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52章 黎凤仪,皇家公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2章 黎凤仪,皇家公主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腿上大大小小的青色於痕有数块,颜色深浅不一,看样子是长时间积累所致。“尼玛!”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然后从空间扳指中取出一小瓶药水,小心翼翼的擦在步景阳的腿上。“璃雪堂姐!”步景阳虽然是个孩子,但也已经十一二岁了,在这个时代,这个年纪的孩子心理已经颇为成熟了,红了脸有些尴尬的轻喊出声。“嗯。”步璃雪眼皮都不抬一下的轻嗯一声,面色暗沉。同样是步家少爷,差距竟然这么明显,步霖那一脉尊贵奢华,而三叔步渊的儿子竟然浑身是伤。看来她想要安安分分待在步家,是不太可能了,若是她一味的忍气吞声,她们姐弟三人的下场也不会比步景阳好。嘶——小腿忽然朝里面缩了一下,步景阳轻轻的吸了口气。步璃雪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这才抬头看向步景阳,问道,“疼了?”步景阳眼中泪花晶莹却硬是忍着没有掉下来,对上步璃雪的眸子,倔强的摇了摇头,颇有一副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样子。“身上有伤吗?”处理完步景阳腿上的伤,目光朝上移动,步璃雪开口问道。“没有了。”步景阳赶忙开口回答,一边穿袜子一边朝后挪了挪屁股,深怕晚了一秒,这位璃雪堂姐三下五除二的扒了他的衣服。抬手将药水收进空间扳指,步璃雪便没有再说什么,一路安安静静,直到长生楼。长生楼,是子都国中唯一的一处专门收纳炼丹师,培养炼丹师为主的学院,天才云集,而炼丹师最重要的便是天赋,没有傲人的资本,不论是皇家子孙,世家子弟,都别想进入。这也是欧阳君楼制定的规矩,而欧阳君楼便是这长生楼的建设者。“璃雪小姐,到了,这就是长生楼。”步家赶车的下人顿住,恭敬的起身朝着马车内开口。步璃雪带着景阳狼牙两个半大的孩子下车后,双手背后,拇指与其余四指轻轻捏动,呢喃出声,“长生楼。”门高三米有余,漆黑色门匾上“长生”两个大字,别样眨眼。长生长生,所谓丹药的宗本便是养精固本,延年益寿,而更多的人最奢望的便是想要通过炼丹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看着牌匾上的硕大的“长生”二字,步璃雪不知道,师傅欧阳君楼的意思究竟为何,是对这二字的讽刺还是追求,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丹药真的能逆天而行?长生楼的前方,是一处颇为宽敞的空地,就算容纳三五百人也不会拥挤。人来人往中,不停有名贵的马车停下,就连一些颇为稀有的妖兽坐骑也不乏其数。三六九等人,齐聚一处,虽是很快便分了一群几队,但同样的,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着希冀和期待。“唉,你知道吗,步家突然回来了两个小姐,听说是步家家主的已经死了的弟弟的女儿。回来时候的排场那可是不小,是步家老宗祖的专属坐骑白羽梵凤亲自接回来的!”“那新回来的步家二小姐,听说是个降龙高手,才仅仅十七岁,这天赋真是惊人,怕是和二皇子九陌陛下,那妖孽的修炼速度不相上下了。”“不是吧?竟是这般天才,难怪能得到步家老宗祖的另眼相看,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来这长生楼报名。”“喂喂,你们可别忘了,欧阳大人的公子,欧阳铅华可是自小吃着丹药长大的,据说几年前就到达了下降龙,要是比起来,这谁更胜一筹,这还说不定呢。”“哎,据说萧家那一坨肉今个也要来报名进入长生楼,真担心她一张嘴把这丹药都给吃了!”“嘘……你不要命了!萧家小姐你也敢这么说!”一群群人,在长生楼前停滞,等着开门的时辰到,前呼后拥,谈天说地。步璃雪听到萧家小姐几个字,眼眸微眯,萧羽柔今天也会来吗?那日的事情,她可是还记着呢!“对了,有件事情,你们听说没,前些日子,那位萧家小姐,在茶楼,被一个女人给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欧阳大人出面将那女子带走了,怎么都觉得欧阳大人偏袒了那女子,我觉得把那萧家小姐是进不了这长生楼了,来了也是白来。”“嘘,咱小声点,别被萧家人听见了,不然,咱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就是,也不知道那女子是谁,这胆子也忒大了,有魄力,连萧家都敢得罪。”步璃雪再次听到众人谈论到自己,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看来众人还不知道那女子就是步家刚刚回来的二小姐,也不知道那个人站在他们不远处的自己。“璃雪?是你,你怎么也来这儿了?”突然一声带着惊讶和开心的声音在步璃雪的身后响起。步璃雪转头看见来人,某种喜怒不明,淡淡的应声道:“是你。”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欧阳铅华,今日的欧阳铅华一身棕色长袍,下身一灰蓝色长裤,看起来端庄老城了不少,只是手中的那桃花折扇一出,顿时坏了这一身的气质,有些不伦不类了起来。欧阳铅华似乎完全不在乎这些,依旧洋洋得意的朝着步璃雪抛了个媚眼道:“师妹,你还用得着在这排队吗?走,师兄我带你直接进去。”欧阳铅华没有提上次步璃雪匡他回家的事情,而是开口便要拉着步璃雪往人群里面钻。步璃雪灵巧的一个侧身,躲过欧阳铅华伸出来的胳膊,开口道:“我这还带着两个弟弟,就陪他们一起等好了。”欧阳铅华这才注意到步璃雪身边的两个男孩子,一个皮肤黝黑一脸憨笑看起来颇有几分傻气,另一个要高这个一个头的样子,长相倒是干干净净颇为秀气,只是眉宇之中一抹阴郁,失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活泼。“师妹,你这是什么眼色啊,怎么给你弟弟穿红戴绿的?”看到步景阳那一身红袍绿裤,一直自诩英俊风流的欧阳铅华忍不住啧啧了两声,带着责怪的语气对步璃雪说道。步景阳咬了咬牙,别过头去没有说话,眉宇之中的阴郁更盛了几分,却在下一瞬间,眸光一怔,步璃雪抬手搂向步景阳的肩头,正欲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爆发一阵轰动,车轮咕噜的声音伴随嘲杂的声音响起。“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两列带刀侍卫,虎背熊腰,呈燕翅形,嚷嚷着蛮横拨开人群,大步迈出,厚重的盔甲铿铿作响,带头的侍卫,漆黑盔甲,一脸横肉,身后,八匹踏雪玉鬃,拉着一顶大红色的轿子,朝着长生楼的大门,笃笃行来。“好大的阵仗!”“可不是么,皇家公主出行,没点阵仗怎么行?”“对啊,这点阵仗算什么,这可是皇帝最疼爱的三公主,凤怡公主。织若公主的母亲可是步家老宗祖的侄女,这既是皇室后裔,又是三大世家之一的步家的外孙,背景大着呢!”“这么大来头!”周围的人,许多也都是贵族子弟,被侍卫胡乱推开,心中很是不满,却也没有当场发作,只能交头接耳,小声奚落一番。黎凤仪?忽的想起昊老的确有说过这么一号人物,她的母亲便是步归海的女儿,也就是步璃雪的堂姑,步如絮。这么算来,这位凤仪公主还是自己的表亲?不过这个亲兄弟都能背地里插刀子的世界,表亲又算是什么?“喂,你们两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滚开!”一人来到欧阳铅华和步璃雪身前,手提长枪横摆,伸手就要推。欧阳铅华面色一沉,毫无征兆,飞起一脚,只闻砰地一声闷响,那侍卫擦着地面,倒飞而出!“哇,快闪!”对面的人群哄然散开,那侍卫落入人群,激起一地灰尘,惨叫一声,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吐出一口血,便晕了过去。欧阳铅华拍了拍衣服,一脚踏出人群,冷哼道:“你算什么狗东西,轮得到你推本公子!”“天,这两人是谁,这下惹祸了,胆子也太大了,凤仪公主可是个不好惹的主”“就是,凤仪公主的贴身护卫,可都是十级巅峰龙者,身边还有降龙暗卫,随时陪同左右,这才他们死定了”“是欧阳公子!”动静不小,很快便有人认出欧阳铅华来,激动的声音溢于言表。随着欧阳铅华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的瞬间,步璃雪三姐弟也暴漏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一双冰寒的目光忽的落在步璃雪的身上,惊诧不已。这一脚下去,皇家马车内的人没有反应,倒是突然破空传来一句尖锐的声音。“你居然没有死!”顺着声音望去,入目的便是一水缸宽,水缸园的一坨移动的肉,没错,此物真是萧家小姐,萧羽柔!哐哐哐--萧羽柔居然跑了起来!一坨肉居然跑了起来!颤抖,地面都跟着在颤抖!步璃雪挑眉看向出现在人群中的庞然大物,没毛轻挑。真是没让她白等,果然等来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