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40章 一脚起,灾祸恒生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0章 一脚起,灾祸恒生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得罪了我家小姐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奉劝你快点给我家小姐磕头认错,不然的话,哼!”那名被萧羽柔训斥过的丫鬟立刻大声指责步璃雪。“不然如何?”步璃雪搁下瓷杯,纤细的手指沿着杯沿缓缓滑动,眸光流转间,随口接过对方的话。“嘶——”周围顿时响起吸气声。这姑娘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在萧羽柔眼前这样说话,这明显是挑衅啊,很多人甚至是转过了眼去,不忍看见美人染血的一幕。“这丫头,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过……我喜欢。”欧阳铅华的一把桃花折扇在胸前有一下没一下扇动,看向步璃雪的眼睛流露出浓浓的兴趣。对面雅间中的黎九陌直到此时,才将目光缓缓落在步璃雪的身上,这样的女子的确有些个性,只不过,个性并不能用来长命,很可能反而会因此丧命。一个孤身一人的弱女子,跟三大超级世家之一的萧家小姐最对,除了自找死路的愚蠢之外,他找不到更好的词去形容。“哼。”眼中的一抹不屑闪过后,黎九陌鼻息之间轻哼一声,落在步璃雪身上的目光没有再多停留一秒,对于一个死人,根本不值得他多做留意。一个女人对任何事情都可以不在意,但是对年龄和容貌,都极为敏感,更别说,自小被阿谀奉承长大的萧羽柔,何时听过这样的话,受过这样的气。“你,气死我了!小兰,给我撕了她这张臭嘴,毁了她那妖精脸,折了她的蛇精腰,拖出去喂狗!”激动的萧雨柔张口之间,便已经给步璃雪定下了各种不尽相同的死状,一张脂肪过剩堆积的双脸蛋也因为激动而轻颤了几下。被叫做小兰的丫鬟面色一沉,伸手便朝着步璃雪的脸抓去。手中青瓷杯微微一顿,指尖轻弹。茶杯划出一道弧线直朝小兰丫鬟而去。快速起身,一个侧体朝着屏风的方向退了两步,立于一旁。“啪!”小兰丫鬟见茶杯朝自己而来,自然反应的一歪头,躲过茶杯,于是乎,茶杯越过小兰,重重的砸在了萧雨柔的脸上,连带着一杯茶水,倾泻而下。“该死的奴才,没看见本小姐在这么!”萧雨柔抬手就是一巴掌,伴随着龙力浅浅光泽的一道重力,小兰直接被拍飞在地,头撞地面,昏死过去。转眼间,眸光瞬间阴狠,萧羽柔上前起手,赤手空拳,直冲着步璃雪而去的拳头却一拳打在身侧的木柱之上。萧羽柔一拳之后,只见楼阁微微抖动,环抱粗的檀木圆柱被萧羽柔击中,紫黑檀木,坚若山石,竟然硬生生地打出一个圆形凹槽,整个拳头,深入其中。有一个萧家排行第二的爹,这萧羽柔不像一般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就算是用天灵地宝堆,也得堆出一个看得过去的实力来,而萧羽柔一身龙力,也已经到达了六级巅峰龙者,虽然卡在七级的这个卡这,但相比之下,也算是说得过去的实力了。这时,步璃雪缓缓转头,眸光顺着萧羽柔的手臂,望向被他一拳砸出一个坑的黑檀木柱子。见到步璃雪的正面,萧羽柔为没有打中步璃雪颇有些懊恼,但同时见到步璃雪那为怔的眸子后,心中颇为洋洋得意,摇头晃脑道:“怎么样?怕了吧?识相的,就跪下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我就饶了你。”萧羽柔头颅高昂,拳头依旧停留在木柱里,等着眼前的女子跪地求饶。步璃雪红唇一勾,双臂抱前,不慌不忙地道:“你这一身肥肉,我们先且不说别的,就算是论体积,一拳才砸出这么一个小破洞,你不惭愧,我都替你惭愧”步璃雪眸光流转,淡淡言语中甚是不屑。周围的人顿时哄笑出声,谁都没想到,这看似娇弱的绝色女子,却是这般毒舌,一语直击要害。“咳咳——”对面一直关注步璃雪的欧阳铅华匆忙放下手中的茶杯,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嘴角抽了抽,眸中掠过一丝异样,这等奚落的话,都能被她说得云淡风轻。只是,她该如何收场?欧阳铅华双眸眯了眯,他也不是不能出手相救,可为了个陌生女子,得罪萧家不说,那对面隔壁的那位老者要是有什么想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实在不是他的作风。这也真是众人最为担心的,话说得倒是轻巧,不过要是惹毛了萧羽柔,这女子她可该怎么收场啊,看她那娇小的身板儿,也就一拳头的事情。“你!”萧羽柔满脸爆红,本是想炫耀一番雄厚实力,却不想,被人如此奚落。猛地一扭水桶粗腰,收回拳头,柱子木屑随之唰唰抖落在地。楼下的众人一瞬间瞪大了眼眸,这萧家小姐最恨的便是别人说她胖,这下,看来这姑娘是没得命活下去了。“很好,很好,竟然敢说我胖!”萧羽柔眸露凶光,一声凶吼,大步向步璃雪冲去,抡起拳头,“臭丫头,今天让本小姐我教教你,什么是--”“碰--”一语未完,不知何处一声闷响,看清之后,众人眼珠子蹬蹬跌落一地,只见步璃雪挥开裙摆,水蓝裙底,白色长靴,一脚蹬出。“啊--”萧羽柔双眸遽瞪,通红充血,肥硕的身躯一躬,微微一窒,扬头发出惨叫,鬼哭狼嚎,如丧考妣。“这......”茶楼众人,大口张开,震惊之下,半响憋不出一语。女子意料之外蹬出一脚不是重点,萧羽柔被踢得惨叫亦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看似轻飘一脚,不偏不倚,正中那肥硕身躯的胸口下一点!就是女人最引以为傲的地方!这还是女人吗?有这样的女人吗?有这么彪悍的女人吗?萧羽柔可是六级龙者啊,一脚踢飞!这,这同是女人,怎么就下得去脚呢?众人震惊之后立刻唏嘘不已。果然,女人不能得罪啊。欧阳铅华不知为何,突然想到,若这人不是萧雨柔而是个男人的话,那一脚踹的会不会就是男人的尊严了?猛地打了一个寒颤,欧阳铅华摇了摇头。你听听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暗中力道,可想而知。一声惨叫之后,萧羽柔肥大的身躯,紧擦地板,倒飞而出,简直是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撞开雕花栏杆,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朝着一楼砸落而下。黎九陌眉头轻蹙,这女子身手实力看似不错,只是似乎没有脑子,若是萧羽柔现在伤了残了,她绝对也不可能站着走出这酒楼。“啊--啊--”萧羽柔满脸肥肉爆红,蜷缩在地,抱着胸口抖若筛糠,依旧声嘶力竭地嘶吼着。她体胖而胸丰,向来以此为美,这一脚结结实实的令萧羽柔身心具痛啊。这打也打了,踢也踢了,步璃雪目光四处打量一下,趁着对方救兵未来,得赶快撤了!片刻不久留,步璃雪一个纵身一跃,从二楼的雅间内直接落到一楼的大厅,快步朝着门口走去。见步璃雪下来,萧羽柔瞪着从他身侧走过的鞋子,目光如毒蛇,言语断续,“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等我回到萧家,一定要将你五马分尸,碎……”“碰——”谁知,刚提步走过的步璃雪脚步一顿,听到萧羽柔的化后,转身出脚,一个侧踢,横扫而出,萧羽柔背脊一躬,身躯应声而出,最后猛地撞在对面的墙上,又弹落而下,头一歪,这次是彻底晕了过去。“我知不知道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今天打你的我是谁吗?”随手拍了拍衣裙,步璃雪笑得灿烂万分。没错,打了你又如何,你知道我是谁吗?黎九陌目光微怔,似乎是被步璃雪的动作惊到了,半响才轻声道:“原是个有点小心思的家伙。”周围的人捂着眼睛别开眼,惨,好惨,实在是太惨了,真是没事自找的,这人家姑娘都要走了,你还非要去惹人家干什么啊?这一脚下去,众人还真是担心萧羽柔着脑子还能不能记清楚打她的女子的模样了。欧阳铅华走到黎九陌身边,语气颇为怪异的道:“哎,说好了,这妞是我的,你可不许抢,否则,别怪我重色轻友,跟你翻脸不认人啊。”黎九陌的态度从最开始的不屑道鄙夷,怀疑,再到如今的赞许,不得不令花花公子欧阳铅华警觉,立刻开口提醒道。“哼,那也要她有没有本事走出这茶楼才行。”黎九陌的目光朝着茶楼的门口望去,眼中笑意浓浓,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天都敢捅的女子这次该怎么面对。茶楼的门口忽的嘈杂声一片,原来,在萧羽柔与步璃雪争执的时候,不知何时,便有人已经狗腿的通知了萧家的人,此时,萧家的人正好赶来了这里。步璃雪想要全身而退,没有那么容易。“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正当步璃雪想要离开的时候,大门处的人群一阵吵闹,随后,人群中开,让出一条大道,两个龙者走进,盔甲佩刀,孔武有力,身后是十几个带剑护卫,鱼贯而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