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34章 北海阁,五行星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4章 北海阁,五行星海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这身姿,这衣着……当男子带着愤怒与杀戮的目光直直的朝自己射来的时候,风拐麒麟一瞬间目眦尽裂,眼珠子都快要被他给瞪出来了,随后,像是犯了羊癫疯一般,浑身难以抑制地剧烈颤抖起来,那双紫色的双瞳,天地间独一无二,明明白白地昭示着他的身份!天下第一城,蓝墨卿!“蓝……蓝墨卿!”一张遍布皱纹的脸几乎扭曲了过去,风拐麒麟惊悚的叫出来人的名字后,那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几乎根根炸了起来!怎么可能?蓝墨卿怎么会出现在新云大陆?他又怎么会认识步璃雪这个普通的女子?天啊!掌法一式!掌法一式不正是天下第一城蓝墨卿的绝学《掌法五式》中的第一式,该死的,从那丫头打出这掌法的时候他就该想到的!风拐麒麟懊恼不已,如果时间再来一遍,他一定不会去招惹这会掌法一式的女子。浅紫色的眸光,终于从步璃雪的身上移开,侧身,缓缓抬头,望向半空之上的老者,染血般殷红的唇瓣,勾出一抹嗜血的弧度,一字一句,冷冷地吐出三个字,“北海阁。”这方天空,温度急转而下,转瞬之间,犹如冰天雪地一般!蓝墨卿目光缓缓移到风拐麒麟手持的那龙头拐杖上,紫色眸光微凛,声音更是寒了几分,道:“风堂。”风拐麒麟大吸一口凉气凉气,他都知道,他一眼就道出了自己的身份,北海阁风堂!忽然,猛地顿时一个激灵,这下是真的从呆滞的状态清醒过来,连心中的那一点侥幸的心思,都随着看清蓝墨卿的面容,而彻底消失殆尽!第一时间,做出了本能的反应,身形猛地一个大逆转,亡命逃窜而出。逃,快逃!这是他现在脑子中唯一的想法,什么义兄义弟,什么脸面尊严,都不如他的这条老命重要!只要能逃出新云大陆,逃回北海阁,他就安全了,但是,这方遥远的距离,他又如何能逃得出蓝墨卿的五指山。在距离新云大陆十分遥远的界面,有一片叫做五行星海的地方,在那里,有一个势力是绝对不能得罪的,那便是天下第一城!而天下第一城的主人,便是面前的这个男人,蓝墨卿!无瑕再去思考蓝墨卿和这个小丫头的关系,风拐麒麟猛地沉臂甩袖,整个身形,瞬间倒飞而出几十丈之远,心跳如鼓,背脊冷汗淋淋。前一秒钟,还在喊打喊杀的胜者,这个时候,却是只剩下亡命逃窜的份。“还想活?你,灰飞烟灭都不够!”蓝墨卿火光迸闪的暗眸,淡淡地望着亡命逃窜的老者,节骨分明的手指间,暗紫色的闪电,带着极为恐怖的能量,缠绕氤氲而出!“不!”感受到背后,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已经逃出几十丈距离的风拐麒麟,双眸瞪大,本能反应,扬头发出声嘶力竭的绝望嘶吼。蓝墨卿没有想要放过他,为了活命,他也只能全力抵抗,所有的龙力尽数倾洒进手中的龙头拐杖之中,这是他唯一的一件报名的宝贝,希望,能够替她抵挡住一星半点的伤害。“轰!”暗紫色的闪电击打在风拐麒麟孤注一掷的龙头拐杖上,然而,那道闪电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直接将其绞碎继续朝前进击。伴随着周围的空间扭曲,风拐麒麟那苍老的身躯也犹如瘫软的棉花一般,扭曲变形,面目狰狞,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在转瞬之间,被这个能量完全吞噬消散!短短不过十秒钟的时间,嚣张横行的风拐麒麟,在蓝墨卿挥手之间,化成灰烬!蓝墨卿收回手,目光落回到怀中女子的身上,抬手温柔的拭去女子嘴角的血迹,疼惜不已,紫色眸光中的愠怒却并未就此散去,反而越来越重,北海阁,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这笔账,他蓝墨卿都记下了!“月儿,月儿你醒醒。”突然几声低低的隐忍着的啜泣之声传来,蓝墨卿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女子缓缓转身,落地,朝着面前的一男一女走去。所有人都认为采花无数,阅女无尽的风流公子,定是多情薄情之人,然而真正知晓内情的人却并不多。萧桃夭的心中,一直有那么一个女子,独立坚强,乐观活泼,那是一个无人触及的梦,只是如今,梦碎了。萧桃夭抬起面前紧闭双眼的女子的手,将自身龙力真气缓缓传输过去,几乎要将自己的生命也一并传输一般。他知道,步璃月现在极为脆弱,只有足够的龙力护住她的心脉,她才能保全一命。口中不停的呢喃:“月儿,我是夭哥哥,你醒醒,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怎么可以又藏起来,你醒醒,看看我,看我一眼好不好,月儿,月儿……”突然,一道浅紫之力,骤降步璃月的眉心之上,萧桃夭猛地抬头,才发现面前站着的男人和男人怀中的步璃雪。“你……”萧桃夭刚要开口说话,忽的发觉步璃月的心脉越来越稳,狭长的凤眸之中顿露惊喜之色。“主上!”一白衣儒雅,面容清秀的男子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毕恭毕敬。一青衣男子背负一暗红长剑,面无表情的半跪白衣男子的身边。来人正是蓝墨卿的左膀右臂,酒旗和水空明。蓝墨卿朝二人摆了摆手,二人立刻会意,将董家大院的残局收拾利落。时光冉冉,斑驳的阳光透过挂着一道薄薄紫纱的床照进屋内。床榻上的女子微皱着眉头,似乎很不好受,一墨袍男子身着一袭暗红色亮丝镶边的黑色衣袍,眉宇间也是闪过一抹担忧,抬手抚上女子的额头,一头如墨黑丝轻滑至脸庞。“是不是该醒过来了?”男子的话仿佛充满着魔力一般,床榻上的女子竟缓缓的睁开了一双久睡的双眼。眼前一张犹如尽心雕刻过的刚毅脸庞,由模糊缓缓变得清晰,步璃雪怔怔的看了好久,脑子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那张俊脸缓缓放大,缓缓放大,由清晰再次变为模糊的时候,步璃雪猛地清醒!抬起手,五指快速捂住自己的嘴巴。“啵!”一声清脆的吻响在步璃雪的额头乍响,连带着额头处传来一湿润的触感。“嗷!你欺负我!”步璃雪嗷嚎一声,发现自己怎么挡还是没挡住某人的铁唇,顿时觉得自己刚刚抬手的动作真是太蠢了,伸手想拉起被子钻进去,却抬手间抓在了某人的衣袍摆尾上。抓在衣袍上的手瞬时被一张大手包裹,一双暗紫色的眸子缓移到步璃雪的手上道:“你揪着我的衣领,说我欺负你?”衣领?这明明是衣摆好吗?揪着?我想把手抽出来,你倒是别握着不放啊!步璃雪瞪着眼睛,哀呼一声,认栽!谁叫现在的自己弱的很呢!忽的想起什么,步璃雪猛地坐起,却直接撞进了某人精壮的胸膛之上,来不及哀嚎,步璃雪立刻开口问道:“我姐姐呢,狼牙呢,大家呢?他们……”“他们都很好,倒是你,太贪睡了。”不等步璃雪说完,蓝墨卿一边伸手揉向步璃雪撞红的鼻尖,一边回答道,满眼的溺宠,满腔的柔情。“呃,我睡了多久?”步璃雪试探性的睁着眼睛问道,她感觉自己也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的时间啊,不会睡了几天吧。“五天。”蓝墨卿不轻不重的吐出两个字,却是令步璃雪吃惊不小,讪讪的摸了摸鼻头,好吧,自己还真是能睡。见步璃雪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蓝墨卿开口道:“身体可有不适?”步璃雪动了动双手,试着调息下龙力,忽的眼睛一瞪,露出惊喜的神色道:“我好像变强了。”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上升了一点,比之前要充沛的多,但上升多少却不好所,应该找个机会去试验一下,看看现在的龙力达到了多少。伸出手臂将步璃雪揽进怀里,蓝墨卿有些无奈的开口道:“鬼门关上走一回,变强也是情理之中。”想起那个身着褐色衣袍,手持龙头拐杖的满脸皱纹的老者步璃雪恶狠狠的开口道:“那个老家伙是什么人?怎么那么强!”“他是北海阁风堂的人,不过区区一个降龙境界的跳骚,算不得强。”蓝墨卿的话虽没有他意,不过是讲述在他眼里的一个事实罢了,但听在步璃雪的耳朵里,却是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惊涛。降龙界的跳骚!还区区!步璃雪苦笑两声,就是人家眼里的算不得强的一个区区跳骚差点要了自己的命,那自己这点实力在这男人的面前那不就如同小孩过家家一样。想到这里,步璃雪大呼不平。很不幸的被步璃雪猜中了,在蓝墨卿的眼中,步璃雪这点实力的确太不够看了。“北海阁是什么?”郁闷够了,步璃雪微微侧头问道,这个地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步璃月见多识广,纵使步璃雪涉世未深,但从步璃月口中却也知道了不少,但纵使如此,却从未听说过北海阁这个地方。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