有点不可置信。

    局长对来宾轻轻地说了什么,那人浑身的气质顿然就变了,从一名普通的老人变成凯旋的英雄,他挺直了身子,健步向大门走去,背影迎着满院的光明,令人无法直视。

    我突然灵光一闪,然后我醒悟了,我终于猜到这位老人是谁了!

    这是王者归来。

    这是党和国家在欢迎和拥抱她的无名英雄。

    作为一名情报战线的工作者,这一刻,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西花厅的海棠依旧绽放,当年他的主人的部属和战友深入敌营三十年后,安全地回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局长又领着老人出来了,尽管他极力地收敛着自己的激动的心情,但他的脸上依然挂满了幸福的微笑,仿佛依然沉浸在过去的那段时光。

    如果说幸福是一种单纯的信念,那么没有人比他更幸福。

    如果说幸福是被人羡慕,那么他已被幸福包围着。

    如果说幸福需要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拥有,那么他已经拥有了幸福。

    我静静地开着车,驶出了寂静无人的南海,一路上车里没有人说话。

    等我把大家送回地下车库,局长和那位老人先下了车准备上楼,我也下车准备去开原来开来的那辆车送局长回去。

    这时候,那老人突然走到我面前,蛮有意味地打量了一下我,然后似乎轻描淡写地说道:

    “小同志,你开车辛苦了!”

    我连忙回答道:

    “不辛苦,不辛苦,是我应该做的。”

    那老人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似乎直视着你的内心深处,让任何谎言都无处遁形,他缓慢但严肃地问道:

    “看你的表情,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

    我几乎不假思索地立正,并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向您致敬!您是我们的英雄和骄傲——金无怠同志!”

    金无怠没想到自己的猜想成了真,这位中央情报局的前高级特工面对来自自己同志的革命的敬礼和真挚的致意倒有点手足无措,迟疑了一小会才举起右手向我回了一个军礼,嘴唇蠕动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局长插话了:

    “你的真实身份世界上只有几个人知道,小林是猜出来的,但他是可以信任的。”

    金无怠冷静地看着局长,等他的解释,一个合理的为什么连司机都会知道他的身份的解释。

    局长心里估计在暗暗叹气,他说道:

    “其实也没有想瞒你!这次十万火急地要把你招回来,我们这边确实是出了一些问题。”

    局长一边说一边在腹中酝酿措辞,所以说得有点慢,金无怠很耐心地倾听着,保持着对局长的压力。

    只不过死的是道友不是贫道,所以局长倒不是压力那么大。

    “我们这边,差一点就出了一个潘科夫斯基。”

    金无怠听了之后都动容了。作为一名特工,谁不知道这位苏联KGB最大的叛徒的大名啊。

    作为格鲁乌和KGB的高级干部,奥列格·潘可夫斯基完全出于自愿的情况下,为英美提供了5000多份绝密情报,其中最为知名的事迹就是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将苏联的核武器真实数量告诉了美国,使得肯尼迪相信苏联的核武器没有那么强大,这使得美国得以坚持到最后并迫使苏联撤出了核武器,直接影响了冷战的进程。

    局长继续说道:

    “我们发现的这个危险的变节者并不能接触到关于你的情报资料,但是他蓄谋已久,为了在将来叛逃的时候增加自己的价码,曾经利用他在首长身边工作的机会,偷偷地逾越职权在搜集和窃取更加绝密的情报,从而露出了马脚,被小林警觉地发现了并立即报告了我。现在这个人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他会得到自己应有的下场。但考虑到你的人身安全,所以祖国还是决定召唤你回来。”

    金无怠看看我,我撕开嘴腼腆地笑了笑,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金无怠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不愧是被誉为在美国CIA中最了解中国的情报机构的人之一,在局长提供的一点点线索中,他稍一考虑,心底就已经有了怀疑的人选,他直视这局长,嘴唇动了动,用唇语无声地向局长说了一个名字,局长神色不变了一会,最后还是冷冷地点了点头。

    金无怠冷哼了一声。

    “他也真做得出来。”

    然后和颜悦色地对我说:

    “小林,谢谢你!”

    我略显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这是我应该做的!”

    金无怠轻轻摇摇头说:

    “不!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一条命,以后你要遇到什么难处,可以来找我。”

    然后他看看局长。

    局长欢欣鼓舞地地说:

    “小林人不错,以后局里还要给他加担子,有你老兄的这句话,一定没问题。”

    在送局长回去的车上,我看看前面的路上没什么车,就怯怯地跟局长说:

    “局长,局里以后......”

    局长打断了我的话。

    “千军!”

    “嗯。”

    “局里的事情我知道了,你什么都不要管。记得你去之前我交待你的话吗?”

    “对组长负责,对一号首长负责!”

    “对,千军啊!”

    “哎!?”

    “以后没仗打了,咱们部队的日子会不好过啊!”

    我默默地听着局长的交待。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真的要想帮我们部队,关键还是要找到写信的蝴蝶,你们要加油啊!”

    “我知道了!”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局长又跟我说:

    “你回去向你们李组长报告一声,这次在东瀛闹得比较大,现在,东瀛那边已经嗅到了点什么,他们的呼叫开始变得非常活跃,听风1站向局里报告,东瀛正在唤醒一个代号叫菊花的刺的潜伏特务,据前些年我们破获的代号—墨字蝌蚪的那个东瀛间谍案子里掌握的情况,这个是潜伏在我们这边很久了的一个高级特工,一直在潜伏都没有暴露,你们那边一定要加紧小心啊。”

    我把局长的话记在了心里。

    等送了局长,我一个人开车回基地,我突然想到,金无怠回国,这是我所了解的“蝴蝶”来信后对未来历史的第一个感受到的变化,未来会变得怎么样,我用好奇替代了恐惧。

    蝴蝶的翅膀扇动了,世界将会怎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