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45章 被算计,璃雪吐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5章 被算计,璃雪吐血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伸手从怀中掏出欧阳君楼给的“金阳重生丹”,步璃雪沉思片刻,仰头便将一瓶整整十颗丹药灌进了嘴里。丹药入口即化,重生之力瞬间到达步璃雪的四肢百骸,因为不小心而剐蹭的小小伤口几乎是瞬间便长出新的血肉。金阳重生丹,是圣品治愈系丹药,仅仅是一颗便价值亿万珠圆,若是有人看到这一瓶整整十颗丹药被人直接仰头全吃,定会闪瞎了双眼,痛穿了心扉。姑奶奶啊,那可是十颗金阳重生丹啊!十亿万珠圆啊,能买下大半个子都国的土地了!您老就一点都不心疼吗?不是不心疼,是此时的步璃雪根本就不知道她这一口,吞掉了大半个金乾城,只是当她知道的时候,她已经拥有了数个金乾城……就在步璃雪紧紧闭目修炼运转周身龙力之时,突然,周围草木唰唰抖动,步璃雪顿时警觉,眸光猛地睁开,紧锁一处,只是,破开茂密荒草而出的,竟然是一群人,行色匆匆。一坨移动的肥肉,走在前面,仔细一看,原来一身材肥硕的女子,此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萧羽柔。“是你!”与萧羽柔一同开口的还有一个男人,此人手持一桃花扇,正是欧阳铅华,他看见盘膝而坐的步璃雪,诧异万分,这不是那天在茶楼中打了萧羽柔的绝色女子吗,想到这里,欧阳铅华转头看了看萧羽柔,果然见她一脸横肉已经激动的颤抖不已。随后,十来道人影相继出现,其中有两个白须老者,看那一身龙力拨动,应该都是九级龙者以上。步璃雪淡眉轻扬,几不可见地轻哼一声,萧羽柔,真是一只太大的苍蝇了!夜半三更的躲到这里都能遇见她!不过那看见自己似乎很震惊的男子是谁?步璃雪的目光在欧阳铅华的脸上扫过,这模样?似乎……忽的轻扬起头,步璃雪试探性的问道:“欧阳铅华?”欧阳铅华眸光猛地一怔,更是诧异万分,惊讶道:“你认识我?”难道她早就认识自己,说不定早就对自己倾心已久了。步璃雪不过简单的一个问话,欧阳铅华已经自行脑补了一堆不着边际的情形可能性出来。“昨日有见过欧阳大人,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欧阳公子同样是一表人才。”步璃雪笑着开口,心中却是暗暗咒骂,这些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尤其是这大半夜的,怎么就该死的这么巧?“贱女人!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说,你是不是来勾引我的无琴公子的!”今日的萧羽柔,一身绿衣紧紧的箍在身上,手持一火红长鞭,怎么看怎么奇葩,见到步璃雪与欧阳铅华聊了两句,被冷落的她立刻火冒三丈,抽出长鞭对着步璃雪便欲甩出。步璃雪眼眸一寒,身子却是丝毫没动,只是一双寒冷的眸子好不示弱的瞪着萧羽柔。现在的她全身龙力正急速运转,她根本不能抽出力量反抗,否则,定是会危及生命的。“萧小姐请住手!”欧阳铅华适时地折扇飞出,接住了即将落在步璃雪身上的鞭子,开口制止道。“这位姑娘与家父熟识,自然是我欧阳铅华的朋友,不知可否看在我的薄面上,此事作罢?”欧阳铅华心中微微诧异,当日茶楼这女子的身手了得,今日怎么这般呆愣,若不是他及时出手,这鞭子她是吃定了。萧羽柔盯着步璃雪的目光却是丝毫没有离开,也没有答应欧阳铅华的话,二人便那样僵持着,萧羽柔用力想要抽回被欧阳铅华纸扇子的血红长鞭,暗暗的用了两次力,鞭子却丝毫未动,里外三层的肉都憋得红了起来,纵使月光之下,看的依旧十分清楚。步璃雪忍不住轻笑一声,萧羽柔现在的样子,却是让人忍俊不禁。萧羽柔脸色有些难看,又听见一声轻笑,顿时火冒三丈,望向步璃雪,喝道:“卑贱的女人,见到本小姐还不滚一边去,这里没有你的位置!”一个卑贱的女人,居然也敢来这吴琴公子居住的林子,还跟欧阳大人认识,她凭什么!这样的贱女人连给她提鞋都不配。“萧小姐!”步璃雪还没说话,欧阳铅华一声冷喝,“本公子已经说过了是我的朋友,请萧小姐说话之前最好掂量着点,不然就别怪我不念及旧情,对你不客气了!”华贵长袍,无风自动,桃花折扇之中,龙力萦绕而出。两个灰袍老者见欧阳铅华浑身龙力外溢,脸色微怒,立刻侧身挡在萧羽柔身前,老眼炯炯有神,欧阳铅华,为了美色可是什么都制不住,还是防着点好。萧羽柔盯着步璃雪,忽的发觉到步璃雪气息有些不顺,一双几乎被肉挤没了的眼睛在月光中闪过一抹阴狠,随后龙力一手,开口道:“好啦,伦家答应你就是了!”萧羽柔忽的声音一软,身躯跟着一扭,手中被拉直的血红色长鞭力气也卸了去。然而,这一句话出口,欧阳铅华直接朝前一个踉跄,整个身子差点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他发誓,他虽然爱美之心颇为严重,但对面前的这位萧家小姐,绝对没有半分别的心思,他对天发誓!抽回长鞭的萧羽柔,朝着步璃雪上前几步,表情意味不明,笑道:“本小姐今日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计较了,不过别让我在看见你,否则……”说完,萧羽柔朝着步璃雪的肩膀轻拍了两下,看似在正常不过的动作,却是令步璃雪面色瞬间一黑,贝齿轻咬,一双漆黑的眸光冷冷的扫向萧羽柔,步璃雪开口道:“多谢!”“萧小姐,既然无琴公子今日不在,本公子也就不奉陪了,天夜已晚,请便!”欧阳铅华清咳两声后,俊朗的面庞没有多余表情,公事公办十分疏离的语气开口对萧羽柔道。“无琴公子,我萧羽柔一定会找到你的!”萧羽柔忽的沉沉的低声道,带着势在必得的语气,随后,转头看了一眼步璃雪隐忍僵硬的五官,意味深长的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步,璃,雪。记住这个名字!”喉咙轻轻滑动,步璃雪吞下一口涌上的腥甜,一字一顿的道,声音不重,却几乎用尽了步璃雪的力气。“璃雪?”欧阳铅华低喃一声,璃雪,果然是好名字,清透玲珑。萧羽柔仿佛一个胜者,昂着头,没有再理会步璃雪的话,带着下人离去。“小姐,您问这个贱人的名字是需要小的去查吗?”一个萧家下人低头在萧羽柔的身后拍马屁般的问道。萧羽柔脸上阴狠之色隐隐浮现道:“本小姐手下不杀无名之人。”女人的眼睛总是很毒的,步璃雪的异样很快便被萧羽柔发现了,那看起普通的一掌拍在步璃雪的肩膀处,却是直接灌输进了一丝龙力,如果不出意外,那个叫做步璃雪的贱人,活不过今晚。在萧羽柔离开口,欧阳铅华走到步璃雪面前,蹲下身子,看着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分毫的步璃雪疑惑的问道:“步姑娘,晚上凉,你坐在这里,若是着凉了就不好了,若是步姑娘没有地方可去,不如到我家中一叙,或是本公子为你开间客栈可好?”尼玛!步璃雪心中暗骂,这话听起来就仿佛是在说“去我家睡要不去开一间房?”一样,怎么听怎么别扭!五指开始不受控制的抽动,全身各处经脉也都开始痉挛,步璃雪紧咬牙关,纵使心中骂娘,却也不敢贸然开口,但她又不得不开口,如果这这个不了解状况的男人碰了自己的话,真的就是凶多吉少了!因为萧羽柔那有意的一丝外来龙力突然进入到身体,使得正在修炼的步璃雪,本就脆弱的经不得一丝马虎的身体瞬间大乱,此时,全身的经脉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一点点暴动起来了。欧阳铅华久久等不到步璃雪的答复,更是疑惑,手中折扇抬手便朝步璃雪伸去……“师父说,让你赶快回家!”眼看着那柄犹如寒冰利刃般的折扇缓缓朝自己伸来,话语如同连珠炮一般快速从步璃雪的口中吐出。欧阳铅华的手臂立刻顿住,神色一怔,忽的瞪大了双眼,师父?想起他父亲将步璃雪带走的事情,恍然大悟,原来他父亲竟然收了这女子为徒!再想到那句“赶快回家”,欧阳铅华大呼不妙,难道父亲知道自己来找无琴公子,所以专门让他徒弟埋伏再此?不好!再顾不上步璃雪,欧阳铅华一个转身,一溜烟的跑不见了。“噗!”猛地吐出一口腥甜血液,步璃雪再也支撑不住,整个身子朝地上倒去。五脏六腑的细胞似乎都被那乱窜不停的龙力撞击碎掉,步璃雪咬紧牙关,试图控制乱流的龙力,却无法起到一丝一毫的作用,萧羽柔的那一丝龙力自肩头进入后,便如同一只闯进了羊群中的狼,四处横冲直撞,而步璃雪原本有序的龙力则惊慌失措的四处逃散。当时的她本就是修炼到关键的时候,身体内的龙力处于最为敏感而脆弱的时候,只要稍微有一丝的龙力控制不好,变有可能导致龙力逆流,偏偏是这个时候,被萧羽柔这个肥婆给阴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