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4章 穿越者,隐藏锋芒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章 穿越者,隐藏锋芒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爆了句粗口后,步璃雪还是只能低头叹气继续往前走了。没错,步璃雪是个穿越者,来到这个被叫做新云大陆的地方,已经三个月了。上一世的她是个人民爱戴的好警察,尽职尽责的好警察,英勇牺牲的好警察,与敌人同归于尽后,睁开眼睛便是在凤凌学院的一片荷花池中与莲叶惜惜,与荷花打闹。恩,说白了,就是她溺水了。好不容易爬上来之后,令她又哭又笑的就是她发现,她穿越了,变成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同样貌的女子身上。家中一个美若天仙却双脚残疾的姐姐,步璃月,还有一个似乎得了侏儒症长不大的弟弟,天狼,姐弟三人相依为命,十几年来却一直被暗中追杀,一年前才逃到圣城。再说原本是废物的身体,在她十七岁的那个晚上,也就是在她穿越而来的第二天,突然逆转,一举跃龙门,成为七级龙者。那一刻,步璃雪突然觉得,世界光明了,然而却在下一刻被告知,一定要谨慎低调,否则会被仇家发现,于是乎,她感觉世界再一次的黑暗了。于是,尽管她已经不是她了,尽管成为七级龙者的她在这个圣城可以横着走了,却还是不得不隐藏锋芒,甚至,她不得不白天在学院补眠,晚上回家修炼。一切,都是因为那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步璃月的脚就是因为保护步璃雪而被敌人所伤,若是不变强,随时都有可能命丧黄泉,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步璃雪可是把这条小命看的十分重要。步璃雪问过步璃月,十几年来一直穷追不舍的黑衣人倒地是谁?他们一个寒门为何会有如此坚持不懈的仇家?但是步璃月只是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说话。夜幕降临,皎月辉辉。自从步璃雪穿越而来,每天的这个时候都是她开始修炼的时刻。步璃月滑动轮椅从房间出来,静静的在步璃雪的侧面,看着她盘腿打坐大汗淋漓的样子。手中一本略微泛黄的古书紧紧的握在手心中,抬头看向空中弯月,思绪飞驰……“步荆,交出古书,我饶你不死,否则现在就杀了你的妻女。”一片河岸上,一破碎的马车部件零零散散的落在地上,十几名蒙面黑衣人之中围着一家三口。一男子似乎中了毒,瘫软的坐在地上,听到男子的话,忽的转过头对身边一八岁大小的女孩说:“月儿,快走,不要回家,除非你爷爷回来。”女孩一愣,拼命的摇头,泪水夺眶而出。“月儿快走!”一有着倾国之色的美妇人抬手将手上的一枚戒指塞进女孩的手里,低声道:“带你妹妹快走。”“笑话,今天你们一个也逃不掉!”一黑衣人挥手一掌便朝女孩打来。女孩泪水戛然而止,双眸之中一篇肃杀,长吼一声,头顶忽然出现一柄血色弯刀,直朝那挥手出掌的黑衣人劈去,霎时,血溅四下。“龙技?”令一黑衣人一愣,接着冷笑一声开口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小小女娃竟然也达到了七级龙者的实力,不过,今日注定要夭折在我的手里了。”“轰!”一击龙法技能打来,女孩立刻倒飞出去一丈之远。“月儿,快逃!”“快逃……”一声声凄惨入骨的声音响彻在步璃月的脑海之中,有些事情只要一闭眼就会出现,永难忘怀。手指紧紧抓在腿上的古书上,指节已经泛白。从母亲手里结婚的那枚戒指中封印这的,便是她的妹妹步璃雪以及这本害死了她父母的古书。“姐姐,你怎么了。”步璃雪修炼告一段落,睁开眼睛就看到步璃月满脸泪痕,似乎在压抑着什么,立刻紧张的开口问道:“是脚疼了吗?”步璃月抬手擦去脸颊泪水,开口道:“无碍,雪儿,这本书是母亲传下来的,有缘人才能看懂,你拿去看看,切记不可落入他人之手。”接过步璃月手中的书,不知为何感觉沉甸甸的。在记忆之中,步璃月一直把这本书看的比她自己都重要,现在却交给自己了。看着步璃月滑动轮椅一点点离开的背影,纤弱,落寞。不知道与原主有多少关系,她忽然想一直保护她,不让姐姐受到任何伤害,或许这便是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神xx书》?看着手中的书,步璃雪凌乱了,这是什么文字啊……自幼是步璃月带大的她,从小也学了不少文字,但这书上面的文字她却是真的不认识,翻开第一页,一眼扫去。呃,这简直就是一堆乱码,鬼画符一般。第一页通篇几百字,她能认识的不超过十个字。果然名副其实的天书。“连密码都能破解,我不信解读不出来你。”步璃雪嘟囔一句,硬是凭借着自己认识的那十个字推敲出了四五十的文字。此时,步璃雪不淡定了。惊讶的瞪着眼睛,尽管不能全部理解,但这只言片语中都告诉了她,这是一本真气修炼方法的书,一本龙者修行绝学。但不璃雪却是不敢立刻修炼,毕竟那些没有读懂的部分不知道有何玄机,在修炼的过程中,任何一个小差错都有可能万劫不复。修炼半夜,又钻研古书半夜,此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又到了该去学院睡觉的时候。从小院出去,步璃雪看了眼手上的墨黑色玉镯,隐约觉得这镯子好像有点异样。从步璃雪住的地方去凤凌学院要经过一片不大不小的林中小路,两侧清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步璃雪抚了抚手上的墨色桌子,想起自己刚刚穿越而来的那天。只有一个字,囧!真的是太囧了!她好好一个人民刑警,英勇牺牲后,再一睁开眼睛,便发现自己正朝着水底沉去,水并不清澈,但还是能够看清自己的正下方的水池底部似乎还有个人。本就不会水的她,还来不及惊讶或是来不及反应,便直直的朝着下方沉去,在眼看着即将撞到身下人的时候,那双紧闭的双眼忽的睁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