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三十三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三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三十二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三十四章

    我叫林千军,林暗草惊风的林,千山鸟飞绝的千,将军夜引弓的军。

    组长,李晨风组长的职务如果转到我们部队来的话,是不是能称将军我还换算得不是十分清楚,因为组里大家各自原来的情况也不能说一定是机密,但是如果不是间接了解到的情况的话,一般不会去主动去问的,特别是我这样人微言轻的小参谋,如果屁颠屁颠地跑去问:

    组长,你是什么职务级别?

    天桥姐,你是什么级别?

    子元大哥,你是什么职务?

    对方高不高兴还在其次,得到的答案还不是自己找不愉快,没问之前大家都是组员、同事,问了之后,他们就都成了首长、领导,一不小心就会让他们不开心。

    现在首长、领导们的心情就很不开心。在机密的办公居所深夜发出那么大声音之后,大家机警地醒来应对可能存在一丝的危机的可能性,这是情报工作者应有的职业素养,应该受到表扬。但你发现大家都被你冒失的行为吵醒了,不但不道歉,消除一下影响,反而抓了大家来开会。

    话说现在又不是以前那段日子了,传达最高指示要不过夜,如果说是工作紧张要加班,明明大家白天的时候都在闲着写检查,又有什么事是急得不能明天说的。

    好吧,就算是组长刚刚想到的事情非常重要,重要到要马上开会进行讨论也就罢了,他现在把我们5个人撂在会议室,自己又跑去外面和章天桥拉拉扯扯地说些什么东西是不能让大家听到的,大家真的有点烦躁了。

    以上,不是我想的,是我看谭燎原、白泉益、柳子元和沐雨尘他们一脸的不高兴臆想出来的。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组长先走了进来,然后章天桥抱着一叠文件袋也跟着走进来了。

    组长先是看看大家,轻咳一声然后说:

    “今晚上召集大家开个会,因为灵感总是灵光一闪、稍纵即逝,所以要大家一起来参与讨论。虽然大家都是可靠的人,但开会之前我还是要重申一遍,今晚的会议属于高度机密,不许私自做任何的记录,也不能在外面任何场合进行谈论,发下来的文件散会前会立即全部收回。章主任,麻烦您把材料给大家发一下。”

    章天桥看了组长一眼,然后拿了一张表格放在组长面前的桌子上,组长俯下身子看了看,然后掏出钢笔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边签还边说:

    “我签字,我负责。”

    组长签好之后,章天桥收了回去,然后给组里的每个人都发了一个文件袋——红色的绝密文件袋。

    章天桥边发,组长边说:

    “文件袋里是一号机和五号机里关于蝴蝶的自我介绍部分的复印件,今天晚上我们开会的议题就是根据这些材料来分析和推理蝴蝶的身份信息,为将来找到蝴蝶奠定下基础。”

    组员们一看这个架势,顿时都紧张起来了,刚才的那些些许不满全都抛到了脑后,平日里显得严肃老成的那些人一个个都表情兴奋,目光炯炯有神,盼望着,期待着,然后一个个都小心地拿出袋子里的文件,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地看了起来,会议室里一时鸦雀无声。

    前面就说过了,组员们对密级和分工不同,对蝴蝶来信内容的了解程度都各有不同,像我就是一号机我看了一半,听局长说了部分后面的内容,在组里因为工作原因知道了信中信里的一点内容,五号机我看完了正文的内容,但信中信的内容我一点都不知道,这样的程度在组里应该是排在第三,有的组员像沐雨尘甚至连两封信的信封都没看到过。

    说句不怕死的话,这样严格的层次分明的保密制度,也正是导致我们组工作效率低下的原因之一,搞具体业务的看不到真东西,当领导、管档案和打杂的(也就是我)反而知道的最多。

    我拿着那几张材料再次进行研读,虽然里面的内容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曾经多次在心里暗自回味,但再读起来还是感到有不一样的新奇感。

    这是来自三十多年后和现在的对话啊!

    慢慢地,静悄悄的会议室里开始发出各种怪异的声音,白泉益的浅笑,沐雨尘的叹息,谭燎原的椅子挪动,柳子元在用手指头敲桌子,就那么几页纸的东西看得再慢大家也看完了,然后都是各种怪异的表情,原来我们在严正以待打交道的搞了半天是这样说不出来的奇怪的一个人啊!

    我在看五号机的时候已经受伤过一次,所以对他们的心情感同身受。

    组长看到大家看得差不多了,就起身从门外推了一块移动黑板进来放在自己的座位后面,然后拿了支粉笔在黑板上端中央大大地写了蝴蝶两个字,然后开始说话了。

    “蝴蝶!就是我们要研究的对手!”

    章天桥:

    “他不是我们的对手。”

    组长皱眉:

    “那就是对象。”

    白泉益悠悠地回了一句: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目标!目标!”

    组长被大家噎了两句几乎都要咆哮了,他挥舞着粉笔道:

    “我先汇总一下目前掌握的情况,然后大家再补充,集思广益,一起来找到这只蝴蝶,先不要打断我的话。”

    李晨风跟以前我们学校教语文的班主任似的,一边板书一边说话。

    “根据我们目前从一号机掌握到的情况来看,蝴蝶来信里写信的是一个年龄在7至9岁的男孩子,这也是我们一直在疑惑的,为什么一个小孩子能知道这么多东西,是不是这个小孩只是信的撰写者,蝴蝶实际上是隐藏在他背后,要找到这个小孩才能找到蝴蝶,对不对,雨尘?”

    沐雨尘道:

    “经过国内最权威专家的笔迹鉴定,大家一致认为...”

    李晨风打断他的话。

    “长话短说,是还不是?”

    沐雨尘郑重地点了点头说:

    “是的!”

    “那么,在五号机的自述部分,蝴蝶给了我们一个解释,他说他是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些关于未来的知识和信息,他还提到了将来的网络小说里的重生类和穿越类的小说,说是小说中的主人公在种种因缘巧合之下从现在回到过去或者去到别的世界里,然后开始崭新的人生,那么他的意思是不是暗示他本人的情况就是重生或者是穿越。我们不管这种东西是不是不科学,至少他本人的表述是这样的对不对?”

    大家点头表示认可。

    “那么从五号机来看,蝴蝶他本人是不是就有很大可能就是来信的实际书写者,蝴蝶就是一个小男孩,就是这个小男孩掌握了未来的知识和信息,他自认为自己处于是一种重生或者是穿越的状态之中。”

    大家都被李晨风大胆而荒诞的推测给惊呆了,连做记录的章天桥都放下了钢笔,定定地看着李晨风,提醒道:

    “李组长!这不是儿戏,这将是可能决定我们行动未来方向的一个重大转折,我有必要提醒你,这么讲必须要有依据,可靠的依据。”

    李晨风一挥手。

    “我这样讲自然有我的道理,就从我们最实际掌握的笔迹来说。蝴蝶在信里的笔迹,鉴定专家怎么说,笔锋老成中带着稚嫩,开笔重,落笔轻,呈现出因为气力不足而无法驾驭笔力的特点。这字从一个几岁小孩的角度来讲,已经写得很好了吧,当然小孩子的字写得好一点当然也不奇怪。可为什么专家们会说可能还留有潜力?为什么会又老成又稚嫩呢?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矛盾?”

    “我还怕是小孩子练字临帖造成的影响,就专门拆了几个字出来放大秘密找人请教了几位字写得很好的首长,然后又找了书法界里非常可靠的大师,大家都认为小孩子即使临帖也不会写成这样,最后启公那里,他说这字根本就像是大人在学小孩子写字,而且拿给他看的字根本就没怎么正规地练过,完全是野路子,靠的是经常写,自己摸索出来的钢笔字写法。那这样就很明显了,会不会是蝴蝶本来可以把字写得更好看一点,但是局限于身体力量的限制,只能写成目前的这个样子。”

    谭燎原听到这里兴奋地一拍桌子,喊道:

    “那不就是说蝴蝶是一个小孩子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来自未来的几十岁的老妖怪吗?”

    组长自己一时难以描述的情景被人一语道破,也兴奋地提高声量道:

    “是的!是的!我要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底下的人也鼓噪了起来。

    “这不就是跳大神么?”

    “什么嘛!应该叫夺舍!”

    “鬼上身嘛,就是附体啊,我小时候还见过。”

    “《聊斋志异》里不就是有写嘛,长清僧某,性情高洁,夺舍纨绔子弟的故事,年仅而立,而辄道其八十余年事。”

    会场闹成了一锅粥,有的说以前在哪里哪里听说,有人死了又活过来,然后完全变了一个人,这是属于封建迷信派的;有人说英国小说家乔治·威尔斯的小说《时光机器》是不是在未来时光旅行成为可能,这是科幻文学派的;有人引经据典,有人据理反驳,有人旁征博引,开始讲得不可开交。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