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44章 双生玉,夜半传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4章 双生玉,夜半传情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你竟然从丹迷楼成功的出来的,雪儿你真棒,姐姐为你感到骄傲。”步璃月终于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她的妹妹真的从丹迷楼成功的出来了,成为了子都国唯一的丹圣,欧阳君楼的徒弟。步璃雪樱口轻开抿了一口茶,心中颇为震惊,不论是原主还是自她穿越以来,十七年的记忆中,步璃月可是从未如此明了直接地夸赞过自己,她还记得自己跃龙门之时,步璃月激动落泪,却都不曾夸奖过她一句,现在却因此时说出“为她感到骄傲”这样的话,一时间有些受宠若惊。“姐姐……”步璃雪轻声唤出,尾音绵长。难道这欧阳君楼就这般了不得?怎么在她看来,也不过是个普通的老者罢了。“你可知那欧阳君楼是何许人也?”步璃月信息的目光盯着步璃雪,身躯微微后仰,见到步璃雪茫然的目光道:“新云大陆被黎氏一族一统后,便将这片大陆被黎氏一族更名为子都国,黎氏一族便成为了皇族。经过数百年的演变后,这片大陆渐渐形成了三大超级世家,分别是欧阳家,萧家,还有步家,表面看起来,在皇权的制约下三大超级世家相互平衡,但实际上三大超级世家才是这片大陆的执掌者。”步璃雪听得极为认真,这是步璃月第一次给她将关于这片大陆,关于这个国家。“三大超级世家实力相当,均是以龙者修行为主,但这片大陆,除了龙者还有丹师,顾名思义,丹师便是炼丹筑药之人,龙者百人中有九十九可觉醒龙者,但丹师,百人中未必有一二。而欧阳大人,欧阳大人便曾是一代天才,他年幼时便已精神力超群,成为同辈中的佼佼者,二十年之前,更是达到丹圣的级别,成为整个新云大陆唯一的丹圣,他亲手炼制出来的丹药,万金难求。自此后,欧阳家族便因为欧阳君楼的原因成为三大家族中最为富有的家族。但欧阳大人却并没有局限于家族之别,在金乾城建立了长生楼,广收门徒,更是在二十年前,建造了‘丹迷楼’,并放言道,只要能成功走出丹迷楼的人,他将收为关门弟子,传授毕生所学。”步璃雪侧耳倾听,偶尔点点头,偶尔闪过迷茫之色。“成为丹师难道很难?”听闻那百分之一二的概率,步璃雪不得不开始怀疑,就算欧阳君楼愿意教她,怕是她也学不会吧,毕竟上一世,除了最基本的医学常识外,她可是对中医,草药什么的一窍不通。“难也难,不难也不难。”步璃月摇头轻笑道:“我虽不曾炼丹,却也听闻知晓一二,炼丹讲求天分并且要有纯净的精神力,而跃龙门达成龙者的雪儿你,最合适不过。常人从小修炼龙力,体质自然会强壮充斥五行元素,天地龙力,而十七岁跃龙门的龙者则不同,况且欧阳大人看中你,姐姐倒是相信,你定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丹师的。”步璃雪点了点头,忽的开口道:“姐姐刚刚说欧阳大人曾说,能成功从‘丹迷楼’出来的人,便会将其收为弟子,那现在欧阳大人门下是有多少师兄妹了?”步璃月轻轻仰颌笑道:“如果没有错的话,我的雪儿,将是欧阳大人的唯一一个关门弟子。”什么?“当年,欧阳大人放出话后,丹迷楼的确迎来了众多想要拜于丹圣欧阳门下的弟子,有想要投机取巧一飞冲天的,也有真材实料醉心炼丹的,但近二十年来,却从未有一人成功从丹迷楼走出。而贸然进入的人,聪明一点被活活困在此处等待营救,愚笨一些的则是有死有残,他们的结局便都是被淘汰。无一例外。”“死残?”步璃雪颇为震惊,想了想道“其中阵法的确颇为诡异,变换莫测,但自始至终雪儿都没有遇到任何比如刀剑棍棒等伤人之物啊,谈何死,残?”步璃月闻言也是颇为震惊,却也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殊不知,世上利刃之最,远不是刀枪剑戟。“让开,让开!”窗外楼下忽的传来一阵喧哗之声。步璃雪两步走到窗前,朝下看去,只见两小支队伍手持佩刀正在驱散人群,他们的身后,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正迎面走来,越有一二百人的样子,中间马车上的“步”字鲜红醒目,队伍中的各个侍卫龙者昂首挺胸却又目不斜视。步璃月也滑动轮椅来到了窗前,看着队伍中间的一顶装饰华丽的轿子,美目之中闪过一抹嘲讽,随后勾唇一笑,轻声开口道:“明日辰时,我们回家。”此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躺在床榻之上的步璃雪,抬手将《神储遗书》取出,准备继续修炼,明日若是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回到步家了,对这个所谓的三大超级世家之一的步家,步璃雪没有任何期望,反而却是有些抗拒,但奈何那毕竟是姐姐和她的家,这样的大世家,若是实力不够自然是要受欺负的,因此,步璃雪不想浪费一刻,她不想姐姐受欺负。暗黑的房间,忽的被一幽幽之光照亮,步璃雪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抬起手臂,目光落在那墨黑的镯子之上,心脏突然不听话的狂跳了起来。是他跟自己说话了。闭气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步璃雪才缓慢而又急迫的将精神力透过这黑色的双生玉手镯中。“道一声安好,念一句相思。两情长久,朝暮可待。”“嘻嘻……两情长久,朝暮可待,切,本姑娘才不稀罕呢,本姑娘,才,不,稀罕,呢。哈哈哈……”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心仿佛飘向云间,步璃雪紧紧的握着左手腕上的黑色双生玉手镯,慢悠悠的一字一顿的开口,每一个否定的反话字眼都充满了甜蜜而幸福,只是满眼的笑意,出卖了那口是心非的姑娘。感觉脸有些烧的火辣辣的,步璃雪猛地朝床上重新倒下,心念默动,绯红色的嘴唇轻启,“我等你,晚安。”我等你!等你从另一个地方来找我,等你口中的朝暮可待,等你,蓝墨卿,你一定要知道,有个叫做步璃雪的女子在等你。带着手镯的左手轻轻的放在胸口,一双黑色双瞳圆圆的睁着,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或许飞到了天香酒楼中那女子坠落到男人马车的时候,或许飞到了被人赃并获抓住手腕的时候,或许飞到了那凶险异常的千骨渊,那男子邪魅的说出“娘子上次压了我,这次,我当然要压回来”的时候,或许,飞到了她遇见他之后的每一次的对视,每一次的跳脚,每一次的拥抱,每一次的心动……有一种感觉名为思念,有一种情愫名为爱情。“他那么强,自己什么时候能同他并肩?”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她不想成为永远依靠男人的弱者,纵使那肩膀足够她依靠,她更希望能够与那个男人并肩同行。步璃雪立刻摇了摇脑袋,这样下去不行,一把掀开被子,利落的从床上跳到地上,今晚月色正好,既然睡不着了,就去修炼吧。金乾城不愧是子都国的都城,纵使夜已深,依旧还有酒家未大洋。不想惊动太多人,步璃雪运转龙力,踏空飞逝,化作一道莹莹白光消失在黑夜之中。金乾城周围的山脉并不多,偶尔有的也是几座孤山,但平坦的丛林倒是大大小小的有不少。步璃雪从金乾城一路疾驰而出,很快便来到金乾城的边缘,一块荒无人烟的丛林之中,素白长靴翩然落地,四下打量了一番后,步璃雪点了点头,寻了一片荒草丛生却略显空旷的地方,就地盘膝而坐。“这里貌似不会有那些扰人的苍蝇老鼠了吧。”神识一路探出,空旷无人,步璃雪幽幽的道了一句后,便从空间扳指中取出《神储遗书》翻阅了起来。自从步璃雪修炼到下降龙的境界后,多日以来虽有进步,只是那进步的幅度却犹如石子填海一般,实在是见不到任何效果。步璃雪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的修炼方式不对。现在倒是难得静下心来仔细研读这本古书。仔细看了几行字后,步璃雪突然眼眸一瞪,真的是自己的修炼方法不对?难道是这样?这步璃月发现这书的内容越加的与众不同,与传统的修理书籍中的方法截然不同,反而令人眼前一亮,心跳不止,书中所描述的修炼方式却并不难理解,只是那醒目的提醒不得不令步璃雪谨慎。“此法易险,慎行之。”第037章赌生死,璃雪吐血步璃雪轻声呢喃出书中特别标注的几个字,心中突然有些拿捏不定。通读此篇修炼之法后,步璃雪知道,这是一种类似于赌博般的修炼之法,成败各占一半,若成,龙力可直接提升到中降龙的水平,着实太令人眼红的跨越性进步了,但若败,便是龙力逆流,后果……轻者筋脉尽断,重者命归西天。是赌还是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