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37章 站的高,易遭雷劈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7章 站的高,易遭雷劈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姐弟三人快速凝息闭气,片刻后,没有听到步璃雪这边的声音,对方似乎已经确定得手了,嚯的一声,推门而入。隐藏在门旁的狼牙如同一只狸猫般,快速扑出,被推开的房门嘎吱一声合并在一起。黑衣人立刻意识到不妙,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与此同时,步璃雪动了。就地一个翻滚,手中匕首快,狠,准的直接划过黑衣人的脖颈,鲜血顿时流洒而出。黑衣人甚至连一声低呼都没有发出,便一命呜呼,步璃雪单手提着黑衣人的尸体,缓缓的朝地上放下,以免声音太大,惊动了其他想要送死的人。步璃雪行云流水的动作,落在步璃月的眼中,一张极美的如牡丹花般的面庞上浮现一丝赞许。她的雪儿长大了,果然让她去翔飞学院锻炼是没有错的,至少,她变得勇敢果断了,只有这样的步璃雪才能让她放心,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人吞人的地方生存下去。步璃雪神识扩散,全神贯注的注意了外面黑衣人的动作,没有注意到步璃月的赞许目光。然而令她失算的是,外面的黑衣人久久没有任何动作,难道,他们发现了?果不其然,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黑衣人在没有等到同伴的回音后,快速变换位置,前后左右,屋顶,后墙,门外,窗口,十几名黑衣人几乎瞬间变将步璃雪姐弟三人所在的屋子包围了。一缕缕一丝丝的迷烟顺着屋子的各个缝隙,角落钻了进来,几乎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步璃雪使劲的晃了晃脑袋,看来还是不小心吸进去了一点,既然对方雪聪明了,她们也不能坐以待毙不是。仰头朝着天花板上空看去,嘴角勾起斜斜的一笑,站那么高,就不怕被雷劈?“神法,月华闪电!”步璃雪轻喝出声,纤长手臂朝天一举,一道金色闪光,自步璃雪头顶高举的手掌中直直的朝上冲去。“轰!”闪电穿过房顶,直接将站在屋顶上的一名黑衣人自中间劈成两半,霎时间,瓦砾尽飞!“咔嚓!”夜空之中的一道闪电,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炸响在夜空,惊醒了还在沉睡中的风流庄众人。萧桃夭猛地睁开微醺的眼睛,揉了揉醉酒后疼痛的额头,抬眼之间,便见那闪亮半边天的霹雳闪光正是从步璃月的房子的方向传出。瞬间清醒了一大半,身形直接化作一道虚影,狂驰而去。步璃雪犹如一黑暗中的白精灵,自屋顶那露天的圆洞飞旋而出。凭空踏在半空之中,目光准确无误的在隐身于黑暗中的黑衣人藏身位置一一掠过。“这是谁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竟然遭雷劈了?”一句话说的那叫一个欠揍,那明明是被你劈了好吗?!步璃月与狼牙已从房间来到院落之中,仰头看着冰凉月色下那个小小的白影,满目骄傲,这才是她步家的女子,就该有这睥睨天下,大言不惭的傲气。萧桃夭与萧无痕等风流庄的众人几乎在那道闪电划过天际消散虚无的瞬间,出现在了步璃雪姐妹住的院子。“吁!”忽然一声短而急促的哨响声传来,十几名黑衣人瞬间懂了,不是进攻,而是退散!“想跑!”步璃雪清眸一瞪,见众黑衣人撤退,抬脚便追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她步璃雪好欺负?“追!”萧桃夭也是快速下令,萧无痕等十名萧家血卫几乎同一时间,嗖嗖嗖的紧随其后追击而去。但那十余名黑衣人却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几个转瞬,便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之中,步璃雪同萧无痕等人均是无功而返。萧桃夭缓步走向被步璃雪一个闪电劈成两半的焦人面前,蹲下身子,朝着一团焦灼的东西伸出手去。“没有用的。”步璃月滑动着轮椅缓缓移到萧桃夭的身边,轻声开口打断了萧桃夭的动作。萧桃夭转头看向这个如月色般冰凉而绝美的女子,眼中疼惜丝丝蔓延开来,“这些年,你都是怎么过的?”仅仅从步璃月简单的话语中,萧桃夭便猜测出了七八分,她既然说无用,那么她一定是早就检查过这尸体,今日的这具尸体她并没有多看一眼,那么她看的定是以前的,也就是说,在这以前,这样的刺杀一定还发生过,而步璃月,却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想到这里,萧桃夭更是恨自己,没能早一点找到她,没能早一点保护她,而今日,就在他的风流庄,他都没能护她安好!这些年,说苦的确苦,但她不也挺过来了,见那双凤眸之中遍布的红血丝,那眉宇间凝结不开的愁容,步璃月想要抬手轻抚,但抬起的手却没有伸出,而是缓缓的落在了轮椅间自己的双腿上,轻笑一声道:“带着雪儿,狼牙,天南地北,海角天涯,时间一转眼,雪儿就这么大了,很多事情也都跟着淡忘了。”淡忘了?萧桃夭的目光猛地一怔,都淡忘了吗?可是他忘不了,纵使他醉饮千觞,面前女子的容颜却还是清晰如画,那些记忆只会随着时间的推迟而越来越深。“姐姐!”步璃雪两个踏步,来到步璃月的面前,目光在步璃月与萧桃夭之间来回看了看,似乎感觉着气氛有点不对。“主子。”萧无痕也紧随而归,朝着萧桃夭禀告一声,不用多说,见步璃雪那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便知道,是没有追上了。忽的想起什么,步璃雪从怀中拿出一青花纹路的丹药瓶,献宝一样的递到步璃月的面前道:“姐姐,这是百雀心丹。”听到百雀心丹几个字,萧桃夭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步璃雪手中的丹药瓶上,前日,他还去水月会打听了一下可有这百雀心丹的丹药拍卖,竟不想步璃雪竟先一步拿到了,转念一想,萧桃夭便也清楚,十之八九是在东方静玉那里得到的。东方静玉有,他知道,也去求过,却不得。步璃月美眸轻怔,一抹悲凉之色眼角划过。久久等不到步璃月抬手接,步璃雪蹲下身子有些不解的道:“姐姐……”“这百雀心丹有着生筋续骨甚至白骨生肉的神奇功效,但是,它解不了毒。”步璃月的面上闪过须臾的纠结,但她最后还是轻轻的道出了实情。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步璃雪,自己的脚是中毒所致,而现在选择将实情告诉步璃雪的原因,还有一个便是萧桃夭,也罢,或许现在不说,她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她的夭哥哥,自己的脚已经再无站起的可能了。步璃月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拿着丹药瓶的手忽的一抖,半响,步璃雪缓缓的开口,“都是为了我……”当初正是为了救一丝龙力没有的她,步璃月才会遭到黑衣人的暗算,中了染毒的镖,而现在,又为了让自己能够去磨练,成长,久久不曾告诉自己实情,还让她为了得到这根本没有用处的百雀心丹,步璃雪的心久久的不能平静。步璃月,你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女子,却为了自己奉献了最美的年华,这恩,让她如何报?“你可知这是什么毒?”萧桃夭开口问道。步璃月摇了摇头,随后一副顺其自然的口气道:“这毒并不致命,无需担心,下毒之人若是想要我性命,在中镖的那一刻我便已经死了,他既留我一命,便是日后定有所图谋我有怎会称他的心如他的意。”步璃月是如此心思聪慧之人,正如她所说,多年来追击他们姐妹的人一直都没有下杀手,否则,完全可以在箭头,飞镖上浸染夺命之毒,但对方并没有,这样会致人瘫痪,磨人心智的毒,正是为步璃月量身定做。试想,任何一个妙龄女子,突然之间失去站立的双脚,只能靠拐杖轮椅度日时,要有多强的心理素质才能做到不骄不躁,不妥协不退让?步璃月做到了!将姐姐的话思忖透彻后,步璃雪双拳发紧,她虽然不知道一直暗害他们姐妹的人是谁,但不管那个人是谁,她都一定会将他揪出来,挑断手筋脚筋,让他尝尝残废的滋味!“你干什么!”忽的一声惊呼,唤回步璃雪的思绪,抬眼之间,双眸瞪得老大。只见一身披紫色披风的雌雄莫辨的男人双壁之间拖着一如月般清冷的绝色女子。四目相对,步璃月本欲斥责的话,竟哽咽在喉,无法倾吐。一俊美如妖孽的男人,一冷艳如清月的佳人,仿佛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是男子的面庞此时犹如被黑云笼罩一般,很不好看。步璃雪瞬间懵了,这是什么节奏?转头看向萧无痕,只见他目不斜视,仿佛什么都没有见到一般。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觉姐姐除了那句惊问之外就并没有再说过话了,咦?这……“嘭!”木门被一脚踹开,高大俊美的男人公主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偏消瘦的女子踏步进了房间。看萧桃夭那气势汹汹,浑身都散发着我很不满气息的背影,步璃雪忽的嘴角一抽,姐姐不会被虐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