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33章 亲者痛,如何不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3章 亲者痛,如何不恨?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轰——咔咔!”天地变色,日月无光!飞沙走石,一片阴霾!两股力量的撞击声整耳欲聋,当阴霾散尽,以生命在战斗的众人是否能重获曙光?“咳咳!”步璃雪抬手甩开面前的灰烬烟尘,眉眼之中尽是无尽担忧,东方冰心,宁静,宁颜开,萧桃夭,每个人的面孔在她的心中来来回回,她第一次无比憎恨没用的自己,不能保护身边的朋友,甚至,连最后跟他们一起并肩的机会,都没有把握!“宁,静……”面无表情的萧无痕如同一根彪悍,立于步璃月轮椅旁,刚毅的嘴唇忽的一字一顿的突出两个字,在两个字出口的瞬间,他忽的有种惊慌失措的感觉。“狼牙,揽住你二姐,带她走,快走!”带硝烟弥漫的董家大院渐渐露出原本的面貌之时,视力异常的步璃雪已经看清了现状,胸口强烈起伏的瞬间,龙力轰然外放,她再也不能坐下去了!一瘸一拐的脚步,踏在地上却发出异常沉重的声音,她朝着那战场的中心走去。“狼牙,你干什么?狼牙,放开我!”所有注意力都击中在战场中心站着的那人的身上,步璃雪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突然冲出的狼牙,本就是一瘸一拐的身子,猛地被撞个正着,直接朝前扑去,却被狼牙直接擒住,紧紧的控制在手臂之中。狼牙虽看起来不过是十岁大小的孩子,但力气却是大的惊人,就算三五个正值壮年的男人也未必是狼牙的对手,更何况身受重伤的步璃雪。“夭哥哥,请替我照顾好璃雪,她是我全部的希望,是我活着的唯一信念!趁着我还能撑一会儿,活下去!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永远不会原谅你!”步璃月轻运龙力,轮椅自动。那一瞬,步璃月忽的想起自己小时候,抱着步璃雪被追杀的一幕,当日,璃雪能活,现在不过是她当了他们父母的角色,而萧桃夭一定可以带着璃雪平安离开。“姐姐……”听见那熟悉的声音,步璃雪在狼牙的钳制中猛地抬头,眸光一怔。“月儿,不要!月儿!萧无痕,拦住她!”萧桃夭趴在地上,早已没有了往日的潇洒形象,艰难的向萧无痕发出命令,而他自己确实再也无力起身阻拦。她知道,萧桃夭没有那么容易死,听见萧桃夭的声音,步璃月淡淡一笑,转眸看向那唯一站立的风拐麒麟时,面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肃杀神情。“喋血绝杀,冷月无垠!”步璃月身子依旧坐在那松木轮椅上没有动,但随着她话落,她身后的半空之中竟出现一血红色无尽妖娆的弯月。似血般刺痛双眼,如月般凛冽心扉。准备上前的萧无痕在那血月出现的瞬间猛地被弹出数步,再想要上前已不可能。叶落血地,董家大院的一切终于再现,除了萧桃夭勉强的撑着身子想要站起,其他人都已经一动不动的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知。而唯一一个站立于正中央的男人,身穿褐色长袍,手持龙头拐杖,正诧异的看着此时还敢出来送死的坐在轮椅上的女子,接着又转头朝萧桃夭看去,轻笑道:“那就让我送你们去做一对阴间鸳鸯吧!”龙头拐杖快速在风拐麒麟的手中旋转,废物,一道道攻击朝着步璃月而来。“噼啪——噼啪!”步璃月抬手朝前斩去,头上的那轮似血弯月便快速变大,犹如一轮圆月弯刀般与龙头拐杖纠缠在了一起,发出噼啪的刺耳响声。“咦?没想到这小小的新云大陆还真是强者辈出啊?”风拐麒麟湖的发生一句惊叹,随后又哈哈笑道:“只可惜,全部要夭折在我风拐麒麟的手中了!哈哈哈!”“去死吧!”风拐麒麟发出一声阴狠的吼叫,步璃月那血色弯月清瞬间被打的烟消云散!而步璃月则被抽得倒飞几丈而出,步璃月喉咙一甜,滚落在地后,伸手捂着胸口,低头便咳出一口血来。“月儿!”“姐姐!”步璃雪看着风拐麒麟打出的那一股肉眼可见的摧毁性攻击,仰天一啸!“啊!”狼牙忽的被一股爆发式龙力推开,手中的步璃雪已经消失不见!“该死!我要杀了你!”步璃月和狼牙是步璃雪自穿越以来最看重的家人,数月的相处,他们早已经成为了步璃雪碰不得的逆鳞,当步璃月就这样在她的面前被伤,她如何不怒?!昔日同窗好友,把酒言欢的朋友均倒在血泊之中,让她如何不恨?!就算是死,她步璃雪也定要拉下这个男人做垫背的!“掌法一式!”步璃雪一跃之半空之中,脚下的那片土地上,躺躺着她最亲最爱的亲人,朋友。拼尽全身的力气,打出有史以来最为强劲的掌法,一团遮天蔽日的五指形状黑云缠绕着毁灭性的的灼热气息,对着风拐麒麟灭杀而去!“怎么可能?!”风拐麒麟猛地倒退一步,连连摇头,满目震惊,一直挂着不屑鄙夷表情的褶皱脸上竟出现了惊恐,害怕。不可能的,新云大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掌法招式?不不不,绝不可能!一定是他看错了!在那带着灼烧一切气息的黑云即将灭顶而下的时候,风拐麒麟迅速的反应,身体忽的一个扭曲消失不见,躲避开来,却依旧被那骇人的气势,逼得胸腔气血翻腾。“掌法一式!”步璃一击之后,没有给风拐麒麟喘息的机会,地二章攻击,紧随而来。此时,她已经不再思考攻击是否有效,也无瑕估计自己还有多少龙力,还能打出几掌,她只知道,拼命的攻击,进攻,她只知道她的亲人朋友死的死伤的伤,而凶手就是面前的人!她知道自己很傻,明明知道打不过却还要打,但她却别无选择,她不会苟且偷生的一个人活下去,如果让她,靠着那么多人的鲜血活下去,她步璃雪宁愿和所有人一起死。她只是恨,恨自己太弱,不能保护她珍爱的家人朋友,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她只恨自己太弱!“该死!”风拐麒麟低咒一声,他竟然被这一个小小的新云大陆的小黄毛丫头吓住了,虽然只有片刻,都是他不能容忍的!“小丫头,你真的惹祸我了,让我好好的奖励奖励你吧,现在,就让你尝尝地狱的滋味!”此时,风拐麒麟是第一次动怒,而他的怒火似乎宣告着这场战争的彻底结束。“断骨杖!”本还旋转飞舞的龙头拐杖忽的静止了下来,接着,以雷霆之势带着一道青光直直的朝着步璃雪击打而来。步璃雪想躲,却已经晚了!“咚!”“噗--”龙头拐杖狠狠的敲在了步璃雪的后背,步璃雪身形骤然一僵,扬头喷出一口鲜血,背后传来的剧烈疼痛,犹如分筋错骨一般,果然如同那攻击龙法的名称,断骨杖!身躯如同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步璃雪在半空中急速坠下!无人注意到,步璃雪手中的一如墨般的漆黑手镯在那一瞬间发出幽幽的光芒,风拐麒麟苍厉的双眸泛着狠光,盯着步璃雪下落的身影,并不满足于此,接着道:“还没结束!”“轰——”青色的能量团徒然袭来,伴随着凛冽的棍风,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势,朝着步璃雪坠落的方向,骤然轰去!这赶尽杀绝致命的一击,根本无法躲开!“璃雪!”董家大院高空之中,墨黑残影急速飘闪,一声大喝,染着滔天的怒火和焦灼的担忧,从刚刚出现的蓝墨卿口中,厉喝出口!“啪!”墨袖翻飞之间,那紧随步璃雪身后的青色杖法便如同破冰般咔咔碎去,轻而易举的动作,就如同撕碎一张薄纸,摔碎一块长冰一般。嚣张的青色棍杖龙法,瞬间化作一片虚无,消失不见。残影四散,下一瞬间,一双有力的健臂一卷,倒头栽落的血染白衣的女子便跌入他的怀中。蓝墨卿一手环在步璃雪腰间,将她紧紧托住,一手修长的大掌,快速贴上她腹部丹田的位置,紫色的光芒闪耀,浑厚的龙力,化作一股柔和的力道,犹如清泉一般朝着她的躯体,快速融入而去。紫罗兰般的深邃眸中,尽是担忧。“咳咳!”步璃雪猛地咳出一口血,看清面前人的脸,对上拿上紫色氤氲的眸子,气息弱小的开口道:“墨卿,你……”许是紧绷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许是支撑到了极限,步璃雪在说完这两个字后,双眸便沉沉的合在了一起,倒在蓝墨卿的怀中,沉沉的昏死了过去。“睡吧,有我在。”蓝墨卿轻声自语后,抬眸之间,一双紫眸尽是毁天灭地的杀戮之色。风拐麒麟双眼瞪大的看着面前的突然凭空出现的墨袍男子,错愕不已,居然有人能如此轻松的将自己的攻击消化,新云大陆的人越来越让他惊喜了。“呃!”突然,风拐麒麟浑身剧烈地一抖,苍厉的双眸剧烈地瞪大开去,死死地盯着揽住步璃雪的那个墨袍男人,似乎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这事情的严重程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