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39章 一脚踏,地动山摇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9章 一脚踏,地动山摇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步璃月虽然还没有跟步璃雪交代任何,但步璃雪隐约猜到,自己与姐姐很可能是步家人,否则不会在得知步归山回来后,马不停蹄的朝着这赶。看在她同姐姐十几年所过的日子来看,就算是步家人,也是那种可有可无的旁支的旁支的旁支吧。随意找了一家略显安静的茶楼,步璃雪踱步至二楼,找到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下,唤来侍女,一杯清茶,几样糕点,手捧香茗,耳边隐约琴音。素白的手指在桌面轻点,眸光投在窗外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偷得浮生半日闲,心情难得有些不错。琴音绵长而悠然,犹如静夜中的溪流,涓涓入耳。没有感伤,亦无欢愉,不急不缓,不骄不躁,听音晓人,步璃雪想,这应该是个看透凡尘的老者吧。四下望了望,顺着琴音的来源方向看去,一扇美人画的隔断屏风屹立眼前,而声音,便是在屏风的另外一面。步璃雪上一世除了打架斗殴偷东西,做的唯一一件比较有女人味的事情,便是去学古琴,此时听到如此音乐,难免心生感慨,然而她却没有打算去打扰对方,抬指将一颗花生送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嚼个脆响,悠哉悠哉。然而,难得的悠闲时光却总是会被一些讨厌的苍蝇坏了心情。“谁家的贱婢这么大胆,竟敢坐在我家小姐的位置!”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话语,步璃雪端着玉瓷茶杯的手在空中一顿,眸光投映在清浅花茶之中,伴随着飘散的细碎花瓣,微微荡漾开去。步璃雪红唇勾出一丝清浅的弧度,动作也只是微微停顿一秒,随后,继续喝茶听曲,对身后的话语,仿若未闻。开口说话的女子,见步璃雪不为所动,声音更是提高了几分,小跑着两步来到步璃雪的桌前,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道:“你是哪里来的贱人,这般不懂规矩,我家小姐的位置岂是你等贱民可以坐的!”“铮——”隔断另一边的琴音忽的戛然而止,一曲即将尾声之际,忽的停顿了下来,令步璃雪心中颇为烦躁,就如同有人对你说了一句,“你知道吗?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般。茶楼与步璃雪对窗的另外一处雅间内,两名衣着华丽的男子,透着窗热闹般的看着步璃雪这边。“陌,快看,萧家小姐果然又来了。”一男子身着凌云绸缎,手持一柄桃花折扇,笑嘻嘻的开口。传言这萧家小姐,萧羽柔中意无琴,只要无琴出现的地方,萧羽柔必然出现,看来所言非虚啊。黎九陌是被这个一脸花花公子样的硬拉着来的,对于什么萧家小姐,在他眼里,同什么王家小姐,刘家小姐并无什么不同,一样的胭脂水粉,俗得很,因此,听到男子的话,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哎?这女子是谁?看起来……很符合我的胃口啊!”忽的注意到那一身素白衣装,淡雅的毫无装饰的步璃雪,男子手中折扇啪的一收,开口道。黎九陌终于开口了,却是不如不开口,直接迎来男子的一个白眼。黎九陌开口道:“你欧阳铅华大公子的胃口向来很好,连萧家小姐这样的,你都巴巴的跑来看,我看,只要是雌性,都很适合你。”欧阳铅华完全不理会黎九陌的冷嘲热讽,缓缓起身,开口道:“胡说,我不过是为了看热闹罢了,不过,今日这一趟还真是不虚此行,啧啧,这方佳人,可别说我不够朋友没让着你哈,这单薄的小佳人遇到了萧羽柔这霸主定是要受欺负的,我赶着去英雄救美了,就不陪你喝茶了。”刚欲跳窗而出的欧阳铅华身子忽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半天才愣愣的说出一句话:“我是不是看错了。”黎九陌顺着窗户的朝对面看去,一瞬间,一双黑眸也是惊讶不已,转头与欧阳铅华对视一眼,两人交换了个眼神,黎九陌摇了摇头,不要轻举妄动。只见一双眸光犀利的眼睛从无琴的另外一边射来,一老者,身着藏青色圆纹格式的长袍与无琴对坐,面前一精致紫砂茶壶,目光从四处轻扫而过,立刻令黎九陌和欧阳铅华噤了声。!步璃雪背后来人,身约一米五左右,膘肥体壮,特别是腰间的一圈肥肉,大腹便便恍如怀胎十月,状如水桶,光是站在那里都有一抖一抖,摇摇欲坠的错觉。别误会,这是一个女子,没错,这位圆润的女子便是黎九陌口中的萧家小姐,萧羽柔。黎九陌抿了抿唇,手中的折扇缓缓展开,又默默地坐下,静观其变,这时,周围也不断地传出人们的切切私语。“这不是萧正浩的掌上明珠萧羽柔大小姐吗,今天怎么会来这个小茶馆,这小地方,怎么装的下这么一尊大佛啊!”看着萧羽柔那庞大的身躯,有人低着头小声的说道,既是怕被人听到,却又忍不住吐槽,便是如此了。“那,看到那边的那位弹琴的男子了吗,被萧家小姐看上了,真不知道是喜事还是愁事啊?不过那位姑娘,好像要倒霉了。”说话间,便有不少人将目光落在步璃雪的身上,充满着可惜的神色。萧羽柔姓萧,仅此一项,在金乾城便没有多少人敢得罪,再加一条,萧羽柔的父亲便是是萧家的二长老萧正浩,几乎掌握着大半个萧家,大多数人遇见萧羽柔便都是绕着走了。萧羽柔的名声在金乾城颇为响亮,不是因为恃强凌弱,仗势欺人,而是因为那油腻的体质自己勇敢追求幸福的精神“住口!”萧羽柔张口呵斥住了还准备跟步璃雪过不去的丫鬟,目光朝着屏风那边的方向轻瞟了一眼,才开口道:“家仆不识礼数,还请姑娘不要见怪。”这向来嚣张跋扈任性妄为的萧家小姐萧羽柔转性了?“没关系。”步璃雪拿起桌上的茶壶继续斟满了一杯飘香清茶,听闻女子的声音,头也不抬的回道。什么?萧羽柔一愣,见步璃雪依旧自顾自喝茶,顿时怒火中烧,在子都国竟然还有人敢不买她的账?竟然真的敢接下她的道歉!步璃雪的反应太出乎萧羽柔的预料,本以为,她放低身段,给了对方一个台阶,对方就会将位置让给自己,却不想,步璃雪竟然顺杆子爬了起来。目光之中阴狠之色闪过,却因为无琴公子就在不远处,为了保持她那根本就不存在的淑女风范,萧羽柔这次是真的有火没得发,看着步璃雪的眼睛几欲喷火。步璃雪才不管这小姐千回百转的心思,她本是低调的性子,但绝不是怕事的人,有人想找茬,她步璃雪向来不好欺负。然而无琴公子却是根本就没有看萧羽柔一眼。“小,小姐,无琴公子走了。”萧羽柔身边的丫鬟许是也第一次见自家主子吃哑巴亏,目光自茶楼的过道移过,半天才吞吞吐吐的开口提醒道。步璃雪面朝窗子而坐,转眸之间,便见到一男子离去的背影。纤瘦,单薄,挺直的后背,单手环抱一被包裹严实的长琴,无视与所有人的目光,一步步消失在茶楼的门口。不知为何,颇有一种出尘绝世之感。“果然琴音如人,若是没有这样的气质,怕是也弹奏不出如此空谷幽溪流的声音吧。”步璃雪心中暗道,不过这弹琴之人的年纪倒是颇为出乎她的预料。“贱人!你给本小姐让开!都怪你,无琴公子都走了!”待男子的背影彻底消失与众人的视线后,萧羽柔猛地一跺脚,大喊一声。摇晃,震动!那一脚踏地,步璃雪只感觉坐在屁股下的凳子都一个歪斜,桌子上的两个相邻茶杯发出咯吱咯吱的碰撞之声,刺耳难听。“他都走了,我让开也没什么用,我看小姐不如现在追出去,许还来得及。”清透如步璃雪,自修炼境界不断提高,微微动下心思,想要听清众人的议论并不困难,清眸微转,便清楚这位萧家小姐看中的便是刚刚携琴离去的男子了。萧羽柔一听,言之有理,立刻大步快速一个转身,肥腿一抬,却又重新落了回去,本来她今天一定可以和无琴公子琴瑟和鸣的,都怪这个女人,怒火难消,萧羽柔开口喝到:“你个贱民,不但占了本小姐的位置,还偷听了无琴公子专门为本小姐弹奏的琴音,现在马上给本小姐赔礼道歉,否则要你好看。”“太不要脸了!”周围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轰动不已,人家姑娘好好地在那儿喝茶,招你惹你?无琴公子在茶楼即兴弹奏,什么时候就成了为你萧小姐演奏的了?他们在场的每个人都听了,难不成都有错?!听闻萧羽柔的话,步璃雪微微侧头抬眸,这才看见说话这萧羽柔的样貌,嘴角轻勾,不紧不慢的接话道:“要我好看?”抬起袖子,目光在自己与萧羽柔之间来回扫视了两遍后,眨了眨无辜的笑眸,开口道:“我还好啊,倒是小姐,才是更该要好看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