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解密 第三十六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三十六章

小说:永不解密 作者:风卷红旗
第三十五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三十七章

    昨天晚上我没有睡好,换句话说我失眠了。

    还是接着从昨天下午说起吧,认识了艾达以后,章姐就上来了,她管着内务,安排3位新来的同志住下,把艾达安排住在了她的宿舍旁边,然后就在艾达宿舍里帮忙收拾,还顺便把准备在边上献点殷勤的我和陈观水像苍蝇一样赶开。

    两个女人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房间里不时传出笑声,连吃晚饭都没有出来,害得人心痒痒的。

    我在床上滚了一夜,想白斯文见面时说的话,想肖雨城为什么看我不爽,想得更多的还是艾达,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出现是如此地不可思议,她的身份是如此地神秘。

    我以为我在军情局里,特别是进了小组以后自诩一位已经看到了共和国在暗面的情报系统自成一体的庞大网络的冰山一角,但艾达的出现却让我明白自己不过还是一个井底之蛙而已。

    像我们单位在总参下面的机构设置是二局,不过我们有对外可以公开的名字和称呼,叫军情局,但九局没有,就叫九局。

    如果新进的情报人员好奇地向上级询问:九局是什么?得到的回答会是千篇一律的答案:九局就是九局,不该问的别问!如果他还要追问,那么得到的会是上级一顿劈头盖脑的训示,然后再追加把《保密守则》抄一百遍的惩罚。

    虽然美国CIA有个金无怠职位和影响要比艾达不知高哪去了,我也是和他谈笑风生。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第一次见到九局的外籍特勤人员的莫名惊诧。

    国家最高机密的行动组里,进来了一个外国人,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不可思议的吗?

    反正是睡不着,天还没亮,我就起床了,简单洗漱一下,就决定要出去跑步。我在部队里一直坚持晨跑,洗冷水澡,已经坚持了好多年都成为生活习惯了。

    考虑到各种安全和保密因素,我们组在小楼周围划了一块区域作为组员活动和散步的地方,基地里的官兵除了工作需要外是不准进来的,所以十分地安静。

    我沿着林荫道跑了一小会,就远远地看到那边的部队操场上好像有个战士在玩单杠,刚开始看到的时候他玩的是摆体上杠旋转360度,动作非常地潇洒漂亮,我也只是略微看了看也没在意。

    等我再跑一段,就看到他在玩360度大回环了,一下就转了好几圈了,就像是大风车。这个动作不但需要技巧,还需要强大的臂力做支撑,部队里还曾经出现过单杠八练习一时不慎导致杠毁人亡的事故。

    不行,独自练习这个动作有点危险,我既然看到了,就得去告诫一下他。

    等我跑近了,这时候天也稍微亮了一些,天际已露出了一丝蛋白,青色的天空中还镶嵌着几颗残星。

    我怕贸然出声惊动到他反而可能一下子分神容易出事,就跑着加重了脚步,假装要从边上跑过一样。

    结果很有效,那战士在单杠上的动作频率开始慢了下来,渐渐可以看清他的轮廓。

    “同志,练习单杠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我喊道,然后我马上意识到了不对,那个人穿的是一件迷彩的背心。

    迷彩的背心!基地里怎么会有穿着迷彩的人出现?

    我马上停住了脚步,右手飞速地向身后去摸,然后摸了个空,糟糕,忘记带了!谁会想到在单位里跑个步还要带枪呢。

    那人没有做声,只是突然一下又来了一个大回环,然后再一个大回环,等转到一定的速度,然后松手,腾空,再稳稳地站在地上。

    我急忙跑了过去,然后我就愣住了。

    我最近是不是愣得有点多,在向二愣子发展了啊!

    我的面前是一个身材性感火辣的女孩子,浑身散发着运动、野性的魅力。梳着一根大辫子,穿着一件贴身的军绿色迷彩背心和一条运动短裤,露出了匀称质感的胳膊和强健有力的大长腿,胸前鼓鼓的,非常地饱满,面容充满了飒爽英气,貌似还有点面熟。

    我连忙侧了侧头,艳光四射,我有点抵挡不住了!

    “啊!是林参谋!是我,艾达。”

    虽然反差强烈到了珠穆朗玛峰与马里亚纳海沟之间的距离,但我还是百分之百地确定我面前这个充满了狂野诱惑气质的女孩就是我昨天见过,晚上还在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那位空灵剔透、美丽贤淑的女神——艾达。

    我一边在心中怒喊:苍天啊、大地啊,把我的女神还我,一边还是小心地组织着言语和她说话。

    “是啊!这么巧,没想到是你啊,艾达同志。”

    “Destiny is something of a coincidence,林参谋,你不会是偷看到我出来练习,才跟着我出来的吧?”

    艾达带着一点剧烈运动后的娇喘轻笑着道。

    我依然不敢看她,连忙解释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每天这个时候都要出来锻炼的,不过我们组员一般在那边。”我往身后胡乱一指,“这边是部队战士出操操练的地方,我是看你在做那么剧烈的运动,担心有危险,所以才过来看看的。”

    “危险?哦,不必担心,我以前练过体操,还差点参加了奥运会。不过我太高了,不是吗?不过还是要谢谢您的好意,林参谋。”

    “别叫我林参谋,听着有点别扭,我的朋友都叫我林子。”

    “好吧!灵芝,那你也别叫我艾达同志,就叫我艾达,Ada!”

    “不是灵芝,是林子,lin,zi,不要卷舌。”

    “哦,林子(加重语气),你为什么不敢正眼看我?”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不矫情了,真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也敢于直面美艳的人生,看就看吧,你一个小姑娘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然而我马上又别开了头,你活动量那么大,身上出点汗不舒服是忍一忍就过去了,你去拉背心干什么呀。

    艾达看到我的窘态笑了。

    “林子,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

    如果我会说日语,纳尼都要说出来了。我也顾不上什么尴尬,连忙直视着艾达道:

    “你,你,你怎么这么说?”

    因为紧张,我都有点口吃了。

    “那你昨天一直在看我,今早上又在后面跟踪我,是为什么?”

    “不,不,你误会了,我真的是每天都出来锻炼的,不然,你问问哨兵,他们可以给我作证的,你问问哨兵。”

    “哦,难道我不够漂亮,不够性感吗?”

    “当然不是,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孩子,就像会走路的梦一样,但是……”

    哎呀,和这洋妞说话怎么这么累呢?!

    “我可不是赫本,但我接受你的赞美,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们来打一架吧!”

    “啊!”

    这画风转换得太快,我真的无法适应。

    艾达已经在那里扭脖子拉手筋开始做准备活动,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了。

    “我一直对东方的功夫非常好奇,一直都想找几个师傅学习一下,看是不是有电影里Bruce lee那么厉害,听说我们的部队里都有练过,来呀!”

    我已经开始凌乱了,这节奏不对,我只是出来跑跑步,不是出来和人打架的啊。

    “和你?!不,不,我们部队里虽然也练格斗,但是练的都是一招制敌,很凶猛的,不小心会伤着人的啊,这不合适,不合适。”

    我连忙推却道,这要是不小心把她弄伤了,我到哪说理去啊我,何况我也舍不得啊。

    艾达已经活动了手脚,冲着我拉开了架势,很奇怪的起手式。

    “来啊!你还是不是男人?如果你打赢我,我就允许你…”,艾达顿了顿,似乎在考虑措辞,“泡我,我喜欢的是强健的男人,不是软绵绵的娘们,来啊,Came Baby!”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真的是要为国争光,不能让这外国婆姨把咱中国爷们给看扁了,来就来吧,顶多动作注意收着点,让她吃点苦头,知道、知道在安南玩过命的前侦察兵的厉害。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也做好了准备动作。

    顶头竖项,舒胸实腹,塌腕合掌,脚跟外撑,屈膝微扣,非常潇洒地摆出了一个形意拳桩功的三体式。

    然后我缓缓地将右手手掌转向上方,冲艾达招了招。

    来吧!宝贝,让我给你点厉害瞧瞧。

    艾达一个健步冲我打了过来,我挥手一挡,正要出拳,她已经贴了过来,然后肋下中了一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摔飞了出去。

    我承认我是大意了,再来!

    一个过肩摔,漂亮!

    我又被摔出去。

    我粗鲁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口角挂了点彩,没事!TMD,老子就不信打不赢你这洋娘们,你这是逼我玩真的了。

    第三回合,我被她推倒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耻辱啊!

    “好!”

    “漂亮!”

    “真厉害!”

    “这女的是谁啊?”

    “在地上的好像是林参谋。”

    已经快到吹起床号的点了,我们俩的打斗吸引了一群早起的官兵的强势围观,真的是丢脸丢到外太空去了。

    虽然艾达表示了感谢和歉意,我也大度地表示并不在意,拨开人群,然后我怀着迎风奔跑朝阳是方向追逐恨与泪水的力量把浩瀚的羞愧装进胸膛自己作死挨的揍含泪也要硬扛的心情拖着遍体鳞伤的身子迎着刚刚升起的朝阳慢慢地向小楼跑去。

    我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像一只受伤的孤狼收拾着自己的身体和心情,被艾达打败固然有自己轻敌松懈的原因,但真的打不赢也是事实,这也是让我最憋屈的。

    同时我也是暗自哀伤,追悼我仅仅持续12小时的爱情,而爱那么短,我的遗忘会很长。

    到吃早饭的时间了,可是我实在懒得动,还坐在宿舍里发呆。

    好在我有知心大姐章天桥,她见我没有下去吃饭,就打了早饭给我送来,我手里捧着窝窝头,苦水放在心里流,实在是吃不下啊。

    章天桥看看我萎靡的样子,咬破的嘴角,颓废的表情笑了笑,关切地问道:

    “你今早上被艾达打败了啊?”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章姐接着安慰我说:

    “昨天我问艾达,怎么穿得这么漂亮,真的是我见犹怜,她说要给大家留个好的第一印象。然后我说,你这么漂亮,喜欢你的年轻人一定很多,她就说要想追求她的男人,一定要先能打败她才行。看你这个样子,我就知道是你是被她擂了一顿,正躲在这不好过呢。”

    我报以苦笑,我正伤心呢,你还来补刀。

    “你也别怨艾达,她看着很乐观,其实她现在心里真的很痛苦,她需要宣泄她的压力,才不会被压力给压垮,只是你不幸成为她泄压的牺牲品,你和她打架是打不赢的,你就不要怪她了,理解,理解,理解万岁嘛!”

    我挨揍还挨出理出来了,还要支持理解?我只好眼巴巴地看着章姐,等她说出个能说服我的理由出来。

    章姐看着我可怜巴巴深受打击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虽然是在房间里,还是左右看了看,然后放低了声音说:

    “告诉你也没关系,但这还是绝密的信息,你心里明白就可以了,不能说出去的,也不要表露出来,不然可能会伤到艾达。”

    我点点头。

    章姐接着说出了令我为坚持、奉献和牺牲而深感震撼的艾达的事情。

    艾达有犹太、俄罗斯和中国的血统,解放前她的祖父还在上海的时候就被组织发展了,然后全家去了以色列,就一直作为一步闲棋潜伏了下来,再然后她祖父发展了她父亲,她父亲又发展了她。

    艾达因为出身明白、天赋优异、身手出众,经过不断努力最终进入了以色列最神秘也最严酷以大胆、激进、诡秘著称于世的摩萨德(以色列情报和特殊使命局),又以惊人的美貌、潜质和表现被摩萨德内部誉为“摩萨德之花”,作为重点人才培养。

    就是这样一个大有前途的情报员在她还未开始绽放的时候,为了“零号机”,祖国最终还是决定要唤醒她,因为行动组在东瀛的行动出现了很大的不利,无论是行动组还是潜伏在东瀛的力量,都没能找到那两个多疑谨慎的凶手和“零号机”的准确踪迹,反而已经开始引来了东瀛方面的怀疑。

    为了找到“零号机”的大局,上级认真分析了形势,决定利用东瀛人崇洋、迷信欧美力量的心理,决定动用外籍特勤情报员来伪装成欧美情报机关的介入,愿意重金购买情报,把夜瞳霜和井田小五郎给钓出来,这个方案得到了首长们的认可,然后就选中了已经在摩萨德有了一点地位和影响的艾达。

    艾达接到任务后,二话不说,就向上级报告发现在东瀛有当年“731”部队在东北利用犹太人做活体实验的证据,请求派到东瀛继续追查惩凶,在时间紧迫等不及上级批准的情况下,艾达只好没有得到授权就开始“独走”,私自上了飞往东瀛的飞机。

    在摩萨德还在对艾达是叛逃还是仅仅违反纪律作出判断还犹豫不定的时候,她以摩萨德特派员的名义并暗示身后有CIA背景在东瀛强势登陆,又利用东瀛错综复杂、互相牵制又效率低下的验证流程漏洞,打了一个时间差,以上位者的姿态把东瀛的情报机关和军警力量耍得团团转,顺利地钓出夜瞳霜和井田小五郎带着“零号机”出来交易,为夺回“零号机”和将两位凶手正法(灭口)作出了最大的无法估计的贡献。

    为了掩护艾达的行动,尽量拖延艾达在摩萨德暴露的时间,为艾达在东瀛的行动创造有利条件,他的祖父和父亲明知危险还是带着她全家伪装成毫不知情的样子在以色列为她做掩护,等摩萨德回过神来,东瀛的整件事情也已经穿帮,艾达他们杀出重围,不得已只好撤回国内。摩萨德高层得知真相后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她全家已经来不及转移,已经全部被抓进了以色列的监狱,被严刑拷问,国内也正在想办法进行营救。

    章姐最后告诉我说。

    摩萨德的局长内厄姆·艾德莫尼将之视为摩萨德建立以来最大的耻辱,发誓一定要报复到底,让所有当事人付出应有的代价,更在摩萨德内部开始了大规模的整肃和清洗。按照摩萨德睚眦必报的个性,艾达即使已经回到国内,仍然可能面临摩萨德的追杀,时刻会有生命危险。

    温暖若停在你心里,

    愿用一生祝愿,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无论谁能听见。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听完章姐低沉的讲述,我感动的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我怀着崇敬和激动的心情正想要用变得沙哑的沙哑讲点什么的时候...

    突然,一阵尖利、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持续地在小楼里回荡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我叫林千军。祖国啊!我们在黑暗中牺牲,只为了守护着您的光明!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