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46章 经脉断,大难不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6章 经脉断,大难不死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步璃雪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何这个偏僻而幽静的丛林,会突然成为了他们偶遇的地方,也没精力去思考萧羽柔的那句“勾引无琴公子”是何意。此时,整个身体的龙力已经完全乱套了。按照《神储遗书》中所说的话,这次修炼,现在的步璃雪已经失败了一半,乱流的龙力使得她的所有经脉收缩,断裂,而在步璃雪身上呈现出来的便是疼痛,痉挛,抽搐。“嘶嘶——嗤嗤——”突然,丹田处忽的散发出一股让步璃雪颇为舒服的能量,犹如一汪清泉,滋润着身体的每一处一般,自丹田处缓缓朝外流动,所经之处,那些受伤的经脉全部重新有了活力,断裂的经脉,也修复甚至再生了。是金阳重生丹!不愧是圣品丹药,竟有如此修复神力,生筋续骨,白骨生肉都不足以体现这金阳重生丹此刻带给步璃雪的震撼。她有救了!然而自己有救了这个念头刚闪现出来,还来不及欣喜的时候,便再一次被打回低谷。被修复的经脉身体,持续不到一秒的时间再次被周身一股股无规无律的乱龙流力冲断。修复,破坏,破坏,修复,如此反复!“啊!”每一根经脉都如同被拿刀子挑断一般,一次又一次,蜷缩在地的步璃雪忍不住在地上翻滚了起来,痛到难忍之时,步璃雪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不行!这样下去她一定会因龙力逆流,而金阳重生丹能量耗尽之后,经脉尽断而死的。步璃雪的脑子还是清醒的,她告诉自己忽视掉身体的疼痛,去想办法应对。抬手在草丛之中捡起一根干枯的树枝,颤抖的手将木枝横着放在口中,贝齿上下紧咬。她不知道在如此剧痛的情况下,自己还能清醒多久,现在只是身体各处抽搐,若是一会儿脑子也抽了,难保她会干出咬舌自尽的蠢事,防范于未然还是很有必要的。这该死的龙力在身体里犹如脱缰的野马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怎么办?怎么办?忽的感觉到那股不受控制的龙力正在朝着自己丹田的最中心涌去,步璃雪眸光瞬时间瞪大,浑身的经脉已经被冲断了很多,若不是吃了欧阳君楼的“金阳重生丹”,现在的步璃雪早已经去见阎王了。龙者修行的根本便是丹田处的单晶,若是被毁,轻者一身修为尽废,重者一命呜呼,而步璃雪现在的情况,毫无疑问,若是这最后的领地,也被那疯狂的龙力侵占的话,她必死无疑!她怎么可以就这样认输了?!她怎么可以死在萧羽柔那个阴险的肥猪手上?!不!“啊——”又是一阵被凌迟般的疼痛自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根骨骼,没一滴鲜血中传来,步璃雪仰头清啸一声。拼劲所有的精神力,死死的守住最后的丹田,步璃雪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放弃!这是一场与死神对抗的持久战,步璃雪不知道这错乱的龙力何时才能停下来,她只知道,她不能放弃,不能松懈,否则就是万劫不复之地。生死一线,不知过了多久,浑身已经被汗水打湿的女子,依旧蜷缩在草丛之中,双拳紧紧的握成了拳头,身子时不时的抽搐一下,步璃雪的脑子中终于没有了任何思考,只剩下一个信念,那就是,她不能放弃,决不放弃!混沌的脑子是不是闪过好多个明明很熟悉,却又觉得有些陌生的片段。一身着帅气警服的女子,右腿迅速有力的朝着左腿并拢,发出啪的轻响,五指并拢的手掌气势十足的抬至齐眉处,女子的脸上,庄重而严谨,目光之中炯炯有神。这是谁?哦,这是我!我不能死!我不能放弃!一身着白衬衫的男子,干净简单,嘴角带着戏谑的笑,“你找的是这个吗?”这是……想不起来了。痛到浑浑噩噩中的步璃雪,除了那个不放弃的信念之外,再无其他。手中的墨黑色双生玉手镯,隐隐的泛着幽光,在这黑夜之中,犹如点点萤火照亮了这片丛林。遥远的一片天空之下,一高大健硕的男子独立稳坐于千军万马之后,远远的看着面前交战的双方大军。“璃雪!”正欲抬手召唤酒旗的动作忽的一顿,男子另一只手稳稳的握在腰间的羊脂白双生玉佩上,一瞬间,紫色眸子中杀气尽显。抬头看了一眼战况,墨袍翻飞瞬间,身躯已然来到战场的最前沿,一个凝成的龙力化作杀伐之气,悬与单举的手掌心中,手中的龙法呈泰山压顶之势朝着面前的千军轰然砸下!“轰隆隆——”天塌地陷般的巨大声音震耳欲聋,墨袍男子却并没有就此收敛,手中的龙法一个接着一个打出,似乎在赶着什么一般。一身白衣有着白面书生范儿的酒旗,面带疑惑的转头看向那疯狂攻击的男人,目光忽的注视到男子腰间轻震的双生玉玉佩,忽的明白了什么一般,神色也是急速一凛。“君上,这里交给酒旗足以应付了!”酒旗说话之间,也是抬手朝前一伸,一片厮杀声立刻自交战中的两方传来。墨袍男子猛地收回手,身躯一跃术丈高,下方局势尽收眼底,抬脚于离去的身影,忽的一顿,握着腰间的双生玉玉佩,紧张的神色终于有所舒缓。看来是逃过一劫了,幸好,幸好你没事。踏空而立的蓝墨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只是那眼中的杀意却是更盛了!眼下的这些人,都该死,刚刚因为这些蟑螂的存在,差一点就耽误了他去救步璃雪的时间。“杀!”一声令下,蓝墨卿飞身立于天下第一城龙者军队的前方上空,顿时令众人士气大振,有他们的君上在,他们还怕什么!“君上在这里,保护君上,杀!”“杀!”“杀!”势如破竹的天下第一城大军,在这一瞬间,士气达到高潮,而敌方的军队便立刻如潮水般被打退。铮——铮——一声琴音忽的钻进了步璃雪的耳朵,带着缕缕阳光般的温暖,侵占了步璃雪的听觉。如雨后暖阳,清新而暖心,迷茫之中的步璃雪似乎看到了在一片辽阔的草地上,天地相接之处,一轮红色太阳缓缓升起,照亮了广褒无垠的大草原,暖暖的洒在草地上自由自在的牛羊身上。恬静,自然。彻底被琴音收了心魂的步璃雪,没有发现,身体中那川流不息的龙力,也随着她的心渐渐安静了下来。铮——一曲终了,身体内那乱窜的龙力彻底的安静了下来,而步璃雪也终是疲惫的沉沉的昏睡了过去。簌簌……轻而缓的脚步声传来,皎月之下,一纤瘦单薄的男子身影在地面拉出淡淡的影子,男子单手环抱一柄长琴,走到昏死过去的步璃雪身前。看着步璃雪因为疼痛而紧紧蜷缩的身子,被汗水打湿的发丝凌乱的黏在脸上,精致了数秒后,转身离去,静夜之中,徒留一绝世而出尘的背影。啾啾!叽叽喳喳!一种独属于大自然的祥和清晨来临,阳光透过树叶,洒出斑驳的影子映射在躺在地上的绝色女子的身上。微微皱了皱眉头,手指轻轻动了动,步璃雪缓缓睁开了眼睛。阳光,树木?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捏了捏肩膀,锤了锤大腿,惺忪睡眼瞬间清醒,步璃雪无比确定,她还活着,她没有死。微微转头,看向刚刚东升的还并不刺眼的太阳,嘴角轻扬,使劲的吸了一口纯天然的大自然清新的空气,步璃雪暗道:“还能呼吸的感觉真好。”天啊,来不及了!忽的想起,昨晚步璃月说今日一早要带她回家的,步璃雪快速起身,顾不上头顶还顶着的枯草,龙力运转,身躯一个闪动,直奔他们姐弟落脚的客栈而去。咦?急速飞奔的步璃雪忽的惊疑出声,暗暗的再次感受了一下自身的龙力,一双清眸顿时一亮,脚下的步伐霎时间又提升了一个速度,身影在清晨中划出一道靓丽的白光。“哈哈哈,真是太好了!”蓝天绿树之间,传出女子银铃般的欢快笑声。她进步了,她的实力又提升了,正如那本《神储遗书》中所说,在鬼门关走一遭的步璃雪,成功的突破了中降龙,达到了二十珠力。这次生死赌,她赌赢了!黎明的阳光不分贫血富贵,一一照耀着这片大地,也照进了一处雄伟宽阔的大院内。步家宅院内,所有的人全部都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放眼望去竟是一片强者,从最弱的六级巅峰龙者到上降龙,全部都深深的低着头,他们已经整整在这跪了一天一夜了,却全部一片沉默。步家祠堂内,一白发苍苍,身形消瘦,身高不过一米六几的老者,身穿黑袍,脊椎笔直如剑。他后附着双手,沉默的站在两个牌位前,神情平静,谁也不知道他想什么。这位老者,便是步家的宗祖,步归山!步归山的目光紧紧的落在面前的牌位上,那两个牌位之上,刻着两个痛彻心扉的名字——步荆,红参。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