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三十五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五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三十四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三十六章

    艾达是一个妖精!

    艾达是一个妖精!

    艾达是一个妖精!

    重要的话所以要说三遍!

    我叫林千军,男,未婚,根正苗红,祖父是离休老红军,少将军衔,父母也都在部队担任领导职务,我是家中的独子,是解放军三总部里的总参谋部的一名营级情报军官,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荣获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一次,嘉奖三次,被解放军青年军官政治学院评为优秀学员,年轻有为,身材挺拔,英俊潇洒,现在在国家最高机密的一个工作组里从事非常重要的工作。

    那天晚上开完会后,组里的工作又回到了正轨,大家依然在组长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各项工作,因为内部审查而笼罩在组里的阴霾已经渐渐远去,又过了一两天,组长在大家吃晚饭的时候,简单地说了一下,大家的这次审查都没有问题,大家也是淡淡地回应了一下,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吃饭。那天吃的是红烧排骨,排骨很大,肉也很多,油水十足,很好吃,我多吃了一碗饭。

    生活就是那么过,比较有趣的事情就是,组长对谭燎原在会上提出的那个把自己代入到蝴蝶的身份的想法非常感兴趣,于是给所有组员下达了一项工作任务,就是如果你也重生了回到自己9岁的时候,你会怎么办?

    简而言之,组长给大家出了一道命题作文,题目叫《重生之我在9岁时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字数要求十万字起,心路历程要求越详细越好,搞得组里一片唉声叹气,简直是哀鸿遍野,始作俑者谭燎原被大家好一顿埋怨,许了大家好几只烤鸭子,大家才放过他,好在组长给大家的时间给得比较长,群众们表示情绪安定,就是晚上大家熄灯的时间要比以往要更晚一些。

    直到那一天的来临,再次打破组里生活的宁静。

    那天开始也是很平常的一天,组长打发我进了趟城,然而也并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跑了两个研究单位,拿回来了几份外围的分析材料回来,跑了一圈,回来就是下午了,我们的办公地点好是好,就是离城里还是有点远,办事不是很方便。

    等我停好车,走进小楼,迎面遇见柳子元、白泉益和章天桥说说笑笑着从楼上下来,我连忙和他们打招呼。

    章天桥眼睛一亮,说道:

    “小林,你到哪去了?”

    我扬扬手上的文件包苦笑着说。

    “组长要我进城拿点资料,跑了一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等会组长看完了,还要到章姐你那里归档。”

    “陈观水回来了,我们组里还来了几位新同事,正在组长的办公室里谈话呢,你上楼就可以看见他们了。”

    章天桥说。

    “年轻人,你可得小心了,绝对会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

    柳子元比我其实大不了多少,却装着一副老气横秋过来人的样子插话说。

    “是啊!我已经有一种预感,小林马上就要做她的俘虏了。啧啧啧,真的是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那么漂亮的美人儿,如果我再年轻10岁,一定要和小林他们竞争一下看看。”

    白泉益也在一边开玩笑地说。

    “得了吧,你连古诗都念上了,没机会了你!你孩子都要上小学了,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小林他们现在还是早上九、十点钟的太阳,我们都船到码头车到站了,就不要痴心妄想了。”

    “你们怎么了,莫名其妙的。”我看着他们几个在那里感慨,对于这个消息并没有怎么在意,见我不搭腔,他们说着也没意思,一个个带着暧昧的笑意,放了我上楼去了。

    此刻太阳快要下山了,天气却很凉爽,璨烂的阳光从走道边的窗户透了进来,令人心生愉悦。

    我穿过走道,向组长的办公室走去,正好在转角处,听到组长办公室的门开了,组长领着几个人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我了。

    “林千军,回来了啊!正好,我给你介绍组里来的新同事。”

    组长热情地迎了上来,身后站着3个男人,我居然认识两个。

    我冲站在一边的陈观水点了点头,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不在焉,对我的示好并没有回应,不过我也来不及往心里去,因为组长已经一个一个介绍开了。

    “这位是白斯文同志,从国务院过来的,也是咱们情报战线深藏不露的大才子,业务水平很高,上级首长对我们组的工作十分重视,派他来加强领导,担任我们猎狐行动小组的副组长。”

    “白副组长好!”

    我连忙立正敬礼并问好。

    白副组长人如其名,高高瘦瘦的,皮肤白净,戴着一副金边的眼镜,穿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四十岁左右的样子,非常斯文的模样,更像是大学里教马哲的副教授,不像是一个情报头子。

    白斯文热情地伸出手来和我握手,口里说道:

    “林千军同志,你好!我是久仰你的大名啊,今日一见,果然是青年才俊,颇有林副师长的风范,真的是将门无犬子啊,哈哈!”

    他说的林副师长是我们家老头子,现在在中南的某集团军里担任副师长,一年四季不挨家。

    白斯文打着哈哈松开了手,他的手白皙细长,有一点点冰。

    组长接着介绍下一位给我认识。

    “这位是人民公安大学的肖雨城教授,是专门请来支援我们的专家。”

    我也马上敬礼,然后边高兴地和肖雨城握手边说:

    “我和肖教授以前在出现场的时候见过,对他的专业水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肖教授,欢迎,欢迎。”

    肖雨城看见我过来就一直在一边不做声像是思索着什么,见我和他打招呼,才恍然大悟地说:

    “原来你是在这里工作啊!难怪,难怪!换了一身衣服差点认不出你了。你好,你好!”

    他把我的手握得很紧,想不到他的力气还很大,我要费一些力气才好不容易挣脱。

    接下来的经过可能就会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觉,因为我没有办法有条不紊地把后面的经历用冷静刻板而毫无生命的文字来描述下来,因为一切的试图去赞美此刻的语言都是令人讨厌的废话,使人腻味的空泛之词。

    我向主席保证,我从来没有如此地惊奇过,人生的大起大落来得是如此之快,实在是太刺激了。相信你如果处在我的位置也不会比我表现得更加地得体和不失体面。

    你们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一幕我所见过的最美丽、最动人的景象跃入我的眼帘。

    一位绝色女子,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还只是因为她的习惯,她一直就站在转角的阴暗处并不引人注意,直到组长介绍到她的时候才从那里走了出来。

    于是,整座小楼在我眼中都顿时变得明亮起来了,明媚的阳光在她的面前都要黯然羞愧。

    “这是艾达,是我们组来的新同志。”

    组长介绍道,但声音轻飘飘的,因为我已经几乎什么都听不见了,我的眼中、心中全是她那靓丽的身影。

    “你好!”

    她在跟我说话,她在跟我说话。

    但我的灵魂还稽留在她的容貌、声调和举止上了。她的普通话讲得很好,虽然还带着一点口音,但是声音十分地甜美。

    我理所当然地反应慢了一拍,等她的手在空中悬了一会才匆忙地伸出手去和她的手握在了一起。不出意料,我丢了魂一样的反应让组长和他身边的男人们发出了会心的轻笑,然而我不在乎。

    如果你正沉醉在旖旎空灵的美景之中,哪会在乎旁边夜枭的鸣叫。

    她的手掌柔和有力,这种感觉如此地美妙,让人久久地不愿松开。

    直到她忍不住松开了手,我才有时间从诧异中恢复过来,这时候,组长开始说话了。

    “这是林千军,是总参军情局的参谋。艾达...”

    组长顿了顿才接着说道:

    “艾达是九局的。”

    我这才想起见面的礼节,连忙向她敬了个军礼。

    艾达冲着我笑了笑,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组长在一边看着我们俩笑着说:

    “好了,大家都认识了!艾达刚回来,对情况还不熟悉,千军,你们都是年轻人,又都是战友,更有共同语言,要多帮助帮助她。”

    趁着组长说话的时间,我才有机会从容、文雅地端详起面前的这位天使。

    她身材颀长,非常地苗条匀称,完全是黄金比例的完美化身,穿着一身简约的白色蕾丝长裙,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一样,裙子贴身而下,勾勒出细盈的腰肢,姣好的身材无一不显露出来,线条无可指摘,她那笔直修长的脚上穿着一双镶嵌着水钻的高跟鞋,乌黑亮丽黑玉一般的长发,不知是天然的还是梳理成的,像深山的清澈飞瀑一样淌着,自然轻柔地披在肩上,黑发仿佛在肩膀的弧形上落下了光的投影,露出了白玉般晶莹的耳垂。

    她的头样很美,是一件绝妙的珍品,在一张流露着用卓然不群也难以形容其气质的鹅蛋脸,嵌着一双如黑色的耀石一般璀璨的眼睛,她那微微斜睨吊眼梢的大眼睛,浓密的眉毛,长长而又俏皮地翘起的睫毛,那高高的颧骨,秀气的鼻子,一张端正的小嘴轮廓分明,柔唇微启,露出了洁白如奶的贝齿,肌肤如凝脂一般地细滑,一伸出手,只见那细嫩光滑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白皙。

    你见过会走路的梦吗?

    她就是。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她就是艾达,一个黑发的美丽的充满魅力的白皮肤的外国女孩,她是我们的同志,是我的战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