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51章 步景阳,初次见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1章 步景阳,初次见面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当下,立刻便有人带着头,准备去找步璃雪的麻烦,让她知道她不过是刚刚回来,这里到底是谁的地盘!然而,怒发冲冠的一群少年还没有走出院子,便被一个命令封住了脚步。“从今日起,所有步家未满十八岁的子弟均可相互切磋,族内任何人不得插手,死伤自负!”这是步归山回来之后,正式颁布的第一个命令!命令一下,所有长老立即下令让自己家的小兔崽子,不得妄动。步家十八岁以内,达到降龙界的绝世天才,只有三个资质算是颇高的,其中却只有一个达到了中降龙,与步璃雪不相上下的地步。但是这些步家高层,可全部清楚,步璃雪在圣城是真的将一下降龙实力的强者董战天虐杀掉了!步家子弟经常去历练,实战经验,绝对不是董劲松等圣城三大世家的公子们可比!然而步家长老们很清楚,那就算那三个天才也绝对没有实力灭杀一个下降龙,更别说是一个有着半辈子战斗经验的降龙强者!所以去找步璃雪的人最后或死或残的人,绝对是他们!仗着人多势众的众多公子小姐们彼此看了一眼,最后只能灰溜溜的暂时将火气压制了下来,毕竟,谁都不想第一个出头,当那出头鸟。在步家大院过了一个晚上,便是与欧阳君楼的三日之约到期之日。一早,步璃雪刚睁开眼睛,便闻言,今日是长生楼三年一次的广收学员之日,下至三岁,上至十八的人都可以去试试,只要通过入学考试,便可以进入长生楼学习,出众者甚至有可能成为丹圣欧阳君楼的亲传弟子。“二小姐,家主吩咐,用过早膳后,请您与狼牙少爷一并前去长生楼参与入门测试。”一位规规矩矩的婢女,站在步璃雪的门外传话道。如此,甚好。省得她初来这金乾城,找不到长生楼不说,耽误了约定的时间是大,如今有了步家的人相送,定是不错的。“好,我知道了。”轻声应道后,步璃雪快速的洗漱穿衣,带着狼牙,向步璃月辞行后,便在下人的带领下,从后院一路出来,朝步家的大门口走去。到了门口步璃雪才发现,原来这准备前往长生楼的人不只有自己。步锦浣,步璃雪并不陌生,第一个带头来找茬的人,怎么能忘?步锦浣一身锦服,直直的立在院门口,步锦浣的身边一男子,同样英俊非凡,与步锦浣有几分相似,年纪稍小几岁,不难猜出,这位应该就是步锦浣的兄弟,步霖的三儿子,步锦潼。步锦浣与步锦潼两兄弟看样子是等了有一会儿了,见到步璃雪才出来难免有些郁结之气,却因为父亲的吩咐隐忍着不发,步锦浣毕竟是见过步璃雪的那沙发果断的手段的,心中纵使不满也不敢表现,年纪稍微小两岁的步锦潼却直接一个白眼就扫了过来。步璃雪嘴角轻勾,自顾自的拉着狼牙朝前走直接无视了步锦潼的恶意,你不想等可以先走啊,她步璃雪又没求着让你等。门口两辆一模一样,装饰颇为豪华的马车,两匹棕红色高头大马,安静的等待着主人们的莅临。“璃雪小姐,狼牙少爷,这边请。”步璃雪的不光刚落到这马车之上,便有下人上前递上踩椅,有人上前拉开马车前面的车门,邀请步璃雪上车。步璃雪倒是不怎么习惯被人这般周到的伺候,一手拉着狼牙,快速抬腿便上了马车。这边的步锦浣两兄弟也同样被人服侍着上了另外一辆马车。但马车却半天没有动,步璃雪拉开马车上的小窗,朝外看去。下人见状,立刻善解人意的上前解释道:“璃雪小姐,景阳少爷还没来。”景阳?好像有点熟悉,记得昊老提过一句,是三叔步渊留在步家的一个小儿子,步景阳。“干什么事情都磨磨蹭蹭的,若是耽误了长生楼的入学时间,老子定要扒了他的皮!”步锦浣在马车内骂骂咧咧的声音传进步璃雪的耳朵。这时,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孩子正快步朝着门口跑来,下身一条绿色长裤,上身却是一条大红色的长袍,看起来格外的扎眼。“哈哈哈,这大红大绿的是要赶着上花轿吗?哈哈哈……”步锦浣见到步景阳的衣着打扮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步锦潼也跟着嘲讽起来道:“这样子好像唱戏的戏子,这样子出门千万不要说使我们步家的人,真丢人。”步景阳小脸微红,不知是跑的还是恼的,见到门口的两辆马车后,有些犹豫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他该上哪辆马车?“这小子看什么呢?不会是想上我们的马车吧!”步锦浣言语之中的鄙视丝毫不掩饰。步锦潼不愧与他是同胞兄弟,立刻开口道:“来人,本少爷不要跟那个打扮的像个姑娘的人一辆马车。”不知道是有人故意,还是无意,偌大的步家,竟然只准备了两辆高头大马的马车,还有一辆便是下人们开路的小马车,虽不至于破旧,但总归是低了一个档次。步璃雪一直未发一言,高门大院中的公子们的斗争,她不想参与进去,若是事不关己,她倒是宁愿高高挂起。步景阳双手提着松松垮垮的裤子,目光在步璃雪姐弟与步锦浣兄弟乘坐的马车上来回扫视一下,最后落在最前面的下人们坐着的那辆马车上,眸子中闪过一抹坚定不屈的神色,小小的身子,踏着有力的步伐一步步朝前走去。然而,步锦潼似乎并没有满足于步景阳所处的窘迫,手指翻转捏弹之间,一小小石子冲力十足的朝着步景阳的膝盖内侧打去。“嘭!”石子毫无意外的打在了步景阳膝盖内侧,小小的人儿顿时膝盖一弯,跪在地上。“哈哈哈,这是求着下人们让他上车吗?”步锦浣的笑声放肆狂狼。半跪在地上的步景阳仰头朝着步锦浣兄弟的马车看了一眼,又快速将目光收了回来,眼中的仇恨之色一闪而逝。这一抹目光没有躲过一只在观察的步璃雪的眼睛,步璃雪暗道,“世家的孩子,果然个个都不简单。”从地上爬起来,步景阳拖着疼痛的右腿,一瘸一拐的朝着前方走去。步家的下人中,不乏实力出众者,步锦潼的那一击弹石伤人,若是他们愿意,完全可是阻止,但是,所有人却都选择了视若无睹。嗖——又一枚石子从步锦浣那马车内射出,目标,步景阳的另外一只腿腿。步璃雪眼眸一冷,还没有完了?简直欺人太甚!袖中飞刀快速射出。“啪!”冰冷飞刀撞击在一枚小小的石子身上,坚硬的石子瞬时被一分为二。步景阳猛地一回头,眼中惊愕不已。嘶——马车内的步锦浣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没想到步璃雪会突然出手帮忙,抬手按住步锦潼的肩膀,示意步锦潼不要说话,自从昨日亲眼见到步璃雪一脚断了族中那名旁系子弟的两根肋骨后,每每一想到步璃雪那张清秀的脸盘,步锦浣都觉得胸口一阵隐隐作痛。直接冲马车内飞身而下,步璃雪一身幽幽白衣,雪色长靴缓步走到步景阳的身边,步景阳长得颇为瘦弱,还不及步璃雪胸部以下。步景阳看到面前的白衣女子朝着自己走来,眼中疑虑之色闪过,毫不避讳的直接抬头看向步璃雪,一双大眼打量着小眼,一双小眼同样打量着大眼。忽然,步景阳低眸转身抬脚,继续朝他的目的地走去。好倔强的孩子!看着那倔强而坚忍的背影,步璃雪的心忽的被牵动了一下,两步跨上前去。身躯一弯,手臂一搂,紧紧一夹,直接把某个大红大绿的孩子拦腰夹起。这孩子怎么这么轻?这是步璃雪第一时间的感受。“你干什么,放我下来!”饶是再怎么成熟心思缜密的孩子,在这一瞬间也是乱了分寸,顾不上什么礼仪称谓,直接你我之称起来。横起来,悬空的身子却不敢随意挣扎,毕竟抱着自己的是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步景阳的小脸霎时间嫣红一片。步璃雪忽的眉梢轻扬,怎么有种欺负小孩的感觉,还很爽的感觉?直接一个起跃钻进了马车内,将咯吱窝下的步景阳朝车厢内的一边长椅上一放,不理会那小家伙脸上的窘状,清亮的声音开口道:“出发!”步景阳坐在马车上后,见到马车内的狼牙,警惕的朝一边挪了挪,身子一动才发觉膝盖内侧痛的厉害。咬着牙用双手拖着自己的腿往里面挪。狼牙憨憨的一笑,并没有对突然上车的男孩有任何的意见。步璃雪眉头轻蹙,从位置上离开,走到步景阳的身边,伸手抓过他的腿,想要看一看他的伤势。步景阳却抱着自己的腿不给看,看着步璃雪的目光中尽是谨慎与不信任。哎~我就不信我今天制不了你个小屁孩!不由分说的扯过步景阳的腿,另一只手直接退掉了鞋袜,将裤腿卷到膝盖以上时,步璃雪愣住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