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48章 十七年,初回步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8章 十七年,初回步家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拜见大小姐,二小姐!”步霖身后的家族高层也全部笑着,弯身行礼起来。步璃雪推着步璃月从白羽梵凤的背上下来,狼牙也紧随其后,站在步璃月的另外一边。步璃雪颇为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刚才在白羽梵凤的背上,只是远远看到一座无比大的院子。此刻一看那三米多高的大门和巍峨的院墙,内心震撼不已,不愧是三大超级世家,这气派远远不是圣城三大家族可比的。狼牙倒是一副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依旧是憨憨傻傻的样子,眼中似乎只有步璃雪姐妹二人。“一别十七年,月儿竟然已经出落的这般亭亭玉立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步霖上前一步,亲切的看着步璃月寒暄着,却是决口不提那轮椅以及轮椅上的两条腿。“雪儿,推我进去。”步璃月只是面无表情的在步霖等人的面前扫视一遍,接着便是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般开口道。步璃月淡淡的话语,把步璃雪的目光拉了回来。步霖身后的强者顿时面色尴尬起来,很是不满,而步霖却依旧笑容可掬的看向步璃雪,接着道:“这位就是二小姐步璃雪吧?”步璃雪抬眸看去,眸光清冷无比,步璃月对这些人的态度她都看在眼里,既然姐姐对他们毫不亲热,她自然也十分冷淡,总之姐姐不喜欢的人,也别想她喜欢,管他是谁。“叫二叔,这些都是家族长老,你们二人行礼吧!”步璃月开口,步璃雪和狼牙才恭敬的朝步霖和那十几名长老躬身行礼道:“拜见二叔,拜见各位长老。”“恩,哈哈,好啊,没想到月儿一个孩子也能调教出这般出色的孩子!真是……”步霖点头大笑,满脸亲切,就连步璃雪都不得不佩服,能做家主的人果然气度不凡。然而,步霖接下来的话还未说完,步璃月忽的朝门口而来的人开口道:“包叔叔!”声音急促显得颇为激动。来人国字脸,冷剑眉,黑裤黑衣,腰间紧系一褐红色腰带,精简而干练。包弥勒!步霖等人见到来人均是一怔。弥勒,佛家有尊弥勒,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弥勒意味慈,而这位包弥勒,这这片新云大陆,则代表着为杀戮,死亡。包弥勒跟随在步归山身边三十余年,手下亡魂不计其数,曾一人一兽屠杀千军万马,不止步家,整个子都国的三大超级世家听到步弥勒的声音都要为之一变。而步弥勒只听命于步归山一人,就算身为家主的步霖,都无权命令包弥勒做任何事。在步归山离开步家的十几年间,包弥勒带领步家血卫一直龙盘虎卧,深居简出,几乎淡出了三大超级世家,但如此却是更给外界多了几分猜想,愣是凭借着包弥勒这三个字,没人敢进犯步家分毫,若没有步弥勒坐镇,步家怕是早被其他世家打压的不成样子了。“你是……月儿?”包弥勒两步跨到步璃月的身边,盯着那张与旧人有几分熟悉的脸开口问道。“包叔叔,是月儿,这是我妹妹,璃雪。”听闻步璃月的话,包弥勒的目光朝旁边的步璃雪看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继续对步璃月说道:“你的腿是怎么了?”步璃月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此事说来话长。”“走,进去再说,老宗祖怕是等急了!”包弥勒脸上闪过肃杀,快走两步上前,推过步璃月的轮椅,朝着步家大院内走去。步霖等人就算心中不满步璃月的区别对待,却也不敢多发一言,抬步默默的跟在步璃月身后。进了院子,步璃雪和狼牙宛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般,看得眼都花了。一进去就是一个超级大的花园,上面都是步璃雪见都没有见过的奇花异草。远处一栋栋豪华气派的阁楼矗立,走了一小会,居然走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内,上面数百步家少年少女,在修炼龙法龙技,都好奇的朝这边望来。一行人没有停留,穿过广场,来到一个后院,最后来到祠堂前才停住了脚步。包弥勒恭敬的对着院门开口了:“老宗祖,大小姐和二小姐回来了!”“吱呀!”院门自动打开,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让她们进来,你们都退下吧!”一老者,白发苍苍,身形消瘦,身穿黑袍,他后附着双手的背脊笔直如剑。“爷……爷!”步璃月一直没有情绪波动的脸,听到这声音后,立即变得异常激动起来哦,美眸内一片晶莹。步璃雪推着她带着狼牙,朝院子内走去。“爷爷!”步璃月再次带着哭腔喊了一声,老者这才悠悠转身,一张脸上都是宠溺之色,眸子内却是一片内疚,他幽幽的说道:“我家小月儿回来了?这些年受了不少苦吧?”“爷爷!”步璃月再也忍不住,泪水狂洒而出,她身上玄气闪耀,轮椅自动朝前方快速驶去,步璃月一把抱着老者,痛声大哭。这是十七年来,步璃雪第一次见到坚强倔强的步璃月哭成个孩子一般,多年来的委屈,忍辱在这一刻犹如决堤的潮水奔腾不止。“好了,好了,回家了!有爷爷在,以后没有人能伤害你,这些年你受的委屈,爷爷也会帮你讨回公道的!”步归山老泪纵横,轻轻拍着步璃月的肩膀,落在步璃月双腿之上的眸子内却闪过一抹无边的杀机。“月儿不苦,是月儿没用,这些年都没能找到杀害父亲母亲的凶手,害得妹妹跟着我一起受苦了。”步璃月抬头,满脸都是内疚之意,而后她猛然转头,对着步璃雪喝道:“雪儿,狼牙,还不跪下磕头,这是你们的爷爷!”步璃雪和狼牙双膝重重下跪下,三拜九叩,无比恭敬的叫道:“爷爷!”步归山擦了一把老泪,走向步璃雪二人,抬手将步璃雪姐弟扶起,目光落在步璃雪身上,道:“步璃雪?恩,这模样与红参倒是有几分相似,这气势却更像你父亲。”“好,好,好!”接着步归山开口连说三个好字,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傲然说道:“孩子,你回家了,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如果谁敢欺负你,你直接打断他的腿,爷爷帮你撑腰!”步璃雪摸了摸鼻子,忽的咧嘴笑道:“任何人?”步归山愕然,而后大笑起来:“对,任何人!”他步归山的孙女,流落在外十七年,如今回了这步家,他定是要好好补偿的,任何人都别想再欺负她们一分一毫!“雪儿过来磕头,这是我们父亲和母亲的牌位!狼牙也过来磕头吧!”步璃月突然开口,目光停留在祠堂内的两个牌位之上。步荆,红参。步璃雪和狼牙立即走了过去恭敬下跪,三拜九叩。步璃雪神情淡然,这对便宜父母,别说见过面,连名字都是前不久才听到,更别谈什么感情了,不过怎么说都是这身体的父母,流着她们的血。磕头的瞬间步璃雪忽的想到,不知道上一世的自己死后,师傅高老是否又收了新的徒弟,是否会对着自己的坟墓潸然泪下。高老可以说是上一世步璃雪唯一的亲人了,当面对这身体的父母牌位时,步璃雪的心中忽的涌上一股伤感。步璃月静静的凝视着牌位,良久不语,步归山也走了过来,和三人一起静静站立。许久之后,步璃月才幽幽一叹,双眼失神的呢喃道:“父亲,母亲,月儿长大了,妹妹也长大了,妹妹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你们可以安息了!”步璃月突然摆了摆手,让步璃雪和狼牙先去步家随便逛逛。步璃雪知道姐姐和爷爷肯定有要事商量,便拉着狼牙走出院子。外面有一名管家候着,恭敬的带着两人离开了!步璃雪姐弟二人离开后,步归山目光停在步璃月的双腿上,虎目森森的问道:“月儿,你的腿是什么回事?听说,这些年有人暗杀你们?”步璃月摇了摇头,道:“爷爷,月儿的腿正是一直想要暗杀孙儿姐妹的人所致,如果月儿没有猜错,应该是‘七花毒’怕是无药可救了。”什么?七花毒?!步归山老目一瞪,丝丝杀意汹涌而出,是谁下这么狠的手,居然敢向他的孙儿下七花毒?!“月儿别怕,爷爷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而且这是不是七花毒还尚未可知。”步归山震惊片刻后,才拍了拍步璃月的肩头开口宽慰道,随后目光一寒问道:“月儿,你可知当年,你父亲和母亲是怎么死的?”“爷爷!”步璃月身子忽的一震,抱着步归山大哭起来,情绪无比激动。“爷爷,父亲母亲死的很惨!我亲眼看着父亲母亲死在我面前,我带着雪儿一路逃,一路躲,苟且偷生了十七年,爷爷……”步归山眸子中露出一抹杀意,他叹了口气道:“包弥勒和我说了,我也收到一些消息。放心吧,等我处理完一些事,那些杀他们的人,谋害他们的人,全部都要死!”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